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7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抗拒男人的亲热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5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6月12日,A市某电视台主播于小小在海天大厦坠楼身亡。


6月13日,A市某小学校长李超于某个未竣工的建筑工地坠楼身亡。


6月14日,A市某著名作家方知孺于万达写字楼坠楼身亡。


….


晚上十点半的报社,独剩下顾清让在电脑面前看着这些天的新闻。


自从6月12日开始,直至今日已经十天了,这十天内,本市每天都在发生坠楼案件。


据警方的通告,死者都不是死于自杀,他们生前并没有留下遗书,也并无轻生的念头,而每次坠楼的地点都是高空建筑物的顶楼,每次选择的地方都不一样,每个建筑物的楼顶,都没有打斗反抗过的痕迹。


而所有死者并无交集,也并无其他相似之处。凶手动机不明,似乎是随机作案,逮到谁就把受害人往高楼上带,警方顶着巨大的压力查案,也没有找出凶手的踪迹,像幽灵一般出入在这个城市中,屠杀这些普通市民。


顾清让仔细的看着报道里仅有的内容,她想找出点线索,她觉得凶手选取地点必定有相应的联系。


她希望自己能够准确地猜测到下一个案发地点,好让自己报社第一个到达现场,得到一个独家新闻。


翻着新闻网页之时,顾清让的手机在桌上突然发出震动,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你好。”


“顾主编,是我,线人那边有坠楼案的料,您要买吗?”一个低沉的男声。


“好,在哪见面?”顾清让瞬间来了神,一口答应了下来。


“哟,您也不问问多少钱吗?”电话那头的男人语调略显轻佻。


“你说。”


“1万。”


“你疯了吧?你怎么不去抢啊?”


“这可是个大料,这个黑记,在14号那天的坠楼案件里,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他当晚就在写字楼附近,亲眼看着那个作家从写字楼掉下来,他手里,可有着警方都没有的重大线索,您不要我可卖给别人了,看在老熟人面上,我才给您的优惠价。”


“行,我要,老规矩,我先付百分之二十,剩下的到了确定后再给你。”顾清让其实心想着到了地方就耍个赖,说这料不怎么样,就还个价什么的。


“这次特殊,我说了,这是大料,您先付一半,付完给您发地址,就这样。”


不等顾清让再说几句,对方便挂断了电话。


这些黑记,出没于城市各大角落,以不正规的方式搜急着各种新闻线索,以买卖的形式出售自己手中掌握的线索、新闻,他们是臭名昭著的,所以无所畏惧。


顾清让看着自己卡里的余额,深吸了一口气:“没关系,以大搏大…以大搏大…”


心一横,便转出了5000元人民币。数字年代,付个千把块钱都如此轻描淡写,跟玩儿似的。


一小会功夫,手机里传来一封短信。


“万达写字楼地下停车库B2层,你把车停那,那人会找到你的,剩下的钱,你付给他就好了。”


这黑记胆子还挺大,明晃晃在案发地点逗留。


到达商场的地下停车场时,已经十点多,商场早已打烊,停车场空荡荡的,气氛显得有些恐怖。顾清让把车随便停在了B2层的一处空位。


或许是出于心理原因,尽管地下停车场的灯光依旧,却掩饰不住这阴森的感觉。顾清让下意识的锁上了车门,关掉了车内的冷气,这让她安心不少。


过了几分钟,副驾驶的门把被人拉了拉,随后,窗口冒出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略显成熟的男子,敲了敲车窗的玻璃。顾清让在驾驶座开了车门锁,男子随即开门上车。


“呐,货在这,先打钱。”男子嚼着口香糖,拿出一个小型U盘。


顾清让仔细瞧了瞧这男子,眉清目秀,眉宇间带着一丝帅气。她拿出手机,打开了手机银行。


“卡号,名字。”


“622761051215xxxxxxx吴柯。”


不一会,吴柯的手机响起了短信铃声,钱已入账,他把U盘递给了顾清让。


顾清让接过U盘,从后座拿出了笔记本,插入U盘进行“验货”。她点开U盘的文件夹,出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A4的纸张,纸张上是一行行打印的身份证号码。


“这是什么?”顾清让一脸茫然的看向吴柯,自己花一万块就买了这一堆身份证号码?


“这是我在6月14号那件坠楼案中发现的,我当时就在附近,我跑过来的时候,这张纸正好飘下来,你知道的,纸张很轻,肯定比人体要落得慢。”


“我花了这么多钱,我就买堆身份证是吗?”顾清让冷笑了一声,鬼知道这个人说的是真是假啊。


“你怎么这么笨呢?你不会去查一查吗?”吴柯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我怎么查?网上查询身份证的系统,都只能查到省市区,出生年月,我连名字都查不到。”


吴柯无奈地叹了口气:“行吧,你们正经记者...我来告诉你吧,坠楼案已经发生了十天了对不对?”顾清让点了点头。


“我用公安查询系统查了下,这张纸上的前十个身份证号码,就是这十天内死者的身份证号码,并且是按死亡顺序排列的。”


顾清让感到一阵麻木,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似乎车内的冷气又重新开启了一般。


“你是说,这是死亡名单?”


“对。”吴柯拿出包里的矿泉水,悠然地喝了一口:“今天还没发生坠楼案,我想估计也快了,基本上都是深更半夜的,按照顺序,今天的死者,第十一个,叫张睿,是个资深工程师。”


“我给你加钱,你帮我把剩下的所有身份证的详细资料给我。”


吴柯突然笑了笑:“这倒不用加钱,美女的要求我当然应允了。”


说着他用手臂轻轻的碰了下顾清让,两个人穿着短袖露出的手臂互相碰撞了一下,连一秒钟都没有,可这足以让顾清让的胃里感到翻江倒海,她讨厌这样的感觉,异性的触碰让她总是想起以前的恶心事。


顾清让深呼吸,撇过头不停的吞咽着。男子丝毫没有注意到顾清让的不适,拿出手机,又发送了一堆信息到顾清让的手机上。


“这些都是,总共20组,年龄性别职业都不一样,甚至还有上市集团的总裁。”


顾清让仔细的看着他发给自己的身份证资料,统一的都是本市市民,年龄、职业等等全都没有任何相似点。


顾清让正在思考之时,吴柯接了个电话。


“在哪?好,马上过去。”简短的几句话之后,就挂了,随后转头看向顾清让:“顾主编,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长期合作,甚至达成合作伙伴,你也不用交一半佣金到你之前的那个线人手里了,你说呢?”


“你又有什么料?”顾清让半信半疑的看着这个男人,满脸的狡猾像。


“接到最新消息,警方刚刚获救一名坠楼案的生还者,在仁心医院,各大媒体估计还有十分钟才能赶到,我们现在出发的话,应该是第一个赶到的,你的大独家。”


顾清让听完,二话不说拧了钥匙,启动了汽车,往仁心医院开去。


“说吧,你的价格。”顾清让握着方向盘,在超速的边缘不断试探。


“这个…咱们以后再谈好吗…您开慢点,我晕车…”吴柯紧紧抓住副驾驶上方的把手,女司机太可怕了。


到达医院门口,已经有零星的几家媒体赶到了。两人停好车,拿着相机往病房走去。


病房外站了几个民警,几个记者站在门外向里头拍摄。从病房门上的小窗口望去,还可以清楚的看见生还者的样子,他安然无恙的坐在病床上,表情有些许惊恐。


顾清让也拿起相机拍了几张。


“别拍了,你先看看微博。”


顾清让迅速打开微博,她现在对吴柯的话是深信不疑。


微博话题榜第一名,是个视频,视频上传时间是半个小时前。她点开视频,首先看到的是黑漆漆的一幕。


视频中,政府派出的直升机在城市各大楼进行搜寻,每天一起坠楼案件,给政府机关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政府只得派出空军进行援助。


晚上十一点,直升机在高达32层的写字楼,发现了视频里的这名年轻男子,直升机的灯光打在男子身上,男子死死的抓住写字楼天台上落下来的电缆,悬挂在写字楼的外墙上。


“救我,救我…”男子看见直升机,大声呼喊。


“别怕,我们马上来接你。”


随后,直升机接近那名男子的上方,一名武警沿着直升机放下的绳梯向下攀爬,用力拉过那名男子,男子最终被半抱半爬的进入了直升机内。


短短几分钟的视频,让人触目惊心。


“现在你留在医院也没用了,进不去病房,明天政府肯定会召开记者会的,到时候你派人跟就行了,回去吧。”吴柯轻轻拍了拍顾清让的背。


又是一阵恶心,顾清让下意识的躲了躲。


第二天,政府召开了记者会,阐述了事情原委。生还者,果然叫张睿,一名资深工程师。


电视里,张睿似乎还惊魂未定,他嘴唇泛白,黑眼圈也严重得不行。他吞吞吐吐的阐述着自己的遭遇。


“我…昨天,像往常一样…在公司加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 ,公司好像就剩我一个人了,我开始有点犯困,就想小睡一下…..可是,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就已经站在写字楼的天台边上了…”


张睿顺手拿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站在天台上,手被平行的抬了起来,我无法动弹,只有脖子可以转动…我看了下四周,没有人。但是我耳边却突然出现一个声音,那个声音非常空洞,就是那种有回音似的声音,很近,又感觉很远,对我打了声招呼,说了声‘你好’。之后,我眼前出现一张白色的脸,又或者说是一个面具,它悬在空中,开口跟我讲话。”


“他说,我现在必须做十道题,答对八道,就能活,否则,我就得被推下去,我没有答对八道,然后我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用力地往前一推了下去,好在,我抓住了楼顶上吊下来的电缆绳,保住了性命…..”


说完张睿低下了头,缓缓地把头埋进了自己的手肘内。


“那么请问张先生,是哪十道题目,您还记得吗?”记者按捺不住,站起来提了问。


张睿抬起头,犹豫了好一会:“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台下的记者混乱一片,这时一名军官站了起来。


“政府决定派出多架直升机在城市进行搜救工作,目前凶手未定,甚至不敢确定是否是人类所为,请广大市民注意出行安全……”


编辑部里的同事们都盯着墙上的电视看着直播,议论纷纷,顾清让看完转过椅子,回到电脑前,她手里拥有的身份证号码,关乎着很多人的安危。


可是,事到如今,无论是交给警察也好,还是发布头条,都会给自己造成巨大的麻烦。


毕竟是自己从黑记手上买到的情报,吴柯务必也会被牵扯出来;若是放上头条,或许今天还不会被相信,倘若明天一旦被验证后,报社也会迎来相同的麻烦。这一万块钱,只能当打水漂了。


“主编,主编,快点打开直播,有坠楼案的直播情况,大家快看直播。”邻桌的小编在办公室里大声喊道。


顾清让也顾不得自己去打开了,直接挪到那个妹子身边。


视频里又是一个高楼大厦,此时正是上午十一点左右,看来,行凶时间也不一致了。


大厦的上方有两架直升机。一名中年男子直直的站在掉下去的边缘,双手平行抬起,神色慌张。


“先生,我们会丢软梯下来,你爬上来行吗?”


“别过来,他会把我推下去的。”男子一动不动,只是抬头向空军们大声喊。


“我…我选A。”男子看着自己的正前方,对着空气喃喃自语。


可是,视频里根本没有男子口里的“他”,只有他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顶楼边缘。


“先生,我们这就派军人下去把你拉上来。”


“别过来,别靠近我超过十米,他真的会把我推下去的,让我答完题。”男子舔了舔自己发白干裂的嘴唇:“B…选B..”


直升机上的军人们瞬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静观其变:“先生,你在和谁讲话?”


“我..我不知道,一张白色的面具…..面具在说话。”


“先生,你答到第几题了?”


“第四题…..”


画面一直这样持续了很久,直升机不敢靠近十米,怕男子掉下去,或是怕他被那个面具推下去,僵持了一分钟左右,军方决定强行救人。


“先生,我们现在派人去救你,请相信我们。”


“别过来,我求你们了,”男子发出呜咽般的哀嚎:“我再答对一道,我就能下来了,求你们”


军方又陷入一阵尴尬,不敢轻举妄动。


“我选….A。”男子又对着前方喃喃道。


说完,男子从顶楼掉了下去。


编辑部里发出一阵尖叫。顾清让不适的闭上了眼,她把椅子挪回自己的电脑前,手撑着桌子扶着额,大口的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平复心情之时,她接到了吴柯的电话。


“什么事。”


“我…我那天给你的那份名单,并不是完整的。”


顾清让深深的叹了口气,用力的捏着自己的鼻梁,她已经无所谓了,反正一万块钱已经肉包子打狗了。


“无所谓,你想说什么?”


“我拿到的名单,一共是三张,我今天刚刚查到第三张名单的信息,我…看到了你的名字。”


她突然感到全身发麻,气息在生理反应下,骤然停止,手机从她手中缝隙中落下,半晌说不出话来。


自己的名字?这意味着,自己也会莫名其妙的被送上楼顶答题?意味着自己有可能成为众多坠楼案死者的其中一个?


顾清让呆坐在电脑前,时间在这几秒钟似乎过了半个世纪。她喘着粗气,颤抖着拿起从手中脱落的手机。


“你的意思是….我是死亡名单中的其中之一?”


“对…按照顺序,你是第四十一个,也就是7月22号…”


顾清让开始难受,视野渐渐模糊,鼻子里发出抽泣的声音。


“你别哭…我…”吴柯听不得女生在自己面前哭:“说不定到时候政府已经想到应对政策了呢?”


她抹了抹眼泪,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吴柯…..把名单公布了,好吗?所有后果……我来承担…”


作为名单人员的其一,她觉得有必要让名单上的人知道自己的处境,就像一个癌症患者,他渴望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这是她现在的想法。


“好…..我马上发给你。”


第二天,顾清让请了年假,把自己关在家里。她写了篇微博文章,她没有用报社的名义,她担心给报社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文章里曝光了她所拥有的所有名单,一排排的身份证号码。


“我是一名报社主编,我叫顾清让。这些纸张,是我在6月14号坠楼案的案发现场附近捡到的,经过几天的确认,我能够肯定,这是一张死亡名单,名单按照顺序,依次排列着死者或即将被带上天台的人的身份证号码,我只公布了号码,不公布信息,如果有你的号码,那么,你跟我一样不幸,我是排名第四十一个,我用我仅剩的29天性命作为担保,此文章句句属实,绝无虚假。”


文章发出的当天,转发量破了十万,留言评论各执一词,大多数都是骂声。


“这个时候了,还蹭这种热度。”


“你想死就去死,别曝光别人的身份证号码扰乱社会秩序。”


诸如此类,直至第二天,第十三起坠楼案发生,大家才渐渐开始相信这份名单,文章的转发量,已经破百万。


警察也传讯顾清让,让她去警局做一份详细的笔录。她从下午两点开始,一直被问话,问到晚上八点,说到底,警方还是一度怀疑她是事件的幕后主使,不然怎么会这么准的预测到下一个死亡的人。


可顾清让坚持说名单是自己在案发现场捡到的,苦于没有证据,又有律师作保,只好释放了顾清让。



从警局出来,她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可这座城市,已然充满了血腥味。


她拿出手机,看着一个个未接来电,最多的是父母的。她不敢接,她最怕这种氛围。


“喂,去哪?”警察局门口的路边,蹲坐着一个男人,喊住了她,是吴柯。


“回家。”


“我送你。”


顾清让没有拒绝,默默地继续低头往前走。吴柯走到她身边,与其同行。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气氛不是尴尬,而是悲凉。


“其实….我一直有个事情想要问你。”最后还是吴柯先开了口。


“你问。”


“你为什么很反感我碰你?”


顾清让抬起头看向吴柯,原来这些细微的举动其实他早已记在了心里。


“我不是反感你,我是反感异性,”顾清让长叹了一口气:“这是小时候发生的事了,我的一个阴影。”


“原来不是针对我啊….”


顾清让笑了,点了点头。


“顾清让…”吴柯欲言又止。


“恩?”


“我喜欢你…”吴柯不敢直对着她的眼睛,他对顾清让的感情早就不再是纯属的利益关系:“从停车场看见你开始…”


“谢谢你哦,你怕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喜欢我的人了。”顾清让会心一笑,玩笑也好,真心也罢,她都感激。


走了很久,终于到了顾清让家楼下,她向吴珂道了别,便往电梯口走去,吴珂看着她背影,眼里满满的都是担忧。


忽然,她停下了脚步,又朝吴柯走了回来。


“吴柯,你可以抱抱我吗?”


吴柯愣了一下,他小心翼翼的搂过面前让人心疼的女孩,他怕她反感,也怕她推开。可她并没有。顾清让笑了,因为她发现,她对吴柯的触碰似乎不再反感了。


她伸出手,往吴柯的背上攀去。


“如果我活着回来了...我们在一起吧...”


昏暗的楼道灯光下,两人相拥着,空气里充斥着生死别离的惆怅感。


她,真的能活下来吗?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