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两个男人的背叛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2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师静穿着一双十厘米的黑色高跟鞋踩在光滑的地板上,一身最新款纪梵希的白色西装,富有设计感的衣服将她的曲线凸显的玲珑有致。

精心描绘的妆容,再加上一头黑色的波浪长发,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性感妩媚又成熟。

她打量着摆放在展馆里的画,对每一幅画都进行了判断,展馆里的人并不多,因为这里摆放的并不是什么有名的画作,不过是一群大学生的毕业画展。

她是一个画展策划人,在业内也算小有名气,她凌厉的办事作风和独到的眼光,为这行推了不少人才。

和其他业内人很不一样的一点是,她不喜欢推那些已经成名的画家,而是喜欢通过自己的能力去挖掘那些未经开发,完全如同一张白纸的人,在她看来这样更具挑战性和有趣。

所以,即使是这种并没有什么人来看的画展,她都会隔三差五的来看看。

整个展厅都快要走完了,她都没有看到一幅能让她眼前一亮的作品,她微微皱起眉,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就在她打算离开时,忽然发现摆在右侧角落里的一幅画,一幅中国画,画的是一座山。

巍峨的高山被白雾笼罩,若有若无,似远似近,带着一种旷远寂寥的孤独。黑色的高山与白色的浓雾相互映衬,黑与白的完美融合,再加上熟练地画功,将一幅风景图画的意境优美深长。

她看着画作右下角的作者名——白宇。

鲜艳的红唇勾出一抹笑,如玫瑰般娇艳美丽,她心里暗暗道:“幸好这次没白跑。”

她转身离开,不再看剩下的画作,拿出放在上衣的手机,随即按下几个号码,接通放在耳边,干净利落扔下几个字:“帮我约一个叫白宇的,要快。”

当她找到白宇时,他正全神贯注的完成一幅画,明媚的阳光穿透白色的落地窗,留下点点斑驳,空气中的细小浮尘缓缓飘移,他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下身一条深蓝色牛仔裤和一双白色球鞋,整个人看起来像披着一件金色的缕衣,耀眼夺目。

她拿下放在鼻梁上的墨镜,并没有出声打扰,而是静静的站在一旁。

师静看着他,想起了很多年以前的自己。

那时候的她每天都很认真画画,有时候在画室一呆,便是好几个小时,常常到画室关门才离去。

可是画画这个事,并不是你努力就会成功,还需要看天赋,而她没有天赋。所以后来,她转行做了画展策划人。

陷入过去回忆中的她,一不留神碰掉了一只画笔,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动了正在画画的白宇。

“您哪位?”白宇满脸疑惑。

“你好,我是星灿艺术的师静,这是我的名片。”出于多年的专业素养,她脸上立马露出职业的笑容,一双修长白皙的小腿踩着摇曳的步伐走向他。

白宇伸手接过,看了一眼后,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是那个国内最有名的画展策划公司?”

“是。”师静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底闪过一丝惊艳。在这行这么久,她不是没见过长得帅的男人,也早过了动不动就心动的年龄,但是这个白宇,确实好看的过分。

一头清爽利落的黑发,剑眉下一双浅琥珀色的眼眸,里面仿佛藏着星辰大海,修长微翘的睫毛,让女生都羡慕,高挺的鼻梁下一张如樱花瓣红润娇艳的唇,娇媚诱人,让人有种想要狠狠蹂躏的冲动。

“可您为什么来找我?”他微微低沉的声音,带着一种独特的魅力,让人不自觉被吸引。

“是这样的,我在你们学校的毕业画展上看到您的作品,觉得您非常有天赋,不知道你有没有意愿加入我们公司?”师静虽然惊讶于他的长相,但也只是一瞬间,随即便恢复了正常,脸上露出得体精致的笑容。

“真的?”白宇眼底闪过诧异和欣喜。师静笑,到底是还没出学校的孩子,一点情绪都藏不住。

“当然。”她浅浅一笑。

“可是…”白宇好看的眉皱到一块,师静突然很想伸手为他抚平。

“怎么了?”

“因为之前忙着找工作,我已经和另一家公司签了协议了,要是我毁约,会赔很多钱。”白宇露出为难的表情。

“哪家?”

“繁艺。”

不过是一家小公司,师静心中不屑道。

“只要你愿意来我们公司,其他事我替你解决。”师静眉宇间带着极度的 自信。

师静活动活动变得僵硬的脖子,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属于城市夜晚的灯光开始变得耀眼,她站在66楼的高处向外远眺,人、汽车、房屋等都变得很微小。

师静拿起放在桌上的香烟,点燃,猩红的火光在黑夜中忽明忽暗,她深吸一口,再缓缓吐出,白色的烟雾似一阵风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这些天她忙的几乎住在了公司,白宇的事情废了她不少力气,好在白宇最后还是签了他们公司。

待一根烟抽完后,她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中,随后拿起椅子上的包,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开着红色的保时捷,飞速奔驰在夜晚的街道上,迎面的风将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吹的凌乱,划出一道道魅惑的弧度。

打开门,屋内一片静寂,师静打开客厅的灯,看见放在门口处的一双黑色皮鞋,微微皱起了眉。

他回来了。

她脱下高跟鞋,径直去了浴室。洗漱完后,师静穿着一件玫红色的睡衣,往卧室走去。

卧室里一片漆黑,隐隐约约能够听到呼吸声,她没有打开灯,径直上了床。

师静在黑夜中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冷冷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随即盖上被子转身背着他。

黑暗中,她睁着双眼,毫无睡意,只觉得心底一阵寒冷。

这个和她睡在一张床上的男人是她的老公,徐达。

他们是大学同学,大二那年决定在一起。徐达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在校园里他是风云人物,不仅是学生会的会长,还是校篮球队的队长。

那时学校里有很多人追他,但都没有她的追求来的疯狂和猛烈,所以最后,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毕业后,徐达接管了家里的公司,在商场上他很有经济头脑,在他的领导下,公司一年内有了很明显的提升。也是在那个时候,徐达向她求婚,她答应了。

婚后的生活虽然算不上有多甜蜜热烈,但也温馨美好。

可是因为一件事,让他们温馨美好的生活化为泡影。

师静和徐达不一样,她是一个孤儿,她没有徐达那样出色的家庭背景,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她能靠的只有自己。

当时她嫁给徐达,他的家人其实并不赞同,他们认为自己的儿子配得上更好的女人,而不是和她这样一个出身不好也没有能力的女人结婚。

所以,师静每次去拜访他们,即使礼貌得体,买了很多他们喜欢的东西,依然得不到他们的一句关心,结婚这么多年,他们甚至从来没留她吃过一顿饭。

她性子要强,为了得到他父母的认可,她拼命努力工作,即使下班回家,也依然在忙工作。

为了成功,她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终于,在辛苦付出之后得到了回报,她被提升为项目经理,也是那段时间,她被查出怀孕了。

留还是不留。当时她曾纠结过这个问题,如果留下,多年的心血就白费了,可是不留,这到底是一条生命,是她的血肉,终究是有些不舍。

几番思量后,她最后还是决定放弃这个孩子。她想,孩子以后还会有,但是工作的机会只有这一次,她实在是不愿放弃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

本以为孩子的事情,不会有人知道,但最后还是被徐达和他的家人知道了。

结婚这么多年来,他们之间爆发了最为激烈的一次争吵,也是从那以后,他们之间慢慢变得冷淡,成为现在这样住在一间房子里,熟悉的陌生人。

第二天清晨,师静醒来,徐达已经不在床上。她下床,走到客厅,以为已经走了的人竟然站在客厅里,她不免觉得意外。

刚起床的她显得有些憔悴,毕竟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再怎么保养,失去了化妆品的遮盖,到底是不如那些才二十岁的年轻女孩。相比之下,徐达虽然也是三十左右,但是仍旧帅气,这么多年的阅历更为他添一丝成熟魅力。

他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坐在沙发上,眼神淡漠。

这就是在一起生活十年的人看她的眼神啊。他们是夫妻,不是仇人啊。她心底一阵苦涩。

徐达伸手将桌上的纸推向她,冷淡说道:“我们离婚吧。”

“为什么?”

“我们现在和离婚又有什么不同。”

“如果我不签呢?”

徐达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眼中带着厌恶。原来自己在他心中只剩下讨厌了吗?

“师静,你这样没意思。”

“我本来就是这样,你今天才嫌我没意思?”她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徐达,我不同意离婚,除非你能说出一个理由来说服我。”

他们就像生意场上的对手,你来我往,冷漠无情。

“我爱上别人了。”他说:“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要给她一个名分。”

她大惊,脑袋上像被人狠狠砸了一棍,眼冒金星,头晕眼花,心里如吞了一只蟑螂般恶心。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年前。”

居然已经整整一年了,她像个傻瓜一样被蒙在鼓里,还天真的想要修补他们之间的感情,却不知,这个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心里已早没有她的位置。

“你爸妈知道吗?”

“知道。”

师静心底冷笑,原来所有人知道,只有她,除了她。

“你爸妈早就想我跟你离婚了,现在成真,他们一定很开心吧。”她眼底的嘲讽明显十足。

“师静,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怎么?我有说错吗?”她虽然心中苦涩,但是嘴上仍不愿认输,“从我一开始,他们就不喜欢我,处处嫌弃我。即使我现在事业成功,他们依旧看不起我。徐达,你自己想想,这么多年,我有没有在你家吃过一次饭?”说到最后,难掩心酸。

“师静,是你自己造成这一切的。”

“我?!我努力上进,希望你爸妈能多看我一眼,真心实意把我当成你们徐家的媳妇,我有错?我照顾你,照顾你父母,照顾这个家,我有错?”

“是你亲手杀了我们的孩子。”徐达冷冷的扔下这几个字,像一把利剑狠狠插进她的心脏。

这是她一生的错误,她无法辩解。可是他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更为错愕,“而且,我们家不能接受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

那次流产手术伤了她的子宫,从那以后,她很难再怀孕。

“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吧。”她浑身寒冷,入坠冰窖。

之前的山盟海誓,沧海桑田,不过是过眼云烟,做不得真。原来,在他的心中,她不能生孩子,便失去了所有的价值。

“师静,我不想和你撕破脸,那样对你、对我都不好看。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

好聚好散?三年的恋爱,七年的婚姻生活,十年的相伴,到头来,不过换来一句好聚好散。

她师静,好失败。

“我签。”已经过去的感情,再怎样祈求也不会回来,她师静不愿做那样的可悲女人,她看着他,目光坚毅,“不过房子给我,从此我们两清。”

毕竟,谁也不是省油的灯……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