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8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我在书桌前坐了下来,打开了书房一直待机的电脑。坐在电脑椅上,用鼠标点开了右下角微信的图标。


这是李华的微信,在他早上还在打呼噜的时候,我就用他的手机登陆了电脑版微信,看见微信依然在线,很有可能李华并没有发现他的微信在电脑上也同时登录着。


我将他今早的聊天记录翻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的。然后,我打开了邮箱,确定收到了陈律师发来的文件,一份‘离婚协议书’。


检查了一遍后确定李华最后是净身出户后,我将邮箱关掉。用手支着脑袋靠在了书桌上,回忆着我和李华当初是怎么在一起的。一切还要从那张CD说起。


那年大二的五一长假,身边的朋友和室友要么回家要么出去旅游,只有我留在了学校打着零时工。


在这之前我就有些感冒,但从小体弱多病的我并没有太过在意,以往生了小病扛着也就过去了,可这次在我拖着病弱的身子高负荷的工作两天后,实在是没能再扛过去。


感觉到自己实在是不能工作后,就打电话像老板请了假。本来想着好好休息一天,可是一觉睡起来,发现头疼得厉害,浑身酸痛,动一下都比较困难。现在身边又没有朋友,给家里打电话也只能让他们担心。


我在床上摸索着手机,想看看通讯录里面有没有能够帮助到我的人,就这样我摸到了那张《JAY》的专辑,看到了那个写在反面的电话号码。


鬼使神差的我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谁啊?”李华当时可能在网吧,我听到了很多人在打游戏的声音。


“我,我是那个和你凑钱买CD的那人。”说实话,要不是今天看到这个外壳,我还真忘记了这件事情。


平时上完课后就要马上赶着去上班,而且我又总是会丢三落四,所以真的忘记了这张CD一开始其实是属于别人的。


“CD,什么CD。”可能是因为听见是个女生,语气也好了很多,但还是有些不耐烦。“操,又死了,奶啊,老三你倒是奶啊。”


“那个,大概是在五六个月以前......”干哑的喉咙使我咳嗽了起来。“你说听完后,给你打电话。”


“哦,是你啊,没事,送你了,我重新买了一张。”李华狠狠的拍了一下键盘。“狗日的,刷了一晚上,就爆了一堆垃圾。”


“那,那你能帮我个忙吗,我是实在找不到人了。”


“什么忙?”


“能不能帮我叫辆车到我寝室楼下,我需要去趟医院。”


“去医院?你怎么了?”李华那边听到了去医院,倒是没有了不耐烦。


“不知道,可能是发烧了,就是有些难受,实在是没力气了。”这时我的头越来越沉,甚至有些想要呕吐。


“那你在哪?”


“你叫车开到女寝3单元楼下就可以了,我在那里等着。”


“好,马上。”


挂了电话后,我强撑着身体爬了起来,昏昏沉沉的随便换了套衣服后,就扶着扶手下了楼。


坐在进寝室楼的楼梯上,靠在墙边,恍恍惚惚的看着远处被风吹动的树。不知道是昏过去了,还是自己睡着的,等我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到了医院。


手上已经打上了点滴,而我也睡在了纯白的床单上,床柜上放了一张纸条‘医药费我已经帮你付了,晚上来看你。’


然后我和李华真正的故事也就开始了。


就在这时电脑上的微信图标闪动了起来,我有一种直觉,这个微信不简单。点开后就看见了李华,和一个陌生女人一直滚动的聊天记录,聊天的内容就如同两个热恋时期亲密的恋人。


‘亲爱的,今天去哪里吃饭?’


‘小宝贝,去九号西餐厅怎么样,老板跟我说今天的牛排不错。’


‘好呀,亲爱的说去哪里就去哪里。’


‘小宝贝最好了,么么哒。’


‘亲爱的,你说你老婆会不会发现我们了?我最近老感觉有人在跟踪我。’


‘怎么会呢,像她那么笨,怎么会发现,你想多了小宝贝。’


‘那就好,我最近老是心神不宁。’


‘不要担心小宝贝,放心,即使发现了又怎样,我就跟她离婚,我们两个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


我坐在那里看着他们恶心的聊天方式,就像是一个局外人看着一出不入流的电影。我冷眼旁观这一切,我不难过,也不悲伤。


我打开了音响,点开了播放器,将声音开到了最大,放着周董的歌,这总是能让我回忆起过去的事。


然后又静静的看着他们聊不完的天,身体随着节奏轻轻摆动,说不上是开心,只是一种看着猎物在一步一步踏入自己陷阱的喜悦。让他以为摆在前面的是鲜肉,其实是他的坟墓。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歌曲换了一首又一首,我的兴奋也过了,只是无聊的等着他们什么时候能够结束,摆弄着鼠标线,显的有些枯燥。


看着时间到了十一点多,我再也忍不住了,拿出手机给李华发了一条微信。


‘今天回家吃晚饭,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说。’


‘什么事?不能现在说吗?’


‘不能,晚上回来吃饭吧,现在我还有事,不说了。’


我没有再搭理李华,再次盯向了电脑屏幕,那边的聊天也停了下来。但没过多久李华又再次和他的新欢聊了起来。


‘小宝贝,晚上我公司临时加班,可能晚餐就吃不了了,不如改到中午吧。’


‘没问题,亲爱的,工作要紧。’

......


说实话,李华还真是一个左右逢源的人。在大学学生会就是这样,一边哄着老师,一边哄着同学,从其中捞了不少好处。能够学以致用还真是了不得。


我将他们的聊天记录下载下来,然后和‘离婚协议书’以及小卢给我的照片一起打印,厚厚的一叠如同一本词典。


订好打印好的聊天记录后,我来到厨房将冷掉的锅贴放进微波炉加热,然后放入盘中。


再次加热的锅贴没有早上的好吃,特别是炸的脆的地方,被水气软化后咬起来绵绵的,里面的汁也没早上的那么鲜。


将盘子洗干净,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水,站在阳台上眺望着远处的城市,不知道这钢筋水泥中的人过的是不是都很幸福。



活动了一下后,我决定睡个午觉,下午我还要开个视频会议,必须要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


我总是认为一个人想要获得幸福,首先就要自己拥有获得幸福的能力。所以原本我生下豆豆后,就没有再去工作,而是选择在家照顾他们爷俩生活起居,做起一个全职太太。


但是就李华一个人出去工作养家糊口,使得并不富裕家庭的担子,全部压在了李华一个人的身上。这样的家庭少了很多的欢声笑语,多了各种各样的抱怨。


为了减轻李华的负担,我尝试着去炒股。或许是天赋,或许是运气,在不知不觉中我赚了不少钱。后来拿着在股市中赚的钱去炒房,又使得我赚了李华可能要工作几个世纪才能赚到的钱。


在这其中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大家在平时的聊天中互相给了不少机会,于是就商量着一起成立了一家风投公司,而我也成为了公司的一个大股东。


公司的运营越来越完善,经营的也越来越好,我银行卡上的钱也在不断增加。但是我并没有告诉李华,我害怕他会自卑,从而影响他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我一直欺骗他说钱都是自己炒股得来的,但没有告诉他具体会是多少。


不过家里的开支都开始由我来承担,衣食住行,菜米油盐,都是我去支付和购买。一开始李华还有想法,但慢慢的习惯了以后,倒也乐意这样。


随着李华有了多余的钱,花起钱来也越来越大手大脚,身边的朋友也越来越多。


其实我是乐意看到他这样的,每天他能开开心心的回到家里,逗逗儿子,和我聊聊今天的趣事,我也满足。


于是为了他能更加开心,我将自己的一小部分股份绑在了他的账户上,又再次欺骗他说是给他买了一只股票。


可能有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很励志的故事,或者是一个很完美的妻子。但现实就是我丈夫出轨了,宠溺变成了让人上了瘾的毒品。


躺在床上,我很快就睡着。闹钟将我闹醒是在下午2点,洗脸刷牙,开始化妆,换上比较正式的衣服,盘上成熟干练的发型,坐在电脑前等待着三点钟即将开始的会议。


会议开始后,更多的是经理人去发言,而我需要做的就是同意或者否决,不过在这其中有这样一个小插曲。


“宋总,请问是否确定将您原本放在您丈夫名下的股份收回。”


“是的。”没有犹豫,因为我早就做了决定。


大家出于礼貌的都没有说话,也没有露出任何表情,见我表决后经理人点点头将会议继续下去。


会议的时间并不长,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在下午四点多就结束了。



我伸了伸懒腰,回房间将衣服换掉,洗掉脸上的妆容。然后便去了厨房洗菜做饭。


其实现在我已经很少再去做饭了,更多的是在外面吃。倒不是我不愿意去做,而是随着孩子的年龄越来越大,丈夫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吃饭的人也没了。


没用多久,饭菜就做好了,简单的三菜一汤。这是李华以前最爱吃的,蒜蓉炒空心菜,辣椒炒肉,红烧肉,还有一个肉末豆腐汤。


虽说简单,材料也不贵,但是以前一餐哪能这么奢侈的做这么多,一天吃两道菜就不错了,没吃完的剩菜剩饭也会留到第二天继续吃。


五点多的时候我思量着李华也快回来了,这时我又接到一个电话,是小卢打来的。


“宋阿姨,他回来了。”小卢说的很小声,但旁边却很热闹,想必是老卢餐馆今晚的生意不错。


“哈哈,阿姨知道了,小卢真棒。”我夸奖了小卢一番后就挂掉手机,坐在餐厅等着李华进门。


没多久就传来了开门声,李华走了进来。他看到我后先是对我一笑,然后坐在了我的对面,装作很开心的对我说:“音音,今天是什么事要在家里吃饭,在外面吃不好吗?”


李华给自己盛了一碗米饭,也没有去管我,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有个合同需要你签一下。”我微笑的站了起来,回到书房将照片,演唱会门票,避孕套,聊天记录一同放进了一个盒子里,拿着‘离婚协议书’回到餐厅。


“什么事情神秘兮兮。”李华好笑的接过我递给他的文件和盒子。在看到‘离婚协议书’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已经沉了下来,抬头看了看我,又低下头仔细的阅读,没有说话。


我再次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碗肉丝豆腐汤,说实话手艺真是越来越生疏了,没有了先前那么好喝。


“你是要离婚吗?但你不觉得这样会不会太过不公平?我净身出户,豆豆也归你,凭什么?”李华将协议书放下,一脸严肃的看向我,就像一个被欺负后维护自己权益的正义人士。


我没有说话,指了指被他放在一旁的盒子。他看了一眼后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的东西脸色越来越黑。


与此同时我也起身,回房间拿出了我的挎包和车钥匙,给豆豆打了个电话。


“豆豆在哪里呢?妈妈过来接你,等下我们去桃花阁吃饭,爸爸有事就不来了,就我们两个......”


待我快要走到门边的时候,李华突然大声的吼道说:“这些都是假的,你给我站住......”


我像他做个一个噤声的手势,对着电话说:“不是爸爸,刚刚是电视的声音,我先挂了,妈妈出门了。”


挂掉电话后,我温柔的微笑着对李华说:“如果这些你觉得还不够,我律师和私人侦探那里还有更多。”


我打开门,继续面带微笑的走出了这个家,任由李华在身后怒吼。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女扮男装陪上司出差,结果…

女扮男装陪上司出差,结果…(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欲火焚身

欲火焚身(下)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8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我在书桌前坐了下来,打开了书房一直待机的电脑。坐在电脑椅上,用鼠标点开了右下角微信的图标。


    这是李华的微信,在他早上还在打呼噜的时候,我就用他的手机登陆了电脑版微信,看见微信依然在线,很有可能李华并没有发现他的微信在电脑上也同时登录着。


    我将他今早的聊天记录翻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的。然后,我打开了邮箱,确定收到了陈律师发来的文件,一份‘离婚协议书’。


    检查了一遍后确定李华最后是净身出户后,我将邮箱关掉。用手支着脑袋靠在了书桌上,回忆着我和李华当初是怎么在一起的。一切还要从那张CD说起。


    那年大二的五一长假,身边的朋友和室友要么回家要么出去旅游,只有我留在了学校打着零时工。


    在这之前我就有些感冒,但从小体弱多病的我并没有太过在意,以往生了小病扛着也就过去了,可这次在我拖着病弱的身子高负荷的工作两天后,实在是没能再扛过去。


    感觉到自己实在是不能工作后,就打电话像老板请了假。本来想着好好休息一天,可是一觉睡起来,发现头疼得厉害,浑身酸痛,动一下都比较困难。现在身边又没有朋友,给家里打电话也只能让他们担心。


    我在床上摸索着手机,想看看通讯录里面有没有能够帮助到我的人,就这样我摸到了那张《JAY》的专辑,看到了那个写在反面的电话号码。


    鬼使神差的我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谁啊?”李华当时可能在网吧,我听到了很多人在打游戏的声音。


    “我,我是那个和你凑钱买CD的那人。”说实话,要不是今天看到这个外壳,我还真忘记了这件事情。


    平时上完课后就要马上赶着去上班,而且我又总是会丢三落四,所以真的忘记了这张CD一开始其实是属于别人的。


    “CD,什么CD。”可能是因为听见是个女生,语气也好了很多,但还是有些不耐烦。“操,又死了,奶啊,老三你倒是奶啊。”


    “那个,大概是在五六个月以前......”干哑的喉咙使我咳嗽了起来。“你说听完后,给你打电话。”


    “哦,是你啊,没事,送你了,我重新买了一张。”李华狠狠的拍了一下键盘。“狗日的,刷了一晚上,就爆了一堆垃圾。”


    “那,那你能帮我个忙吗,我是实在找不到人了。”


    “什么忙?”


    “能不能帮我叫辆车到我寝室楼下,我需要去趟医院。”


    “去医院?你怎么了?”李华那边听到了去医院,倒是没有了不耐烦。


    “不知道,可能是发烧了,就是有些难受,实在是没力气了。”这时我的头越来越沉,甚至有些想要呕吐。


    “那你在哪?”


    “你叫车开到女寝3单元楼下就可以了,我在那里等着。”


    “好,马上。”


    挂了电话后,我强撑着身体爬了起来,昏昏沉沉的随便换了套衣服后,就扶着扶手下了楼。


    坐在进寝室楼的楼梯上,靠在墙边,恍恍惚惚的看着远处被风吹动的树。不知道是昏过去了,还是自己睡着的,等我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到了医院。


    手上已经打上了点滴,而我也睡在了纯白的床单上,床柜上放了一张纸条‘医药费我已经帮你付了,晚上来看你。’


    然后我和李华真正的故事也就开始了。


    就在这时电脑上的微信图标闪动了起来,我有一种直觉,这个微信不简单。点开后就看见了李华,和一个陌生女人一直滚动的聊天记录,聊天的内容就如同两个热恋时期亲密的恋人。


    ‘亲爱的,今天去哪里吃饭?’


    ‘小宝贝,去九号西餐厅怎么样,老板跟我说今天的牛排不错。’


    ‘好呀,亲爱的说去哪里就去哪里。’


    ‘小宝贝最好了,么么哒。’


    ‘亲爱的,你说你老婆会不会发现我们了?我最近老感觉有人在跟踪我。’


    ‘怎么会呢,像她那么笨,怎么会发现,你想多了小宝贝。’


    ‘那就好,我最近老是心神不宁。’


    ‘不要担心小宝贝,放心,即使发现了又怎样,我就跟她离婚,我们两个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


    我坐在那里看着他们恶心的聊天方式,就像是一个局外人看着一出不入流的电影。我冷眼旁观这一切,我不难过,也不悲伤。


    我打开了音响,点开了播放器,将声音开到了最大,放着周董的歌,这总是能让我回忆起过去的事。


    然后又静静的看着他们聊不完的天,身体随着节奏轻轻摆动,说不上是开心,只是一种看着猎物在一步一步踏入自己陷阱的喜悦。让他以为摆在前面的是鲜肉,其实是他的坟墓。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歌曲换了一首又一首,我的兴奋也过了,只是无聊的等着他们什么时候能够结束,摆弄着鼠标线,显的有些枯燥。


    看着时间到了十一点多,我再也忍不住了,拿出手机给李华发了一条微信。


    ‘今天回家吃晚饭,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说。’


    ‘什么事?不能现在说吗?’


    ‘不能,晚上回来吃饭吧,现在我还有事,不说了。’


    我没有再搭理李华,再次盯向了电脑屏幕,那边的聊天也停了下来。但没过多久李华又再次和他的新欢聊了起来。


    ‘小宝贝,晚上我公司临时加班,可能晚餐就吃不了了,不如改到中午吧。’


    ‘没问题,亲爱的,工作要紧。’

    ......


    说实话,李华还真是一个左右逢源的人。在大学学生会就是这样,一边哄着老师,一边哄着同学,从其中捞了不少好处。能够学以致用还真是了不得。


    我将他们的聊天记录下载下来,然后和‘离婚协议书’以及小卢给我的照片一起打印,厚厚的一叠如同一本词典。


    订好打印好的聊天记录后,我来到厨房将冷掉的锅贴放进微波炉加热,然后放入盘中。


    再次加热的锅贴没有早上的好吃,特别是炸的脆的地方,被水气软化后咬起来绵绵的,里面的汁也没早上的那么鲜。


    将盘子洗干净,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水,站在阳台上眺望着远处的城市,不知道这钢筋水泥中的人过的是不是都很幸福。



    活动了一下后,我决定睡个午觉,下午我还要开个视频会议,必须要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


    我总是认为一个人想要获得幸福,首先就要自己拥有获得幸福的能力。所以原本我生下豆豆后,就没有再去工作,而是选择在家照顾他们爷俩生活起居,做起一个全职太太。


    但是就李华一个人出去工作养家糊口,使得并不富裕家庭的担子,全部压在了李华一个人的身上。这样的家庭少了很多的欢声笑语,多了各种各样的抱怨。


    为了减轻李华的负担,我尝试着去炒股。或许是天赋,或许是运气,在不知不觉中我赚了不少钱。后来拿着在股市中赚的钱去炒房,又使得我赚了李华可能要工作几个世纪才能赚到的钱。


    在这其中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大家在平时的聊天中互相给了不少机会,于是就商量着一起成立了一家风投公司,而我也成为了公司的一个大股东。


    公司的运营越来越完善,经营的也越来越好,我银行卡上的钱也在不断增加。但是我并没有告诉李华,我害怕他会自卑,从而影响他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我一直欺骗他说钱都是自己炒股得来的,但没有告诉他具体会是多少。


    不过家里的开支都开始由我来承担,衣食住行,菜米油盐,都是我去支付和购买。一开始李华还有想法,但慢慢的习惯了以后,倒也乐意这样。


    随着李华有了多余的钱,花起钱来也越来越大手大脚,身边的朋友也越来越多。


    其实我是乐意看到他这样的,每天他能开开心心的回到家里,逗逗儿子,和我聊聊今天的趣事,我也满足。


    于是为了他能更加开心,我将自己的一小部分股份绑在了他的账户上,又再次欺骗他说是给他买了一只股票。


    可能有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很励志的故事,或者是一个很完美的妻子。但现实就是我丈夫出轨了,宠溺变成了让人上了瘾的毒品。


    躺在床上,我很快就睡着。闹钟将我闹醒是在下午2点,洗脸刷牙,开始化妆,换上比较正式的衣服,盘上成熟干练的发型,坐在电脑前等待着三点钟即将开始的会议。


    会议开始后,更多的是经理人去发言,而我需要做的就是同意或者否决,不过在这其中有这样一个小插曲。


    “宋总,请问是否确定将您原本放在您丈夫名下的股份收回。”


    “是的。”没有犹豫,因为我早就做了决定。


    大家出于礼貌的都没有说话,也没有露出任何表情,见我表决后经理人点点头将会议继续下去。


    会议的时间并不长,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在下午四点多就结束了。



    我伸了伸懒腰,回房间将衣服换掉,洗掉脸上的妆容。然后便去了厨房洗菜做饭。


    其实现在我已经很少再去做饭了,更多的是在外面吃。倒不是我不愿意去做,而是随着孩子的年龄越来越大,丈夫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吃饭的人也没了。


    没用多久,饭菜就做好了,简单的三菜一汤。这是李华以前最爱吃的,蒜蓉炒空心菜,辣椒炒肉,红烧肉,还有一个肉末豆腐汤。


    虽说简单,材料也不贵,但是以前一餐哪能这么奢侈的做这么多,一天吃两道菜就不错了,没吃完的剩菜剩饭也会留到第二天继续吃。


    五点多的时候我思量着李华也快回来了,这时我又接到一个电话,是小卢打来的。


    “宋阿姨,他回来了。”小卢说的很小声,但旁边却很热闹,想必是老卢餐馆今晚的生意不错。


    “哈哈,阿姨知道了,小卢真棒。”我夸奖了小卢一番后就挂掉手机,坐在餐厅等着李华进门。


    没多久就传来了开门声,李华走了进来。他看到我后先是对我一笑,然后坐在了我的对面,装作很开心的对我说:“音音,今天是什么事要在家里吃饭,在外面吃不好吗?”


    李华给自己盛了一碗米饭,也没有去管我,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有个合同需要你签一下。”我微笑的站了起来,回到书房将照片,演唱会门票,避孕套,聊天记录一同放进了一个盒子里,拿着‘离婚协议书’回到餐厅。


    “什么事情神秘兮兮。”李华好笑的接过我递给他的文件和盒子。在看到‘离婚协议书’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已经沉了下来,抬头看了看我,又低下头仔细的阅读,没有说话。


    我再次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碗肉丝豆腐汤,说实话手艺真是越来越生疏了,没有了先前那么好喝。


    “你是要离婚吗?但你不觉得这样会不会太过不公平?我净身出户,豆豆也归你,凭什么?”李华将协议书放下,一脸严肃的看向我,就像一个被欺负后维护自己权益的正义人士。


    我没有说话,指了指被他放在一旁的盒子。他看了一眼后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的东西脸色越来越黑。


    与此同时我也起身,回房间拿出了我的挎包和车钥匙,给豆豆打了个电话。


    “豆豆在哪里呢?妈妈过来接你,等下我们去桃花阁吃饭,爸爸有事就不来了,就我们两个......”


    待我快要走到门边的时候,李华突然大声的吼道说:“这些都是假的,你给我站住......”


    我像他做个一个噤声的手势,对着电话说:“不是爸爸,刚刚是电视的声音,我先挂了,妈妈出门了。”


    挂掉电话后,我温柔的微笑着对李华说:“如果这些你觉得还不够,我律师和私人侦探那里还有更多。”


    我打开门,继续面带微笑的走出了这个家,任由李华在身后怒吼。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女扮男装陪上司出差,结果…

    女扮男装陪上司出差,结果…(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欲火焚身

    欲火焚身(下)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