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2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六月的一天,林伟说请她吃饭。


赵雪樱答应了。


地点定在思海路的一家饭店。赵雪樱到的时候,林伟已经在那里了。


“等很久了吧?”


“没有,我也才刚来。”林伟笑着说:“看看你想吃什么。随便点,今天我请客。”


“今天这么大方?”她打趣道。


“这不是前段时间你辛苦了嘛。”林伟伸手拉住她的手,赵雪樱有一瞬间的尴尬。


“应该的。”她缓缓将手抽出。


上菜的过程中,林伟的手机响了几次,但他没有接。


“怎么了?要是生意上的事,你可以去忙的。”


“哦。不是。是我表姑的电话。”


“那干嘛不接?”


“之前,她要我帮她女儿找一份工作,那时我随口答应了。不过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她却当了真,整天打电话就是问这事。我自己也不过是刚刚在生存边缘上活着的人,哪能帮她找到什么好工作啊。”他苦笑。


“这样啊。”赵雪樱想了想,说:“我倒是有个朋友好像在招人,要不我帮你问问?”


“真的嘛!那就太好了。可是…还有一个问题。”


“怎么?”


“我表妹刚刚毕业,暂时没地方住,你能不能…你也看到我和我妈两个人住在那么点大的房子里,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多空出来一间房间了。”他偷偷看了她一眼,“你要是觉得为难,没关系,你可以拒绝。”


“没事。”她笑笑:“我那里有房间,你表妹就到我哪儿去住吧。”


“谢谢你,雪樱。”林伟说: “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用这么客气。”


林伟的表妹叫范笑笑,长相一般,有些微胖,皮肤黝黑。赵雪樱帮她找了一个公司前台的工作,虽然她有关系,但是毕竟范笑笑学历不高,又没经验,能找到一份前台工作,在她看来已经不错了。


范笑笑虽然住在她家,但是她们之间的交流并不多。


范笑笑每天一下班就呆在房间里看剧,周末休息也是如此,一天之中,赵雪樱只有吃饭的时间能够看到她。


一个月后的一天,赵雪樱看到范笑笑没去上班,而是躺在床上看电视剧,随口问了一句:“笑笑,你今天怎么没去上班?”


“我辞职了。”她回答的漫不经心,但却让赵雪樱吃了一惊。她才刚上一个月的班!而且那份工作算不上多辛苦,不过是接接电话而已,她这就不愿意干了。


赵雪樱转身出了房间,跟她朋友打了个电话,朋友支支吾吾的和她说:“樱子,不是我不帮你。只是你介绍过来的那个姑娘,实在太不懂事。平常上班的时候看电视打游戏不说,还在上班的时间跑出去,害的我们公司失去一个很重要的客户。樱子,不好意思了。”


是她觉得不好意思才对。赵雪樱脸涨的通红。


她和朋友道歉,答应之后请她吃饭,说完这些后,她才挂了电话。


赵雪樱转身回房,看着缩成一团像个蠕虫的范笑笑,心里好像被人逼迫吞了一只蚊子一样难受。


“那你以后打算干什么?”


“暂时没想好,等以后想到了再去做呗。”她不在乎的语气,让赵雪樱有些气结。


“笑笑,你现在还年轻,不能就这样赖着不工作,工作可以慢慢找,但是你不能整天这样躲在房间里只知道看电视。”


“不是还有你嘛。”她瞥了赵雪樱一眼,“到时候,你帮我找就行了。”


“笑笑,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怎么可以靠别人。”


“你少在这里说教。”范笑笑突然发脾气,站起来冲她大吼,“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不过是我表哥随便找来打发时间的一个老女人,我肯住在你这里,已经是给你面子了。你也不看看你多大年纪了,还想老牛吃嫩草,想的美。”


她满脸嫌弃,一张本来就不好看的脸变得更加丑陋。


赵雪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说过,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她说:“你给我滚!”


“你以为我稀罕住你这啊!”范笑笑冷哼一声,“我现在就走,再见。”她将床上的衣服一抱,统统扔到行李箱里,然后狠狠摔门离去。


留下赵雪樱一个人在房间里,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可是,她没想到这件事还没结束。


当晚,赵雪樱就接到了林伟的电话,在电话里,林伟的语气很不好。他指责自己为什么要骂笑笑,竟然还让她滚。


赵雪樱想和他解释,但是他根本听不进去,只是一个劲的说:“笑笑还小,不懂事,有什么事,你可以教她啊!干嘛对一个孩子说滚啊!”


“孩子?她已经二十二岁,不是小孩子了。你们如果永远当她是小孩,那么她永远都长不大。”赵雪樱强忍着怒气说:“而且过分的人是她,不是我。”


“雪樱,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心眼这么小?和一个比你小这么多的人斤斤计较。”


“我心眼小?林伟,你只听你表妹的一面之词就来指责我,和上次你母亲的事一样,我是你女朋友,你就不能听听我的话,相信我一次吗?”


“干嘛提我妈的事,我妈和这次的事情根本不一样。而且,那件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你干嘛又提?”


赵雪樱忽然觉得很累,她怎么以前没发现,和林伟说话是这样累的一件事呢?赵雪樱不想再继续和他废话,冷淡的说了一句挂了,便结束了通话。


赵雪樱本来以为林伟过几天就会向她道歉,但是没想到这一断联系就是半个月。


事后,赵雪樱自己也想了想,林伟虽然有错,但是她的态度也不好,如果她能平心静气下来和林伟好好说,或许情况就不一样了。


这样想着,赵雪樱决定亲自去上门去找他,将事情说清楚。


可是赵雪樱没想到却看到让她难以忘记的一幕。


当她下了车,往林家走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他家楼下,是林伟。


赵雪樱正准备喊他,忽然看到一个年轻女人挽着林母的手一起出了楼道,她脚下的步伐渐渐慢了下来。


赵雪樱看见,那个女人一脸娇羞地挽着林伟的手,而林伟没有挣开。


站在一旁的林母露出她从没见过的表情,那样温柔、那样和善,让赵雪樱有一瞬间的错愕,这还是那个对谁都冷冷的林母吗?


赵雪樱看着他们三个快要走远的身影,跟上前,走到他们面前。


林伟看到她,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林母则挎着个脸,一脸冷漠,剩下那个年轻女人也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林伟,这怎么回事?”赵雪樱看着林伟,表情严肃,“她是谁?”


“我是她女朋友。你又是谁?”年轻女人表情不善的看着她。


“她是你女朋友,我又是你的谁?林伟,你居然脚踏两条船!”


“说什么呢?!我家伟伟已经和你分手了,谁脚踏两条船了,你可不要胡说啊!”林艳萍像一只护子的母鸡,昂首挺胸站在他们面前。


“阿姨,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和林伟现在还没有分手,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你也知道我不喜欢你啊!我还以为你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呢。”林母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像看堆在马路边上的一坨垃圾。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这么大年龄了,还结过婚,又做那种不体面的工作,我们林家是体面人,可丢不起这个脸。”


“怎么不体面了?!”赵雪樱皱着眉,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我凭自己的本事干活,一没抢、二没偷,怎么就丢脸了!”


“一个女人自己开那么大的酒吧,谁知道你是用了什么肮脏的手段弄来的!”林母轻蔑的看了她一眼,满含鄙夷。


赵雪樱被气的差点呕血,她强压住心底的愤怒,看着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林伟,“你也是这样想的?”


林伟却避开她的视线。


赵雪樱心里泛起冷笑。这就是她看上的男人,为人老实、体贴的男人。


呸!


她真是瞎了眼。


“伟伟当然也是这样想的。本来一开始,我就不同意伟伟和你在一起,是你自己一个劲的倒贴。本来以为你会是个有用的,但是没想到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在医院里帮我找个单人间,你就到处推阻,我知道你舍不得钱嘛!舍不得把钱花在我这老太婆身上。”


林母接二连三的话,像一把机关枪,突突的扫向她,在她身上留下千疮百孔,“还有笑笑的事,就这么点小事,你也办不好,真是没用!”


赵雪樱被气的满脸通红,头顶好像还若有似无的冒出阵阵青烟。


赵雪樱看着林母,像看一个吃人的怪物,她没想到一个人可以自私、狭隘到这种地步,人性的可怕让她瞠目。


赵雪樱正打算出声反驳,突然,一道身影冲到她前面,瞬间将林伟打倒在地。


“大禹!”她惊呼。


“你谁啊!居然敢打我儿子!我跟你拼了。”林艳萍张牙舞爪的朝大禹冲上来,但是被大禹一推,退了回去。


“你他妈给我闭嘴!再废话我连你一起打。”大禹恶狠狠的盯着林家母子,本就生的凶恶,这样一看更是吓人,“林伟,你个怂货,你根本就配不上樱子。我告诉你,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林伟倒在地上,不敢说一个字。


看着林伟,她好奇自己以前是怎么看上这样一个没用的男人的。


“好啊!赵雪樱,没想到你外面早就有人了,你果然就是一个勾三搭四的贱货!”林母一张脏嘴还在叽叽喳喳,大禹气死,想要给她点厉害看看,但是被赵雪樱拦下。


“大禹,我们不要和这种人一般见识,和他们计较只会脏了自己!”她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林伟,“从今以后,我们再没任何关系。”


说完,她拉着气冲冲的大禹走了。



回到车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大禹看着沉默的赵雪樱,以为她是因为林母的话而伤心郁闷,他挠挠头,说:“樱子,你根本不用去在乎那个女人说的话,她说的全是屁话。你长的美,性格好,又有能力,根本不是她说的那样,不要太在意了。”


赵雪樱望着前面,半响后,她淡淡的开口道:“但是,她有一点说的对,我不年轻了,又离过婚,和那些年轻的女孩比起来,我并没有什么优势。”


“狗屁!”大禹涨红了脸,“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好的!谁都比不上。”


赵雪樱看向他,眼里带着惊讶,仿佛有一束光迸发,但是几秒后又如同烟花般短暂消逝,“你不用安慰我的。”语气中带着苦涩。


“不是。”大禹将她一把拉向自己,看她一脸不相信的模样,心里焦急,脸上泛起一丝微红,“樱子,我,我…”最后,大禹我了半天,也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出来。


赵雪樱眉宇间闪过一丝失望,嘴角泛起苦笑,果然她还是奢望了。


或许是她脸上受伤的表情刺激到了大禹,他的心猛然一缩,暗自定了定心,一脸严肃沉声道:“樱子,我喜欢你。从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你。但是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你那么好,那么优秀,我怕我说出来后,我们之间就连朋友都不是了。所以,”


他停顿了一下,“不要因为那种人的话而伤心,在我看来,你是这个世上最好最美的女人。”


他的认真、深情让她有一瞬间的错愕,等赵雪樱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早已满脸是泪。


大禹看她流泪,一时慌了手脚,“樱子,你,你别哭啊!”他这辈子最受不了的就是看她哭,看她伤心、失落,那样他会难受。


“大禹,我、我以为这辈子等不到你说这句话了。”她眼角滑落一滴泪,但是嘴角却微微翘起,似一朵璀璨的花,美丽无比。


忙着给她擦泪的手停了下来,看着她如花笑颜,大禹笑了,笑的像个傻子。


他一把将赵雪樱抱住,身上的温暖传递给彼此,嘴里不停喊着她的名字,最后赵雪樱拍了拍他的肩,笑话他傻子。


大禹满脸傻笑,说:“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傻子。”


赵雪樱嘴角翘起。


他们都是傻子,以为对方想要的幸福自己没有资格,不知其实早已对彼此情根深种,但是幸好他们没有错过对方。



三个月后,赵雪樱和大禹结婚了。


他们的婚礼没有大办,只是请了双方的亲人和好友。


那天的赵雪樱美的像跌落凡间的仙子,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灿烂的笑容,那天大禹的视线始终跟着赵雪樱,从未离开,里面藏着满满爱意。


在婚礼上,朋友琳琳对赵雪樱说:“我听说啊,林伟最近新交的女朋友好像是个骗子,将林伟家的钱和房子都骗走了,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真是厉害了,现在人都找不到。林伟和他妈每天跑到警察局去闹,但是钱哪有那么容易拿回来啊。”


“为了赚钱,林伟他妈都一把年纪了,还到别人酒店里去当清洁工。上次我还看见她在和一个有钱男人磕头认错,那可怜样真的看不出来当初是那样嚣张可恶的人,不过这也是报应了,谁叫他们当初那样对你。”


赵雪樱只是微微一笑,不以为意。


那个人已经离开了她的生活,他的好和坏都与她无关,现在她要在意的是另一个人。


赵雪樱看着人群中始终注视着她的那个男人,甜蜜一笑。


现在的她很幸福。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个人不在乎你的外貌、不在乎你的年龄,在乎的唯有你这个人,不论时光如何轮转,只要相信爱,就会等到爱。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欲火焚身

欲火焚身(下)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