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6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火车“哐当”、“哐当”地声音不绝于耳,窗外黑魆魆的树影、山影一掠而过。翠云抱着包袱,听着车厢里此起彼伏的鼾声,怎么也无法入睡。


紧张和不安填满她的胸腔,让她如此紧张的不只是因为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出远门,更是因为她仅凭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男人的几句话,就跟着他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安徽太和县阮桥镇的故乡,一路水路铁路地赶往上海,去找那个十几年杳无音信、已经记不清楚长相的父亲。


翠云三岁的时候父亲出外闯荡,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过,五岁的时候爷爷病逝,从此之后,只有自己和母亲还有奶奶相依为命,若不是嫁到县城的姑姑时常接济,一家三口恐怕早就饿死了。


奶奶身体不好脾气又暴躁,自打翠云记事起,奶奶便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去邻居家串门就是在家里发脾气,骂自己和母亲,她总觉得母亲配不上父亲,嫌弃母亲没有给她生孙子。


母亲是村里出了名的美人,可惜性格软弱,不管奶奶说什么,母亲都沉默着不吭声,白天下地干活,晚上伺候奶奶吃饭、洗澡,任劳任怨,十几年如一日。


虽然家里很穷,可是母亲仍旧每年拿出不少钱给村里的教书先生,让翠云读书识字。


翠云心疼母亲辛苦,不肯去,母亲总会告诉翠云:“你爹是个有文化的人,你作为他的女儿,不能给他丢脸。”


提起父亲,母亲总是一脸温柔,无限向往的表情,可惜这么多年她连父亲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爹会回来吗?他是不是不要我们了?”翠云小时候不懂事,总是这样问。


而每当翠云这样问的时候,母亲就会抱着翠云,告诉她,“他会回来的,所以翠云要乖。”


说完,便满脸泪水。渐渐地,为了不让母亲流泪,翠云便不再提起父亲。


村里很多人说父亲已经死了,劝母亲改嫁,可是母亲还是苦苦地等着,说什么也不肯放弃。


翠云继承了母亲的美貌,不到十四岁就有很多人上门提亲,母亲总是不肯,说翠云的婚事该由父亲做主。


起初奶奶也不在意,可是当镇上有名的刘财主派王婆来给自己的傻儿子求亲的时候,奶奶不顾母亲的反对,收下了聘礼。


后来,姑姑回娘家,跟奶奶一起劝母亲答应这门亲事。


说是劝,实际上又是母女合伙对母亲进行一通奚落辱骂。


翠云为了不让母亲被欺负,哭着答应了下来,对母亲说:“虽然是个傻子,可是我嫁过去之后,娘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答应了刘家的亲事,翠云跟着姑姑来到城里置办嫁妆,在绸缎铺里,漂亮的翠云引起了一个上海口音的年轻男子的注意。


见翠云正与店里的伙计交谈,那男子便上前搭讪,“姑娘看着面善,不知家住何处?”


乡下男人大多黝黑粗鄙,极少能有这样白净斯文的,翠云见男子模样周正、一脸诚恳不像坏人,就如实告诉了对方。


那男子听完皱了下眉头,略作思索,又问道,“请问你是谁家的女儿?你父亲怎么称呼?”


翠云见对方提起自己的父亲,心中立时腾起一丝怒意,没好气地回答道:“我父亲叫阮应儒,不过应该已经死了,你应该不认识。”说完,有些生气地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你要是个识相的,就不要再问了。


可是没想到男子露出惊讶的表情,“你是不是叫翠云,今年14岁,你娘是不是叫张沁兰?”


“你怎么知道?”翠云没想到一个外地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年纪,还知道自己母亲的姓名,很是惊讶,“你是谁?”翠云问道。


“我叫李卫,是来替我们家老爷办差的,我认识你爹,他跟我们家老爷是老朋友,前些日子还在一起喝茶呢。”


听闻自己的父亲还活着,翠云又震惊又委屈,也不买布了,拉着李卫走出绸缎铺,仔细问个清楚。


李卫告诉翠云,她的父亲并没有死,而是在上海做茶叶生意。虽然在上海又娶了妻子,生了孩子,可是一直惦记着老家的妻女,经常往老家寄钱。


可是这一切自己和母亲却一无所知,别说是收到他寄回来的钱,就连他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一想到自己和母亲这么多年来受的委屈,想到自己因为没有父亲要嫁给一个傻子,翠云的愤怒和委屈再也忍不住,她要去问问那个狼心狗肺的父亲,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翠云拜托李卫带自己去上海找父亲,李卫也同情翠云和母亲的遭遇,便答应了翠云。


由于李卫今日就要回上海,翠云托人给母亲带了一个口信,告诉她,自己要去找父亲,便跟着李卫踏上寻找父亲的旅程。



早上九点,火车终于到了上海火车站,李卫找了一辆黄包车,两人一起往阮府的方向驶去。


“昨天看你可怜,一时冲动就带着你来了上海,要是被我们家老爷知道了,肯定要怪我不谨慎的,一会儿我先下车,看着你进去,我再走,如果有问题,你就到南京路的凤祥绸缎庄来找我,这些钱你先拿着。”李卫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交给翠云。


黄包车要拐弯的时候,李卫果然结账下车,吩咐黄包车夫:“送这位小姐去阮府。”


没过多久,黄包车在一处宅院前停下,翠云抬头,只见门上的匾额上写着两个大字“阮府”。


翠云下车扣门,一个下人出来开门。


翠云自报姓名,说明来意,下人愣了一下关上门,随后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出来将翠云迎了进去。


翠云刚到前厅战战兢兢地坐下,就听到一道欣喜的女声响起:“听说大小姐来了,刘全,快去把老爷找回来。”


翠云抬头看向门口,只见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子笑盈盈地走进来,月色的绣花旗袍,时髦的卷发,踩着高跟鞋牵着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子。


这位应该就是父亲在上海的妻子薛青吧。


翠云在火车上听李卫说,父亲刚来上海的时候在一家茶庄做伙计,因为出色的能力被老板看中,一步步高升,后来娶了老板的独生女,并且生了一个儿子。


茶庄老板死后,父亲继承了岳父的茶庄,并凭借自己的能力,将茶叶生意做大,现在已经是上海最大的茶商了。


翠云从椅子上站起来,两个人互相打量着,“怎么来的?还没吃饭吧?”不等翠云回答,转身对身后的人说:“月牙,快让厨房给大小姐做点好吃的来。”


又转过身对翠云说:“叫我青姨娘就好。”


叫月牙的丫鬟应声去了厨房。


“哦,这是你弟弟,丰儿。”薛青将身后的孩子拉倒面前,摸着孩子的头温柔的说:“丰儿,快过来叫姐姐。”


丰儿拉着薛青的手,笑嘻嘻地叫了一声“姐姐”。


翠云僵硬地应了一声。下人很快端上了早餐,翠云坐立不安地吃着,不时抬头朝门口张望,薛青在一边陪着。


吃完饭,薛青吩咐下人收拾一间房间出来,身侧的月牙笑着说:“已经收拾好了,就在少爷房间隔壁。”


薛青带着翠云来到二楼,等翠云简单梳洗一番,两个人便坐在床边一边说话一边等阮应儒回来。



差不多过了一个钟头,外面传来一声“老爷回来了。”


翠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双手绞着衣角,紧张不安地盯着门口。


不多时,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从门口走了进来。一身黑色的长衫,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绅士礼帽,进屋之后,顺手将帽子摘下来交给身后的管家,露出与翠云相似的俊朗眉眼。


阮应儒呆呆地看着泫然欲泣的翠云,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


阮应儒在下面的茶庄查账,听到管家说大小姐孤身一人来上海找他,他还不敢相信,问管家怎么确定就是大小姐,管家笑呵呵地说,“一看就知道是大小姐没错的。”


他火急火燎的赶回来,看着那张糅合和自己和妻子全部特征的脸,不是自己的亲女儿是谁?


阮应儒又惊又喜,有点儿语无伦次的说道:“你怎么来了?你一个人来的吗?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阮应儒走到翠云面前,伸出手想摸摸她的头发,可是手抬起又放了下来。


翠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母亲苦等了十几年的父亲,十几年来杳无音信,母亲在乡下受苦,他却在这里和别的女人吃香喝辣。


翠云咬着嘴唇,泣不成声,死死盯着阮应儒,眼神里的紧张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委屈还有愤怒。


几乎所有的下人都挤在房间里看乡下来的大小姐,屋里屋外站了十几号人,薛青见状,笑着对翠云和阮应儒说:“你们爷儿俩好好聊聊。”


说着牵着儿子将所有的下人打发出去,关上房门,房间里只剩下翠云和阮应儒父女俩。


“你十几年没有消息,我和娘都以为你死了。”直到所有人都离开房间,翠云才开口说到。


阮应儒听了却莫名其妙,明明他每年都会写信寄钱回家,也经常收到她们母女的回信,怎么女儿就以为他死了呢?


料想到事情并不简单,阮应儒拉着翠云在桌前坐下,刘全适时地送来一壶茶,替两人斟上。


待到刘全关上门离开,阮应儒有力的手掌按在翠云瘦弱的肩膀上,疑惑地问:“难道我寄回家里的钱和信你和你娘没有收到吗?”


翠云摇摇头,“我们从来没有看到什么钱还有信,我跟娘根本不知道你在哪里,甚至不知道你是死是活。”一想到自己和娘艰难的生活,翠云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你姑姑没有给过你们钱吗?”


阮应儒不可置信地看着翠云,他不相信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这样的话。


“给过,奶奶身体不好,家里只有娘一个人忙里忙外,姑姑倒是经常接济我们,给奶奶买药买补品,也是多亏了姑姑,我们才没有饿死。”


阮应儒的心里仿佛被一根木棍狠狠地戳了一下,姐姐和姐夫在县城开一家豆腐铺,他总是把钱和信寄到姐姐家,让他们转交给乡下的母亲还有妻女,那些钱足够她们三个人衣食无忧。


他也曾写信表示想把她们接到上海一起生活,可是她们回信说,在乡下生活惯了,怕在上海跟薛青一起生活不痛快就不来了。而他也只能遗憾作罢,继续寄钱回去。


一想到自己的姐姐将自己给女儿还有结发妻子的钱私吞,而且不告诉她们关于自己的任何消息,阮应儒心痛到极点,也气愤到极点,但是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翠云接下来的话。


“你是怎么来到上海的?”阮应儒心疼地问,他想知道女儿吃了多少苦,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能一个人从安徽的偏远乡下来到上海。


翠云将王婆上门提亲,奶奶逼嫁,自己在县城买布料遇上李卫以及跟他来上海的过程对父亲说了一遍。


翠云说完,阮应儒的双手紧紧攥起,心里充满了愧疚,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放开。


“你会接娘来上海吗?”翠云看着父亲的眼睛问他。


“会,当然会,我明天就让刘全接你娘和你奶奶来上海,我们一家人住在一起,好不好?。”阮应儒双手扶着女儿的肩膀,郑重地承诺道。


翠云迟疑地点点头垂下眼眸,眼睛里闪过一丝担忧,娘说过,有一种人叫笑面虎,笑里藏刀,表面上对你好,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整你呢。


这个青姨娘看着聪明的很,若真是这样的人,母亲性子那么弱,之前只是被奶奶欺负,现如今再加一个得势的姨娘,母亲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还有,父亲活着的消息为什么姑姑连奶奶也不告诉……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