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6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阮应儒明白女儿在担忧什么,“别担心,丰儿娘人很好,一直说要接你和你娘来上海一起住,只是……算了,反正你不用担心,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跟刘全一起去接你娘。”


关于之前的事阮应儒不想说太多,他不想在孩子的心里留下太多仇恨的影子,以后好好补偿她们就是了。


父女俩说了许久的话,直到丰儿跑来叫爹和姐姐吃饭才停下。


“姐姐你喜欢吃红烧肉吗?我最喜欢吃红烧肉了?”丰儿自来熟的牵着翠云的手,仰着头兴奋的问翠云。


翠云不禁难过起来,在家的时候,只有过年才能吃上肉。每次做肉,母亲都把肉留给自己和奶奶,而每次自己伸手夹肉,奶奶就给她脸色看,久而久之,她便不再吃肉,也忘了肉是什么味道了。


“不喜欢。”翠云失落地说。


“姐姐不喜欢吃红烧肉没关系,今天还有鱼,还有鸭子,厨房今天做了好多好吃的。”丰儿丝毫没有察觉到翠云的不开心,自顾自地说道。


薛青生丰儿的时候难产,之后便再也生不了孩子,她总是告诉丰儿,他还有一个姐姐生活在乡下,姐姐很喜欢丰儿,于是丰儿每天都盼着姐姐来,如今见到姐姐,便喜欢得不得了。


翠云默默地牵着丰儿,心里忍不住担心母亲来了之后,会不会被这里的人欺负?丰儿的娘那么年轻漂亮,父亲还会不会喜欢年老色衰的母亲?


午饭桌上,薛青和阮应儒不停地给翠云夹菜,就连丰儿也有样学样,往翠云碗里夹菜,于是,翠云便有了人生中第一次剩饭的经历。


饭后,薛青让月牙去请裁缝帮翠云做衣服,阮应儒让她把李卫也请过来,好好谢谢人家。


第二天一早,刘全便出发去老家接母亲还有奶奶,顺便将刘家的亲事退掉。


家里请了先生教丰儿读书,翠云来了之后,便也跟着先生学习。


这天下午,翠云正和丰儿一起上课,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大喊一声:“老太太到了。”


翠云放下书本跑了出去,只见母亲和管家搀扶着奶奶正走进来。


翠云扑进母亲怀里,喜极而泣,可母亲却没有那么开心,皱着眉头忧心地左右打量。


薛青带着丰儿和月牙迎了出来,笑着招呼道:“路上累着了吧,快进屋好好歇歇。”


“后院的厢房太太早就给老太太和大太太准备好了,既敞亮又清净,太太说你们先住着,要是不喜欢,过段时间再换。”


月牙上前搀扶着翠云的奶奶,高声说道,既是说给翠云的母亲听,也是说给府里的下人们听。


原本家里都视薛青为当家主母,如今阮应儒的原配夫人又来了,下人们还在为难到底该如何称呼两位太太,听月牙这么一说,瞬间明白过来,老爷的原配夫人尊一声大太太就好,太太还是当家作主的太太。


月牙一句话化解了所有人的尴尬,翠云母亲心里的石头也悄悄落了下来。


在她心里,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只要他好好的活着,只要这辈子能再见到他就知足了,她不求那些虚名,只要能和女儿安安生生的生活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来之前虽然刘全告诉她薛青的人极好,可是她还是怕薛青是个不好相处的。可是刚才一进门,人家欢欢喜喜地迎上来,丫头称自己一声大太太,她便心安了。


只是那个十几年未见的夫君,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十几年未见,自己早已人老珠黄,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认出自己。


翠云扶着母亲,管家和薛青扶着老太太,丰儿这几天与翠云混熟了,越来越喜欢这个姐姐,牵着翠云的手,眨巴着眼睛看着翠云的母亲,见她低头看自己,甜甜一笑,叫一声“大娘好。”


“哎~”翠云的母亲慌张地应道。


一行人来到大厅,阮应儒才从外面赶回来,老太太一看到儿子,顿时嚎啕大哭,一帮人好不容易才劝住。


到了堂屋,月牙张罗着晚饭开席,老太太不停地跟阮应儒还有薛青说话,更是抱着丰儿,喜欢地不撒手,阮应儒与翠云的母亲竟然直到晚饭结束都没能正经说上几句话。


晚上,阮应儒先在母亲房里与母亲说了许久的话,又来到翠云母亲的房中。


四目相对,十年未见的夫妻二人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许久,阮应儒才开口道:“这些年苦了你了。”


翠云母亲的眼泪应声而落,阮应儒有些尴尬,想安慰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踟蹰良久,才上前扶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脊。


打破了尴尬,夫妻两人又说了半夜的话,终于将这十几年来的迷惑委屈解释清楚。


第二天,翠云来到母亲房中,才终于明白过来,这些年、这些事的前因后果。


原来,父亲从来没有忘记自己,都是姑姑将父亲寄给自己和母亲的钱和信私自扣下,然后用父亲的钱假意接济自己和母亲,蒙蔽了自己和母亲十几年。


父亲曾经寄回书信询问母亲另娶的事,姑姑知道父亲要娶有钱人家的女儿,便代替母亲回信表示同意,当父亲要接母亲与自己去上海生活的时候,也是姑姑假代母亲回信表示拒绝。


奶奶一直知道父亲的消息,也想来上海与父亲同住,可是姑姑担心奶奶到了上海之后,父亲就不会再寄钱回家,于是骗奶奶说姨娘是一个很不好相处的大小姐,而且不知道父亲在乡下已经结婚的事,若是奶奶去了,必定引起自己和母亲的怀疑,为了父亲,奶奶最好待在乡下。


于是奶奶便觉得自己不能去与儿子还有孙子生活在一起,都是翠云和母亲连累的,便怨恨上了翠云母女,总是明里暗里的欺负她们。


翠云知道这一切之后,与母亲抱头痛哭,恨死了姑姑。可是母亲告诉她,这一切都过去了,好不容易见到父亲,能过上好日子,应该惜福才是。


翠云知道母亲想息事宁人,不让父亲为难,虽然心中不平,可是事情终究过去了,如今一家团聚,姨娘又是个极好的人,也就做罢了。


也许是对姨娘的印象还停留在乡下的时候,也许是寄人篱下、拜高踩低,奶奶面对姨娘和丰儿的时候总是一脸谄媚讨好,面对母亲和翠云,便换了一张脸,颐指气使,吆五喝六,端老太太的架子,经常支使母亲和翠云伺候左右。


翠云听母亲的话,不与她计较,青姨娘就算撞见也是劝几句便罢了,并不真的理会,奶奶以为青姨娘的态度就是默许了自己的行为,变本加厉的欺负母亲,翠云心疼母亲,可母亲告诉她不要让父亲心烦,翠云便也无可奈何。


转眼来到上海已经半年了,除了母亲被奶奶欺负之外,每日跟着弟弟一起念书,日子还算安稳平静。


这日,突然听闻姑姑来了,翠云匆忙赶到堂屋,想看看这次姑姑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到了堂屋才发现,原来,自从自己和母亲到了上海之后,父亲便不再寄钱回去,姑姑欺上瞒下的事也不胫而走,县城的人都知道姑姑是一个心肠歹毒的女人。


无利可图又名声败坏,姑姑便被她的婆婆赶出了家门,无奈之下跑到上海来找父亲,希望父亲收留她。


父亲看着衣衫褴褛的姑姑叹了口气,刚要说话,青姨娘却抢先开口说道:“我们多一张嘴吃饭是没有问题,可是你的孩子怎么办?没娘的孩子多可怜呐?这样吧,你先回去,以后,我们每个月寄一笔钱给你,你回婆家也好,自己做点儿小生意也好,照顾几个孩子要紧。”


姑姑听了,眼巴巴的看着父亲,不料父亲点点头道:“阿青说的在理,我派人送你回去,跟他们好好说说,以后每月寄钱给你,你们就好生过日子吧。”


姑姑就这样被打发走了,我和母亲顿时觉得解气不少。


姑姑这边安生了,奶奶又不安分了,这天一家人在一起吃晚饭,她跟父亲还有青姨娘说:“翠云今年都16(虚岁)了,早该给说个婆家了,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都和你爹成亲了。”


父亲没有说话,倒是青姨娘先开了口:“这事儿,我问问翠云的意见。”奶奶见青姨娘发话了,也就不再说什么。


晚上父亲出外应酬,青姨娘将翠云叫到房中,表情严肃的说道:“先生说你是个读书的好苗子,我和你爹便商量,让你去读女中,跟着我学着打理商铺,至于毕业以后,你上大学、出国留学还是嫁人都随你。可今天你奶奶将这件事提起来了,我就问问你的意见。”


翠云震惊的看着青姨娘,她知道青姨娘人很好,却没想到她能为自己考虑得这么长远,这些事就连自己的母亲也不曾为自己考虑过。


“我真的可以去上学吗?”翠云声音颤抖,不可置信地问青姨娘。


青姨娘温婉一笑,摸着翠云的头,“傻丫头,你是阮应儒的女儿,当然想上哪所学校就上哪所学校。”随后又温柔的说道:“你是你爹的女儿,是丰儿的姐姐,我当然希望你有出息,你过得好,我的脸上也有光,丰儿,你说是不是?”青姨娘说着转头问在地上玩耍的丰儿。


“是。”丰儿开心的说:“我以后要跟姐姐一起上学。”


翠云听了青姨娘和丰儿的话,心里充满了感激,激动地望着青姨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青姨娘看出了翠云的窘迫,便转移了话题。


“以后别听你奶奶的话惯着丰儿,让他自己吃饭,你瞧,他现在都快给惯坏了。”青姨娘嗔怪地说道。


“对,不能惯着丰儿。”丰儿学着母亲的话,“姐姐,我们一起去国外念书好不好?”


“好啊,不过你要快点长大哦!”


“我会快快长大的……”


突然,门外“扑通”一声闷响,好像重物滚下楼梯的声音,翠云和青姨娘赶紧打开房门,循着声音的来源来到楼梯口,只见奶奶了无生息地躺在楼梯脚下。


原来是刚才听墙根,听到青姨娘说自己的不好,转身离开时候,一脚踩空,摔下了楼梯。


青姨娘吩咐下人请大夫,可惜,等大夫到的时候,奶奶已经断了气。


父亲本来打算将奶奶的尸骨送回来家安葬,可是青姨娘说:“你十几年没回去,把娘接来上海没多久就送回去安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把娘怎么了呢,以后我们大抵都要葬在上海,把娘也葬在上海吧。”


父亲听了觉得有道理,于是就将奶奶安葬在了城郊的公墓里。


奶奶去世后,母亲的苦日子算是熬到了头。青姨娘为人热情厚道,待母亲和翠云也好,丰儿聪明乖巧,每天“大娘”、“大娘”地唤得母亲喜笑颜开,娘的日子过得也算顺心。


看着娘开心,翠云也就开心了。


三个月后,翠云顺利通过了女中的入学考试,穿上了曾经羡慕的校服,成为一名女中学生。


她已经想好了,中学毕业之后,就去法国留学,未来定是一片美好前程。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