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5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夏天的凌晨总是亮得特别早,马路上还能看到正在扫地的清洁工,还有零零散散已经开门的早餐店,引擎的轰鸣声在这凌晨的城市一呼而过,这是焦急的声音。


“老公,天都快亮了,等下你来了我们去老张的馄饨铺吃早点吧。”


“好啊,好像很久没有吃过了,我转个弯就到了。”


“其实每天早上我都去的,每次都带回来了一碗,可是你每次都是早早的起床,匆匆的出门,这些年都没见你吃过早餐…唉,你的胃本来就不好,还这么不爱惜自己…”


顾漫的声音掺杂着一些失落:“还是以前的日子好,自从结婚一年后你升职了,你就变得越来越忙,以前虽然条件不怎么样,但平平淡淡的也还温馨,现在,就很少看到你了…”


刘展源不记得是第几次湿润了眼睛,每次都是擦干了不久又重新注满了水分。


他今天才明白,他本以为时间冲淡了他的情感,使得他们的婚姻被撕扯得千疮百孔,他原本以为自己不爱了,开始接受爱情慢慢变成亲情的结果,可事实上,他的感情依旧,没有被冲淡,只是被生活中的琐事蒙蔽了双眼,甚至蒙蔽了自己的心。


随着方向盘向左打着转,挡风玻璃前出现了顾漫的身影,她站在马路对面,显得非常单薄,这些年的婚姻生活使她渐渐褪去了青春时的光彩,刘展源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笑了,他终于看见了她。


顾漫也看见了刘展源的车,微笑地慢慢放下耳边的电话,暗黄色的路灯下,顾漫兴奋的朝他跑来。


散落的长发随着身体飘散着,这裘长发,随着刘展源变化的眼光而留长,他曾经无意间地对顾漫说:“长发女人真是让人心醉。”


于是,女为悦己者容,从未留过长发的顾漫,为了自己心爱的人,留长了自己的头发。如今,甚是想念她那可爱的短发。


然而在下一秒钟,一辆来不及刹车的大型货车瞬间把顾漫卷到了车底下,那辆货车直直的碾过顾漫,一直经过了好几米才停了下来。


刺耳的刹车声在街上回荡着,挡风玻璃前那个身影已经倒在血泊中,刘展源的脑子一片空白,耳鸣声又嗡嗡响起。


“小漫——”


他下车,奋力地跑到顾漫身前,他抱起顾漫的头,顾漫的嘴里还在不停地吐着鲜血,几秒钟的时间,那具身体便没了动静。


他抱着她,哭得声嘶力竭,长长的发尾浸泡在血泊中,一股凄惨的腥味。


“为什么,为什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回荡在凌晨6点15分的街上。


“我说过,我能弥补你的遗憾。”突然,那个飘渺的声音又出现了:“我能帮你回到过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可是你改变不了事情的结局,6点15分,顾漫必须死,这是她的命数。”


刘展源愤怒的站了起来:“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给我出来说话,为什么,为什么给了我希望又要让我再经历一次,你知道这种感觉有多痛苦吗?你知道吗?”


“抱歉,是我没有说清楚。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此时,那个闪着光的时间球又悬浮在空中:“这里还有一个时间球,我把它赠与你,你可以回到她死亡的十个小时前,还是一样,你只能弥补你的遗憾,无法改变她的生死,你要吗?”


刘展源瞬间跪在了地上,要,还是不要,回到过去,又要经历一次看见顾漫死去的场景,可是他,真的还想再多看看自己的妻子。


此时他对顾漫的不舍,就像是大学期间谈恋爱两人在宿舍门口分别,不停的拥抱,道别,又重新回去拥抱,又再道别,那个时候,他们总是会在宿舍底下磨蹭个半个小时才肯罢休。


“要,我要。”


刘展源睁着通红的双眼,抓住了眼前的时间球。又是一道耀眼的光芒,他闭上了眼睛。



他猛地打了一个冷颤,眼睛瞪得大大的。他往喧闹的周围看去,此时他正在酒吧,墙上的时钟显示着,8点15分,大银幕上正播放着哥斯达黎加与塞尔维亚的比赛。


“怎么了小源?”一旁的朋友看着呆滞的刘展源感到奇怪。


“没事,我…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说着,他便起了身。


“唉,德国的球赛不看了啊?”


“不用看了,德国0比1输了。”


他边说边起身朝门外走去,也不管身后的朋友的脸上是多么的一脸茫然。


之前的他,满脑子只有工作与球赛,而现在,他只有顾漫,他更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


他去蛋糕店买了个蛋糕,顾漫最喜欢的白巧克力。又去夜宵店买了十斤油爆虾,这也是顾漫最爱吃的。然后又去了商场的珠宝店。最后去了花店买了一束玫瑰。


说起送花,上一次,也就是求婚的时候了吧。


还是在卖花的阿婆手里买的一把,当时的初衷只是看着阿婆可怜,可当德国队夺冠的那一刻,他也是情不自禁的拿着那束花单膝下跪,向顾漫求了婚,是即兴的没错,那也是真心的想娶她。


打开家门的时候,已经9点,顾漫躺在沙发上正看着电视直播的球赛,似乎要昏昏欲睡。顾漫听见开门声,便立马坐了起来,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老公。


“老公,你不是去和朋友看球了吗?怎么就回来了?”


刘展源右手提着一大堆吃的,左手的玫瑰花被藏在身后,他缓缓的走到沙发前,瞬间把身后的花递到了顾漫眼前。


“生日快乐,老婆。”


他微笑的看着惊喜的顾漫,这个表情多美好啊,比球赛该是好看多了吧,为什么他之前会不爱回家了呢?


“老公…”顾漫接过玫瑰花束,眼睛瞬间红了一圈,手不自觉地去捂着自己的嘴巴。


刘展源放下手里的龙虾和蛋糕,紧紧的把顾漫搂紧自己的怀里,两人的胸腔紧紧贴合着,他感受着顾漫的心跳,这声音,让他感到无比的踏实。


良久的拥抱之后,他才不舍地松开顾漫。接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黑色绒布盒,他缓缓地打开了盒子,盒子内嵌入着一颗闪耀的红豆般大小的钻石戒指。


他轻轻地握住顾漫的右手,把她无名指上的那颗小到几乎看不见的钻戒取了下来。顾漫温热的泪水滴在了他的手上,好暖。


“结婚时,没几个钱,只能给你买这不到20分的碎钻,一直想给你换个一克拉以上的,趁着你生日,一个月后又是我们四周年结婚纪念日,就买来了,喜欢吗?”


换上新的戒指后,他抬头,温柔地看向早已泪流满面的顾漫,她不断的点着头,又哭又笑。他伸手,抹了抹她脸上的泪珠。


“我买了你最喜欢的油爆虾,还有巧克力蛋糕,今晚我们就在家看球赛吧。”他温柔地抚摸着顾漫的头发,一想到明早她即将离去,他不禁皱了皱眉,不舍,满满的不舍。


“嗯…我晚餐还给你留了几道菜,我去热一热。”顾漫擤了擤鼻子,抽了张纸巾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顾漫在厨房里忙活着,看着顾漫炒菜的身影,他忍不住地从背后抱住了她。


“你干嘛呀?去客厅等着呀,这里烟大,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的吗?”


顾漫尝试着推开身后的刘展源,可他却像涂了胶水一般,黏在了自己身上。


刘展源贪婪地闻着她发丝间的清香,他好久都没有这样抱过她了。


“老婆做菜当然要看啦,万一你被烫到了怎么办?”他的下巴靠着顾漫的肩,亲昵的说道。


“你今天怎么了?怪肉麻的…”顾漫害羞的低了低头。


他轻笑,没有回答。


“说真的,你很久都没有回来吃过晚饭了。记得你没有升职前,还没有那么多的应酬,你现在啊,整天就是在外边喝酒,我想都想得到,你肯定没吃多少饭。”


刘展源的嘴角渐渐下榻,其实这几年,他口里有一半的“应酬”只是找个借口不回家而已,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想回家,其实结婚前同居的时候并没有这种感觉,似乎婚姻是个无形的束缚,尽管没有任何争吵,也让他感到了不适。


“以后我每天早上都吃你带回来的馄饨,每晚都回来吃你做的晚餐,还打包去公司当午餐,怎么样?”


“啊,原来你知道我每天早上都有带馄饨回来呀?我看你从来都没吃过,以为你每次都没看见呢。”


刘展源怔了怔,这是上一个时间顾漫说的话了。


顾漫热好了三个菜之后,便端到了电视机前的茶几上,两人坐在地毯上,吃着眼前的菜肴。


她的厨艺还是那般的好,他之前为什么不爱回家吃晚饭呢?明明这么好吃的菜就在家里,偏偏喜欢吃路边的快餐。


“真好吃,老婆你真棒。”此时的刘展源丝毫不吝啬他的夸奖,似乎想把这些年想说的赞美都说尽。


顾漫羞涩地笑了笑,随后,她准备取下那枚新的钻戒。


“为什么要取?”刘展源不解。


“新戒指啊,我怕弄脏了嘛。”取戒指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


“别取,我帮你剥虾。”说着,刘展源双手就朝那盆虾伸去。


顾漫噗嗤一笑,她总觉得自己的老公今天怪怪的,同时又感觉很正常,只是,久违了而已。


“这样吃的虾子是没有灵魂的。”顾漫打趣道。


两人的欢声笑语充斥着客厅,这个家里,难得的一次欢乐。


吃完后,已经将近十一点了,电视里正在播放德国队与墨西哥队唱国歌的画面。两人窝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一片狼藉。本来顾漫是想收拾收拾的,可是刘展源不让,愣是把她锁在了自己的怀里。


刘展源没有盯着电视看,而是直勾勾地看着怀里的顾漫,球赛他早就知道了结果,可眼前这个人,他只想把她留在身边。


“你老看着我干嘛,你不看球赛吗?”顾漫抬着头,她看到他望着自己已经很久了。


刘展源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往她嘴上亲亲贴了贴。


“看你。”


“天呐,你今天也太肉麻了吧。”顾漫害羞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刘展源笑着,紧紧的搂过顾漫,那温热的身子,灵动的眼珠,胸腔带着呼吸一上一下,这是她活着的印记。



夜里,刘展源依旧把顾漫抱在怀里,房间里开着昏暗的台灯,他舍不得睡,他只想多看看顾漫闭着眼睛,环着他的腰。


他仔细的看着顾漫的脸庞,岁月的痕迹在她脸上显现了出来,她陪伴了自己十年的青春,他怎舍得让她每日独守空房。


他想起了当年的婚礼,他当时写了一封长长的信,满满地都是感激与迷恋。


“无论你是美,是丑,或瘦,或胖,有无皱纹,有无雀斑,我都依旧爱你如初,我将用我一生去为你书写情诗,埋在漫长岁月里,埋在内心深处生根发芽。”


他不禁念了出来,四年了,他惊讶自己居然还记得。


“你怎么突然念起你的情书来了?”顾漫睁开了眼,娇羞的笑着,“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顾漫又重新闭上了眼,看着顾漫甜蜜的睡相,他又忍不住地往她嘴唇袭去。他翻过身,把顾漫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他抱着那单薄的身躯,驰骋低喘,顾漫身上的体香似乎有着催情的作用,当快感达到极致时,他吮吸着顾漫的身体,似乎感到此生已无憾。


凌晨四点,她软趴趴的躺在床上,此前不知道被刘展源贪得无厌的要了多少次,疲惫感让她软弱无力的昏睡了过去。


他一直没有睡,他不舍。凌晨五点,那个飘渺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还有一个小时,这里将会发生火灾,你还不走吗?”


“我不走,我承诺过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她。”他依旧痴痴地看着顾漫,坚定不移的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你当真不走吗?”


“对。”


声音不再响起,刘展源也躺了下来,紧紧抱着顾漫,跟着睡了过去。


他双手紧紧地环住顾漫的腰间,这么多年了,顾漫的腰间竟没任何赘肉,她还是那个怎么都吃不胖的女孩。


第二日上午,电视紧急播报着重要新闻。


“象牙公寓目前发生严重火灾,火势蔓延迅速,消防人员正在全力抢救……”


象牙公寓前,还是一片狼藉,哀嚎声、警笛声、水声依旧在演奏着一场悲鸣交响乐。楼道口里,不断有被担架抬出的尸体。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消防人员抬出了一对已经烧焦的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具尸体,尸体已经严重僵硬,怎么也分不开。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5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夏天的凌晨总是亮得特别早,马路上还能看到正在扫地的清洁工,还有零零散散已经开门的早餐店,引擎的轰鸣声在这凌晨的城市一呼而过,这是焦急的声音。


    “老公,天都快亮了,等下你来了我们去老张的馄饨铺吃早点吧。”


    “好啊,好像很久没有吃过了,我转个弯就到了。”


    “其实每天早上我都去的,每次都带回来了一碗,可是你每次都是早早的起床,匆匆的出门,这些年都没见你吃过早餐…唉,你的胃本来就不好,还这么不爱惜自己…”


    顾漫的声音掺杂着一些失落:“还是以前的日子好,自从结婚一年后你升职了,你就变得越来越忙,以前虽然条件不怎么样,但平平淡淡的也还温馨,现在,就很少看到你了…”


    刘展源不记得是第几次湿润了眼睛,每次都是擦干了不久又重新注满了水分。


    他今天才明白,他本以为时间冲淡了他的情感,使得他们的婚姻被撕扯得千疮百孔,他原本以为自己不爱了,开始接受爱情慢慢变成亲情的结果,可事实上,他的感情依旧,没有被冲淡,只是被生活中的琐事蒙蔽了双眼,甚至蒙蔽了自己的心。


    随着方向盘向左打着转,挡风玻璃前出现了顾漫的身影,她站在马路对面,显得非常单薄,这些年的婚姻生活使她渐渐褪去了青春时的光彩,刘展源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笑了,他终于看见了她。


    顾漫也看见了刘展源的车,微笑地慢慢放下耳边的电话,暗黄色的路灯下,顾漫兴奋的朝他跑来。


    散落的长发随着身体飘散着,这裘长发,随着刘展源变化的眼光而留长,他曾经无意间地对顾漫说:“长发女人真是让人心醉。”


    于是,女为悦己者容,从未留过长发的顾漫,为了自己心爱的人,留长了自己的头发。如今,甚是想念她那可爱的短发。


    然而在下一秒钟,一辆来不及刹车的大型货车瞬间把顾漫卷到了车底下,那辆货车直直的碾过顾漫,一直经过了好几米才停了下来。


    刺耳的刹车声在街上回荡着,挡风玻璃前那个身影已经倒在血泊中,刘展源的脑子一片空白,耳鸣声又嗡嗡响起。


    “小漫——”


    他下车,奋力地跑到顾漫身前,他抱起顾漫的头,顾漫的嘴里还在不停地吐着鲜血,几秒钟的时间,那具身体便没了动静。


    他抱着她,哭得声嘶力竭,长长的发尾浸泡在血泊中,一股凄惨的腥味。


    “为什么,为什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回荡在凌晨6点15分的街上。


    “我说过,我能弥补你的遗憾。”突然,那个飘渺的声音又出现了:“我能帮你回到过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可是你改变不了事情的结局,6点15分,顾漫必须死,这是她的命数。”


    刘展源愤怒的站了起来:“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给我出来说话,为什么,为什么给了我希望又要让我再经历一次,你知道这种感觉有多痛苦吗?你知道吗?”


    “抱歉,是我没有说清楚。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此时,那个闪着光的时间球又悬浮在空中:“这里还有一个时间球,我把它赠与你,你可以回到她死亡的十个小时前,还是一样,你只能弥补你的遗憾,无法改变她的生死,你要吗?”


    刘展源瞬间跪在了地上,要,还是不要,回到过去,又要经历一次看见顾漫死去的场景,可是他,真的还想再多看看自己的妻子。


    此时他对顾漫的不舍,就像是大学期间谈恋爱两人在宿舍门口分别,不停的拥抱,道别,又重新回去拥抱,又再道别,那个时候,他们总是会在宿舍底下磨蹭个半个小时才肯罢休。


    “要,我要。”


    刘展源睁着通红的双眼,抓住了眼前的时间球。又是一道耀眼的光芒,他闭上了眼睛。



    他猛地打了一个冷颤,眼睛瞪得大大的。他往喧闹的周围看去,此时他正在酒吧,墙上的时钟显示着,8点15分,大银幕上正播放着哥斯达黎加与塞尔维亚的比赛。


    “怎么了小源?”一旁的朋友看着呆滞的刘展源感到奇怪。


    “没事,我…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说着,他便起了身。


    “唉,德国的球赛不看了啊?”


    “不用看了,德国0比1输了。”


    他边说边起身朝门外走去,也不管身后的朋友的脸上是多么的一脸茫然。


    之前的他,满脑子只有工作与球赛,而现在,他只有顾漫,他更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


    他去蛋糕店买了个蛋糕,顾漫最喜欢的白巧克力。又去夜宵店买了十斤油爆虾,这也是顾漫最爱吃的。然后又去了商场的珠宝店。最后去了花店买了一束玫瑰。


    说起送花,上一次,也就是求婚的时候了吧。


    还是在卖花的阿婆手里买的一把,当时的初衷只是看着阿婆可怜,可当德国队夺冠的那一刻,他也是情不自禁的拿着那束花单膝下跪,向顾漫求了婚,是即兴的没错,那也是真心的想娶她。


    打开家门的时候,已经9点,顾漫躺在沙发上正看着电视直播的球赛,似乎要昏昏欲睡。顾漫听见开门声,便立马坐了起来,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老公。


    “老公,你不是去和朋友看球了吗?怎么就回来了?”


    刘展源右手提着一大堆吃的,左手的玫瑰花被藏在身后,他缓缓的走到沙发前,瞬间把身后的花递到了顾漫眼前。


    “生日快乐,老婆。”


    他微笑的看着惊喜的顾漫,这个表情多美好啊,比球赛该是好看多了吧,为什么他之前会不爱回家了呢?


    “老公…”顾漫接过玫瑰花束,眼睛瞬间红了一圈,手不自觉地去捂着自己的嘴巴。


    刘展源放下手里的龙虾和蛋糕,紧紧的把顾漫搂紧自己的怀里,两人的胸腔紧紧贴合着,他感受着顾漫的心跳,这声音,让他感到无比的踏实。


    良久的拥抱之后,他才不舍地松开顾漫。接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黑色绒布盒,他缓缓地打开了盒子,盒子内嵌入着一颗闪耀的红豆般大小的钻石戒指。


    他轻轻地握住顾漫的右手,把她无名指上的那颗小到几乎看不见的钻戒取了下来。顾漫温热的泪水滴在了他的手上,好暖。


    “结婚时,没几个钱,只能给你买这不到20分的碎钻,一直想给你换个一克拉以上的,趁着你生日,一个月后又是我们四周年结婚纪念日,就买来了,喜欢吗?”


    换上新的戒指后,他抬头,温柔地看向早已泪流满面的顾漫,她不断的点着头,又哭又笑。他伸手,抹了抹她脸上的泪珠。


    “我买了你最喜欢的油爆虾,还有巧克力蛋糕,今晚我们就在家看球赛吧。”他温柔地抚摸着顾漫的头发,一想到明早她即将离去,他不禁皱了皱眉,不舍,满满的不舍。


    “嗯…我晚餐还给你留了几道菜,我去热一热。”顾漫擤了擤鼻子,抽了张纸巾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顾漫在厨房里忙活着,看着顾漫炒菜的身影,他忍不住地从背后抱住了她。


    “你干嘛呀?去客厅等着呀,这里烟大,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的吗?”


    顾漫尝试着推开身后的刘展源,可他却像涂了胶水一般,黏在了自己身上。


    刘展源贪婪地闻着她发丝间的清香,他好久都没有这样抱过她了。


    “老婆做菜当然要看啦,万一你被烫到了怎么办?”他的下巴靠着顾漫的肩,亲昵的说道。


    “你今天怎么了?怪肉麻的…”顾漫害羞的低了低头。


    他轻笑,没有回答。


    “说真的,你很久都没有回来吃过晚饭了。记得你没有升职前,还没有那么多的应酬,你现在啊,整天就是在外边喝酒,我想都想得到,你肯定没吃多少饭。”


    刘展源的嘴角渐渐下榻,其实这几年,他口里有一半的“应酬”只是找个借口不回家而已,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想回家,其实结婚前同居的时候并没有这种感觉,似乎婚姻是个无形的束缚,尽管没有任何争吵,也让他感到了不适。


    “以后我每天早上都吃你带回来的馄饨,每晚都回来吃你做的晚餐,还打包去公司当午餐,怎么样?”


    “啊,原来你知道我每天早上都有带馄饨回来呀?我看你从来都没吃过,以为你每次都没看见呢。”


    刘展源怔了怔,这是上一个时间顾漫说的话了。


    顾漫热好了三个菜之后,便端到了电视机前的茶几上,两人坐在地毯上,吃着眼前的菜肴。


    她的厨艺还是那般的好,他之前为什么不爱回家吃晚饭呢?明明这么好吃的菜就在家里,偏偏喜欢吃路边的快餐。


    “真好吃,老婆你真棒。”此时的刘展源丝毫不吝啬他的夸奖,似乎想把这些年想说的赞美都说尽。


    顾漫羞涩地笑了笑,随后,她准备取下那枚新的钻戒。


    “为什么要取?”刘展源不解。


    “新戒指啊,我怕弄脏了嘛。”取戒指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


    “别取,我帮你剥虾。”说着,刘展源双手就朝那盆虾伸去。


    顾漫噗嗤一笑,她总觉得自己的老公今天怪怪的,同时又感觉很正常,只是,久违了而已。


    “这样吃的虾子是没有灵魂的。”顾漫打趣道。


    两人的欢声笑语充斥着客厅,这个家里,难得的一次欢乐。


    吃完后,已经将近十一点了,电视里正在播放德国队与墨西哥队唱国歌的画面。两人窝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一片狼藉。本来顾漫是想收拾收拾的,可是刘展源不让,愣是把她锁在了自己的怀里。


    刘展源没有盯着电视看,而是直勾勾地看着怀里的顾漫,球赛他早就知道了结果,可眼前这个人,他只想把她留在身边。


    “你老看着我干嘛,你不看球赛吗?”顾漫抬着头,她看到他望着自己已经很久了。


    刘展源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往她嘴上亲亲贴了贴。


    “看你。”


    “天呐,你今天也太肉麻了吧。”顾漫害羞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刘展源笑着,紧紧的搂过顾漫,那温热的身子,灵动的眼珠,胸腔带着呼吸一上一下,这是她活着的印记。



    夜里,刘展源依旧把顾漫抱在怀里,房间里开着昏暗的台灯,他舍不得睡,他只想多看看顾漫闭着眼睛,环着他的腰。


    他仔细的看着顾漫的脸庞,岁月的痕迹在她脸上显现了出来,她陪伴了自己十年的青春,他怎舍得让她每日独守空房。


    他想起了当年的婚礼,他当时写了一封长长的信,满满地都是感激与迷恋。


    “无论你是美,是丑,或瘦,或胖,有无皱纹,有无雀斑,我都依旧爱你如初,我将用我一生去为你书写情诗,埋在漫长岁月里,埋在内心深处生根发芽。”


    他不禁念了出来,四年了,他惊讶自己居然还记得。


    “你怎么突然念起你的情书来了?”顾漫睁开了眼,娇羞的笑着,“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顾漫又重新闭上了眼,看着顾漫甜蜜的睡相,他又忍不住地往她嘴唇袭去。他翻过身,把顾漫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他抱着那单薄的身躯,驰骋低喘,顾漫身上的体香似乎有着催情的作用,当快感达到极致时,他吮吸着顾漫的身体,似乎感到此生已无憾。


    凌晨四点,她软趴趴的躺在床上,此前不知道被刘展源贪得无厌的要了多少次,疲惫感让她软弱无力的昏睡了过去。


    他一直没有睡,他不舍。凌晨五点,那个飘渺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还有一个小时,这里将会发生火灾,你还不走吗?”


    “我不走,我承诺过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她。”他依旧痴痴地看着顾漫,坚定不移的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你当真不走吗?”


    “对。”


    声音不再响起,刘展源也躺了下来,紧紧抱着顾漫,跟着睡了过去。


    他双手紧紧地环住顾漫的腰间,这么多年了,顾漫的腰间竟没任何赘肉,她还是那个怎么都吃不胖的女孩。


    第二日上午,电视紧急播报着重要新闻。


    “象牙公寓目前发生严重火灾,火势蔓延迅速,消防人员正在全力抢救……”


    象牙公寓前,还是一片狼藉,哀嚎声、警笛声、水声依旧在演奏着一场悲鸣交响乐。楼道口里,不断有被担架抬出的尸体。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消防人员抬出了一对已经烧焦的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具尸体,尸体已经严重僵硬,怎么也分不开。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