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切肤之爱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1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深夜十二点,倾盆大雨无情的洗刷着这座城市,天边闪现一道白色的闪电,轰隆的雷鸣声似一颗埋在深处的地雷,突然在人耳边炸开。

昏暗的小巷中隐约能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她打着一把黑色雨伞在大雨中勉强前行,衣裙被吹的纷飞,身上不停有雨水飞溅而来。

女人抓紧身上的钱包,尽量把伞往前倾,避免淋到更多的雨。

忽然间,她感觉背后一阵冰冷,狐疑的转过身去,一片空旷,悬在半空中的心落了下来。

但心还没落到实处,忽然她眼前一道黑影闪过,之后便失去知觉了。

当女人再次醒来时,发现被人捆住四肢,绑在桌子上,冰冷的触感像一只蜿蜒盘旋的蛇,令人毛骨悚然。

女人拼命挣扎,粗壮的麻绳勒的生疼,磨破了皮,渗出了血。

她惊恐的看着四周,一片黑暗寂静,朝着阴暗处轻轻喊了一声:“有人吗?”声音充满颤抖、不安、惊恐,仿佛下一秒就会崩溃发疯。

哒,哒,哒...

陡然,角落处传来一阵压抑沉重的声音,她猛的噤声,睁大眼睛,几乎忘记了呼吸,紧张的看着那处阴暗的角落。

黑暗中渐渐浮现一个人的轮廓,他穿着黑色的衣服,带着黑色的口罩和帽子,看不清模样,但是她看清他手上拿着一把亮晃晃的刀。

她被吓的哭出声,声音在空荡寂寥的房间里回响,阴森恐怖。

“求求你放过我!我求你,别杀我。”她鼻涕眼泪流了一脸,狼狈不堪,恨不得跪下来磕头求他。

只见那人把手指放到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女人被吓得不敢再说话。然后,他伸出手,抚摸她的脸、乳房、腹部、大腿,一直到她的脚,掌心一片冰冷。

她浑身抖的像一个筛子,粘腻的汗珠从额头顺着脖子,流到双峰之间,带着一种不可言说的性感。

忽然,那人在摸到她的手时,一顿,浑身上下的气息都变得不同,冷冽、暴烈,隐忍的怒气全部交缠在一块。

女人瑟瑟发抖,像一只待宰的绵羊,可怜乞求,“不要,求你,不要…”

只见那人举起手中的刀,狠狠向她刺去……

六月的一天,清晨的阳光穿过层层树叶留下点点斑驳,一缕微风缓缓吹过,扬起司琳额前的碎发,她抬头看着眼前高大雄伟的建筑,恬静的脸上带着淡淡微笑。她终于到这里了。

司琳穿过安静宽阔的走廊,走到一间房间前,抬头看着门上挂着的牌子——“重案三组”,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推门进去。

“你好,请问你找哪位?”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男人,微笑着对她说。

“我是司琳。新来的警察。”司琳边环视四周边答,房间里好像没有其他人了。

“你就是今天新来报到的警察啊!”他好像很高兴,一双不大的眼睛弯成一条细小的缝。

“嗯。”

房间里有六张桌子和椅子,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茶红色的书架和饮水机,它们摆在左侧的角落里。桌子和书架上都堆满了文件,还有一些其他的杂物,看起来很凌乱,空气中飘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司琳掩了掩鼻。

“不好意思啊。太忙了,还没来得及收拾。”男人满脸不好意思,将一个灰色的袜子慌张的收进口袋,“我叫孙强,你可以叫我强子。对了,那是你的座位。”

司琳顺着孙强指着的方向望去,是离窗边的一张桌子,她走过去,摸了摸桌面,厚厚的一层灰。

司琳将东西放在地上,望着孙强:“有抹布吗?”

“有、有。”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在后面的柜子里面。”

“谢谢。”

司琳正准备转身打开柜子,忽然听到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一个大约四十岁,身材高大,满脸胡渣的大叔,面色凝重说:

“有命案了。”

坐在车上,王全胜瞥了一眼坐在后座望着窗外风景的司琳,心里嘀咕道,看起来就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女警,真不知道上头怎么想的,竟然把这样一个小丫头调到他们重案三组来。要知道他们重案三组一向是处理杀人案件,干的活也全都是又苦又累的。

王全胜叹了口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们一行三人来到五水河边,这是兰溪市最长的河流之一。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有其他同事赶到。

司琳打量着四周,除了工作人员外,只有三两个游客在旁边。他们站在警戒线后面,脸上带着好奇的表情,窃窃私语。

此时,一个大约五十来岁,长相周正,穿着警服的男人走到王全胜面前:“王队,尸体是今早六点被船夫发现,现在尸体被放在那边,我带你们过去。”

他们三人走到尸体放置处,尸体被装在一个黑色麻袋里。

王全胜蹲下身子,打开袋子,顿时,站在周围的人统统往后退了一步,面露惊恐,一个劲的干呕。

王全胜皱了皱眉,表情严肃,对着孙强说:“强子,拍照。”心里骂了一句妈的,真他妈残忍。

“是,王队。”强子得了命令,强忍着内心的恶心,开始记录现场。

司琳审视着这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为什么说是面目全非?

因为尸体全身的外皮都没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肉,而且因为在水里的浸泡时间过长,那些肉已经剥落的差不多了,仅剩的肉上附着白色肉虫,一群群的集聚蠕动,看起来很恶心。

从尸体的腐烂程度上判断,死者至少已经死了一个星期。前一阵子兰溪市天天下暴雨,五水河里涨了不少水,估计是因为现在水退了,尸体才慢慢浮了起来。

司琳打量着周围,四周很干净,这里应该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而且这样行为的杀人,必定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

王全胜看了一眼低头沉思的司琳,没说话。


回到警局,司琳一直在看现场的照片,忽然,王全胜和一个长相俊朗,温文尔雅的男人走了进来。

她抬头,只听王全胜说:“尸检报告出来了。衡宇,你说一下吧。”

被唤衡宇的男人,打开手中的文件,沉声说:“经过解剖,死者为女性,年龄在二十三岁左右,头部有被重物敲打的痕迹,但真正死因是安眠药过量,我们在她的胃里提取到了微量的成分,死亡时间大概是在五天前的一点到两点左右。”

“能查出她之前有没有被性侵过吗?”司琳问。

“这位是?”

“她叫司琳,新来的。”王全胜为他介绍。

“你好,我是温衡宇。”他伸出手。

“你好。”司琳礼貌一握。

“因为尸体的腐烂程度很严重,再加上她表皮被完全剥去,所以,这一点,我们也无法确认。”

在她意料之中的答案。

“你们确认死者身份了吗?”温衡宇问。

王全胜摇摇头,“死者身上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身份证、钱包、就连衣服都没有,本来还指望能从你这得到点关于死者身份的消息,但是…”他苦笑,从警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残忍的案子。

“不,我们能知道。”司琳突然说话,其他三人全都看着她。

司琳指着白板上的一张照片:“这是裝死者的麻布袋,大家可以看这个结。”他们三人围着照片,“这种结叫做单套结,一般这种结会出现在帆船上。”

“帆船?”强子说。

“对。熟练的水手会打这种结来固定扬帆的滑轮,我认为会打这种结的,应该以前在船上工作过。”

“知道这个又有什么用,范围这么大,我们怎么确定?”王全胜插着腰,皱着眉。

“尸体是在五水河被发现,死亡时间大约是在五天前,我看了那几天的天气,一直都有雨,直到这三天才停下来,根据那几天的水流速度和风速,通过计算,可以大概判断尸体是在上流的旬阳市被抛尸的,所以我们可以去询问当地的警察局,最近有没有接到年轻少女失踪的案件。”

她在旬阳市上画了个圈,“还有,我在网上查了,正巧那段时间旬阳市在做城市安全建设,沿着五水河附近许多地方都设了围栏,禁止游人靠近。但是有一个地方却没有,这个地方是涟水,我想死者被杀的地方应该离这不远,可以先把地方划定为离涟水半径五公里的地方。”

司琳说完,周围一片安静,三人都带着吃惊的表情看着她。

“怎么?”她不解,“我说的有问题?”

“司琳,你太厉害了。”强子满脸敬佩,虽然他比司琳早几年进来,但实力却不如她。

面对强子的赞美,司琳淡淡一笑,看向站在一旁的王全胜,“王队,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王全胜收起脸上的惊讶,他忽然明白上头为什么要把这个刚出校园的小丫头派到他这儿来了。

这丫头,是个人才。

他们一行三人到了旬阳市公安局,通过询问,果然,前段时间有收到一个报案。

“失踪者叫林弯弯,女,二十三岁,未婚,是一家保险公司的财会人员。报案者是她和住在一起的母亲,五月三十一日晚,林弯弯没有回家,她以为林弯弯是在公司加班,因为以前也有这种情况,所以她并没有在意。但是六月一日,她接到公司电话,才知道林弯弯没有去上班,之后她打林弯弯的电话,始终没人接,所以她就来报案了。”强子说着从旬阳市警察局同事那里得来的消息。

“二十三岁,五月三十一号失踪,至今没有消息。”王全胜喃喃道,“应该就是这个林弯弯了,走,我们去林弯弯家。”

随后,他们去找了林弯弯的母亲,林雪文。

她听到林弯弯被杀害的消息,差点昏了过去,之后勉强稳住心情和他们说林弯弯的情况。

据林雪文说,林弯弯懂事听话,性格内向,从来不和人争吵,待人温和。她们娘俩从小相依为命,林弯弯对她特别孝顺。

之后,他们又去了林弯弯所在的公司,发现同事对她的评价也都很好,但是对林弯弯男朋友的评价不高。

据林弯弯同事说,那个男人叫郑浩,林弯弯和他交往了三个月,一开始他对林弯弯挺好,但是后来他好像因为打架没了工作,之后也没去找工作,一直赖在家里靠林弯弯养着,而且郑浩还喜欢喝酒,一喝酒就喜欢打林弯弯,几次下来,林弯弯好像受不了了,要和他分手,但是郑浩不让,还到公司来闹过几次。

从林弯弯的公司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

他们三人忙了一天,都没顾得上吃一点东西,所以他们决定吃点东西,之后再去郑浩家。为了节约时间,司琳去了一家离林弯弯公司不远的面包店,打算买几个面包解决。

司琳推开门,门上的铃铛相互碰撞,发出叮叮当当清脆的声音。

“你好,欢迎光临。”说话的是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相貌平平,声音带着一丝粗粝的沙哑。

司琳看着橱柜里的面包,随手点了几个,她向来不太在意吃的。

“多少钱?”

“一共58元。”

司琳低头从钱包里找钱,忽然听到老板说:“妹子,您是兰溪的吧?”

“您听的出来?”司琳并不觉得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

“兰溪和我们旬阳虽然离的近,但是说话上终究还是有些不同,兰溪人说话时尾音总是会微微上扬。”男人微微一笑。

“是嘛,”这一点司琳到没有注意过,她把钱递给男人,“我的确是从兰溪来的,到这办点事。不知老板怎么称呼?”

“你可以叫我老徐,这一片的人都这么叫我。”老徐弯下身子,从抽屉里拿出零钱,“这是找您的钱。”他伸出右手把钱递给她。

司琳将老徐递给他的42元整理好放到钱包里,“这店子就您一个人开?”

“不是,还有我老婆,她在后面做面包,我在前面收银。”老徐指了指后面。

司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向后面的玻璃门,里面站着一个穿着黑色长衣长裤的女人,她右手捏着一个面团,左手在上面勾花边,因为光线和距离的问题,司琳看不清她的长相。

司琳收回目光,冲老徐说了声“谢谢”,便转身走到门边,拉开门,又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司琳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风铃,顿了几秒,开门离去。

回到车上,司琳将买好的面包分给老王和强子。

强子看着一直低头沉默不语的司琳,嘴里吃着面包含糊不清的问:“司琳,怎么了?不舒服?”

“啊,没有,只是在想点事。”

“快点吃,等会儿还要去找郑浩。”老王催促道。

司琳点点头,开始吃面包。

他们找到郑浩的时候,他正在家里睡大觉,看到他们吓得转身就跑,但是被强子三两下擒住了。

据郑浩说,林弯弯被害的那晚,他和一群兄弟在酒吧通宵,见到他们逃跑是因为前段时间偷了一辆车,以为他们是因为这件事来抓他。

从郑浩家出来,强子问:“郑浩说的是真的吗?”

“目前他的嫌疑还没有洗脱,我们还需要找那晚和他在一起的朋友问清楚情况。”王全胜皱着眉,辛苦了一天,脸上已有倦色,“走吧,今天就先到这里,大家都先回去休息吧。”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

他们三人回到旅馆,之后各自回房间洗漱,经过一天的奔波,他们很快进入了梦乡。

但他们没想到是,在这个夜晚又有一具尸体出现了。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欲火焚身

欲火焚身(下)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