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5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时间过去了一天又一天,死亡的人数一天天增加,名单上的人员胆战心惊的过着余下的日子。


之前被获救的张睿也死于心脏衰竭,因为他并没有通过考试。


转眼间,进入了7月,距离第一起坠楼案已经十九天了,仅有两人生存下来,他们答对了八道那个面具出的题目。


在记者和警察的逼问下,他们说出了题目的核心内容。


题目有选择题,也有问答题,很简单,但也很难,选题方向,是你的人生过往经历,所以警方提出,名单上的人员,务必好好回想自己的人生的所有事情。


另外,务必要克服自己恐高的紧张情绪,因为每道题,只有30秒的思考时间。


顾清让的时间也只剩下二十二天了,人生的倒计时原来如此慌张,慌张到每天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为了躲避父母的寻找,她搬到了吴柯的家里,她始终不愿见自己的亲朋好友,只是电话短信在联系,比起死亡,她更怕看见亲人的眼泪。


吴柯每天睡沙发,让顾清让睡自己的房间,他小心翼翼的与这个让自己一见倾心的女孩相处着,他知道她的反感。


7月21日,最后一天了,顾清让躺在床上,看着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时针和分针走到了十二点的刻数上,是今天了。


已经凌晨三点了,都不知道在床上翻了多少次身。她抱着空调被,往客厅走去。沙发上的吴柯似乎睡得很香,他不像自己这般煎熬,累了就睡了。


她坐在地毯上,侧靠着沙发边,看着闭眼的吴柯,睫毛很长,鼻子很挺,她伸手试着去摸了摸他的脸。


依旧不反感,甚至内心涌出了不舍的情绪。


“睡不着吗?”吴柯突然开口说了话,他睁开了眼,原来,他也睡不着。


“嗯…”顾清让点了点头。


吴柯抓住顾清让想从自己脸上缩回去的手,他撑起身子,一同坐在了沙发前的地毯上。两人相视着,窗外的路灯照耀到客厅两个人的身上,朦朦胧胧的两张侧脸在慢慢靠近。


“对不起…”顾清让最后还是撇过了头,她又想起了过去的事,心脏砰砰砰的发出撞击声。


“没关系...进去睡吧,我在旁边陪着你,别太害怕,总的来说,还是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可以活下来的,我相信你….”


顾清让重新回到了床上,吴柯躺在一旁,一直牵着她的手。


希望明天,依旧能牵着。



顾清让被刺眼的强光照醒,睁开眼,已然是室外,空气还很新鲜,带着朝露的味道,太阳朦朦胧胧的在天边即将要升起来,现在大概是清晨吧。


她转头看了看两边,自己像是被钉在一个十字架上,双手平行张开,对,像极了十字架上的耶稣。


她缓缓的低头,脚下密密麻麻的人群车辆,她深呼气,她暂时还没有看见直升机。


“你好。”一个空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要来了,终于要来了。


顾清让的正前方,出现一张白色的面具,面具的表情似乎是在微笑,随着讲话表情也在变化。


“我将会给出十道题目作为考试,你只需答‘是’和‘否’,答对八道,你就可以重新返回自己的生活,如果答错了,你就会掉下去,准备好了吗?”面具的眼睛弯弯地眯成了一条缝。


“来吧。”


顾清让依旧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早在几天前,吴柯就带着她来到大厦的顶楼熟悉这种高度,似乎一百多米的高空已经习惯了。


可是此一时彼一时,这种情况下,更多的是一种深深的孤独感。


“你觉得自己优秀吗?”


“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吗?。”



“否。”顾清让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的这些题目,这比顾清让心里想的要简单许多。


“你撒过谎吗?”


“是。”依旧是毫不犹豫


“你的谎言伤害过他人吗?”


顾清让怔住了,她犹豫了几秒钟:“是。”


“在你的童年,是不是被自己的班主任猥亵过?”


她懵了,顾清让的脑子开始挣扎,她不想回忆这一段,她讨厌回忆这一段。泪水突然间的涌出眼眶,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


“还剩下十秒钟,答不出,视为放弃考试。十,九,八,七,六….”


数秒之间,顾清让的眼前浮现出班主任的脸,那张小时候她本来最爱看到的那张脸。


三年级的顾清让,在《最喜欢的老师》这篇作文里,写了自己的班主任胡老师,然而在那年暑假,她像以往一样去胡老师家里补习,胡老师扒开了她的衣服,摸遍了她的全身。


“你不是最喜欢老师了吗?老师也喜欢你啊,小清让,你的名字真好听,很是让老师着迷呢。”


“不要碰我,别碰我….”小小的顾清让的叫喊声被害怕的心理压得很低很低,低到几乎听不见。


那年暑假,顾清让被猥亵了。


“是。”最终,还是答出来了。


“真的吗?真的是你说的这样吗?”面具上的笑容越来越深沉,似乎带着一丝轻蔑。


“你说什么?”


“你真的被猥亵了吗?”



记忆像是裂开了一条缝隙,形成了一条深渊,缝隙里的点点滴滴从深渊底部慢慢上升。


九岁的顾清让,在读的是一所高收费的私立小学,拥有着全市最优质的教育和环境。因为父母的工作实在太忙,所以总是被父母寄居到班主任的家里,胡老师的教育口碑在学校是响当当的,学生们都喜欢这个语文老师,包括顾清让。


她似乎比其他学生更加喜欢自己的班主任,也因此她的语文成绩是最好的,她的作文总是被胡老师推荐到各个杂志社报社投稿,甚至在报纸上还刊登过几篇。


顾清让的父母非常感激这个好老师,放心的把自己的女儿寄宿在他家里。


胡老师每天牵着顾清让的手一起回家,老师是独居,顾清让很荣幸,她是唯一一个来老师家里的女孩子。


那天,顾清让坐在饭桌前,满桌子的菜都是胡老师亲手做的,她太喜欢了。


“老师,我喜欢你。”


顾清让向老师表白,她是真心的。胡老师笑了笑,伸过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小清让,老师也喜欢你。”


她以为这就是回应,她以为老师的喜欢和自己的喜欢是一样的,她以为老师只会喜欢她,她以为老师只属于她。


直到某一天,她在校门口,看见一个美丽的长发女人,和老师相拥、牵手、接吻…老师脸上的幸福,是她从未看见过的表情,她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一幕。


“他摸了我全身。”


当顾清让对自己父母说出这么简单的六个字时,父母崩溃了。他们找到了校方,质问校长,全校老师都不相信胡老师会做出这样的事。可是,他们的确经常独处。


事情越闹越大,甚至当地电视台都来进行报道,小清让第一次看见了电视上的人,那个本地最出名的女主播,于小小,她的采访播报,把胡老师推上了社会的舆论顶端。


她开始手足无措,她没想过会变成这样,这不是她想要的,可是年仅九岁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校长李超为了自己这个私立学校的声誉,在仅仅只有顾清让一人的说辞证据下,以猥亵学生的罪名把胡老师开除,并上报教育局,剥夺了终生教育资格。


更甚的是,有个家长,仗着自己是个小有名气的作家,火上浇油,在网络上编造出自己的女儿也被胡老师猥亵的谣言,以此来蹭热度,顾清让清楚的记得那个作家的名字,他叫方知孺。


谣言四起,家长们甚至抱团造谣,个个都说自己的孩子有被猥亵的经历,这些家长,一个个有头有脸,有的是资深工程师,有的是律师,有的是企业总裁...胡老师被这些家长围殴,谩骂,这些,顾清让都看在眼里。


她瞬间明白了,原来死亡名单里的人,都是当年参与了这件事的当事人。


“不,我只是随口说说的。”她对面具回答道。


后来的小清让,也是一直这么解释的,但是她无论作任何解释,只会换来父母更多的心疼。


“清让,不要再想了,已经过去了。”父母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女儿,他们对女儿感到愧疚,感到懊悔。


父母每次倍加的温柔关怀,使她内心渐渐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她被猥亵了,是的,自己被猥亵了,被班主任猥亵了,她觉得很恶心,她受不了异性的触碰,因为她被猥亵了。


胡老师就这么冠上了一顶猥亵儿童的帽子,不论过了五年,十五年,他依旧是个猥亵儿童的变态。


邻居们躲着他,孩子们朝他吐口水,他孤家寡人的过了他的后半辈子,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人们不认为他配拥有一个家庭。


记忆的裂缝已经完全打开,所有的真相涌上自己的脑海,她站在100多米的高空,清晨的风吹过她眼泪流过的皮肤,那是冷到骨子里的温度。


“为什么要让我想起这些?”她的记忆终于被唤醒,可她不愿记起,她看着眼前的这个面具,很想过去把它撕个稀巴烂。


“这是你的最后一道题,恭喜你,通过了考试。”


顾清让感到一阵放松,终于,结束了吗?她闭上眼,往后一倒,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境里,她看见胡老师沧桑的脸庞。胡老师老了,皱纹爬上了他的脸,尽管才年近五十,可他的头发却换上了一层银色。可他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暖。


她梦到胡老师提着刚买的菜,走在回家的路上,胡老师看着巷子里的小女孩在街上踢着毽子,一个不小心,鲜红的毽子踢到了胡老师的手中。


他笑着,弯了腰把毽子递到女孩面前。女孩不敢接,随后,女孩被自己的母亲拉走了。


“走走走,以后不准跟那老变态讲话…”


胡老师站了起来,安静的笑容依旧挂在自己脸上,他拿着毽子,走回了家。


梦境的最后,那个老人慢悠悠的把头放进了绳索绑好的圈套里,安静的在屋内吊着,手里紧紧地攥着那个红色的毽子。



她闭着眼,温热的液体从她眼角划过。睁开眼,纯净的白色天花板,像孩子一样纯净的颜色。


“我…通过考试了?”她躺在床上喃喃自语。


“是的,你通过了。”


在她的右侧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她转过头,吴柯的脸上竟多了一副黑框眼镜。


“吴柯…”她激动地看着他的脸,她还记得自己的那个承诺,可是….


“你为什么穿着医生的白大褂?”


吴柯没有说话,他放下了手里的手电,在对床坐了下来:“好好回忆一下,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顾清让皱着眉,思绪似乎又乱成了一团。她慌张地看向四周的环境,没错这里是医院,她往自己病床上的信息栏看去:精神病康复中心。


她脑子里似乎炸开了锅,瞪着大大的双眼看向吴柯。


“从半年前开始,你就患有严重的抑郁,和选择性失忆症,直至两个月前,你来到康复中心接受治疗,你全然记不起任何人,包括我,我们用催眠的方式,给你制造了一个故事,让你唤醒所有的记忆,你现在,能够想起之前的事吗?”


她看着吴柯,记忆的碎片正在一块一块的拼凑着。


半年前的一个下午,顾清让完成了自己的编辑工作,背靠在转椅上玩着手机。


没想到多年来未曾有过动静的小学同学微信群竟有上百条未读消息。她好奇的打开对话框,翻到聊天记录的顶端。


“你们知道吗?胡老师死了,自杀了,在自己家上吊死的。”


“就是那个猥亵了顾清让的胡老师吗?活该啊,早该去死了。”


“就是,这种人渣...”


那天之后,顾清让便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不与人交谈,不与人相处。后来,她甚至忘记了自己身边的人,更是忘记了自己是谁。


吴柯身为资深精神科医师,同时还是她的男友,两个月前,吴柯向顾清让的家人提出住院治疗的建议,并采取催眠的方式进行记忆恢复。


原来一切,都只是梦,没有坠楼案,没有考试,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她心中的那个秘密浮出水面制造的一个故事。


顾清让僵坐在床上,始终缓不过神来,她只是微张着嘴流着眼泪。吴柯一把抱过顾清让,把她的额头埋进自己的胸膛,轻轻的抚拍着她的背。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记起来…我不想记起来….”她紧紧地揪着吴柯白大褂的衣角,她的心好痛,像是被人千锤百炼一般,再丢进了绞肉机里,不停地被蹂躏。


“可这才是事实啊,顾清让,这不就是你撒谎后应该承担的报应吗?”


吴柯的语气变了个调,没有了以往的温柔和疼爱,变得十分诡异阴森。


顾清让听到这里感到头顶发麻,像是有上百只蚂蚁在自己头上攀爬。她松开手,抬头看着吴柯,他正在笑,他为什么要笑?


“从一开始,全校师生都不相信胡老师对你猥亵了,到最后,世界上所有人都肯定胡老师一定对你猥亵了,只有我,十五年来,一直相信他。”


她盯着吴柯开始变得凶狠的表情,她感到畏惧,不自觉的往身后挪了挪。


“你到底是谁?”


“我?我也是胡老师的学生,我是他带的第一届学生。在我小学的时候,同学们都嘲笑我是个没爹的孩子,他却站出来说:‘以后我就是吴柯的爸爸’,他真的就待我如亲生儿子一般。他本是一个出色的教育者,以他的优质教学,再熬个几年就可以晋升教导主任,他本会是我们学校最年轻的教导主任,是你,毁了他的一生。”


吴珂弯着腰一点一点的靠近顾清让,直至把她逼到了床头,他才站直了起来,往窗口走去。


“当年我知道胡老师出事的消息的时候,我初二,我从我的中学跑到小学校门前,我亲眼看见他被那些家长打趴在地上,没有人去扶他,只有我,是我把他送到的医院,他说他没做过,我信,就算所有人都告诉我他是个猥亵儿童的变态,只有我相信他,他说只要我相信他就够了。”


“这十五年来,他失去的不仅仅是教育资格,还有朋友,甚至是亲人,得到的却是越来越多的歧视,只有我每年都去看望他,他陪我踢足球,教我刮胡子,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父亲。”


他站在窗口,背对着顾清让,点燃了一支烟,明晃晃的在这医院病房里吞云吐雾。


“我早该找到你的,可是学医的压力太大,毕业之后工作量更甚。直到两年前,我的工作稳定了,我才开始调查,我用了很多方法,终于找到了你,可是你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的潜意识认定了你被猥亵的‘事实’,甚至讨厌异性碰你,我花了大把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取得你的信任,成为了你的男友,我想用我的专业知识,把你催眠,让你的记忆重组,可是我一直找不到机会和借口。”


“可没想到的是....半年前胡老师自杀了。你知道吗,他的尸体悬挂在顶梁足足一周,才被人发现,他的后事,连他的亲人都不想管,是我亲手操办的一切,没有人来吊唁他。”


“或许是胡老师的在天之灵冥冥中注定要惩罚你,在你知道他去世的消息之后,你又患上了重度抑郁症,于是,顺理成章,我名正言顺的对你进行了催眠治疗。”


吴柯把烟头摁在了窗沿边,缓缓的转过身。


“你现在后悔吗?内疚吗?那就对了,这本来就是你该承受的,你毁了他的一生,你却全然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安然无恙的生活,你凭什么安然无恙?”


顾清让的眉头像是被拧紧的毛巾,扭曲的面部迟迟无法放松,她感觉自己置身在悬崖峭壁边,面前的万丈深渊似乎有股强大的吸引力,她想逃,她不想面对这一切。


“带着真相,就这么活下去吧。”吴柯双手插袋,冷冷地看着她,他带着满意的笑容,走出了病房。


一周后,吴柯从医院辞职,又过了几天,他匿名上传了顾清让的催眠记录视频,视频里的顾清让闭着眼睛陈述了当年猥亵案的所有经过,吴柯甚至贴出了当年那个作家方知孺发布的谣言证据,还有主播于小小当年采访报道的视频截图,和校长李超发出的通告,这些被他保留了十五年的证据,终于有机会公之于众。


在这个网络发达的年代,当年参与造谣的人全部被推到风口浪尖,他们遭到了相同的辱骂、歧视,甚至被人肉了出来,像过街老鼠一般,被群众的口水淹没。


而在视频公布的当天,顾清让躲开了医护人员的看守,跑到医院的楼顶,跳了下去,怀着那颗愧疚的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吴柯坐在机场的候机室里,看着顾清让跳楼自杀的新闻,看着这些人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笑了。


“请飞往巴格达的旅客前往B3登机口检票登机...”


他得走了,他申请了去这个战争国家进行医疗援助。


起身的瞬间,一滴温热的泪水滴在了手背上,自己竟毫不知觉的哭了。


终究,还是对这个女人动了情。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