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女扮男装陪上司出差,结果…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7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可惜这么好的东西,都落在了一群俗人手里。”


金陵府尹洪非正爱不释手地把玩着手上的一对粉青瓷盏,忽然眉头一皱——其中一只瓷盏上,居然有道小小的缺口。


一旁的管家阿谀道:“所以这么好的东西到了老爷手里,才算物尽其用。我们这种俗人根本不明白。”


“物尽其用?不不不,”洪非说着拿起了完好无缺的另一只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这才叫物尽其用。”


管家满脸惊讶:“老爷,这……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就砸了?”


“要不然怎么说你们这些俗人怎么不明白呢。”洪非拿起剩下有缺口的一只瓷盏在手里晃了晃,“如果这一对玩意儿在一起能值五万两银子,这其中一只坏了个缺口,就只值三万两了。”


管家仍不明白:“那这三万两的东西您就这么砸了……”


洪非爱不释手地把玩着手上有缺口的瓷盏:“如果只剩这一只残缺的,那它自己就能值十万两银子。”


“这……老奴怎么不太明白呢?”


“所以你是个俗人。”洪非将瓷盏放回锦盒,指了指地上的碎片,“把这些砸成碎末,沉到后院的水塘里。手脚麻利点,别让人看见。”


“是。”


管家口中答应着,心里却在盘算怎么把这些碎片重新粘好。


“京城来的人可到了?”


洪非坐在太师椅上轻啜口茶,话锋忽然一转。


“三两日就该到了吧。”管家小心拾掇着地上的碎瓷,生怕漏掉一块,“听说这位新上任的大理寺卿来头不小。”


“不过是个毛头小子,仗着和圣上的交情才混了这么个官职罢了。”洪非轻蔑一笑,“以前怎么办,这次还怎么办就是。”


与此同时,金陵城中一家当铺门前。一名身服紫色长衫的男子踌躇在原地,额前一缕白发尤为瞩目。


“我们真的要来这种地方吗?”


一旁玄色劲装,抱剑而立的男子面无表情:“如果大人没有执意离开车舆微服前行,然后弄丢钱袋,我们大可不必来这种地方。”


“……那为什么一定要当我这把扇子,怎么不当掉你的剑。”


“没了这把剑的话,万一遭到什么不测,我可不敢保证大人不会身首异处。”


玄衣男子依旧云淡风轻的表情,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倒是紫衣男子感到后颈一凉,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那……还是当我这把扇子好了。”


紫衣男子说着走进当铺,隔着高高的栏柜将扇子递了过去。


“……湘妃竹骨,金丝扇面,名家题字……可抵十两银子。”


“十两?”


紫衣男子面色一变。饶是他没进过这种地方,也知道自己的扇子绝对不止这个价钱。


从皇帝手里“讨”来的东西,怎么可能只值十两银子。


“对,十两,只有十两。”


生怕紫衣男子没有听清,当铺伙计特地重复了两遍。


“那,还是不当了,把扇子给我吧。”


“你想清楚了?”


听到当铺伙计的话,紫衣男子有些摸不到头脑。


“嗯,扇子给我。”


“那公子好自为之。”


当铺伙计将扇子丢给紫衣男子,便不再理会。


怎么感觉像我放着便宜不占似的……紫衣男子看着身旁手拿当票满心欢喜的年轻书生,更加满头雾水。


“他们只肯出十两银子。”走出当铺的紫衣男子摇摇扇子,“等下再找别家当铺问问。”


“算了算了。”玄衣男子无奈地摆摆手,“您还是留着扇子扇风吧。”


说着只见他身形一晃挤进人群,不过几息的功夫便又走了出来,手上还多了一个明晃晃的钱袋。


紫衣男子有些惊讶:“你怎么能……”


“从一个公子那儿‘借’来的。这钱在他手里还不知要怎么花天酒地,不如拿给我们应急。”玄衣男子掂掂手中的钱袋,“分量不轻,应该够花。”


“可是……”


玄衣男子眼睛一瞪:“大人要是有别的办法,我可以把钱还回去。”


“那……下不为例。”紫衣男子有些泄气,“先找个地方住下吧,再吃点东西。”


玄衣男子点点头。从昨晚到现在已经不眠不休地赶了七八个时辰的路了,着实该找个地方休息下。


可出乎意料的是,两人沿街一路问去,大小酒楼客栈,竟无一家有空房。


“实在抱歉,再过几日就是金陵乡试,店里住满了赶考的学生。还请两位公子投宿别处。”


这番说辞紫衣男子听得都快背下来了。眼见前面还有一间规制不大的客栈,两人不抱什么希望地走了进去。


客栈门口坐着两个六七岁的小姑娘正翻着花绳玩,旁边还围着几个年纪相仿的孩子。其中一个姑娘翻乱了花绳,几个孩子嬉笑着闹作一团,追逐时险些撞到走进门口的紫衣男子。


“燕燕,带着弟弟妹妹们去后院玩,听话。”客栈掌柜将几个孩子哄到了后院,之后迎了出来,“二位来得正巧,小店还有最后一间空房。”


“一间?”玄衣男子面色可见地红了些许,“那我们两个人怎么……”


客栈掌柜满脸堆笑:“二位想必知道,大小客栈都住满了赶考的学生,整个金陵城恐怕也找不到几间空房了。还请二位将就则个……”


“罢了,一间就一间吧。烦请掌柜多备一床被褥。”


玄衣男子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紫衣男子抢过话来。


“二位请随我来。”


两人跟着掌柜爬上老旧的木梯,一路到了走廊尽头。客房不大,除了一张床外几乎没什么其他空间,陈设也相当简陋,不过好在足够干净整洁。


“有劳了。”紫衣男子说着递给掌柜一锭银子,“再做几道好菜,温一壶酒,直接送到客房便可。”


掌柜接过银子满心欢喜地下楼准备酒菜,屋中只剩下了面面相觑的两人。


玄衣男子面色不善地关好房门:“夏谦,你到底要干什么。”


紫衣男子姓夏名谦,表字子凡,正是当今圣上派来巡查江南科举的从三品大理寺卿。


“什么干什么。”夏谦说着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今晚我睡地上,床让给你。等下你要沐浴的话,我去街上转转便是。”


“……嗯。”


玄衣男子坐在一旁的桌前,对着铜镜伸手解开了发带。满头青丝如同飞瀑,再加上精致俊俏的五官,赫然是位假扮男装的女子。


“等下本姑娘沐浴的时候,你就不必出去了。”铜镜中的女子笑得如沐春风,“可你要是敢偷看,我就戳瞎你的眼睛。”


夏谦的嘴角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我还是出去吧。”


你个呆子,怎么就不明白呢。


女子狠狠折断了手中桃木梳的一根梳齿。


“夏寺卿风流才俊,年纪轻轻就已官居三品,他日不可限量,不可限量!”


“哪里哪里。洪府君勤政奉公,爱民如子,金陵百姓安乐富庶,晚辈着实拜服。”


“素闻夏寺卿佳名,今日得见,当满饮此杯!”


“兄台说笑了,子凡实不敢当。”


宴席上觥筹交错,夏谦已然微醺,仍在应付着金陵府尹洪非及其府吏不断的好意——他虽然好酒,却不喜欢官场上如此这般的奉承,只是身在其中,实在少不了要应付。


一旁假扮男装的玄衣女子冷眼看着席间推杯换盏的众人,一言不发地吃着面前的菜。比起夏谦,她显然更讨厌这种场合,只是她要保护夏谦的安全,所以才不得不一同赴宴,甚至还要女扮男装,以免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可麻烦该找上来还是会找上来。一名喝醉了酒的府吏朝着她端起了杯子。


“这位少侠眉清目秀,想必是夏寺卿的部属。”


府吏说着使了个眼色,一旁服侍宴席的莺莺燕燕拥了上来,引得女子一阵恶心。


“别碰我。”


玄衣女子将佩剑放在桌上,吓退了周围的庸脂俗粉。


府吏依旧不依不饶:“敢问阁下尊名。”


女子依然没有举杯,只冷冷吐出两个字:“齐骁。”


她的本名是齐逍,念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


“齐公子年轻才俊,在下敬您。”


说着府吏仰脖灌下一杯酒,这下轮到齐逍为难了。


好在夏谦一直盯着齐逍这边,见有人纠缠她,赶忙凑过来打圆场。


“这位齐……公子不擅饮酒,各位可不要强人所难。”


说着夏谦端起齐逍的酒杯,不由分说地喝了下去。齐逍闻着他身上浓重的酒气,蛾眉微蹙,却没有发作。


“夏寺卿,”府吏满脸讪笑地将夏谦拉至一旁附耳道,“这位齐公子明眸皓齿宛若女子,又不近女色,该不会是有……龙阳之好吧?”


夏谦一口酒全喷了出来:“不不不,你误会了……”


正当夏谦纠结着该怎么解释齐逍的事情时,一阵尖叫声骤然响起,即使是在嘈杂的天香楼中,也显得足够刺耳。


一名侍女连滚带爬地从二楼跑下,声音中带着哭腔:“月茗姐姐死了——”



府兵很快包围了天香楼,金陵府尹洪非准备的接风宴自然也开不下去了。


“这位是断案如神,能查秋毫的大理寺夏寺卿。有他在,凶犯定会被绳之以法。”


喝醉酒站都站不稳的洪非拍了拍夏谦的肩膀,故意向众人朗声言道。夏谦表面上对洪非的奉承非常受用,心中却在暗骂这条老狐狸居然厚颜无耻地将案子甩给了他。


不过按照夏谦的性子,他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


“夏大人!您可要为天香楼做主啊——”天香楼的鸨母跪在了夏谦的脚边,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月茗是我们这儿最好的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看着老鸨哭天抢地的样子,夏谦知道她这副悲痛欲绝的模样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月茗是天香楼“风花雪月”四大花魁之首,少了这么颗摇钱树,老鸨不哭死才是怪事。


“待本官先问清楚案情。”


两名捕快将目睹惨案的天香楼侍女带到了夏谦面前。可惜侍女惊吓过度,如同失魂落魄一般,除了跪在地上啜泣,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夏谦叹了一声:“罢了,先带这姑娘下去好生安抚,切莫再加恫吓。仵作,随本官去案发当场看看。”


“是。”


一行人来到二楼月茗的房间,里面的布置出奇地简约,竟不像风月女子的住处。月茗的尸体侧卧在榻上,一柄匕首插在胸前,似是致命伤口。伤口流出的鲜血亦已凝结变黑,看来月茗已死去多时。


“屋中陈设整齐,毫不凌乱,并无打斗的痕迹。”齐逍环顾四周,“死者被杀害时,应是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说着她俯身轻嗅了一下月茗的尸体。果不其然,衣衫上还隐隐带着些许酒味。


“看来死者是在喝醉酒后失去意识,才被凶犯残害的。”齐逍继续分析道,“我们可以查一下今天月茗姑娘都见了哪些客人。”


“言之有理。”


夏谦口中答应着,目光却落在了月茗书案上一张桃红色的薛涛笺上。他走过去拿起红笺,上面写着一阕词,字迹娟秀而俊逸。


柳色新妆成,艳质秋娘妒。

万缕千丝皱春江,心事谁分付?

月华又残升,阡陌流光度。

茗雪浮霜暗香来,总为伊人故。


“柳万,月茗。”夏谦看出了词作里精巧的藏头笔法,“好一阕《卜算子》。这可是月茗姑娘的笔迹?”


鸨母略为尴尬:“小人不识几个大字,还是请雪缕姑娘来辨认一下吧。”


雪缕和月茗同列“风花雪月”四大花魁,二人平日里颇为交好。闻听月茗的死讯,雪缕同样悲痛欲绝,走进屋中时仍然肿着眼睛,腮边也挂着泪痕。


倒是她怀中抱着的雪白狮猫颇为引人瞩目。两只眼睛一蓝一黄,夏谦曾在宫中见过这种价值不菲的玩物,只是眼前的这只却好像有点无精打采。


“烦请雪缕姑娘辨认,这幅字可是出自月茗姑娘之手。”


雪缕将猫交到侍女怀中,接过红笺略一搭眼便点了点头:“这确实是月茗姐姐的字迹。”


“这位柳万公子,想必是月茗姑娘的旧识吧。”


夏谦依旧玩味着月茗的词句。没想到还是个颇具才情的女子,却不知为何会委身风尘呢。


鸨母在一旁附和:“确有其事。”


“那这位柳万公子今日可曾来过天香楼?”


“请大人稍等片刻,待小的查过账目便知。”


“无妨。”


夏谦将红笺放归原处,继续探查着屋中的其他陈设,不过却没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约有半盏茶的工夫,天香楼的账房前来禀报:今日上午,柳万确实来看望过月茗姑娘。


齐逍冷冷一笑:“看来我们要先找这位柳万公子聊聊了。”


夏谦却仿佛想到了什么:“金陵柳家……柳万……他可是工部尚书柳钟的族人?”


“大人明鉴,柳万公子正是柳尚书之孙。”


“原来如此。”


夏谦若有所思地抚着额前的那缕白发。



柳万被传来问话时,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月茗!月茗——”


夏谦冷眼看着柳万悲痛欲绝的哀嚎着,心道若凶犯真是此人,能有这般演技也实属不易。


“夏大人,夏大人。”柳万忽然涕泗横流地跪倒在了夏谦面前,“只要能帮大人找出真凶,小生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好,你且将今日与月茗姑娘相见时的情景细细讲来。”


柳万稍稍平复了心情,开始讲他和月茗之间的故事。夏谦也全身贯注地听着,生怕漏掉哪个细节。


可惜柳万讲了整整半个时辰,也不过是些男欢女爱之事,根本没给夏谦提供半点破案的线索。


柳万唯一能提供给夏谦的讯息,大概就是他不是凶犯了吧。


“好了好了,不必再讲了。”夏谦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暂将柳万收监,天香楼这几日也别接客了。待仵作检验尸身,本官明日再做定夺。”


一听要将自己收监,柳万当即慌了神:“大人冤枉啊!大人冤枉!”


夏谦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他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若能舒舒服服地焚香沐浴,那便再好不过。


金陵府尹洪非为这位自京城远道而来的大理寺卿安排了一处绝佳的居所。只是夏谦没有想到,离开了前几日那间小小的客栈,他居然又要和齐逍睡在同一间房。


“随行的仆从都已安排了住处,院子里就只剩下这间正房还空着,又要委屈大人和本姑娘同住了。”齐逍朝着夏谦眨眨眼睛,“或者大人忍心让我去和那些仆役睡在一起?”


夏谦无奈:“那……我是不是又要睡在地上了。”


“您是从三品大理寺卿,当然要睡在榻上。”齐逍看着手足无措的夏谦,忽然把脸凑得很近,“只要大人在卧榻之侧,为小女子留下半个枕头……”


齐逍的呼吸清楚地打在夏谦脸上,带着无限的挑逗。


夏谦避开齐逍炽热的目光,语气有些慌乱:“那……你就不怕……”


“大人放心,本姑娘自会和衣而眠。”齐逍脸上绽开诡计得逞的笑容,“当然,如果大人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


齐逍晃了晃手中的佩剑,夏谦忽然觉得身体中下偏前的某个地方一紧。



是夜,夏谦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并非夏谦没有睡意,实在是齐逍的身上太香了,简直让他有种置身万花丛中的错觉。


“哎……”


夏谦长长地叹了一声,起身坐在榻上,打量着身边熟睡的可人儿,回想起过往的种种。


在夏谦很小的时候,他就见过同样很小的齐逍。两人的父亲是八拜之交,齐逍时常会跟着父亲到夏府来玩。


后来齐逍之父遭受逆案牵连,抄家前夕连夜将齐逍送到了夏府。从那以后,夏谦的父亲就视齐逍如己出,一直抚养至今。夏谦的童年里也多了一个跟在他身后的小妹妹。


只是夏谦浑然不觉,齐逍早已对他心生情愫。实际上夏谦的父亲也想让儿子迎娶齐逍过门,可惜婚事还没来得及安排,这位誉满天下的大学士就已撒手人寰,所以这件事才一直搁置了下来。


说来齐逍也是个薄命之人。看着她熟睡时颤抖的睫毛和紧抿的嘴唇,夏谦知道这副娇小的身躯到底背负着怎样沉重的痛,还能够每天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也许她只有在我面前,才会开心许多吧。夏谦想起齐逍面对旁人时的那副“生人勿近”的表情,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难道她喜欢我?


如同一滴浓墨滴进清水,眨眼洇开一大片黑色,夏谦一闪而过的念头也瞬间在脑海里爆炸开来,随之而来的震惊简直让他不知如何自处。


“没想到,没想到。”


没想到这么多年,居然是自己一直在负她。


亏得你还自诩料事如神的大理寺卿,竟连这么点事都看不清楚。


夏谦自嘲地笑了起来,脸上满是苦涩。看着睡得仍很安稳的齐逍,忽然有种想要抱她的冲动。


然后他就真的这样做了。


后来据说那晚睡在庭中所有房间里的人,都听到了夏谦的一声惨叫。


“疼疼疼……”


夏谦揉着险些被齐逍扭断的胳膊,坐在地上倒吸着凉气。


齐逍眯着眼睛,语气不善:“没想到堂堂大理寺夏寺卿,居然是个如此轻薄的登徒子。”


“我只是……”


夏谦的目中满是从未有过的温柔。许是感受到了这种变化,齐逍的面色也缓和了许多。


这只呆头鹅终于开窍了。


“我只是想抱抱你。”说出了压抑心中的话,夏谦感觉轻松了许多,“就……只想抱抱你。”


“子凡。”


齐逍主动投进了夏谦的怀抱——她已经无数次忍住想要这样做的冲动。


“对不起,是我不好。”夏谦轻抚着齐逍的后背,“我本来早该明白的。”


“子凡。”齐逍抬头望向夏谦,目中似有晶莹流动,“回到京城,娶我好不好。”

夏谦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