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2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喧闹的音乐声在她耳边爆炸,师静睁开半梦半醒的眼睛,入目全是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她挣扎起身子,向吧台小哥又要了一杯酒,随即一口饮入,腹中一阵灼烧的滋味。

她离婚了。在今天早上结束了她七年的婚姻生活,心底泛起冷笑。

她看着舞池中疯狂扭动的身躯,心中滋生出一阵渴望和躁动,随即摇摇晃晃往舞池走去,可还没走几步,脚下一软,眼看就要摔到在地上,却被人拉进一副年轻有力的怀抱中。

坚硬的胸膛撞得她的鼻子生疼,如小女人一般,她娇柔的喊了一声:“疼”带着撒娇的意味。

“静姐?”

师静抬头看向那人,影影绰绰,过了半会才看清他,“白宇…”

“静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还喝得这么醉?”白宇用力将她抱在怀中,不让她往下滑。

“你长的怎么…这么好看…”师静伸手在他脸上摸了摸,随即又在他身上乱蹭,弄得白宇红了脸。

“静姐…你别…”白宇想要躲开,但是她的劲大的吓人。

“脸红了…”师静现在已经不清醒,心底深处的那股躁动又在身体内游动,她看着他柔软的嘴唇,略带红晕的白皙脸庞,没有犹豫,一把扯过他的衣领,吻了上去。

后面的事她记不太清了。

只觉得整晚都仿佛身处火炉,肌肤相触,灼热的可怕,她仿佛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随着海浪摇曳、飘荡,不知来路、去处。

她拼命抱住压在她身上的那具躯体,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红印,借此挽留下他,温暖自己。

第二天早上,师静看着混乱的床单,被扔的到处都是的衣服,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淋浴声,眉间皱起一道很深的沟壑,她揉着发疼的额角,幽幽叹了一声。

“静姐,你醒了。”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的白宇走了出来,还未擦干的水珠,顺着他的身体缓缓滑落,最后消失在隐蔽处,矫健的身躯带着不可言说的性感。

他随意撩了撩湿漉漉的头发,冲她挑了挑眉。

不知为何,师静觉得白宇变得好像不一样了。他坐到她身边,从背后挽住她,下巴抵着她的肩膀。

师静脸上有一瞬间的不自然,“白宇,我们…”

“我们昨晚睡了,你忘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到他略带幽怨的声音。

“你后悔了?”

“不是…”问题根本不是这个,她有点抓狂,略带烦躁的推开他站了起来。她不喜欢这种公私不分的感觉,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她不喜欢他们搅到一块。“我们——”

“静姐,我喜欢你。”一双浅琥珀色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她,缓缓说出,像一阵和煦的风吹进她的心中,她的心不自觉颤动了一下。

白宇慢慢向她靠近,伸手将她拥入怀中,肌肤相触的瞬间,昨日纠缠的画面在她脑海中慢慢浮现,她看着他渐渐靠近的脸,在快要吻上的那一瞬间移开了头。

“不可以。”

“为什么?”白宇忍耐的呼吸声,起伏的胸膛,精致性感的外貌,就像是一只勾人的妖,想要吞噬掉人的灵魂。

“我比你大。”

“我结过婚又离过婚。”

“我是你的上司。”

说完这些后,师静感觉周围的气氛变得凝滞,放在她腰上的手慢慢松开,这举动让她的心中升起了一丝失落。

正当她以为他会转身离开时,他竟然俯身在她脖子上落下一吻。师静瞪大眼睛看着他,眼中全是惊讶。

“你以为我会在意这些?”他挽起她耳边的发,一双含情的明眸看着她,认真深情,似一泓清泉,让人不自觉深陷其中,“小静,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无知男人。”

她的心彻底乱了。


师静和白宇成了男女朋友,但在外人面前,他们只是同事。

但这一点都不妨碍他们的交往,师静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二十岁,刚刚谈恋爱的时候,浑身充满激情和甜蜜。

在生活上,她对白宇体贴入微,尽力做一个好恋人。工作上,她努力为白宇做推广,让他迅速成为业内小有名气的新晋画家。她看着变得越来越优秀的男友,心里为他感到开心。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就算他们之间掩饰的再好,还是出了一些流言。就像现在,她被堵在厕所里,听着外面传进来的声音。

“哎,你听说了吗?师静和那个白宇好像搞在一起了。”一个短头发的女人边补妆边小声对身边的女人说道。

“早就知道了。”另一个染着酒红色头发,身材窈窕的女人带着不屑的语气说道:“上次我还看到他们在茶水间里面接吻呢,吻的那叫一个激烈。”

“不会吧?这么大胆!”

“你别看师静平时挺正经一人,那都是装的,骨子里她可比谁都骚。”

“你说白宇怎么会和她在一起啊?他那么帅、那么年轻,还优秀,犯不着跟一个三十几岁的老女人搞在一起啊。”

“要不怎么说这女人有手段,我看她以前谈来的那些生意指不定都是靠身体得来的。”

她眼中全是鄙夷,轻蔑的说:“还有,听说她前一段时间离婚了。我看啊,她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然后被她老公发现了,所以才离婚的。”

短发女人赞同的点点头,正准备说什么,突然看到从厕所最里面的隔间里出来的女人,吓得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并顺手推了推身边的女人。

两人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师静没看她们,径直走到镜子前,理了理额前的发,目光冰冷,然后转身出了厕所。留那两个人在原地瑟瑟发抖,面色苍白。

师静虽然脸上看不出情绪,但是心里早就气炸。她很想狠狠撕烂那些女人的嘴,但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样做。

她明白报复一个人,其实可以有很多办法。她冷笑。

晚上她回到家,白宇坐在沙发上看手机,她脱掉外衣坐在他身边,挽着他的胳膊,语气亲昵,“干嘛呢?看的这么认真,我回来都没有反应。”

“哦。没什么。”白宇把手机放回口袋,然后转身看着她,“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你不希望我早点回来陪你吗?”

“怎么会。”他抱着她,“我巴不得你天天不上班和我待在一起才好。”

“就你嘴甜。”师静捏了捏他的耳朵,脸上带着小女人的娇羞。

“我只对你一个人这样。”他亲了亲她的唇。

师静看着这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心念一动,说:“宇,和你商量个事。我想…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

“你之前不是不同意把我们交往的事说出去吗,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我…一开始觉得我们的感情还不太稳定,所以不想公开,可是我觉得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她说:“你不愿意吗?”

“怎么会。”他微微一笑,像天边的太阳,那么灿烂耀眼。

“不过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好吗?我现在毕竟已经有了些名气,突然爆出我有女朋友,我怕我的粉丝一时之间不能接受。”

她听到这话,眼中难掩失望,但是她也理解,现在的他不再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画家,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很多人看着,不能随心所欲。

“那也只能这样了。”她幽幽叹了口气。


白宇成名之后,她开始慢慢减少工作量,也不再担任他的负责人。

上一段失败的婚姻教会她,不应该把工作当成生命中的全部,所以她开始多留一点时间给自己、给白宇、给生活。

相比之下,白宇开始变得很忙,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国外,在外面办画展,出席各种各样的晚会,与此同时还在画新的作品。这些消息都是她从报纸上看来的。

他们见面的次数开始慢慢变少,到后来,两人之间的联系也变少了。

她打电话过去,基本上他都在忙,虽然之后他也有打电话过来,但是经常是在深夜,那个时候她又已经睡了。

等到第二天,她打过去,他又在忙,他们之间好像进到了一个怪圈,始终碰不到一块。

师静对于他们之间的这种状态感到很担心,恰巧这段时间他在维也纳,所以她决定飞去找他。但是这一决定她没告诉他,她希望给他一个惊喜。

到达维也纳机场后,她马不停蹄往他住的酒店赶去。

到了酒店,她之前通过他的助理,知道他住在2001号房间,她径自去了房间。

电梯门打开,她正好看见白宇站在走廊的尽头,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看起来干练、成熟,如今的他已不再是那个刚出学校什么都不懂的白宇了。

师静嘴角翘起微笑,正欲出声唤他,突然从房间内走出来一个金发碧眼的性感女人,她裹着白色浴巾,抬起一张精致小巧的脸庞,缓缓走向白宇,接着投入他的怀中。

师静脑袋一片空白,抓着行李箱的手暗暗收紧,青筋浮现。

在电梯门重新关上的最后一刻,师静看到白宇没有将她推开。

电梯逐渐下降,她低头看着身旁的行李,又抬头看着镜面中的自己,好傻。

人家不接你的电话,是因为人家根本就不想理你,你却还傻傻的跑到这里,看着人家是怎样的恩爱,你是怎样的多余。

师静的心像一颗破碎的玻璃,怎么拼都拼不起来。

她拿着行李走出了酒店,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她看着完全陌生的街道、完全陌生的人,心里一阵孤独、悲凉。

原来,到头来,她始终还是一个人。

她一个人蹲在异国的街道上哭泣,路边的灯光将她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师静辞了工作,决定去旅游。

这些年来,她一直忙着工作,失去了很多,现在,她决定给自己一点时间停下脚步去放松,好好感受生活。

回国后,白宇一直打电话过来,但是她都没有接。

或许是害怕,但究竟是什么原因,她不想再深究。

她坐在机场里,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忽然手机响了一声,有一条短信,白宇发的。

“那个女孩房里的热水器坏了,只是借我浴室洗个澡,为了表示感谢才抱了我一下,外国人的礼节我不太懂,求求你原谅我。”下面还有一条链接。

师静点开,画面跳转开,视频里出现白宇的脸。

他穿着深蓝色的西装,平时放在额前的刘海,此刻全都被梳到后面,让他看起来成熟、富有魅力。

“今天,我很感谢能够获得这个奖,我感谢在我身后一起努力的工作人员,还有喜爱我的粉丝,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我。”

他微微一笑,依旧如当初相见时那般清秀,“我还要感谢一个人。是她发现了我,不留余地的帮我,才有了现在的我,谢谢你,师静。”

她看着他认真的表情,眼眶微红。

他继续说道:“我很抱歉这段时间不能陪在你身边,不能向大众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让你受了很多委屈,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完美的恋人,但是师静,我爱你。”

他笑,唇边的梨涡微微荡漾开,“你还愿意接受我吗?”

她独自坐在位子上,脸上早已满是泪痕,眼中的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忽然站起身来,提着行李,往外面走去。

她要亲自告诉他,她愿意,一辈子。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