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9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天边被大片的余晖映照,泛红了半边天,微风轻拂,金黄的麦子在田中微微晃动,带来阵阵麦香。


十七岁的李香儿走在坑坑洼洼的小道上,手里紧紧抱着一个小饭盒。她要给远在5公里外矿场上班的父亲送晚餐。


天马上就快暗了,她加紧脚下的步伐,路上细碎的小石子被她踢来踢去,不知最后滚到何处。


忽然,一阵大风吹来,刮起沙尘,李香儿下意识用手一挡,以免被风迷了眼睛,闭上眼睛的瞬间,忽然有人从后面猛地将她抱起,手中的饭盒落在地上,里面的饭菜散落一地。


李香儿吓得惊呼,用手去扯那人的手,但那人的力量很大,她将手抠出血,那人也没松开她。


那人把李香儿往麦田地里拖,她哭喊,心中乞求谁能来救救她,但是周围荒无人烟,只有金黄的麦杆在风中微微摇晃。


她被放倒在麦田地上,背后被粗糙的麦粒肆虐着,她拼命挣扎,发疯似的打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男人脸上带着面罩,李香儿看不清他的长相,她的双手像利爪,狠狠在男人的身上划下一道又一道伤痕。


男人粗重的呼吸,暴露出此刻的愤怒,他狠狠的扇了李香儿几巴掌,瞬间她被打的嘴角流血,眼冒金星,男人看她停下动作,唰的一声用力将她的蓝布衬衫扯开,胸前的扣子像子弹一样飞出去。


李香儿半睁着眼睛,恍惚中她闻到清新的麦香,听到风吹过沙沙作响的声音,看到在她身上不断起伏的男人,之后就昏了过去……


当李香儿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皎洁的月亮在夜幕中散发出幽幽光芒。


她活动僵硬的四肢,下身传来一阵疼痛,咬牙挣扎起身子,发现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全身布满青青紫紫的伤痕,特别是大腿内侧,下身流出来的血沾到了麦堆上,那般刺眼。


月光倾泻,她抱着残破不堪的自己,放声痛哭。


当李香儿快要走到家门口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她抬头望去,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瞬间落下,“妈…”


“香儿,你去哪儿了?我和你爸找了你很久。”张花紧紧抱住女儿,忽然看到女儿脸上的伤和凌乱的衣服,眼中带着惊讶,“香儿,你,你…”心中升起一阵恐惧。


李香儿眼角的泪缓缓流下,属于母女之间的心电感应,让两人心照不宣,母女俩抱在一起,双双流泪。



李香儿被强奸的消息在村里不胫而走。


刚开始,李香儿还没意识到,后来,她发现村里有些人总是对她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甚至还有一些男人故意到她面前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荤话,眼神淫荡的看着她。


那时,李香儿才知道,那个想要被她一辈子忘记的事情,成了别人口中的笑话。


被人强奸,被人说三道四,她都能坚强面对,但是,李香儿没想到,最应该相信、支持她的人,却抛弃了她。


那个人是刘思阳。


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住在同一个村子。刘思阳比她大三岁,从小他们便在一起玩,一起捉鱼、爬树、偷西瓜……度过了很快乐、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


随着年纪的增长,他们都变成青涩的少男少女,属于青春期爱恋的萌动和幼时的情分,使他们对彼此产生爱恋。


在没发生这件事之前,李香儿认为她这辈子的男人,就是刘思阳了。可是,这件事被到处散播开去后,她去找刘思阳,他的态度让李香儿心寒。


一开始他是闭门不见,到处躲着她,虽然李香儿隐隐察觉到,或许他们之间的情分就这样断了,但她始终想要得到一个答案。即使这个结果让她痛不欲生。


终于在一个黄昏,她正面拦住刘思阳的路,直面问他。


“思阳哥,你为什么不理我?”


刘思阳眉间皱成一道川,紧抿嘴唇,眼神游离,“没有。”


“我知道,你是因为那件事。”李香儿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嫌弃我,觉得我脏,是不是?”


“香儿,我…”刘思阳脸上露出难受的表情。


“我今天来,就是想问你一句话,你还会娶我吗?”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微微颤抖,心怦怦直跳,手心不自觉冒汗。


“香儿,我,我是喜欢你的。可是,你出了那样的事,我要是娶了你,我爸妈,还有村里的人,他们会怎么看我…”他不敢看李香儿的眼睛,吞吞吐吐的将心中的话说出来。


李香儿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红了眼眶,湿了脸庞。


刘思阳看她这样,心一疼,“香儿,你别这样,是我对不起你。”


她摇摇头,倔强的擦去眼角的泪,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笑,“思阳哥,我不怪你,只能说,我们之间没了缘分,今后,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好妻子,幸福美满。”说完,不再看他,转身离开。


李香儿一边走一边哭,用手捂住嘴巴,压抑的哭着,不想让人看到她此刻的脆弱。


她真的不怪刘思阳,他们生活在一个落后的小村庄,村里的人对女人的贞操总是看的比什么都重,刘思阳不想一辈子被人戳脊梁骨,她懂。


可是她心还是好痛。


自那以后,她开始变得沉默。


每天除了在地里干活,帮父母做事,其他时间她都待在家里,不愿踏出家门一步。


一个月后,刘思阳要结婚的消息传到她耳中。听村里人说,新娘是隔壁村的,长的很漂亮。


刘思阳结婚那天,她一个人坐在房前的门槛上,从白天待到夜幕降临。


七月的一天,李香儿干完农活回家,母亲已经做好菜在家等她。


“快来吃,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辣椒炒鸡蛋。”母亲苍老的脸上泛起笑意,花白的鬓角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刺眼。


李香儿心中升起一丝愧疚,因为那件事,现在村里都没人愿意娶她。


“欸,马上来。”李香儿把东西摆放好,然后去井里打了些水,洗了把脸。


刚坐下,母亲就往她碗里夹菜,“多吃点,你看你,又瘦了。”


“妈,你也多吃点。”她笑着说,正打算吃饭,看到碗里的菜,突然胃里一阵翻涌,心里只觉得恶心,她连忙放下筷子,跑到门外,扶着门框,不停干呕。


“香儿,你这是怎么了?”张花紧张的看着她。


胃里那阵恶心还没消下去,她摇摇头,断断续续说道:“最近也不知怎么回事,总是,直犯恶心,想吐,大概是最近这段时间,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吧。”


张花听她这样说,心里咯噔一下,紧张的问:“香儿,你那事多久没来了?”


李香儿听母亲这样问,心里隐约猜到些什么,面色一白,脑中只觉轰的一声,震的头晕眼花。



李崔元一进家门,就看到妻子坐在凳子上抹眼泪,眼睛红肿,而女儿则坐在门槛上,头轻轻靠着门框,眼睛无神的望着天。


“这到底是怎么了?”李崔元本来在矿地里干活,突然听到工头叫自己的名字,说他家里有急事,他心一急,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浑身脏兮兮的往家里赶,一进门,又看到妻女这般模样,心里着急。


“我们家香儿命苦啊…”张花抬起一张满是泪痕的脸,哽咽道:“那个杀千刀的不仅强奸了香儿,还让她有了个孽种啊!”


李崔元听到这里,浑身的力气仿佛一瞬间消失,颓然的跌坐在凳子上,满是污渍的一张脸在昏暗的油灯下,显得可怜凄凉。


屋内一片沉寂,只偶尔能听到张花细微的抽泣声。


“香儿,这孩子,咱们还是不要了吧?”李崔元颓然的抹了把脸,面色难看,粗粝苍老的声音像多年不修的老木门。


他是这样想的,香儿虽然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但是好在年轻、漂亮,等过一段时间,这个事情冷静下来,之后还是能够为香儿寻一户好人家。


但是,若有了这个孩子,以后要是再想找人家,可就难了,而且家里的情况本来就不好,再加一个婴儿实属吃力,况且这孩子本来就不应该来到这世上,他的出现就是一个错误。


“是啊,孩子,听你爸的,咱们明天就去把这个孩子打掉,这孩子留不得。”张花也和老公想到一块,连忙擦了眼泪,附和道。


李香儿没说话,夜幕中有一颗特别明亮的星星,熠熠生辉。


过了半响后,她转过身,看着年迈的父母,吐出让他们不理解的话,“这孩子,我想留下来。”


“香儿…”母亲惊呼,“你要想清楚,这孩子要是留下来,你这辈子可就毁了啊!”眼中全是焦急。


“妈,我现在和毁了有什么两样。”她苦笑,伸手轻抚着依旧平坦的腹部,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李香儿知道,这个孩子留不得,生下他,村里的人指不定又会在背后怎么说她,可是又如何,现在的她,早就不可能有幸福了。


“孩子毕竟是无辜的,爸,妈,让我留下他吧,我不会麻烦你们的,孩子我会自己照顾。”李香儿眼中带着一丝乞求。


李崔元看着她,皱眉不语,半响后,幽幽叹了一口气,“就依你吧。”


“孩子她爹…”张花一脸惊讶。 


“谢谢爸。”李香儿感激的看着父亲,眼中有泪流动。


“孩子大了,有自己的决定,我们不要干涉了。”李崔元点燃一支烟,微驼着背,显得苍老而无力。


张花听他这样说,也闭上了嘴,一脸无可奈何。


李香儿看着父母,虽然知道自己任性了,但是她是真心想要留下这个孩子。


爸、妈,对不起。


她坐在门槛上,轻抚着腹部,这里孕育着一个生命。


李香儿怀孕的消息很快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和上次不同,这次李香儿没有逃避,她不管那些流言蜚语,只顾自己过好每一天。


因为,从现在开始,她不再是一个人。


起初,村里的人还每天兴致勃勃的说着李香儿的闲话,后来村里的张寡妇偷别人家男人,被发现了,大家又将关注点移到那上面了,再加上李香儿为人和善,对人礼貌,渐渐的大家也就没再说起这件事。


第二年初春的时候,李香儿生了,在一个雨夜。


她整整痛了一天,终于在半夜精疲力竭的生下了一个男孩,生下他的那一刻,李香儿就昏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她一睁眼,就看到母亲满脸憔悴的坐在一旁。


“妈,孩子呢?”她虚弱的问。


“孩子很好,香儿,你受苦了。”母亲摸了摸她苍白的脸庞,满脸疼爱,微笑的看着她。


不知为何,李香儿觉得那笑中带着一丝苦涩。


后来,李香儿才明白,母亲笑中的那抹苦涩是什么意思,只是那答案让她痛不欲生。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女扮男装陪上司出差,结果…

女扮男装陪上司出差,结果…(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欲火焚身

欲火焚身(下)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