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2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赵雪樱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林伟的。

聚会结束后,他们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但那次聚会,赵雪樱其实对他没有多少印象,所以后来她也就渐渐忘了这个人。


但是有一次林伟在微信上主动找她,从那以后,他们便渐渐有了联系,但是不咸不淡。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林伟向她表白,赵雪樱想了想,觉得他是一个还不错的人,就同意了。


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大禹,本以为他会高兴,但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是吗?”


大禹是她的好朋友,他们已经有十年的交情。大禹是典型的北方男人,性格豪放,身材高大,不笑的时候,总让人觉得很凶。


他们一起合开了一家酒吧,叫“暗都”,生意还不错。


她和大禹年龄差不多,她今年已经三十二了,大禹比她大一岁。赵雪樱曾经有过一段婚姻,不长,两年,最后是男方主动提的离婚。原因是性格不合。


但真正的原因只有她知道。


赵雪樱不爱那个和她结婚的男人,她爱的另有其人。


离了婚后,她也谈过几个男朋友,但都无疾而终。


倒是大禹一直都没有结婚,虽然身边一直女朋友不断,但是始终都不长。


她曾问大禹为什么不结婚,他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他才不要被埋在里面。

她骂他神经。


大禹只是笑着看着她,不说话。


和林伟的交往,说不上有多甜蜜,但他对她还不错,挺体贴疼人的。


最重要的是,赵雪樱想定下来。看着身边一个个朋友都结了婚,生了孩子,她心生羡慕。


她也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既然不能和爱的人在一起,那就选一个爱自己的人共度一生好了。


赵雪樱觉得那个人或许就是林伟了。


半年后,林伟带她去见了林母。


为了第一次见面留下好印象,赵雪樱买了很多东西,有高档化妆品、保养品、衣服还有一些补品和水果。


那天,她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穿了一件素白色的连衣裙,整个人看起来高雅、美丽。


赵雪樱拎着一堆东西,站在门外,心里七上八下的乱跳着,在商场打拼这么多年,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她敲门,开门的是林伟。


林伟接过她手中的东西,冲着屋内喊道:“妈,雪樱来了。”林伟把她迎进屋,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


赵雪樱换了鞋,走进屋,打量着这间不足五十平米的房子。


整个房间布置的很简单,主色调是白色,一台老旧的电视机摆放在正中间,对着一个浅蓝色的沙发,左边摆着一个茶几,上面摆着一个水果盘,里面有三个苹果、四个香蕉。墙壁上挂着三幅刺绣,应该是林伟的母亲平常为了打发时间绣的。


正当她打量时,最里间的房门开了。


一个穿着灰白色上衣、深黑色布裤的女人走了出来。她瞥了一眼赵雪樱,不发一言的走到了沙发边,气氛有些尴尬。


“妈,这是雪樱。”林伟走到母亲身边,为她介绍。


林艳萍或许是因为受了多年的苦,看起来十分苍老,花白的头发和满脸的皱纹,按理应该才五十几岁的年龄,看起来却像六十好几。


林艳萍坐在沙发上,听到儿子的话,象征性的应了一声。之后她便没说话,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阿姨好,我是雪樱。这是我带给您的礼物,希望您能喜欢。”赵雪樱转身将放在地上的礼物拿到林母面前,微微一笑。


林艳萍听到礼物,终于有了反应,微微掀了掀眼皮,灰白浑浊的眼睛里散发出一点光芒,但转瞬即逝,她抿抿嘴,极小极冷淡的说了声“谢谢”。


遇到这样的情况,饶是在商场上身经百炼的赵雪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倒是站在一旁的林伟,出声让她坐下,要不然她还不知道要站到什么时候。


坐下来的赵雪樱,身上像是有跳蚤在活蹦乱跳,让她瘙痒不止,又像是坐在一个火坑上,整个身子都在被烈火炙烤,总之是坐立难安。


赵雪樱想要缓解气氛,看到摆在桌上的水果,心念一动:“阿姨,我带了一些梨,我削给你吃吧?”


“我不喜欢吃梨。”她的话让赵雪樱起到一半的身子停在了空中,脸上闪过被拒绝的尴尬,“我还买了一些葡萄,要不我洗给您吃?”


“不用了。”林艳萍始终看着电视,瞥了她一眼,冷淡道:“我什么都不想吃。”


“妈—”林伟想要缓和缓和气氛,但是被林艳萍一个眼神扫过去,剩下想说的话收了回去。


赵雪樱看是这样,剩下的时间里她一直老实的坐在位置上,不再多说话。


就这样看了一下午的电视,到傍晚的时候,林艳萍突然把电视关了,站起身,对着她说:“雪樱啊,本来你今天第一次到我家来做客,按理说我应该好好招待一番,留你吃顿晚饭,但是我这老太婆看了一下午的电视,实在是有点累。所以,下次吧。等下次有机会,我们再吃。”


虽然林艳萍说话的时候,是笑着的,但是不知道为何,赵雪樱总觉得那笑里带着一丝不屑和轻蔑。


可是,她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啊。


她没把这件事告诉大禹,多年相处的经验告诉她,大禹会生气。


大禹从以前开始就见不得她被人欺负,以前她在酒吧打工的时候,被人欺负过,是大禹狠狠的揍了那人一顿,替她出气。


她永远都记得,大禹笑着对她说:“你是我妹,谁要是敢欺负你,我就揍死他,不管他是谁。”这一句话,她记到现在。


虽然最后,他们都被开除了,但是她心里还是很开心。



就在赵雪樱拜访林母之后不久,林母突然住院了。


好像是林艳萍在买菜的路上,路滑,不小心摔了一跤。


接到林伟电话时,赵雪樱正在酒吧,听到这个消息,她连忙放下手上的事,急匆匆的跑到医院。


之后,赵雪樱在一间病房里看到了被纱布缠住腿的林艳萍,她加快脚步,走到床边,“阿姨,您没事吧?”


赵雪樱上下看了看她,除了脸上和手臂上有几处刮伤,还有被包的像粽子的腿,其他地方好像并无大碍。


她的心稍稍安稳了一些。


“怎么是你?伟伟呢?”林艳萍皱着眉,眉间的一颗痣让她整个人更加严肃。


“林伟他在外面出差,暂时回不来,所以我替他来照顾您。”赵雪樱把包放在一边,拿过一旁的椅子坐下,“阿姨,你感觉怎么样?”


“疼死了。”林母忽然面露痛色,整个脸皱到一块,“全身都疼。”


“是吗?”赵雪樱担心的皱起眉,正准备转身去找人,正巧这个时候护士走了进来。


“请问您是林艳萍的家人吗?”


“我是。”


“林艳萍的医疗费还没交,麻烦您尽快到楼下去缴费。”


“好。我等会儿就去。”她喊住准备转身离开的护士,指了指躺在床上的林母,“她说全身都疼,我想问问她伤的严重不严重?”


“不严重。”护士看了一眼林艳萍的伤说:“疼是因为麻药的效果过了,过段时间就没事了。”


“好的,谢谢您了。”


待护士走远后,她听到林母满含抱怨和鄙夷的声音:“现在这医院里真是什么水平的护士都有。”


赵雪樱听着也不好再说什么。


她在医院呆了一会儿后,回了林家一趟。


因为事发突然,林母什么东西都没有带,所以她回林家收拾了一些林母平时用的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顺便还炖了锅汤带到了医院。


赵雪樱刚一进病房就看到林母满脸气愤,她放下手中的东西问:“阿姨,怎么了?”


林艳萍瞥了她的一眼,冷冷道:“我不要住在这里,我要换房间。”态度坚决。


“为什么?”赵雪樱看着干净整洁的房间,并不觉得有哪里不好。


“这里人多太吵,我不舒服。”


这是一间多人病房,加上林母总共六个人。虽然时不时传来说话声,但说吵闹,在她看来,算不上。


但是林母竟然这么说了,为了避免争吵,赵雪樱最后还是答应了。


但是在医院里,不是你说想换床位就能换的。


没办法,她找了大禹帮忙。


大禹在电话中沉默了几秒,最后说了声“好。”


在她快要挂电话的时候,大禹突然出声,“你要是有事记得要和我说,听到了吗?”


许久,她应了一声嗯。


挂断电话后,赵雪樱一个人站在医院的走廊上,看着前面的墙壁发呆。


在林母整个住院期间,她忙上忙下,因为要伺候林母,所以她把酒吧交给了大禹。


终于在两个星期后,林母出院了。


赵雪樱本来以为经过这次,林母对她会有改观,但是没想到一切根本是奢望。


一天晚上,林伟打电话过来。


本来,她以为林伟是要谢谢这段时间对他母亲的照顾,但是没想到却得来一通埋怨。


林伟说林艳萍向他抱怨,说她故意不帮自己找一间单人间,说赵雪樱心疼钱,不心疼她。还说赵雪樱这些天在医院都没有给林母好脸色看。


林伟质问她,是不是这样。


赵雪莹只觉得冤枉,她费心费力找人托关系,照顾林母,却不想在林母的心中竟是这般不好。


赵雪樱本来就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忙的头昏脑涨,又听到莫须有的指责,一时没控制住情绪,和林伟吵了起来,两人不欢而散。


那段时间,大禹看她心情不好,问她怎么了。后来,赵雪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他。


谁知道大禹提起衣袖,就要冲出去找那小子,狠狠揍他一顿。


最后还是她拦下,才没有成功。


“樱子,你干嘛委屈自己和他这样的男人交往,他不值得。”


“他人其实还是挺好的。”赵雪樱低头喝了一口酒,苦笑,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毫无说服力。


“就这样还他妈的好?”


“大禹,我不年轻了,我想定下来,林伟是个不错的选择。”


大禹在昏暗的灯光中看着一脸苦笑的她,心一痛。


他很想抚摸她的脸庞,但是他不敢、也不能,只能狠狠灌醉自己。


她和林伟在冷战了一个星期后,和好了。


是林伟主动示好。


但是没过多久,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将他们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平静给打破了。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欲火焚身

欲火焚身(下)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