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欲火焚身(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4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在苏秋柔上班必经的那条小巷里,肖魁手里拿着一个塑料瓶蹲守在拐角处。


“贱人,我要让你看看,离开我是什么下场。”肖魁咬紧了腮帮子,时不时地把头探出去,手中的塑料瓶越捏越紧。


浑然不知情的苏秋柔正一步步向前走着,幽静的小巷空无一人,却传来几声莫名的狗吠,令她的心底徒然升起一丝警觉。


“那个人是你前男友吧!往后小心一点,我看他有点不正常。”沈明辉的话忽然回响在苏秋柔耳边,她把脚步放缓,最终在距离肖魁不足二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几乎就在肖魁想要有所动作的瞬间,苏秋柔一个转身,朝着巷子的另一条道上快速走去。


肖魁正想起身去追,身后一只大手狠狠地拍在了他的肩头上……


说来奇怪,自从那天晚上之后,苏秋柔很久都没有再受到肖魁的骚扰,甚至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也不知道他是彻底死了心,还是因为犯法被抓起来了。


更奇怪的是,连同肖魁一起消失的,还有她的好邻居沈明辉。苏秋柔差不多有两个多星期,没有在楼道里碰到他了。


“还不知道吗?沈明辉那天早上跟巷子里的一个流氓打架,被人家用硫酸给泼了。”楼下的邻居大妈不住地摇头叹息,“多好的一个孩子,就这么给毁了。”


“什么?”苏秋柔瞪大了眼睛,脑袋里仿佛打了一记闷雷,“他,他在哪家医院……”


去医院的路上,苏秋柔的脑袋里还在嗡嗡响着,沈明辉的为人她很清楚,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跟人打架,那个巷子里的流氓很有可能就是肖魁。


而肖魁手里拿着硫酸,肯定是冲着她来的……想到这里,她把嘴唇都咬出血来……


“请问,沈明辉是在哪个病房?”


“你是他什么人?”前台护士问。


“我是他朋友。”


“病人现在需要静养,非家属不能探视。”


“我,我是他女朋友。”住院楼里静悄悄的,这一句话显得尤其大声。


“806号房。”护士抬头看了一眼苏秋柔,发现她的脸已经红成了苹果。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过长长的廊道,806号的房门终于出现在眼前,苏秋柔站在门口犹豫了许久,心里揪成了一团,一阵深呼吸后,抬脚走了进去。


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扑鼻而来,所见之处是白色的墙壁和床单。


在靠近窗户的位置摆着一张大躺椅,此时此刻,沈明辉正悠闲地躺在上面啃着苹果,见苏秋柔表情怪异地看着他,咧嘴笑了笑,露出好看的两个酒窝。



“你怎么来啦!”沈明辉放下手里的苹果,在白色病服上擦了擦手,脸上笑得跟开了花似的。


“你……”苏秋柔盯着沈明辉的脸,又打量了一遍他的全身,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是不是听宋大妈说的,我被硫酸泼了?哎呀!她那个人就是喜欢夸大其词,我压根就没被泼到,就是揍那个小子的时候不小心把脚给崴了。”沈明辉说着抬起了被包成粽子的右脚,几个露出来的脚趾头还动弹了几下。


“哈哈……”苏秋柔忍不住扑哧一声,哈哈大笑起来,这段时间,她还是头一次笑这么开心。


“开心就好,开心就好,看你进来的时候跟丢了魂似的。”沈明辉会心一笑,拿起苹果继续啃了起来。


“等等。”苏秋柔一看就知道那苹果没有洗过,从他手里抢了过来。沈明辉乐得清闲,用手撑着脑袋,端详起苏秋柔认真削苹果的样子。


阳光透过窗台印着她美丽的侧脸,几根发丝贴在柔软的唇上,鼻尖上冒出的小汗珠闪着摄人心魄的光……


“听你跟护士说,你是我女朋友?”沈明辉调笑了一句。


“我,我还不是为了进来看你。”苏秋柔手一抖,差点割到自己的手。


“做我女朋友吧!”几乎是脱口而出,但是语气中透着一股子坚定。


“我,我考虑一下。”苏秋柔把削好的苹果塞到他手里,没敢去看他的眼睛。


往后的这段时间,苏秋柔只要一下班就会过来陪沈明辉,两人有说有笑倒也给冰冷的病房增添了一些乐趣。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沈明辉终于出院,伤筋动骨一百天,虽说没有痊愈,但在苏秋柔的细心照料下,这已经算是很快的愈合速度了。


在出医院大门的时候,苏秋柔努力地搀扶着沈明辉,走着走着,两人终于牵起了手……


与此同时,医院的大楼里,脸上裹满纱布的肖魁站在窗前,眼睁睁地看着苏秋柔和沈明辉亲密离去。


他大概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一番报复行动,竟然间接地把这对“狗男女”凑到了一起。


那天早上,他非但没有报复成功,还在跟沈明辉的打斗中,被自己手中的硫酸溅到,大半边脸都毁了。


“你们给我等着。”肖魁一拳打在窗台上,脸上渗出黄色的血水……



“以肖魁的性格来说,他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回到家后,沈明辉将肖魁毁容的事情告诉了苏秋柔,他是学心理学的,对肖魁的这种极端人格有过深入的了解。


这种人性格阴郁消极,无法控制情绪且极具伪装性,控制欲强到别人不能有自己的生活和思想,像“江歌案”的杀人凶手陈世峰就是典型的例子。


“那我该怎么办?”苏秋柔捏着衣角委屈得想掉泪,遇到肖魁这样的变态,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因为在伤害还没有造成前,警方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把肖魁送进监狱,换而言之,只有等悲剧发生了,肖魁才能得到法律的制裁,而等到那个时候,一切都晚了。


“就算你报警说他骚扰你,警察也顶多是拘留他几日,等他恢复自由后,引来的只会是更加凶残的报复。”沈明辉双手抱于胸前,“难道就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以现在的情况,我只能多留心一点了。”苏秋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也要当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我会的。”沈明辉握着苏秋柔的手,大有一种奔赴前线奋勇杀敌的气氛。突然,他灵机一动,兴奋地在苏秋柔脸上亲了一口。


“怎么了?”苏秋柔捂着脸颊,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


“我有办法对付肖魁了。”


“什么办法?”


“暂时保密。”沈明辉神秘地一笑,脸上满是得意。


“傻瓜。”苏秋柔被他的样子逗得一乐,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想到了办法,兴许只是为了宽慰一下自己,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吧!


苏秋柔不愿再多想,跟沈明辉互道了晚安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一夜彻夜难眠。


第二天一大清早,苏秋柔迷迷糊糊地穿好衣服洗漱一番后提包出了门,在路过巷子口的时候格外留神,特别是那些拐角和可以藏人的地方。


提心吊胆地上车,下车,终于平安无事地站在了公司写字楼的大门前,她那颗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正准备提步向前,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吼。



“苏秋柔,你这个贱人。”肖魁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油桶,半张脸隐蔽在黑色的衣帽中。


“肖魁,你,你要干什么?”苏秋柔胆战心惊地开口,明明想转身逃跑,两只脚却像灌了铅似的,怎么也挪不开步子。


“干什么?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肖魁说着把头上的衣帽拉了下来,露出那半边被硫酸腐蚀掉的脸。


苏秋柔小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洋娃娃,被班上的男同学烧毁了,那个娃娃的脸,跟此刻的肖魁竟然如出一辙。


他的鼻子只剩下两个孔,从右边的脸上可以看到嘴里的牙齿和舌头,右眼睑没了,只有黄色的眼珠用力地瞪着苏秋柔。


苏秋柔往后一个踉跄,瘫坐在了地上。


“我已经人不人鬼不鬼了,看到这个样子,你很开心吧!”肖魁一边说,一边打开了油桶盖,开始往自己身上淋汽油。“苏秋柔,你活着就躲不掉我,现在就是死了,也别想摆脱我。哈哈……”


大楼前围了一些看热闹的人,其中也包括苏秋柔的同事,可惜没有一个人敢向前,因为肖魁已经点燃了打火机。


烈火在一瞬间包围了肖魁的身体,他认准苏秋柔的方向,咆哮着扑了过去。


苏秋柔绝望地闭上眼睛,感受着越来越炙热的温度,就在肖魁情况万分紧急的时刻,一只脚奋力地飞踢过来,将肖魁踢飞了好远。


“明辉?”苏秋柔抬起头,正迎上沈明辉关切的眼神,“还好我一直跟踪他到这里,才知道他的计划是要跟你同归于尽。”


沈明辉拍了拍鞋子上的火,“你说的没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招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苏秋柔回头看着被火烧死的肖魁,实在不忍心看到这样的结局,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呢?


两人搀扶着站在一旁,等消防车到来的时候,肖魁已经变成了一具焦黑的尸体……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打着爱的名义,却在做着伤害别人的事情。也有一种自私叫做“得不到你,就要亲手毁掉你。”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