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不爱回家的老公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5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又开始了,酒吧里常有的暧昧气氛变成了一群铁杆球迷的一腔热血。


刘展源下班后约着朋友在酒吧里看球,这天十一点的比赛,是德国对战墨西哥。一下了班,他就脱下黑色西装换上了白色的德国球衣,同朋友们在餐厅吃过晚饭后,就来到了这家酒吧。


看完八点的球赛,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德国队的比赛开始了,然而,电话也来了。


刘展源看了看手机屏幕的来电显示,一脸的不耐烦。


“喂?”


“老公,你还不回来吗?”


“跟你说了我和朋友来看球啊,别等我了,自己睡吧。”


“可是…”


“行了,都开始了,不跟你废话了,挂了。”他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接着兴奋的看向正前方的大屏幕。


“小源,今天买德国吧?”朋友在一旁问道。


“那肯定啊,没看我穿的啊?德国必胜啊!”刘展源白了他一眼,喝了一口酒。


“下了多少啊?”


“一万!”


“行啊,小一个月工资啊!”


刘展源挑了挑眉,对于德国他是势在必得,这是他从大学期间就开始的一个信仰。


可是,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过去后,他愤怒的脱下了德国战衣,德国以0比1的战绩输给了墨西哥,爆了一个大冷门。他一瓶接一瓶的灌着酒,烦躁不安。


“天台还有位置呢,哈哈。”朋友戏谑道。


“滚!”


他对朋友翻了个大白眼,手里握着的酒瓶不停地往嘴边递。


桌面上的手机屏幕又亮了,随着震动发出了机械性的声音。他看着电话屏幕的来电显示,又看了看墙上的闹钟,此时已经将近凌晨一点了。


他拿起电话,适当的放低了自己的声调:“喂…”


“老公,你还回来吗?”


“这里还没结束,还不知道。”


“好吧…”


刘展源没有一句再见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继续和朋友喝酒。一直喝到了凌晨三点,他才回了朋友家,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结婚多年,不想回家,这是男人的通病吧。他也没有跟自己的妻子通知一声,他想着这么晚了,顾漫该是睡了。


凌晨六点,他被一阵电话铃声吵起,他闭着双眼,往茶几上摸索过去。


“喂…”


“老公,你在哪啊?”


“啧…”他睁开朦胧的睡眼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都那么晚了,我肯定睡朋友家了啊,有事吗?”


“没…没事…就是想你了,晚上一个人在家,挺害怕的。”


“我说顾漫,你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你还怕什么?我早上还有个会议,一清早的能不能让我好好睡觉?”


“那…不打扰你了,你睡吧。”


刘展源烦躁的挂断了电话,把手机往地上一扔,还有什么比睡觉的时候被吵更糟心的事吗?


紧接着,闹钟又响了,他抓狂地把头埋在枕头里闷吼了一声,起身又重新捡起了手机,愤怒的按下了停止键。他揉了揉太阳穴,宿醉引发的头疼让他感到更加烦躁。


简单的洗漱过后,便匆匆出了门,开着车往公司驶去。


上班的高峰期异常拥堵,好死不死的还有几辆消防车要经过,路上的车辆必须要让出消防通道。喇叭声在街上不停的响起,这一天的刘展源就像是被一团乌云遮得严严实实,沉闷得很。


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终于是到了公司,还好没有迟到。



刚坐在办公桌前没多久,电话又一次响起了,他想着肯定又是顾漫,他此时的烦躁已经达到极限,他从口袋拿出手机,正想着该如何发泄一番,一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丈母娘的备注,又强行把怒火给压了下去。


他轻咳了两声,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妈,你怎么打来了?”


“为什么你的电话打得通?小漫呢?她在你旁边吗?”电话那头传来丈母娘焦急的声音。


“我现在在公司了啊,发生什么事了吗?”刘展源微微皱了眉,隐约感到一丝不对劲。


“你们家发生了火灾你不知道吗?你昨晚上没回去吗?小漫的电话到现在一直打不通,我现在快到了,你赶紧过来。”丈母娘的声音里带着哽咽,这不是玩笑。


刘展源僵在了椅子上,他想着不可能的,一个小时前顾漫还打了电话过来,他又想起了街上那几辆消防车,一股黑洞般的恐惧向他袭来。


此时的他再也没有烦躁的感觉,就像是心被冷水浇透了一般。


他手开始颤抖,他缓缓的把手机从耳边放下,丝毫听不见丈母娘在电话那头的呼喊。发愣了好几秒,他才从椅子上起身,奋力的往公司外跑,更顾不上和人事请个假了。


公司离家里并不是很远,从窗户往马路上看去,宽敞的马路被堵得水泄不通,他放弃了开车,奋力地往家里跑去。


一路上,警笛声,喇叭声,人群的抱怨声,声声入耳,风吹入他的眼睛,刺痛感让他的眼泪涌了出来,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跑到了小区楼下。


9楼窗户不断冒出滚滚的浓烟,可以看到熊熊的火光,火势甚至已经蔓延到左右两户甚至楼上。


消防员已经架起云梯向上攀爬救人,呼救声、哭声、水声以及火焰的滋滋声交织在一起,一曲悲剧交响乐。


楼道口不断有人从里面跑出来,而有的是被抬出来。劫后余生的人都在那里哀嚎,他们都被呛伤或者烧伤了,刘展源不断的看着一个个被担架抬出来的人,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相继抬出来的,都不是自己的妻子。


他越发感到慌张,耳鸣使他的脑海里不断地嗡嗡作响。他在人群中不断搜寻着,终于,他在人群的一角中看见了自己的丈母娘,她正抱着一具黑色与肉色穿插在一起的尸体不停地哭喊。


他缓缓走到她们身边,顾漫那张白净的脸被熏得发黑。丈母娘一看见刘展源,起身就甩出一个巴掌。


“为什么你昨晚没有回来?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在的话,小漫可能不会死啊,为什么,为什么啊…”


丈母娘不断的拍打面前的女婿,刘展源任由她打骂。他愈发听不见周围的声音,只看得见躺在担架上的顾漫,视野不断的被泪水覆盖…


耳鸣声又渐渐响起,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似乎出现了幻觉,他似乎看见顾漫睁开了眼睛,似乎听到他人在跟他说:“Surprise!”,他脑海里幻想了无数个玩笑的结果,可刺鼻的浓烟味和周围的嘈杂声把他拉回了现实。


顾漫还是躺在那,一动不动,不会睁开眼,也再也不能睁开眼。他缓缓地蹲了下来,自责感随之涌上心,愧疚地影子悄悄地爬上他的脑子。


是啊,为什么昨天不回家呢?也许回了家还可以保护到顾漫,也许顾漫就不会死了啊,为什么不回家?因为那场球赛吗?不止吧......


“她死了。”一个飘渺的声音突然在刘展源耳边回响:“在你早上挂断她电话的十五分钟后。”


刘展源呆滞地摸了摸顾漫的脸庞,并没有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不…不会的…她还没死….”温热的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顾漫冰冷的脸上。


是啊,她怎么会死呢,那个早上还在絮絮叨叨的女人,怎么就死了呢?


“我可以弥补你的遗憾,你要吗?”声音又再次响起。


刘展源听到这里,才猛地一抬头,可他根本找不到那个声音的来源,随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两个类似于魔法球的物品,悬在空中。


此时他才发觉到,周围的人早已不在,唯独剩下自己和顾漫的尸体,还有眼前的两个魔法球。


“这是两个时间球,可以让你回到过去,一个是她死亡的前一个小时,一个是她死亡的前十个小时,你只能选一个。挑一个吧。”


刘展源感到一丝惊恐,他不知道跟他说话的是什么,是神吗?还是鬼魂?


“你是谁?”


“你不必管我是谁,只要你相信,我就可以弥补你的遗憾,你需要吗?”


他看着眼前的两个漂浮的时间球,看向周围空荡荡的一切,是玩笑吗?还是梦?他又低下头看了看已经没有气息的顾漫,他还是选择了相信。


只要回到过去,他就有可能救回顾漫。


“我要回到十个小时前。”他激动的不停地抖动着嘴唇。


“对不起,你只能选择时间球,至于哪个是你想要的,我也不知道。”


他失落,无力地看向正前方的时间球。他伸出手,轻轻一抓,选择了右边的那一个,时间球瞬间破碎,发出耀眼的光芒,使他睁不开眼。


“现在,你可以回到她死亡的前一个小时。一切都将重头开始。”


一个小时前,来得及吗?来得及救回顾漫吗?



他被噩梦惊醒,猛地睁开眼,他还在朋友家的沙发上,还能闻到自己鼻腔里的酒精味。他慌忙的拿起茶几上的手机,5点15分,顾漫死亡前一个小时,原来不是梦。


他回想了下早上的大火中的场景,汗毛耸立。他立马坐了起来,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给顾漫打电话。在铃声嘟嘟的响了两下之后,顾漫就接了。


“老公,要回来了吗?”


他不禁鼻头一酸,泪水瞬间涌了出来。他似乎想象得到顾漫彻夜未眠地在等着自己回去。


“对,我现在就回来…”尽管刘展源努力地假装镇定,还是掩饰不了喉咙发出的哽咽声。


“老公,你怎么了?感冒了吗?”顾漫传来担忧的声音。


“没事,你还没睡吗?”


“没有…一个人在家,挺怕的,想等你回来…”


此时的刘展源已经穿好了衣服,那件白色的德国球衣。他想起了六点顾漫打电话过来说她害怕时,自己对她说的话,他用手背抹了把眼泪,奋力往门外奔去。


“你那里,有什么不对劲吗?”他以最快的速度下了楼,坐上了车,把电话放在了手机架上,打开了免提。


“没有啊…到底怎么了啊?”


“你下楼,现在就下来,我马上就到楼下了。”


“现在吗?为什么啊?”


“因为…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你得第一时间看到…”


他慌张的随便找了个理由,轻松程度就如之前跟顾漫说不回家的理由大相庭径,他又皱了皱眉,愧疚感愈发浓重。


“原来你记得我的生日啊,我还以为你忘了呢,虽然今天过了时间了,但是没关系,你能记得我就很开心了。”


顾漫开心的口吻并没有让刘展源有所宽心,此时的他,已然是泪流满面。自己居然连老婆的生日都不记得了。他沉默,哽咽得说不出话。


“我已经下楼了,我就在楼道口等你吗?”


“不,你到小区门口来。”他想起了早上那熊熊的火势,令人心惊。


“好,那我先挂了哦,你专心开车。”


“别挂!不要挂!”他的声音大了一个度。他太害怕了,他害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又把自己的妻子弄丢了。


“怎么了吗?”


“没有,你生日嘛,跟你聊聊……还记得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吗?我那时候唯一的爱好就是踢足球,而你呢,就喜欢看我踢足球。”


“记得啊,哈哈,”顾漫开心的笑了:“那时候你每天都跟你的舍友去踢球,我每天就找各种散步的借口,拉着我的舍友去操场上看你踢球,想想还真是美好的时光呢。”


“是啊…我还在想,难得有女孩子喜欢足球。”


回忆的裂缝缓缓打开,在刘展源眼前浮现出一幕又一幕的青春模样,他似乎看到了顾漫当初在足球场上为自己加油喝彩的场景,那干净的短发,可爱的笑容,他曾经多么迷恋,他怎么,怎么就把她弄丢了呢?


“我开始并不喜欢的,是你喜欢嘛,为了跟你找共同话题呀,我知道你最喜欢德国队嘛,2010年那次世界杯,还特意给你买了件球衣呢,啊,还有厄齐尔签名的足球。”


回忆越是汹涌而来,眼泪越是控制不住。他当然记得顾漫送给自己的第一件球衣,之后每届世界杯德国队的球衣,都是顾漫给自己买的,包括现在自己身上这件。


还有那个有着厄齐尔签名的足球。2010年世界杯那会他们才大四,两个人家境都非常普通,可顾漫愣是做了两个月的兼职才攒下了两千多,给自己买了一件球衣和一个签名足球。


也不知道顾漫是从哪里的渠道买来的足球,那厄齐尔的签名一看就是假的,可事到如今,他也没忍心告诉顾漫这个事实,毕竟,这是她的一番心意。


他记得,收到礼物的那一刻,他紧紧地抱着顾漫,在她耳边承诺,这辈子都不离开她。


他擤了擤鼻子,又一次用手背抹了抹眼泪。


“老公,你还说你没感冒,听你声音都不对劲呀。”顾漫担心着。


“没有…没事…那个,你到小区门口了吗?”


“到了,我就在路边呢,你到哪了?”


刘展源往车表盘上看去,5点50分了,他下意识地加快了油门。


“快了,差不多还有十分钟,就到了。”


轿车在空荡荡的马路上行驶,刘展源油门踩到底,他只想快点见到顾漫,他对顾漫的思念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浓烈过了。


“那好,那我现在门口等你。哦,对了,我今天看球赛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德国队今天是赢了还是输了啊?”


“输了…不过下一场一定会赢的。”


“恩,一定的…还记得2014年巴西世界杯,我陪你熬着通宵在酒吧看决赛,那年德国队夺冠了,全酒吧都在欢呼雀跃,你却激动得一把跪下来向我求婚,把我吓了一大跳…那天真的很开心呢。”


顾漫似乎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不愿出来,开心地发出一阵阵笑声。


是啊,距离四周年结婚纪念日,刚好还有一个月零一天而已。


当年求婚的第二天,刘展源就带着顾漫迫不及待的去民政局登记领证了。


如今婚姻已经快要步入第五个年头了,相识十年,结婚四年,时间真的能把当初的激情和热恋冲刷得干干净净,两人的婚姻也顺理成章的进入了瓶颈期。


可是当下,刘展源当初的热情似乎全都回来了,他清楚的知道,他不能失去他的妻子,他爱她,如同往昔的爱她,像大学时期热恋般的爱她,像小别胜新婚的爱她。


只要她能活着,他会一直爱她。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