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9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李香儿看着睡在温室里的孩子,想起医生的话,湿了眼眶。


她的孩子还那么小,肉肉的一团,睡的那么香,那么可爱,和其他孩子看起来没什么不同,怎么可能会有……唐氏综合征。


她眼角有泪缓缓流下,放在胸前的手紧紧握住衣领,心一阵绞痛,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她?


李香儿瘫倒在医院的走廊上,压抑的流泪,无声的哭泣痛入人心。


在医院没过多久,她就带着孩子和母亲一起回了家。


看着怀中睡的正香的孩子,李香儿轻轻触了触他的脸,嘴角微微扬起,张花看她这样,心中一阵心疼,“香儿,这孩子你打算…”


“妈,你看他多可爱,看起来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她低头微笑,语气轻柔,“他是我的孩子,这辈子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放弃他。”李香儿知道母亲想说什么,但是无论如何,她是不会放弃这个孩子的。


张花看着女儿眼中的坚定,泪花闪烁,最后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借此给她一些力量。


从今往后,他们一家人一起面对未来的困难。


李香儿给孩子取名李铮,对于孩子,李香儿给予了他最大的爱和耐心。


但是,因为不同于常人的外貌,使李铮在村里受到很多的欺负,没有同龄的孩子愿意和他玩,大家都骂他是傻子、智障,因为智力低下,李铮不懂,面对那些骂他的孩子还傻傻的笑。


有好几次,李香儿都看到这样的场景,她声色厉苒的将那些孩子赶跑,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儿子,心中一阵心疼。


有时,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儿子安静的睡颜,她会自责、后悔,认为当初执意把他生下来是一个错误,若是没有生下他,或许他就不会经历这些让人伤心的事情。


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日子一天天过着,李香儿想这辈子,大概也就如此了,却不想突然发生一件让她痛不欲绝的事情。


父亲工作的矿场因为意外突然塌了,当时正在矿下工作的父亲,还来不及反应就这样被埋在下面了。


当这个消息传到家里时,母亲当场就崩溃了,撕心裂肺的哭声,引人落泪。


李香儿抱住母亲,强忍着泪水,她知道现在这个家,都要靠自己撑着了,她不能倒。


坐在一旁的李铮,看到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年幼无知的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他伸出小小的手,摸了摸张花的脸,口齿不清的咿呀着,脸上带着一丝着急。


张花看着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愣住了,红肿的眼睛看着他,眼里是深切的悲伤。


强忍泪水的李香儿看着儿子,一片冰冷的心泛起淡淡温暖。


母亲哭了很久,在深夜终于慢慢睡去,李香儿看着母亲苍老的脸庞,红了眼眶,这些年来,母亲真的受了太多罪了。


她独自一人坐在门槛上,像许多年前一样,看着外面的天空,今晚天上没有一颗心,一片灰暗。



父亲的葬礼办的很简单,出殡的那天,村里不少的人都来送他。


刘思阳也在。


看到刘思阳的那一刻,李香儿才意识到,他们已经有整整六年没见了。


结了婚后的刘思阳,带着妻子一起去了城里打拼,虽然逢年过节都有回来,但是因为两人的刻意躲避,这么多年,他们都是匆匆的瞥对方一眼,再无交谈。


如今她父亲的葬礼,让两个年少时相恋的恋人又重新相遇。


“香儿,你还好吗?”如今的刘思阳褪去了年少时青涩的模样,脸上带着岁月的沧桑,下巴上留着胡渣,以往削瘦的身躯变得强健有力,他淡淡的问候,让李香儿心中一暖。


“不太好。”李香儿脸上一片苦涩。


“对不起。”刘思阳看着她痛苦的表情,心中一疼。


“你从来就没有对不起我。”


“如果当年我…”如果当年,他能够勇敢一点的话,或许现在就不会是这样。


“这些年你辛苦了。”


“路是我自己选的,和你没有关系。”


“香儿…”刘思阳看着微低着头的刘香儿,心中泛起悸动,这么多年来,她仍旧是当年模样,那般美丽动人,他情不自禁握住她的手,眼波流动。


李香儿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往后收回了手,惊讶的看着他,“思阳哥,你想干什么?”


听到她唤自己思阳哥,他感觉仿佛回到年少时,她柔软的嗓音像一只撩人的爪,在他心头轻轻挠着,让他有些欲罢不能。


他上前一步,有些鲁莽的拉过她的手,激动的说:“香儿,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香儿打断。


“思阳哥!”语气急促坚定,刘思阳一时愣住了,李香儿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平静的看着他,“我们之间在六年前就断了,如今我只是把你当成哥哥看待,对你,我没有其他的意思。”


刘思阳眼中的光熄灭了。


“思阳哥,前几天,我看到你的儿子了,长的很像你。”她微微一笑,语气温柔。

刘思阳愣住,低头苦笑。


她的话,他明白。


她是在告诉他,不要做对不起家人的事情,好好把握当下的幸福。看着面前仍旧如当年一般美好的她,他知道,这辈子,他们之间也就只能如此。


“香儿,以后有事来找我,不要什么事都自己扛,知道吗?”刘思阳露出释然的笑,拍了拍她的肩膀。


“好”她眉眼弯弯,像一轮弯月。


李香儿看着逐渐远去的刘思阳,夕阳的余晖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她的心渐渐安定了下来。


李香儿打算回屋时,看到母亲站在身后,笑着说:“妈,我们进屋吧。”


进到屋内刚坐下,母亲说:“香儿,妈觉得你应该找户人家嫁了。”


李香儿低头不语。


“你爸走了,妈老了,剩下的日子还有这么长,万一哪天妈不在了,你和铮铮可怎么办?”张花语重心长:“孩子,这次听妈的,好吗?”


李香儿看着母亲,泛起心酸,她拉过母亲的手,缓缓说下一个字:“好”。母亲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



自从李香儿答应后,张花就开始四处张罗起她的婚事,拜托了村里好几个媒婆,希望她们能为女儿说一门好亲事。


几番折腾下来,她们倒是为李香儿找了一户人家。


那人名叫徐强,住在隔壁村,离她家不远,是个卖肉的,今年满三十五,结过一次婚,后来妻子因病去世了,有一个十岁大的女儿。


张花听完媒婆的话,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三十五岁,这是不是有点大了…”


媒婆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嫌弃对方,连忙说道:“你别看人家年纪大,他家是卖肉的,有不少钱呢。况且,你女儿是个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现在有人肯要她,就已经不错了,还挑三拣四…”说到最后,媒婆眼中露出不屑。


“你——”母亲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李香儿拦下。


“辛苦您了,这是一点小心意,请你收下。”李香儿对着媒婆笑道。


媒婆看着手中的一筐鸡蛋,眉毛微挑,喜不自禁,假装正色说:“那事情就这样说定了,这个星期天他约你见面,你们先聊聊再说。”


“好。”李香儿应道,将她送出了门。


“香儿,这样的条件实在是…”


“妈,媒婆说的没错,人家没嫌弃我们就不错了,我们一没钱、二没权,孤儿寡母的还带着铮铮,实在没有挑剔的资本。”


这道理,张花也懂,但是她受不了别人这样看不起自己的女儿,在她心中,女儿是最好的。


她摸了摸女儿的脸,眼中带着疼惜,“委屈你了,孩子。”


李香儿摇摇头。


见面那天,李香儿穿了一条米黄色的裙子,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她有些紧张的坐在座位上,手心不自觉冒汗。


“请问你是李香儿吗?”突然一道男声响起,李香儿抬头望去。


入目是一个穿着不合身西装,头发用发油往后梳上去的中年男人,他神色紧张的看着她。


李香儿马上站起身,连忙应道:“我是,你是徐强?”


他点点头。


落座后的两人,显得有些尴尬,李香儿假装拿起桌上的水杯喝水,实则偷偷观察他。


徐强其实长的不难看,甚至算的上好看。浓眉大眼,高挺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唇,再加上多年的经历,让他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男人味。


暗中偷偷观察徐强的她,不期而遇和他的目光撞上,李香儿害羞的看向一旁,握紧手中的水杯。


徐强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脖子。


李香儿在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看她。


别人介绍的时候,他本来是没抱太多希望的,毕竟他只是一个卖肉的,年纪又大,还有一个女儿,怎么会有好女孩愿意嫁给他呢。


可是,看到李香儿后,他打消了之前的念头,年轻貌美的李香儿像花一样在他心中绽放。


两人沉默着,谁也没说话,最后还是李香儿开口道:“我的情况你都清楚吗?”


徐强点点头。


“那你,是真的愿意?”李香儿小心的看着他的表情,眼中带着紧张。


徐强喝了口水,深呼吸后,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我愿意。”


“为什么?”李香儿对于他的肯定感到一丝意外。


“我之前就听说过你的事,”徐强看着她,眼里透着真诚,“我觉得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姑娘,我不介意你的从前,因为错不在你。而且,我的过去也不是一张白纸,所以我想,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徐强的话像一阵和煦的风吹进她的心里,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对她说,心中顿时泛起暖意,眼眶不自觉红了。


李香儿低头,不想让他看到眼中的泪,“我还有一个儿子,他生病了,而且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好。”


李香儿将自己所有的脆弱全部剖开在他面前,鲜血淋漓,痛入心扉。


“我知道,”他说:“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和你一起照顾他。”


听到这话,李香儿倏地抬头看他,眼角落下一滴泪。


“你别,你怎么哭了。”徐强被她弄得手忙脚乱,神色紧张。


“没事。”她只是太感动了。


“那你会嫌弃我,不仅比你大,还只是一个卖肉的吗?”徐强闷声说。


“不会。”


李香儿看着徐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看着她的徐强,也笑了。


两人在不大的茶馆里,看着对方傻笑,外面阳光正好。


后来的后来,他们结婚了。


结婚那天很热闹,李香儿穿着红色新娘裙,笑靥如花,徐强望着美丽的娇妻,在欢呼声中,轻轻吻了她。


人群中,李香儿看到偷偷抹泪的母亲,心中一涩,差点落泪。


妈,我会幸福的。


新婚当夜,李香儿坐在门槛上,夜空的星星,耀眼闪烁,她嘴角勾起微笑。


忽然,身旁坐下一人,是徐强。


他握着李香儿的手,相视一笑,她慢慢将头靠在他的肩上。


从今往后,她不再是一个人。


夜风如许,夜色正好,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