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0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在我小的时候,家住在一个胡同里,和现在大城市的高楼房不同,是那种左邻右舍都熟的不行的小胡同。


在这个胡同里,基本上所有孩子都互相认识,因为我们从幼儿园到初中都是一个学校。而胡同口的乐乐小卖部,就是我们这些胡同里的孩子们最佳的游乐场所。


可在我们这群寻常孩子中,有个不寻常的特例。


他叫四喜。四喜出生时脑部受损,所以有点智力低下的感觉,大家都说他是个傻子。四喜不仅傻,眼睛也是一正一歪。


四喜一出生便是如此,所以被父母遗弃,最后让胡同里的老光棍李大爷给收养了,同住在一个不到十平方的窄小棚屋里。


四喜总是喜欢做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动作,那奇怪的眼珠子也让人根本不知道他看向哪里,说话也很含糊,基本上听不清一个完整的句子。胡同里的孩子们都嫌弃他,笑他是个怪胎。


但四喜的心态似乎很好,又或许,是因为他傻。我们笑他,他跟着我们一起笑,似乎不把自己的怪异之处当回事。当男孩们打他的时候,他会乱挥着手去反击,手不好使就用腿,四喜的腿力还是挺大的,估计就是小时候练出来的吧。


李大爷家里条件也不是太好,每天推着小贩车,卖点孩子们喜欢的小玩意。尽管家庭条件艰难,四喜的义务教育还是没有落下,每天跟着我们一起上下学。




我最开始一直都不想跟四喜说话,因为他跟人说话的时候喜欢戳人,这是他跟人打招呼的方式,我特别讨厌他戳我。


在胡同里碰到四喜,若不是他先跟我打招呼,我甚至都不会看他一眼。在学校就轻松多了,因为我们同校不同班。


直到小学三年级的那天,我才和他有了一次真正的交流。


那天,我去乐乐小卖部买冰棍,不巧看见四喜也在小卖部,他父亲就坐在小卖部外边的竹铺上。


“李大爷好!”我走到门口,向李大爷打了声招呼。


“哎,瑶瑶乖。”李大爷满脸笑容的扇着蒲扇。


我走到门口的冰柜前,左挑右选,拿着手里的两块钱,真的不知道选哪支好。忽然,李大爷起身,往小卖部里头走去。


“喜子,你慢慢挑啊,别买多了,我先回去了,我热得不行了。”说着,李大爷递给四喜一张二十元的纸币,四喜点点头接过手,李大爷便走出了小卖部。


我挑了只五毛钱的奶油冰棍,付了钱,又在店里看来看去,想买包辣条吃吃。四喜也在一旁挑选,我嫌弃他,就站远了些。巧的是,我两同时挑好了找老板付账。我不愿与他争,怕他戳我,就让他先付。


老板找钱的时候,我瞟了一眼,他找了四喜12块钱。我看了看四喜手中的零食,加起来才3块钱而已。


四喜拿着手里的零钱,看了又看,他总觉得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老板见状,跟四喜说道:“你给我20,你买了3块钱东西,所以找你12,知道不?”


“哦…哦…知道。”四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老板坏笑着,眼里满是鄙夷,他一定觉得这小子太好骗了。


“叔,20减3等于17好吗?”我用鄙视的眼光盯着老板说。


老板眼里的笑意收了回去,嫌弃的看着我,似乎在说:坏老子的好事!可看着我一直盯着他,他便把少给的5块钱又还给了四喜。


四喜又是似懂非懂的接过那张五块的纸币,想必他还是没反应过来。我摇了摇头,不想再多管了。


走出了小卖部,正准备回家。突然背就被戳了一下。


“瑶瑶..”一声含糊不清的呼唤。


“四喜,你能不能别戳我,怪疼的!”我对他翻了个白眼。


“对..对不起..以后不会了….我就想问问,为啥他又多给我五块…”四喜显然还是没弄明白。


“哎…”我叹了口气:“四喜啊,你在学校学了些啥啊?”


他挤出一脸笑容,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师讲的..有点快…”


看着他不对称的眼珠子,心生怜惜,简直像一只委屈的小狗。实属无奈,便跟他坐在了小卖部的那个竹铺上,教他算数。


“这一块啊,等于十个一毛,十块等于十个一块,一百等于十个十块,这个你能理解不?”我不想直接教他数字,我觉得他会数钱就行。


“能…”他点点头。


然后,我教了他一下午,总算是学会找钱了……



自打那天之后,四喜跟我说话再也没戳过我。


尽管跟四喜有了一下午的交流,我依旧不是很喜欢他,每当在学校碰见他,他总是笑嘻嘻的喊我一声“瑶瑶”,我只是对他笑笑不说话,因为听他说话真的可费劲了。


我对四喜的厌恶并没有随着成长而减少,反倒加重了很多,尤其是在我上了初中后,四喜居然变成了我的同班同学,我确实,不是很想让人知道我有这么一个傻邻居,但更多原因的是,几乎所有同学都嫌弃四喜。


我们小学那会是毕业了直接升本校的初中部,不过自打上了初中,感觉虽然还是在同一个学校,气氛却截然不同。


六年级还算单纯天真的孩子,到了初中就变了样。好像一个青苹果历经了一个暑假,就成了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


十四、五岁的孩子,喜怒哀乐全都表现在脸上,尤其是厌恶。同学们拉帮结派的,说不跟谁玩就孤立谁,于是我们都孤立了四喜。


同学们都嘲笑四喜,我也跟着一起嘲笑。


同学们说他身上有股臭味,于是所有人都拒绝靠近他;他成绩不好,总是被安排坐在讲台的右侧,也因此,班上的那个位置,被同学们认定成倒霉位,谁靠近那,谁就倒霉。


这天上自习课,我正写着语文老师布置的作文作业。


“听说你跟四喜住在同一个胡同啊?”同桌女生突如其来的提问,让我慌了神。


“你听谁说的?”


“就看你们放学好像走的都是同一条路啊。”


“我哪知道他住哪,我之前都没见过他。”


“好吧,他身上这么臭,我都以为他住在垃圾场呢。”


我紧张的撒了这个谎后,拿着钢笔的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


我从小就不会撒谎,一撒谎脸就感到发红发烫,尽管表面毫无波澜,但内心像是被刚刚抢救了一番。


其实四喜身上根本就没有臭味,坐他的位置也并不会倒霉。


只是在小孩子的世界里,一群孩子讨厌一个人,如果不跟着讨厌,那你也会被沦为怪胎。我不想被沦为怪胎,尽管我觉得四喜是可怜的。





如果只是被孤立,也就罢了。可怕的是,四喜经常被顽劣的男孩子们打,那是我在放学路上碰巧看见的一幕。


这天放学,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为了不让别人看见我和四喜同路,选择了一条较远的泥泞小巷。


走到小巷中段部分,我突然看见前方有两三个男孩正在对地上的男孩进行围殴。


我清清楚楚的看见被打趴在地上的四喜,他用腿一个劲的乱踢着,想让围住他的人散去。


可我不想管这个闲事,不想让人知道我帮了他,更不想让别人也把我沦为和四喜一样的异类。


我低下了头,我想假装没看见,更重要的是,我想假装没看见地上趴着的是四喜,一个被孤立的智力低下儿…


刚走出十米左右,突然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缠住了脚,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挪过了身子,又往回走去。


我终究还是于心不忍。


我走到那群人面前,他们还在对着四喜辱骂殴打,毫不知觉我在他们的身后。


“喂,”我的喊声让他们停下了手,三个人同时转头看向我,“等下教导主任要走这条路去黑网吧查人,不想被抓就赶紧走。”


我的话语,听上去似乎很有底气,其实我也害怕。我不知道这些坏学生有多坏,会不会连我一起也欺负了。


等我说完,他们互相看了一下,然后拿起地上的书包,径直从我身边绕了过去。


“多谢提醒。”最后一个男孩从我身边经过时,向我道谢。


我皱了皱眉,我不需要这样的道谢,我并不是在帮他们。


三人渐渐走远,独留下四喜还在这条泥泞的小路边翻动着身子。我看着那三个男孩子还未消失的背影,不敢上去和四喜搭话。


我站在原地思量了几秒,小路上还有来来往往放学回家的同学,我能感受到他们向我投来的眼光,我害怕的那种异样的眼光。


他们对着地上还未站起来的四喜指指点点,单单只是选择上前扶起一个人,仅仅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却让我觉得,这简直比我在中午选择吃什么菜都难。


毕竟集体生活的言论,不比社会上的谣言善良。


最后的最后,我还是决定不去管他,转身往家里走去。


“谢谢你..瑶瑶..”


背后传来一声虚弱细小的道谢,我又假装没听见,如果我回头,就等于在承认我认识这个人了。可是,我突然觉得心情很好,真的很好,这才是我想要的道谢。


晚饭期间,我破天荒的吃了三碗饭,因为心情真的太好了。突然间,爸妈在饭桌上突然谈论起了四喜。


“李大爷收养的那孩子,听说在学校老和人打架,学习成绩也不好。”


“人傻呗,能学到些啥?也就会打打架了,这小子算是没救了。”


我趴着饭的手骤然停住了,父母的对话让我感到不适,我有些生气,他们明明什么都不了解。


“他也不想打架啊,都是别人招惹他的!”我放下碗筷,严肃地看着他们。


“一个巴掌拍不响啊。”父亲不屑的说道。


我失望,再无胃口吃饭,我起身,把饭倒进了垃圾桶,把碗筷重重地扔到了洗碗池里,关上房门,不再与他们有任何交流。


“邢瑶瑶,你什么态度啊?”身后传来父亲的责骂。


“算了算了…”母亲劝解到。


我坐在书桌前,我很生气,我生自己的气。我在想为什么我只能在家里为四喜打抱不平,在学校里却依旧随波逐流,一同去欺负四喜。


我明明不想这样的,我只是害怕一同被孤立,就选择与其他人一起去孤立别人,这样太卑鄙了。


我很纠结,我真的很想在同学们面前表明自己的立场,可我的见义勇为很有可能让我成为下一个被孤立的人。


然而,经过一夜的思考,也无法改变我的现状,我只是不再附和着同学们的嘲笑声,但也不会选择去帮四喜说话。


可是,初二下学期的时候,四喜退学了,而且是被校方记了大过,勒令开除学籍。


原因是四喜不仅常年与人打架,而且在最后一次斗殴中,他一脚踢断了一个男生的肋骨。


而四喜最后一次的斗殴,也是我噩梦的开始……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女扮男装陪上司出差,结果…

女扮男装陪上司出差,结果…(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欲火焚身

欲火焚身(下)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