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张脸的女人(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4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虽说弟弟破坏了和亲,可他毕竟身患魔怔,再加上母妃“显灵”的缘故,所以并未受到任何责难。


和亲的事情暂时被搁置下来,但未免显得有些蹊跷,因而父皇也派了人来查明隐情——不巧的是,查证之人正是那位额前带着一缕白发的年轻朝臣。


这次我知道了他的身份,当朝大理寺少卿夏谦,据说还是大皇兄的结拜弟弟。


那日的一眼对视已让我知晓了此人绝不简单。只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找上了门。


“四公主的宫室居然布置得如此简约。”夏谦环顾四周,“七皇子呢?”


“一早跟着两个内监到御园去玩了,这会儿还没回来。”我温婉地笑笑,“那日皇弟冲撞了夏少卿,万望见谅。”


“不敢。”夏谦款款落座,“闻听四公主性情乖戾,如今看来实为世人诽谤。”


我也一同坐了下来:“他们只是害怕我脸上的胎记罢了。”


颂音端进火盆,远远地放在宫室一隅,可黑炭燃烧冒出的刺鼻烟味儿还是引得夏谦一阵咳嗽。


我的脸上稍稍有些挂不住:“宫中拮据,让夏少卿见笑了。”


“二十四衙门向来拜高踩低,想来公主这些年的日子并不好过。”夏谦一边咳嗽一边说着,“只是恐怕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踩的人,竟是这宫里最聪明的人。”


我闻言轻笑:“夏少卿过誉了。”


夏谦的表情略一尴尬:“不不不,四公主误会了,我说的人是……七皇子。”


我脸上的笑容僵住:“桓儿?”


“对,七皇子容桓。”夏谦终于不再咳嗽,面上带着些许潮红,“公主可曾注意过七皇子的眼睛。”


“眼睛?”


脑海中浮现出桓儿的面容。他的眼睛很大,很亮,就连魔怔发作时……


看着夏谦诡异的表情,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那日宴席之上,七皇子魔怔突发,慌乱中撞到了微臣怀中,微臣有缘和他对视过一眼。”夏谦满脸胸有成竹的表情,“一个魔怔发作的疯子,目光怎会那样清澈透亮。”


如同一道响雷在头顶炸开,我只觉得头中一阵嗡鸣:“难道……难道他的魔怔,一直都是装的?!”


夏谦点头:“我原以为公主会知道。”


我瞬间想到了那天宴后,弟弟扑在我怀中拼命求着我不要离开时的情形——原来并非他一语成谶,而是弟弟一早便看出了吐蕃赞普倾心于我。


所以他才精心策划了母妃显灵,撕毁和亲文书之事。只是母妃的那道影子……


心中五味杂陈,我一时竟不知如何自处,只觉得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怎样都止不住。


半晌,耳畔听得夏谦幽幽一叹:“微臣不会说出此事,公主同样装作不知情即可。”


我胡乱地点着头。


夏谦平揖一礼:“那微臣便先告退了。”


庭中的枯枝传来断裂的声音,许是禁不住积雪的重压。我心中的最后一道堤坝也如同枯枝一般断裂,情绪如同洪水一般释放,放声大哭起来。


夏谦走后我哭了很久。好在眼泪在弟弟回来之前及时地止住,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想起夏谦临走时的话,我并未拆穿弟弟,只和平常一样为他端来了喜欢吃的糕点,又陪他聊了会儿天。


直到弟弟在暖阁睡下,我才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庭中。


庭中一名内监正在扫雪,见我出来赶忙丢下扫帚前来行礼。


“公主,外面风大,您怎么出来了。”


我紧了紧身上的氅衣:“小兴子,本宫有话问你。”


“是。”


“方才你跟着七皇子去了御园,一路上他可有什么异样?”话刚出口我便觉得有些不妥,又补上一句,“有没有魔怔发作的迹象?”


“秉公主,七皇子一上午都很正常,隐疾并没发作。只是他一直在御园中游走,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找东西?”我仿佛抓到了一丝线索,“你可知道他在找什么东西?”


小兴子摇摇头:“七皇子没有告诉奴才。”


看来他只知道这么多了。我心中暗道,脸上却是一副和善的表情:“你扫完雪也赶紧进屋暖和吧,再找你颂音姐姐讨碗参汤,就说是我赏的。”


小兴子眉眼里满是笑意:“多谢公主,多谢公主。”


我驻足廊上看了会儿雪便回到了屋中。弟弟仍在熟睡,小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睫毛轻轻颤抖,让人看着莫名心疼。


我就坐在弟弟的床边看着他,一直到他睡醒。


果然,他睡醒了便又吵着要去玩。这次我决定和他一起,看看他到底想找什么东西。


“许久没有活动了,正好和你一起出去走走。”


弟弟一副想要拒绝的样子,可似乎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也只能任由我跟着他。这次没有下人随行,便只有我们姐弟二人。


我们一路绕过池塘,转过假山,弟弟的眼睛一直都在四下打量,看来他还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


眼见前面又是一座假山,弟弟忽然停下了脚步。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假山顶上有一团漆黑的东西,似是什么烧焦后留下的残骸。


“那是什么?”


弟弟指着假山顶上的东西,作势便要爬上去。


我赶忙在下面伸手托住他:“慢点,别摔着。”


弟弟三两下便爬到了假山之上,拿到了那团黑漆漆的东西。我仔细辨认了一番,好像是盏烧焦了的孔明灯。


难道他一直要找的东西是这个?我满心疑问,正要开口去问时,忽然自假山后面转出一道身影,吓得我赶忙将弟弟揽在了怀中。


“四公主。”夏谦向我拱手一礼,又躬身向弟弟一揖,“七皇子好。”


“夏少卿。”看清了对面的人影,我稍稍心安了几分,“你怎么会在这儿。”


夏谦神秘一笑:“因为我捡到了这个。”


说着他指了指弟弟手中烧焦了的孔明灯。


我注意到弟弟的瞳孔骤然一紧。


弟弟不出所料地开始装作魔怔。我和夏谦对视一眼,都没有理会他的胡闹,任由他在雪地上撒泼。


“七皇子。”夏谦缓缓开口,“这儿没有外人,你不必装下去了。”


弟弟如同没有听到他的话,依旧不依不饶地翻滚叫嚷着,说什么都要回宫休息。


夏谦皱了皱眉:“如果您想让我如实禀报皇上,那就尽管继续。”


弟弟终于安分了下来。他自地上从容站起,不动声色地拍落身上的积雪,目光中带着这个年纪根本不该有的阴鸷。


我从未见过弟弟这副模样,一时竟觉得他有些陌生。


“这点把戏,终还是被夏少卿看穿了呵。”弟弟的声音异常冷静,“不愧是大理寺夏青天,果然名不虚传。”


夏谦笑笑:“《墨经》云:‘景。光之人,煦若射,下者之人也高;高者之人也下。足蔽下光,故成景于上;首蔽下光,故成景于下。在远近有端,与于光,故景库内也’。若不是那日在皇子宫中看到了那本《墨经》,臣一时还真想不起来这句话。”


他说着俯身捡起被弟弟丢在地上烧焦的孔明灯架,继续道:“不过四公主当真一双妙手,区区一幅剪纸人像,竟也能栩栩如生。若非微臣向来不信鬼神之说,恐怕也要相信是贤妃娘娘显灵,跟着那一众人等跪下磕头了。”


“不过是些小把戏,将母亲的剪纸人像贴在孔明灯上,然后映在大殿中央罢了。”弟弟说得云淡风轻,“只是没想到那日匆匆一瞥,我装扮了这么久的魔怔,竟被你一眼就看穿了。”


“臣只是了解人心而已。”夏谦的语气很平静,“七皇子此举,不也只是想在这深宫之中保全性命么。”


我默然不语。若非弟弟装疯卖傻,恐怕也不会一直留在我的身边,而是会被某个妃嫔抚养,然后卷入永无止休的夺嫡争斗之中。


弟弟的神色有些黯然:“夏少卿准备怎么办,如实向父皇禀告么。”


“这样对臣有什么好处么。”


弟弟闻言一怔。


“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可这鬼神之事,又有谁能真正说得清楚呢。”只见夏谦双手合十,朝着天空深深一拜,“倘若贤妃娘娘真的在天有灵,恐怕也不会想让四公主前去吐蕃那种荒蛮之地吧。”


我只觉得眼眶湿了几分,携着弟弟朝夏谦郑重其事地拜了一拜。


“多谢夏少卿成全。”




夏谦终还是隐瞒了真相,只和父皇说是母妃显灵。惊得父皇再不敢提和亲的事宜,甚至还追赠了母妃的位分,又对我和弟弟大加封赏。


宫中一时门庭若市,许多趋炎附势的宫人们也不再顾及我脸上胎记的“不祥”,纷纷上门攀附。


看着惜薪司送来的一篓篓银霜炭,颂音笑得非常开心:“终于不用再闻黑炭的烟味儿了。”


小兴子在一旁撇嘴:“可是冬天都快过去了啊。”


弟弟在我怀中依旧翻看着那本《墨经》,里面还夹着我送给他的许多张母妃的剪纸人像。


“是啊,”我轻抚着弟弟的长发,“冬天就快过去了。”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欲火焚身

欲火焚身(下)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半张脸的女人(下)

    半张脸的女人(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4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虽说弟弟破坏了和亲,可他毕竟身患魔怔,再加上母妃“显灵”的缘故,所以并未受到任何责难。


    和亲的事情暂时被搁置下来,但未免显得有些蹊跷,因而父皇也派了人来查明隐情——不巧的是,查证之人正是那位额前带着一缕白发的年轻朝臣。


    这次我知道了他的身份,当朝大理寺少卿夏谦,据说还是大皇兄的结拜弟弟。


    那日的一眼对视已让我知晓了此人绝不简单。只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找上了门。


    “四公主的宫室居然布置得如此简约。”夏谦环顾四周,“七皇子呢?”


    “一早跟着两个内监到御园去玩了,这会儿还没回来。”我温婉地笑笑,“那日皇弟冲撞了夏少卿,万望见谅。”


    “不敢。”夏谦款款落座,“闻听四公主性情乖戾,如今看来实为世人诽谤。”


    我也一同坐了下来:“他们只是害怕我脸上的胎记罢了。”


    颂音端进火盆,远远地放在宫室一隅,可黑炭燃烧冒出的刺鼻烟味儿还是引得夏谦一阵咳嗽。


    我的脸上稍稍有些挂不住:“宫中拮据,让夏少卿见笑了。”


    “二十四衙门向来拜高踩低,想来公主这些年的日子并不好过。”夏谦一边咳嗽一边说着,“只是恐怕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踩的人,竟是这宫里最聪明的人。”


    我闻言轻笑:“夏少卿过誉了。”


    夏谦的表情略一尴尬:“不不不,四公主误会了,我说的人是……七皇子。”


    我脸上的笑容僵住:“桓儿?”


    “对,七皇子容桓。”夏谦终于不再咳嗽,面上带着些许潮红,“公主可曾注意过七皇子的眼睛。”


    “眼睛?”


    脑海中浮现出桓儿的面容。他的眼睛很大,很亮,就连魔怔发作时……


    看着夏谦诡异的表情,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那日宴席之上,七皇子魔怔突发,慌乱中撞到了微臣怀中,微臣有缘和他对视过一眼。”夏谦满脸胸有成竹的表情,“一个魔怔发作的疯子,目光怎会那样清澈透亮。”


    如同一道响雷在头顶炸开,我只觉得头中一阵嗡鸣:“难道……难道他的魔怔,一直都是装的?!”


    夏谦点头:“我原以为公主会知道。”


    我瞬间想到了那天宴后,弟弟扑在我怀中拼命求着我不要离开时的情形——原来并非他一语成谶,而是弟弟一早便看出了吐蕃赞普倾心于我。


    所以他才精心策划了母妃显灵,撕毁和亲文书之事。只是母妃的那道影子……


    心中五味杂陈,我一时竟不知如何自处,只觉得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怎样都止不住。


    半晌,耳畔听得夏谦幽幽一叹:“微臣不会说出此事,公主同样装作不知情即可。”


    我胡乱地点着头。


    夏谦平揖一礼:“那微臣便先告退了。”


    庭中的枯枝传来断裂的声音,许是禁不住积雪的重压。我心中的最后一道堤坝也如同枯枝一般断裂,情绪如同洪水一般释放,放声大哭起来。


    夏谦走后我哭了很久。好在眼泪在弟弟回来之前及时地止住,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想起夏谦临走时的话,我并未拆穿弟弟,只和平常一样为他端来了喜欢吃的糕点,又陪他聊了会儿天。


    直到弟弟在暖阁睡下,我才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庭中。


    庭中一名内监正在扫雪,见我出来赶忙丢下扫帚前来行礼。


    “公主,外面风大,您怎么出来了。”


    我紧了紧身上的氅衣:“小兴子,本宫有话问你。”


    “是。”


    “方才你跟着七皇子去了御园,一路上他可有什么异样?”话刚出口我便觉得有些不妥,又补上一句,“有没有魔怔发作的迹象?”


    “秉公主,七皇子一上午都很正常,隐疾并没发作。只是他一直在御园中游走,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找东西?”我仿佛抓到了一丝线索,“你可知道他在找什么东西?”


    小兴子摇摇头:“七皇子没有告诉奴才。”


    看来他只知道这么多了。我心中暗道,脸上却是一副和善的表情:“你扫完雪也赶紧进屋暖和吧,再找你颂音姐姐讨碗参汤,就说是我赏的。”


    小兴子眉眼里满是笑意:“多谢公主,多谢公主。”


    我驻足廊上看了会儿雪便回到了屋中。弟弟仍在熟睡,小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睫毛轻轻颤抖,让人看着莫名心疼。


    我就坐在弟弟的床边看着他,一直到他睡醒。


    果然,他睡醒了便又吵着要去玩。这次我决定和他一起,看看他到底想找什么东西。


    “许久没有活动了,正好和你一起出去走走。”


    弟弟一副想要拒绝的样子,可似乎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也只能任由我跟着他。这次没有下人随行,便只有我们姐弟二人。


    我们一路绕过池塘,转过假山,弟弟的眼睛一直都在四下打量,看来他还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


    眼见前面又是一座假山,弟弟忽然停下了脚步。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假山顶上有一团漆黑的东西,似是什么烧焦后留下的残骸。


    “那是什么?”


    弟弟指着假山顶上的东西,作势便要爬上去。


    我赶忙在下面伸手托住他:“慢点,别摔着。”


    弟弟三两下便爬到了假山之上,拿到了那团黑漆漆的东西。我仔细辨认了一番,好像是盏烧焦了的孔明灯。


    难道他一直要找的东西是这个?我满心疑问,正要开口去问时,忽然自假山后面转出一道身影,吓得我赶忙将弟弟揽在了怀中。


    “四公主。”夏谦向我拱手一礼,又躬身向弟弟一揖,“七皇子好。”


    “夏少卿。”看清了对面的人影,我稍稍心安了几分,“你怎么会在这儿。”


    夏谦神秘一笑:“因为我捡到了这个。”


    说着他指了指弟弟手中烧焦了的孔明灯。


    我注意到弟弟的瞳孔骤然一紧。


    弟弟不出所料地开始装作魔怔。我和夏谦对视一眼,都没有理会他的胡闹,任由他在雪地上撒泼。


    “七皇子。”夏谦缓缓开口,“这儿没有外人,你不必装下去了。”


    弟弟如同没有听到他的话,依旧不依不饶地翻滚叫嚷着,说什么都要回宫休息。


    夏谦皱了皱眉:“如果您想让我如实禀报皇上,那就尽管继续。”


    弟弟终于安分了下来。他自地上从容站起,不动声色地拍落身上的积雪,目光中带着这个年纪根本不该有的阴鸷。


    我从未见过弟弟这副模样,一时竟觉得他有些陌生。


    “这点把戏,终还是被夏少卿看穿了呵。”弟弟的声音异常冷静,“不愧是大理寺夏青天,果然名不虚传。”


    夏谦笑笑:“《墨经》云:‘景。光之人,煦若射,下者之人也高;高者之人也下。足蔽下光,故成景于上;首蔽下光,故成景于下。在远近有端,与于光,故景库内也’。若不是那日在皇子宫中看到了那本《墨经》,臣一时还真想不起来这句话。”


    他说着俯身捡起被弟弟丢在地上烧焦的孔明灯架,继续道:“不过四公主当真一双妙手,区区一幅剪纸人像,竟也能栩栩如生。若非微臣向来不信鬼神之说,恐怕也要相信是贤妃娘娘显灵,跟着那一众人等跪下磕头了。”


    “不过是些小把戏,将母亲的剪纸人像贴在孔明灯上,然后映在大殿中央罢了。”弟弟说得云淡风轻,“只是没想到那日匆匆一瞥,我装扮了这么久的魔怔,竟被你一眼就看穿了。”


    “臣只是了解人心而已。”夏谦的语气很平静,“七皇子此举,不也只是想在这深宫之中保全性命么。”


    我默然不语。若非弟弟装疯卖傻,恐怕也不会一直留在我的身边,而是会被某个妃嫔抚养,然后卷入永无止休的夺嫡争斗之中。


    弟弟的神色有些黯然:“夏少卿准备怎么办,如实向父皇禀告么。”


    “这样对臣有什么好处么。”


    弟弟闻言一怔。


    “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可这鬼神之事,又有谁能真正说得清楚呢。”只见夏谦双手合十,朝着天空深深一拜,“倘若贤妃娘娘真的在天有灵,恐怕也不会想让四公主前去吐蕃那种荒蛮之地吧。”


    我只觉得眼眶湿了几分,携着弟弟朝夏谦郑重其事地拜了一拜。


    “多谢夏少卿成全。”




    夏谦终还是隐瞒了真相,只和父皇说是母妃显灵。惊得父皇再不敢提和亲的事宜,甚至还追赠了母妃的位分,又对我和弟弟大加封赏。


    宫中一时门庭若市,许多趋炎附势的宫人们也不再顾及我脸上胎记的“不祥”,纷纷上门攀附。


    看着惜薪司送来的一篓篓银霜炭,颂音笑得非常开心:“终于不用再闻黑炭的烟味儿了。”


    小兴子在一旁撇嘴:“可是冬天都快过去了啊。”


    弟弟在我怀中依旧翻看着那本《墨经》,里面还夹着我送给他的许多张母妃的剪纸人像。


    “是啊,”我轻抚着弟弟的长发,“冬天就快过去了。”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欲火焚身

    欲火焚身(下)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