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6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广州的冬天也是热的,过了四月,就更加热了。


这天,苗晓从高帆的修车厂回到出租屋,就赶紧褪去短衫站在风扇底下,炎热的天气总是助长着人的坏脾气的,很少让人感到宁静,苗晓也不例外。


不幸的事总是来得太猝不及防,刚回到家的苗晓就接到高帆的电话,说是在修车厂出事了,让她赶紧去医院。


“我刚回到家,你怎么就把人打伤,还闹到了医院?”


苗晓在医院走廊不停地向高帆抱怨。高帆仍在气头上,也不管医院是不是吵架的地方,拉着伤者的家属,硬要说个理,可是双方都听不懂对方的语言,那广东太太气急了,一跺脚说的全是粤语,高帆更蒙圈了。


现场变得越来越吵,那位看起来很有教养的广东太太都提高了音量,说是要把高帆交给警察。


高帆一听还得了,他这辈子最不待见的人就是警察!再说了,要不是他老公在修车间的男厕所对高帆动手动脚,没打死她老公就是老子的做善事了,让老子去警察局,你他妈吓谁呢。


最后是冯海硬拉着高帆,从高帆那儿了解了事情的大概面貌。


他让苗晓安抚高帆,冯海自己操着一口白话,把那花容失色的广东太太请到一边,刚开始那位太太还一脸愠怒,渐渐地就点头安静了,不一会两个人就有说有笑地走回来了。


那位有些风姿的太太,抱着双手挎着粉红色的包包,朝高帆说:“不论什么原因,你把人伤着,来医院所有的费用你必须出,这件事我就不追究。”语气不再像刚才的生气,却还是有一种令人不适的压抑感。


最后是苗晓出面把两人存的钱都花去交药费了,富贵人家的样样都要用最好的,就是最贵的,包括所有检查和治疗,生怕落了哪一环。


苗晓和高帆折腾了一个下午,到晚上才回到出租屋,夏天屋子很闷热,苗晓拖着一身的汗腻去厕所了,不一会就听见水嘶嘶的声音。


高帆则一把脱掉衣服,光着膀子,把床边的风扇打开,往床上一躺,床板发出一声闷响,风扇在耳边拼命似的旋转、旋转,扇叶不断地与转轴摩擦,摩擦,生出冰凉凉的快感。


高帆觉得他的生活像是做爱。不断地像前冲,又不断地退回来,一进一退就是一个生死轮回。有时还要换个姿势,再不断地重复向前,向后......


在为了更大的幸福前面,他已无数次呼喊、努力,有时还必须做足准备,尽管时间长的有些令人厌倦。但是,为找到了人生的高潮,何尝不是都那么费劲心思。


可是,生活这个婊子,会在你觉得你快高潮的时候来一句“你压着我的头发了”,真他妈扫兴!


他的生活,才见一点快乐,就给一击“你打人了快给钱”,一切兴致都没有了。高帆想,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却被一个男人调戏了!越想越不是滋味。


也许是卧室太闷热,高帆把下身的牛仔裤脱下,光着身子,穿着一双男士拖鞋,去了厕所。


厕所门没关,因为空间实在太小,苗晓在里面洗澡,占了大半的空间,不方便关门,索性就敞开了。卧室里只留一架风扇呼呼呼地吹着,床单一角不断地随风摇曳。



是冯海对高帆说,现在最挣钱的就是女人的身体,也是他建议让苗晓去做三陪的。


当然,冯海并没有把话说得那么露骨,而是旁敲侧击地告诉高帆:“大哥,我知道了你们的故事,挺同情你们的。”


“其实,只要你有足够多的钱,一切都不是问题。只要有钱,就可以不看人脸色,过上既逍遥又体面的日子。”冯海再提到“天上人间”这个烧钱的金窝,高帆有些醉意了。


对于高帆来说,没必要拐弯抹角,他喜欢干脆痛快,弯来拐去的语意他哪舍得动脑去细琢磨。到头来,不还是“行”和“好”的区别,因为钱才是王道啊!经过这次医院事件,高帆算是想明白了。


高帆醉眼朦胧地瞧着苗晓,有些瘦弱,不过还好,一切都还可以好起来,大家都还年轻。他喝进一大口酒,就让酒精在心底燃烧起来吧。


苗晓再去“天上人间”,就不只是唱歌的了,有时还会去做特殊服务。


有一次,她的同事阿香,一个大学生,实在无聊,告诉苗晓一句话“人生是一袭华丽的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苗晓也闲得特意去上网查了一下,才知道是一个作家的话,叫张爱玲,也是个不幸的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看清楚了这里人来人往,各阶层的人群,在眼泪和笑容之间接受了现实。


她有没有想过放弃这段感情?至少现在还没有。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到这种地步,已经说不清是为了什么,一点点的希望?也许有,但不是苗晓无怨无悔付出的原因。


有时,这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噘着嘴和饿着的肚子作对一样,倔强地不愿向父母服输,就是不肯承认自己错了。


苗晓觉得自己傻得可怜,她怜惜自己的身体,又认为这不过是遮盖灵魂的皮囊,不值得过分爱惜。身体有身体的渴求,对食物对温度甚至对性,这是它的生存基础,也是身体本能。


性欲,也许该和吃饭休息的渴求一样被平等看待。


苗晓并不是一开始就对性有着这样的观念。


那是在苗晓刚开始接触“三陪”时,整日哭丧着脸,甚至对肥头大耳的顾客拒之千里,在这个行业里遭到了冷眼,一方面羞辱一方面无奈,她开始发现,与她一起工作的竟不乏各种高学历的女人,有的白天是电台主播,有的是车展模特,甚至有的是老师。


这样鱼龙混杂的行当,勾起了苗晓极大的好奇,苗晓从农村来,从小就对大学生一直抱有无限憧憬,坐办公室,戴眼镜斯斯文文。


苗晓是辍学私奔到了广州,尽管早就听说这里遍地大学生,但从未想到情况是如此的生动惊人。而那些对待性和身体的观念逐渐产生,与此关系重大。


不管是怎么样的原因,她到底是出卖了肉体啊。


回想到这儿,苗晓躺在床上, 感到一股委屈袭来。说到底,这一切一切的不堪,还是眼前这个男人给的。她又问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不愿承认自己跟错了人,不愿回应父母满眼的哀伤。


坚持着坚持着,只盼有日高帆能带自己离开。



天快亮,苗晓从睡梦中醒来,用手摸摸了身后,空空如也,高帆不在。她突然感到隐隐不安,起身朝厕所走去。


厕所离床只有几步远,苗晓光脚踩在地上,对着厕所把灯一开,就看见高帆蹲在厕所马桶边,脸上一副飘飘然的表情。


苗晓太熟悉这是一种什么表情了,她惊讶地叫出声:“高帆!你在吸毒?”


自从苗晓做“三陪”小姐以来,高帆的脾气是越来越坏,她感受到高帆如今对金钱有着近乎疯狂的追求,她想也许是生活逼的吧。


她竟没想到,高帆会碰上毒品。


高帆被一阵惊讶声叫醒,看着苗晓在门口一脸悲戚和愤怒地看着自己,慌忙说道:“你小声点,小声点!”他连忙把剩余的一点白色粉末从马桶盖上轻轻拂下来,装进一个白色透明袋子。


“你他妈不想活啦,竟然碰那个玩意,是谁给你的,快说!”苗晓把高帆从厕所拉出来,不停地责问他。


“还能有谁,冯海那小子啥都能弄到。他自己也在吸这玩意。”高帆回答。


“又是冯海,怎么什么事情都有他,他就是恶魔。我要去找他算账。”说着,苗晓就要出门,她又想起来,问到,“你吸了多久了?上瘾了吗?”


“前两天才开始,刚开始觉得头晕没有感觉,今天早上突然感到来了欲望,就吸了一口。”


如此,苗晓知道高帆已经对这毒品上瘾了。


她心里的气涨得她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她想一切都完了,她见过夜总会那些吸毒的人,简直就是行尸走肉,在毒品面前完全没有人性,她最爱的男人也要变成这样了,天呐。


“高帆,你去自首吧,我要去报案,我要让冯海下地狱,现在想想,从遇到他开始,就是个圈套,他害我变成这样,又让你吸毒,成为他的奴隶,这个人太可怕了。我一定要去报警。”


苗晓近乎疯了一样,穿着睡衣就要出门,却被高帆一把拉回来,苗晓挣扎。“啪——”一下,高帆一巴掌把苗晓打在地上。


苗晓愣愣地看着他,高帆像野兽一样睁着双眼看着她。对她吼:“你疯了,你报警了我能好过吗,贱人,你敢去报警试试看。”


“高帆,你竟然打我,我真后悔当初和你在一起!”说完,苗晓捂脸痛苦起来。


“行啊,那就分手。”高帆毫不留情地说。

......


那天,苗晓和高帆大吵了一架,苗晓坐在地上哭干了眼泪,忘记去报警,高帆却出走了好几天,一直没回家。



那几天,苗晓请了假没上班,想找到高帆,可她除了知道他去过修车厂之外,她都不知道去哪找他。


苗晓只好重新回到“天上人间”,似乎最近夜总会又新来了姑娘,也没有人点她坐台,她只好坐了一晚上冷板凳。


临到下班点,苗晓推开大门,被一阵风吹过,身边一个长发的美女飞快地跑过,就在那时,她看见这个长发美女奔向了高帆的怀里!


苗晓来不及多想,也冲了过去。看见高帆很绅士地把那个女人装进了车,一辆黑色本田,不值多少钱,但因为车主人年轻帅气,增添了加分项。


“高帆,你出来!”苗晓冲到车头,拼命地敲打车窗。


高帆见是苗晓,也没有犹豫,打开了车窗。对她凶到:“贱人,我们已经分手了。不要找我麻烦,老子可不会手下留情。”


“高帆,你还是人吗,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苗晓不顾旁人眼光,流着泪嘶吼。


“苗晓,别以为你做这些是为了我,你敢说你自己没有从那些男人身上享受吗?你既然敢卖,就别怪我骂你贱。”


“那她呢,这个女人不贱吗!”苗晓指着副驾驶的长发女人。


“她,她是真心爱我的,心甘情愿替我卖。不像你还装什么白莲花。”然后,高帆就充满柔情地眼睛看着那个女人。


苗晓心里早不是滋味,想把高帆拉出来暴揍,但高帆不顾她按在车窗上的手,摇上车窗,潇洒地走了。


苗晓压抑的情绪在此刻全部爆发,现在的她恨透了所有人。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110吗,我要报案,我男朋友吸毒,他的车牌号是粤a1448,还有一个卖毒的叫冯海,在最大的夜总会‘天上人间’假装卖酒,实则是卖毒......”


当晚,高帆和冯海被警方传讯接受调查,也包括了自己。苗晓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交代了一切,她感到无比的轻松,从未有过的平静。


警方给高帆进行验尿,结果为阳性,坐实了吸毒的罪证。


在高帆的供认下,冯海贩毒的铁证也落实了下来,两人被告吸毒贩毒罪被捕,等待开庭。


苗晓没有再去理会这两人的后续之事,那已经与她无关。


她辞去了夜总会的工作,坐上了回家的飞机。从飞机的舷窗往下看,广州城尽收眼底,她无心欣赏这样的风景,拉下了遮光板。


如果早点下定决心,她或许还能带着五万的存款回到老家,若是再往前推一点,她或许根本不会来到广州。


可惜没如果,无论如何,她终于摆脱了这一切。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6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广州的冬天也是热的,过了四月,就更加热了。


    这天,苗晓从高帆的修车厂回到出租屋,就赶紧褪去短衫站在风扇底下,炎热的天气总是助长着人的坏脾气的,很少让人感到宁静,苗晓也不例外。


    不幸的事总是来得太猝不及防,刚回到家的苗晓就接到高帆的电话,说是在修车厂出事了,让她赶紧去医院。


    “我刚回到家,你怎么就把人打伤,还闹到了医院?”


    苗晓在医院走廊不停地向高帆抱怨。高帆仍在气头上,也不管医院是不是吵架的地方,拉着伤者的家属,硬要说个理,可是双方都听不懂对方的语言,那广东太太气急了,一跺脚说的全是粤语,高帆更蒙圈了。


    现场变得越来越吵,那位看起来很有教养的广东太太都提高了音量,说是要把高帆交给警察。


    高帆一听还得了,他这辈子最不待见的人就是警察!再说了,要不是他老公在修车间的男厕所对高帆动手动脚,没打死她老公就是老子的做善事了,让老子去警察局,你他妈吓谁呢。


    最后是冯海硬拉着高帆,从高帆那儿了解了事情的大概面貌。


    他让苗晓安抚高帆,冯海自己操着一口白话,把那花容失色的广东太太请到一边,刚开始那位太太还一脸愠怒,渐渐地就点头安静了,不一会两个人就有说有笑地走回来了。


    那位有些风姿的太太,抱着双手挎着粉红色的包包,朝高帆说:“不论什么原因,你把人伤着,来医院所有的费用你必须出,这件事我就不追究。”语气不再像刚才的生气,却还是有一种令人不适的压抑感。


    最后是苗晓出面把两人存的钱都花去交药费了,富贵人家的样样都要用最好的,就是最贵的,包括所有检查和治疗,生怕落了哪一环。


    苗晓和高帆折腾了一个下午,到晚上才回到出租屋,夏天屋子很闷热,苗晓拖着一身的汗腻去厕所了,不一会就听见水嘶嘶的声音。


    高帆则一把脱掉衣服,光着膀子,把床边的风扇打开,往床上一躺,床板发出一声闷响,风扇在耳边拼命似的旋转、旋转,扇叶不断地与转轴摩擦,摩擦,生出冰凉凉的快感。


    高帆觉得他的生活像是做爱。不断地像前冲,又不断地退回来,一进一退就是一个生死轮回。有时还要换个姿势,再不断地重复向前,向后......


    在为了更大的幸福前面,他已无数次呼喊、努力,有时还必须做足准备,尽管时间长的有些令人厌倦。但是,为找到了人生的高潮,何尝不是都那么费劲心思。


    可是,生活这个婊子,会在你觉得你快高潮的时候来一句“你压着我的头发了”,真他妈扫兴!


    他的生活,才见一点快乐,就给一击“你打人了快给钱”,一切兴致都没有了。高帆想,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却被一个男人调戏了!越想越不是滋味。


    也许是卧室太闷热,高帆把下身的牛仔裤脱下,光着身子,穿着一双男士拖鞋,去了厕所。


    厕所门没关,因为空间实在太小,苗晓在里面洗澡,占了大半的空间,不方便关门,索性就敞开了。卧室里只留一架风扇呼呼呼地吹着,床单一角不断地随风摇曳。



    是冯海对高帆说,现在最挣钱的就是女人的身体,也是他建议让苗晓去做三陪的。


    当然,冯海并没有把话说得那么露骨,而是旁敲侧击地告诉高帆:“大哥,我知道了你们的故事,挺同情你们的。”


    “其实,只要你有足够多的钱,一切都不是问题。只要有钱,就可以不看人脸色,过上既逍遥又体面的日子。”冯海再提到“天上人间”这个烧钱的金窝,高帆有些醉意了。


    对于高帆来说,没必要拐弯抹角,他喜欢干脆痛快,弯来拐去的语意他哪舍得动脑去细琢磨。到头来,不还是“行”和“好”的区别,因为钱才是王道啊!经过这次医院事件,高帆算是想明白了。


    高帆醉眼朦胧地瞧着苗晓,有些瘦弱,不过还好,一切都还可以好起来,大家都还年轻。他喝进一大口酒,就让酒精在心底燃烧起来吧。


    苗晓再去“天上人间”,就不只是唱歌的了,有时还会去做特殊服务。


    有一次,她的同事阿香,一个大学生,实在无聊,告诉苗晓一句话“人生是一袭华丽的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苗晓也闲得特意去上网查了一下,才知道是一个作家的话,叫张爱玲,也是个不幸的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看清楚了这里人来人往,各阶层的人群,在眼泪和笑容之间接受了现实。


    她有没有想过放弃这段感情?至少现在还没有。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到这种地步,已经说不清是为了什么,一点点的希望?也许有,但不是苗晓无怨无悔付出的原因。


    有时,这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噘着嘴和饿着的肚子作对一样,倔强地不愿向父母服输,就是不肯承认自己错了。


    苗晓觉得自己傻得可怜,她怜惜自己的身体,又认为这不过是遮盖灵魂的皮囊,不值得过分爱惜。身体有身体的渴求,对食物对温度甚至对性,这是它的生存基础,也是身体本能。


    性欲,也许该和吃饭休息的渴求一样被平等看待。


    苗晓并不是一开始就对性有着这样的观念。


    那是在苗晓刚开始接触“三陪”时,整日哭丧着脸,甚至对肥头大耳的顾客拒之千里,在这个行业里遭到了冷眼,一方面羞辱一方面无奈,她开始发现,与她一起工作的竟不乏各种高学历的女人,有的白天是电台主播,有的是车展模特,甚至有的是老师。


    这样鱼龙混杂的行当,勾起了苗晓极大的好奇,苗晓从农村来,从小就对大学生一直抱有无限憧憬,坐办公室,戴眼镜斯斯文文。


    苗晓是辍学私奔到了广州,尽管早就听说这里遍地大学生,但从未想到情况是如此的生动惊人。而那些对待性和身体的观念逐渐产生,与此关系重大。


    不管是怎么样的原因,她到底是出卖了肉体啊。


    回想到这儿,苗晓躺在床上, 感到一股委屈袭来。说到底,这一切一切的不堪,还是眼前这个男人给的。她又问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不愿承认自己跟错了人,不愿回应父母满眼的哀伤。


    坚持着坚持着,只盼有日高帆能带自己离开。



    天快亮,苗晓从睡梦中醒来,用手摸摸了身后,空空如也,高帆不在。她突然感到隐隐不安,起身朝厕所走去。


    厕所离床只有几步远,苗晓光脚踩在地上,对着厕所把灯一开,就看见高帆蹲在厕所马桶边,脸上一副飘飘然的表情。


    苗晓太熟悉这是一种什么表情了,她惊讶地叫出声:“高帆!你在吸毒?”


    自从苗晓做“三陪”小姐以来,高帆的脾气是越来越坏,她感受到高帆如今对金钱有着近乎疯狂的追求,她想也许是生活逼的吧。


    她竟没想到,高帆会碰上毒品。


    高帆被一阵惊讶声叫醒,看着苗晓在门口一脸悲戚和愤怒地看着自己,慌忙说道:“你小声点,小声点!”他连忙把剩余的一点白色粉末从马桶盖上轻轻拂下来,装进一个白色透明袋子。


    “你他妈不想活啦,竟然碰那个玩意,是谁给你的,快说!”苗晓把高帆从厕所拉出来,不停地责问他。


    “还能有谁,冯海那小子啥都能弄到。他自己也在吸这玩意。”高帆回答。


    “又是冯海,怎么什么事情都有他,他就是恶魔。我要去找他算账。”说着,苗晓就要出门,她又想起来,问到,“你吸了多久了?上瘾了吗?”


    “前两天才开始,刚开始觉得头晕没有感觉,今天早上突然感到来了欲望,就吸了一口。”


    如此,苗晓知道高帆已经对这毒品上瘾了。


    她心里的气涨得她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她想一切都完了,她见过夜总会那些吸毒的人,简直就是行尸走肉,在毒品面前完全没有人性,她最爱的男人也要变成这样了,天呐。


    “高帆,你去自首吧,我要去报案,我要让冯海下地狱,现在想想,从遇到他开始,就是个圈套,他害我变成这样,又让你吸毒,成为他的奴隶,这个人太可怕了。我一定要去报警。”


    苗晓近乎疯了一样,穿着睡衣就要出门,却被高帆一把拉回来,苗晓挣扎。“啪——”一下,高帆一巴掌把苗晓打在地上。


    苗晓愣愣地看着他,高帆像野兽一样睁着双眼看着她。对她吼:“你疯了,你报警了我能好过吗,贱人,你敢去报警试试看。”


    “高帆,你竟然打我,我真后悔当初和你在一起!”说完,苗晓捂脸痛苦起来。


    “行啊,那就分手。”高帆毫不留情地说。

    ......


    那天,苗晓和高帆大吵了一架,苗晓坐在地上哭干了眼泪,忘记去报警,高帆却出走了好几天,一直没回家。



    那几天,苗晓请了假没上班,想找到高帆,可她除了知道他去过修车厂之外,她都不知道去哪找他。


    苗晓只好重新回到“天上人间”,似乎最近夜总会又新来了姑娘,也没有人点她坐台,她只好坐了一晚上冷板凳。


    临到下班点,苗晓推开大门,被一阵风吹过,身边一个长发的美女飞快地跑过,就在那时,她看见这个长发美女奔向了高帆的怀里!


    苗晓来不及多想,也冲了过去。看见高帆很绅士地把那个女人装进了车,一辆黑色本田,不值多少钱,但因为车主人年轻帅气,增添了加分项。


    “高帆,你出来!”苗晓冲到车头,拼命地敲打车窗。


    高帆见是苗晓,也没有犹豫,打开了车窗。对她凶到:“贱人,我们已经分手了。不要找我麻烦,老子可不会手下留情。”


    “高帆,你还是人吗,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苗晓不顾旁人眼光,流着泪嘶吼。


    “苗晓,别以为你做这些是为了我,你敢说你自己没有从那些男人身上享受吗?你既然敢卖,就别怪我骂你贱。”


    “那她呢,这个女人不贱吗!”苗晓指着副驾驶的长发女人。


    “她,她是真心爱我的,心甘情愿替我卖。不像你还装什么白莲花。”然后,高帆就充满柔情地眼睛看着那个女人。


    苗晓心里早不是滋味,想把高帆拉出来暴揍,但高帆不顾她按在车窗上的手,摇上车窗,潇洒地走了。


    苗晓压抑的情绪在此刻全部爆发,现在的她恨透了所有人。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110吗,我要报案,我男朋友吸毒,他的车牌号是粤a1448,还有一个卖毒的叫冯海,在最大的夜总会‘天上人间’假装卖酒,实则是卖毒......”


    当晚,高帆和冯海被警方传讯接受调查,也包括了自己。苗晓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交代了一切,她感到无比的轻松,从未有过的平静。


    警方给高帆进行验尿,结果为阳性,坐实了吸毒的罪证。


    在高帆的供认下,冯海贩毒的铁证也落实了下来,两人被告吸毒贩毒罪被捕,等待开庭。


    苗晓没有再去理会这两人的后续之事,那已经与她无关。


    她辞去了夜总会的工作,坐上了回家的飞机。从飞机的舷窗往下看,广州城尽收眼底,她无心欣赏这样的风景,拉下了遮光板。


    如果早点下定决心,她或许还能带着五万的存款回到老家,若是再往前推一点,她或许根本不会来到广州。


    可惜没如果,无论如何,她终于摆脱了这一切。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