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1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亲爱的,你的屁股扭得太厉害了。”


一个淫邪的声音,透过门板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与萧何认识这么久,我从没发现他竟然是这么的放荡不堪。


“萧哥哥,你轻一点,都快把奴家折腾坏了。”


“哈哈,老子就喜欢你这种骚货,不像那个装清高的贱人,老子跟她谈了个把月,连碰都不让碰一下,害我憋了这么久。”


“啊啊……这个时候,你,你就不要提她了嘛!”


“是是是,宝贝,你再叫几声,对,啊……”


我站在门外,把拳头握紧,又松开,又握紧,直到握得手心发白。


咔咔咔,一阵门锁转动的声音,屋内的两人忘我的激情中并没有察觉到我的到来,客厅里是一阵凌乱,衣服裤子还有内衣内裤甩得到处都是,看来从进门开始,他们就进入了状态。


卧室的门没有关严,声声浪叫震得人耳膜发胀。


透过门缝,那床本属于我的碎花被子,如今正盖着两具奸夫淫妇的裸体,上上下下的动作正在此起彼伏地进行着。


我走到门边,轻轻敲了敲房门。


“两位,可以换个地方再继续吗?”


霎时间,世界安静得可怕,原本翻云覆雨的两人猛地分开来,从被子里小心地探出两个丑陋的嘴脸。


“亲爱的,你,你怎么就回来了。”萧何夹着被子的一角,恬不知耻地露出一丝尴尬到无以复加的微笑。


“演唱会取消了,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


“欣怡,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小蓓睁着大大的眼睛,胸口还印着一串通红的吻痕,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胜利者的炫耀。


“不用再说了,我也不是个傻子。给你们十五分钟时间,马上收拾东西,滚出我的房间,从此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们。”


我淡然地看着眼前的两人卷着铺盖灰溜溜的走人,没有过多的情绪,甚至没有愤怒和伤心。


萧何是一个玩心很重的人,打从一开始我就看透了,只是我没想到他还这么渣。


唯一觉得遗憾的,是小蓓这个处了三年的姐妹,没想到她饥不择食就算了,吃相还那么难看。


不过也要谢谢她,让我在还不至于陷入其中的时候,能够及早全身而退。


这天晚上,我把他们睡过的所有床单和被褥都丢到了垃圾桶,在客厅的沙发上熬了一夜,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起来又发起了烧。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烂事一个接着一个来,想死的心都有了……



岁月总在不经意间流逝,在我把身心彻底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后,眼看着春节就要到了。


这些年,我因为工作的原因很少回老家,但是这次春节,我决定回长沙一趟,去为给自己的内心寻求一个答案。


春运仍旧是辛苦的一件事,在长途跋涉中熬过了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我终于踏上了家乡的故土。


爸妈高兴地为我张罗了一桌子饭菜,说是为我接风洗尘,几年不见的弟弟也乖巧懂事了许多,就连一直重男轻女的爷爷,在这天对我也是嘘寒问暖,一家人坐在餐桌前,是其乐融融的一副美好景象。


到这时,我突然觉得回来的路程就算再遥远,再辛苦,都已经值得了。


我应该常回家看看才对,我对自己说。


“欣怡啊!你什么时候带个对象回来啊!”吃着吃着,大家又把话题扯到了我女大当婚的事情上。


“妈,我还年轻,不着急找对象。”我把一块红烧肉夹到她的碗里,开始搪塞起来。


“年轻什么呀!你都不看看你,过完这个年就二十六了,都成老姑娘了。你还记得你读高中的时候,那个总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男孩子吗?”


“咳咳……妈,你说谁啊?”


“你少装蒜,就是那个每天早上守在咱们家巷子口,天天接你一起上学的那个,好像是叫……”


“吴子豪?”我歪着脑袋问。


“对对对,就是他。”


“他怎么了。”我慢慢收敛了笑容。


“他现在也有对象了哩,听说女孩还是省城里的,好像是明年五一就会结婚来着……”


“是,是嘛!”我放下手中的筷子,口中的饭菜在这一刻忽然变得难以下咽,一股酸楚的感觉如鲠在喉。


看来有些人,一旦错过了就是一辈子,回头也无用。



深夜里,我躺在床上,开始回忆这些年来自己到底做了一些什么。


我的手机里明明一直存着他的电话,为什么就是不肯主动联系他?


也许,是因为害怕吧!


害怕不稳定的因素,害怕牵挂的他,身边有了另一个她,害怕自作多情,害怕把两个人都弄得很尴尬。


但是这晚,我最终还是忍不住打通了这个电话。


“喂。”电话那头的声音还是那么熟悉,只一个音符就将我的心颤动不已。


“是欣怡吗?”虽然久久没敢出声,但他还是猜出了我。


“听说,你有女朋友了。”我淡淡地问。


“果然是你。是啊!相亲认识的,如果顺利的话,明年五月结婚。”


“那真是恭喜你了,记得请我喝喜酒。”


“会的,你们呢?……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我们?”我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月亮,“还不确定,决定好了一定会告诉你的。”


“好的,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好……再见。”我挂断电话,将存在手机里好几年的这个号码还有与之相关的短息,点了删除。


随着屏幕变成空白的那一刻,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明明都已经有了结果,为什么还是感到不甘?


明明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还是沦落到这个可悲的境地?


在这之后的第二年,我又回到了杭州。


生活,在日渐平淡的日子里变得满布疮痍,不知晓这份情感该要寄托向何处,我只能拼命地继续工作。


然后有一天,蓦然回首,我发现那份曾经刻苦铭心的思念,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


当明白自己的身体已到极限之时 ,我辞掉了工作……


那是四月底的杭州,苏堤旁的杨柳正绿,算一下日子,距离阿豪的婚礼还有三天,他结婚的那天刚好也是五月天在长沙的演唱会。


我定了一张回长沙的机票,在有生之年,又勇敢了一次。



“新婚快乐!”这天晚上,我给阿豪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将手机关机,四周是密密麻麻的荧光棒,人山人海的呼喊声震颤着我的心灵,我终于坐在了演唱会的观众席上。


一首一首经典的歌,大家传唱着,歌迷的热情越来越高涨。


我的身边空着一个座位,是我为阿豪买的票,我多想他此刻就坐在身边,哪怕只是与我肩并肩,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可惜,此刻的他应该还在婚礼上忙碌吧!兴许,也到了闹洞房的环节。


“好久没看星星了,我们来看星星。”接近结尾的时候,《温柔》的前奏再度响起,主唱阿信开始与大家互动起来。


“有带手机吗?拿出来,打电话给……你喜欢的人,把这首《温柔》传给他……”

现场的灯光全部熄灭,只剩下歌迷们手中闪烁的手机屏幕,就像流动的星空。


我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手机号码,与此同时,歌声响起,我把手机高高举在空中。


走在风中 今天阳光

突然好温柔

天的温柔 地的温柔

像你抱着我

然后发现 你的改变

孤单的今后

如果冷 该怎么度过


天边风光 身边的我

都不在你眼中

你的眼中 藏着什么

我从来都不懂

没有关系 你的世界

就让你拥有

不打扰 是我的温柔

 ……


“如果有一天,你所深爱的人要离你而去,这时候你会苦苦的哀求他留下来陪你,还是你会让他去找寻属于自己的幸福?如果是我,这是我的答案:我会说 ,我给你自由,给你自由 ,我给你全部全部全部自由。”


我旁边的那个姑娘,拿着手机打电话,大声的说:“我给你自由给你全部全部自由。”


她看了看手机,说了一句话:“靠!没有信号!”


于是又对着手机大喊:“你不要走好不好!我他妈不想一个人。”


然后,蹲在地上抱住自己嚎啕大哭。


看到这样的情景,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也激动得对着手机里一阵大喊:“阿豪……今天是你的新婚之日,我一点都不想祝福你,你知道吗?我还爱你,爱你,我还是忘不了你,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喊完这些话,我无力地垂下双手,手机的屏幕是黑的,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拨通那个号码。


是的,就像歌里说的那样……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曲终人散,我握着微微发烫的手机,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一个声音忽然从我的身后传来。


我猛然回头,正迎上一双热泪盈眶的眸子,两颗小虎牙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我呆立在原地,直到那个人缓缓向我走来,一双大手将我紧紧地拥入怀中……


“你不是应该在婚礼上吗?”我抱着他,整颗心像是被羽毛拂过。


“我的新娘没有来。”他温柔地看着我,随后在我的唇前印上深深的一吻。


在这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仲夏之夜,那时的我们也曾这般拥吻,在两颗悸动不已的心里悄悄埋下了彼此的种子。


如今,这颗种子不仅开出了灿烂了花,还酝酿起了甜蜜的果,我的心里终于有了答案……


你是不是也会跟我一样,因为一首歌,想起某些事……或者某个人?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