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3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杏阳村里有颗特别显眼的枣树,长得老高老高了,人们只要一走到村口,就能看见这颗巨大的枣树。


这颗枣树种在了王婆家的大院前,王婆已经年近六旬,但这枣树的岁数似乎比王婆都要高出许多。


王婆有一儿一女,姐姐叫王瑜,弟弟叫王轩,女儿还给自己生了一孙女,小名哆哆。


王婆本不姓王,随夫姓了,村里人就都喊她王婆了。王婆的老伴,叫王景林,在三十年前就去世了,哦不,应该说是失踪了。


三十年前,南方的一场大雨,形成了百年一见的洪灾,洪灾冲垮了不少村庄,终于,洪水冲到了杏阳村。


王婆家里的鸡鸭鹅都被洪水冲的一干二净,当时王婆不过三十,刚刚怀上儿子,她带着自己七岁的女儿坐在屋顶上,看着眼前被洪水冲走的一切,包括那为了救那些家禽自己又不擅水性的王景林。


洪水之后,王景林就不见了,没人知道他是死是活,尸体都找不着。王婆就这样失去了自己的老伴,两个孩子也没了父亲。


王婆每每跟亲戚朋友诉起这一段往事,那神情飘忽,记忆犹新,仿佛就在昨日一般。


近几日王婆家里特别热闹,因为她的儿子王轩要结婚了,嫁到城里的女儿王瑜和孙女哆哆都会回来参加婚礼。


王婆忙里忙外的高兴坏了,真是难得的一家团聚。


而大院前早已搭起了棚子,摆上了十几套桌椅,连着那颗枣树也挂上了红灯笼,好生装饰了一番。


王轩成了家,对王婆来说,这心里的大石头也算是落了下来,死也瞑目了。


王轩的妻子叫林芳,是村里出了名的丑女,不仅又胖又黑,那脸上还有满脸的雀斑。


王轩今年三十而立,同村的同龄男人早在二十出头的时候就娶亲了,只有他一直拖到现在。


其实王轩早在年轻的时候,在村里是个特别受欢迎的小伙,人长得特别高大,与家里亲戚们比起来,就是出类拔萃,鹤立鸡群的即视感,而他五官也是相当清秀,所以当时村里不少姑娘都给他写信表白,其中也包括了林芳。


可是他居高自傲,考上了城里的大学之后,更是向往城里的女孩子,他认为城市里的女人有韵味,有学识,有远见,那才是他王轩该娶的女人。


于是王轩在大学毕业之后,选择留在了城里,可不想,他在职场上碰壁碰得那是灰头土脸,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在城里始终没有混出一个名堂来,而他也成为了别人眼中嫌弃的对象,一直未婚。


同时加上亲戚的日夜催逼,最后,他妥协了,回了杏阳村成亲。


可是,当时那些追求他的姑娘一个个早就成家了,最后只剩下了这个又丑又胖的林芳。


也许是上天注定,命运神奇地让他们走到了一起,林芳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婚礼的前三天,王瑜就带着哆哆回了老家院子。王婆当天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山珍海味,样样俱全。


可这饭桌上,王轩和王瑜这姐弟俩总透着一股尴尬的气氛。这两人从小就水火不容,这是村里人都知道的。


打从王轩出生开始,王瑜就对这弟弟厌恶至极,没人知道缘由。


弟弟从小就被姐姐打骂,身上总是一身的淤痕,亲戚们看在眼里,却也不说破。


可这王轩估计有严重的受虐倾向,尽管被姐姐一天到晚打出一身的伤,可他依旧喜欢粘着自己的姐姐,走哪都跟着。


饭桌上,王婆只管给哆哆夹菜,毫不在意这令人窒息的空气。这么多年,王婆也是看惯了这两姐弟的纷争了。


“舅舅,我想看舅妈,我还没见过呢。”哆哆端着饭碗好奇地看着自己的舅舅。


一提到林芳,王轩的表情就僵住了,是啊,他何曾想过要娶这个女人啊。


“舅妈在自己家,结婚那天你就可以看到啦。”王轩苦涩地挤出一个笑容。


晚饭过后,王婆坐在枣树底下欣赏夕阳西下。自打王景林失踪之后,王婆便喜欢坐在这枣树底下,或许是出于思念吧。


“外婆,这枣树啥时候结果子呀?”哆哆站在王婆身后,轻轻帮王婆捶着背。


“这枣树五月开花,六月结果,等到你放了暑假,就是满树的枣子啦。”


“那我暑假也要来看您,到时候摘枣子吃。”


“好。”


僻静的村落被橘黄色的夕阳照的格外温柔,枣树下的祖孙俩有说有笑,唯美得像一幅画。




婚礼当天,王婆家的大院前堆满了人,几乎全村的人都来凑热闹,十几桌酒席都容不下了。


“大家吃好喝好啊,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啊。”


王婆热情地的在招呼着客人,发出一声声中气十足的呼喊,似乎在炫耀着自己健康的身体,来访的客人纷纷向王婆道喜,王婆脸上挂起的笑容一直都没落下来过。


而王瑜则窝在房间内嗑瓜子看电视,她不愿与众人同乐,当然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好乐的。


在人群一重又一重的欢呼雀跃下,新娘挽着新郎从屋内缓缓走出。


王轩穿着一身笔直的西装,刘海抹上了厚厚的发胶往后翻着黑肚。挽着他的新娘,一身雪白的婚纱,可能是因为肥胖的原因,这婚纱向两边膨胀开来,估计抵得上两个王轩了。


新娘的脸被白色头纱遮挡住,但依旧可以看得出那脸上堆得满满的肥肉。


今天的新娘画上了淡淡的妆容,遮住了她脸上黄褐色的雀斑,都说女人结婚时是这辈子最漂亮的一天,可这酒席上,几乎没人在夸新娘。


“化妆都救不了林芳这张脸啊!”


“是啊,我要是娶了这么一媳妇,我可能会把她掐死。”


“哈哈哈哈哈哈…”


酒桌内不断传来嘲笑声,可这笑声在这酒席上,却变得十分合理。


新娘子换了一身艳红的秀禾服,举着酒杯挽着新郎,在酒桌间穿梭,开心的附和着大伙的笑声,看得出,林芳真的很开心。


可是王轩,吝啬到连一秒钟的笑容都不肯给。他被林芳拖着,过了一桌又一桌,别人敬酒他就喝,别人给红包他就收,面无表情,仿若一具提线木偶。


新婚当晚,在亲戚们的起哄下,把王轩和林芳一同推进了新房。待新娘新郎入洞房后,宾客才心满意足的散去。


夜晚,王婆独坐在枣树底下,那眼神中渗透着莫名的空洞,或许又在思念故人吧。


而新房内红艳艳的喜床上,王轩背对着林芳,双眼紧闭。


这场这景,就像小时候感冒了要吃药,母亲告诉自己,闭上眼憋着气,一吞,就过去了。闭上眼,憋着气,一晚上也就熬过去了。



婚后,经林芳的亲戚介绍,王轩在临近杏阳村最近的一个县城里,找了份稳定的工作,上班的工厂地方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也就几公里路,只是晚了就会没车。


王轩总是找着加班的理由,各种不愿归家,他宁愿在工厂里加班加点,也不愿回家面对自己的丑妻。


然而也不能经常不回家,毕竟是林芳亲戚家的厂子,加不加班,那可是心知肚明的。


可每每回家,家里就有争吵声。


这天,王轩的厂里放假,从下午开始就让工人们都下班了。王轩苦恼,他不想回去,在县城里兜兜转转了几个小时,还是踏上了归家的路。


傍晚,他回到家里,王婆和林芳正好做好了晚餐。他一声不吭的坐在饭桌前。自从成亲之后,王轩变得越发的沉默寡言,甚至是对自己的母亲也是敷衍了事。


他默默地嚼着菜,心里苦笑,食之无味,弃之也不可惜,只是他弃不了,他不怪任何人,是自己没用而已。


晚饭过后,王轩就钻进了房间,窝在床上玩手机。林芳随后也跟着进了房间,她板着个脸,愤怒地看向自己的老公。


“王轩,这么久了,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林芳在床尾坐了下来,她想跟自己的丈夫谈谈心,可是,王轩一言不发,一年了,他与自己的交流次数屈指可数。


“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感情?结婚都一年了,你对我始终都是这副鬼样子,是我欠你的吗?是我当初逼你娶我了吗?”


王轩侧了侧身子,他并不是听了林芳的话有所动静,他只是想换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玩手机。


林芳愈发的恼火,这一年来真是受够了这份沉默。她宁愿王轩跟自己吵一架,也好比整天面对着一个哑巴强。


“王轩,我承认我是个落脚货,那你能好得到哪里去?你也不过是个在城里混不下去,灰溜溜跑回老家谋生路的一滩烂泥,你凭啥在我面前高人一等啊?你们家新房都是我舅舅给盖的,你怎么就这么没有良心呢?”


床头那人依旧盯着手机,林芳抓狂了,愤怒的站了起来,拿着枕头往他身上扔。


“结婚都一年了,你碰都不碰我一下,咱妈天天催我生儿子,你倒是借我个种啊?你聋了还是哑了,能给点反应吗?”


王轩被枕头砸了一下,手机从手里脱落,他若无其事的重新捡起了手机,又把枕头放回原处,从始至终,看都没看林芳一眼。


林芳再也受不了了,对着王轩就是一巴掌,王轩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她又一巴掌准备打过去,王轩只是轻轻推开她。


可这一推,让林芳彻底地对他拳打脚踢了起来。她忍了很久了,她早就想狠狠地打他一顿了,只要王轩有一丁点的举动,她就有个理由发起攻击。


从始至终,王轩只是一个劲的推开她。这是他们第一次打了起来。


“你个没良心的,有种你当初就别娶我啊,你就单身一辈子啊,老娘等了你好几年,你就这么对我,你个畜生...”


林芳边哭边骂,尖锐的吵闹声传到了院子里,又从院子里传到了隔壁邻舍,一传十十传百,村里人都知道了这对天天吵架的夫妻。


王婆依旧坐在枣树底下,从姐弟俩的争吵声,到现在夫妻俩的争吵声,她都习惯了。


日子这么一天天过着,两人从一见面就吵架,变成了一见面就打架,王婆习以为常,从来也不去劝劝,这段孽缘,身为母亲的她怪不得任何人。


直至两年后的春天,王婆发现,这夫妻两人双双失踪了,继三十多年前,王景林失踪后,这院子里又多了两个失踪的人......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已于修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