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床前站着谁?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7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2008年,清晨。阳光中沐浴带着百合花香。洁白的病房里小西紧紧的握住了母亲的手。

“小西,如果妈妈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妈妈真希望你不会经历这些痛苦,是妈妈对不起你,西西,妈妈对不起你。”

然后妈妈就真的走了。不是在病房也不是在家里,而是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她从二十六楼的顶上跳了下来,如同一片秋叶。

那年的小西才11岁。对于死亡来说仅仅只有一个笼统的概念。如同传说一样,每个人都听说过,每个人都知道那么一点点,但你要他说个详细的,他又会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小西知道的就是这辈子都可能再也见不到母亲。父亲用最残酷的声音告诉了她。

“她死了。”

没有安慰,没有解释。就是一句不痛不痒的死亡通告。

在母亲去世之前,小西偷听到了父亲这么一段对话。她不能分辨具体的好坏,只是感觉到了恶心。

医院的安全通道内。小西坐在楼梯转角的地方,望着窗外的天空有些微微出神。

这时父亲和奶奶走了进来,他们并没有发现她。

“儿子,这病救不活的。”奶奶小声的说道,语气听上去还有些苦口婆心。

“可是......”这时的父亲显的有些犹豫。

“放弃吧,听你舅公说,要不了多久我们这的房子就要涨价。”奶奶确定没人进来,声音又放小了一些对父亲说。

“涨价?涨多少?”

“不知道,但是会翻个好几倍。”

“你确定?”

“你舅公还会骗我吗?人家那么大的官。”

“那舅公有没有说买哪里,多少钱?”

“现在买便宜,不是有个新盘吗?听说才几千块钱一平。”

“可是新惠这病得不少钱,买了房子人......”

“别救了,救不活的,你没听别人说这是绝症吗?”

“这,我考虑考虑吧。”

小西偷听着他们的谈话。虽然是熟悉的亲人,但是她还是本能的感到了害怕。现在小西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们是要放弃妈妈了吗?

她不确定,毕竟这是她的父亲和奶奶。同样也是妈妈的亲人。

既然已经知道了结局,那么小西父亲的选择也就不言而喻。

父亲在母亲活下去的机会,和他发财致富的机会之间,他选择了后者。母亲并不知道父亲和奶奶打的小算盘,她只知道,医院对她停止了治疗。

她跳了下来,不是因为痛苦,也不是因为折磨,而是她知道她没有了希望,她被放弃了。

可能是报应吧,贪婪在腐蚀着他的心灵的时候,也在腐蚀着他的生活。

经济危机来了,如同一只净化藏在金钱中邪恶生物的洪荒巨兽。父亲所有的钱都买了房子,身上还背着一笔巨债。

生意上的巨额亏损使得债务的窟窿越来越大。但是房价的上涨并没有马上到来。父亲不得不卖掉几套房子来填补空缺。

没过多久奶奶也去世了。死的很突然,就是睡在床上,第二天再也叫不醒。

和小西母亲去世时不同,母亲去世的时候她是悲伤的。感觉所有的东西都失去了色彩。对那具放在冰棺中痛苦的尸体是那样的恋恋不舍,多想能再次紧紧拥抱。

可父亲却只是在一旁应酬,给每一个过来悼念的亲戚朋友发烟敬酒。

但是奶奶死的时候,小西没有任何感觉。比尸体还要冰冷的眼神看着安详睡着的奶奶,这只是一场普通的仪式。

这次父亲看上去悲伤了一些。可更多的也只是站在一旁给过来悼念的客人,装烟敬酒。

可能他也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冷血动物。生活的折磨使得父亲养成了酗酒的习惯。麻痹自己神经,变成了他解决事情唯一的方法。

麻痹神经后的逃避,换来的还有暴躁的脾气。整个人就像烈酒一样,一点就着,很难再像以前一样冷静下来。

胸腔的怒火一直在燃烧,每天出现在父亲面前的小西,就成了他最完美的发泄工具。

醉醺醺的父亲会找着各种理由去殴打小西。

弱小的小西只能瑟瑟发抖的保护着自己的重要部位,然后蜷缩在地上,任由父亲去捶去踢。

疼吗?当然会疼。可就如同喝酒一样。一开始喝会烂醉如泥,头疼难忍。但是喝的多了也就麻木了。

一开始的时候小西还会去逃跑,去哭喊。但是这样只会让自己被打的更惨。他会觉得小西是在反抗他,反抗他作为一个父亲的权利。

知道求饶没用,后来的小西也学聪明了。她会在身上垫上一些东西,比如书本或者是坐垫。为此她还有过沾沾自喜。可能父亲发现了,可能没有。但是他并没有拆穿过小西。他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发泄工具。

有时候小西睡在床上的时候会想,不知道哪天自己才会被打死,那样也许就可以去找妈妈了。

好像爸爸也打过妈妈。但是妈妈会去反抗,虽然有时候也会被爸爸打倒在地。可妈妈却能很快站起来,用血肉模糊的身体和凶狠的眼神吓唬爸爸。

但是小西却不能。每次被父亲打倒在地,小西就只能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小西没有力气站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用力的是父亲而不是她。

小西就只能躺在冰冷的地上,任由眼泪和口水自己不自觉的流在地上。等着它们从热的变成冷的,再从冷的变成热的。

等到能动了再爬到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反锁,用空洞的眼神望着窗外明亮的月光。

她不知道爸爸是怎么了。虽然以前也有打骂过自己,但是小西却从来没有这么痛过。

以前的打骂小西还能感受到一些关心,可如今感受到的只有在深夜红色的眼睛。

小西想要去死,但是她不知道要怎么才算死亡。或许可能是她还在留恋着什么。

伤痕累累如同一个破娃娃的小西。在这个时候,得到了人生的第一次帮助。

小西的班主任是一个年轻的女老师。说不上有多漂亮,但是她挂在脸上的笑容对那个时候的小西来说,却是最美的。

老师名字叫舒美。她总是会温柔的对她的学生说话,在生活上也会对他们无微不至的关心。

若是要对‘好人’做一个标准。某些地方舒美能算的上是一个很完美的参照。

在夏天一日清晨,小西去上学。因为昨天晚上父亲的拳头找到了小西的脸上,小西也没有办法再去找一件长袖或者长裤去遮挡伤痕。

舒美老师发现后,将小西叫到了一旁,蹲下身抚摸着小西脸上发青的伤痕。

“小西,你是摔到或是撞到了吗?怎么伤成这个样子?”舒美老师皱着眉,脸上充满了关心。

小西抓紧了自己的袖口,摇了摇头。

可即便是这样,舒美老师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看着小西不自然的抓着衣袖的手。想着为什么在夏天这么热的天气,小西还穿着一件长袖。

“小西,你穿着长袖不热吗?”舒美老师的手向着小西的手臂抓去,想要帮她把衣袖卷起来,这样也会凉快一些。

但是小西躲开了。她现在对于别人碰触性的行为都非常敏感。

“小西,你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能不能和老师说说。”舒美老师没有再去碰触小西的手臂,而是伸出了手。“来,小西,牵着老师的手,陪老师去走一走好不好。”

小西看着舒美老师的手,有些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角。再看看舒美老师温柔的笑容,真像自己的妈妈。将手放在了舒美老师的手上,点了点头。

舒美老师牵上了小西的手,走到了楼下的花园。

小西靠着舒美老师坐在花园里,舒美老师抱着小西的肩膀,就像自己的孩子一般。

阳光从高大的树木中透漏出来。在林荫下黑灰色的土地上照应出黄色明亮的圆形光点。

有一个光点照在了小西脸上的伤痕上,虽然很奇怪,但是小西还是觉得脸上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虽然说小西不太爱说话,但老师还是能看出来,小西是个温柔善良并且聪明的小孩。”舒美老师看着远处飞舞的蝴蝶,微笑着对小西说道。

小西没有说话,只是玩弄着自己的手指,还会抓抓自己的脸。

“就是因为我们这样优秀,所以我们在生活当中才会需要帮助,因为越是优秀的人,越是会被邪恶盯上。”

小西有些紧张,她害怕老师发现了什么。其实并不是小西不敢说,而是她的倔强在告诉她,她并不比别的小孩弱小,并不比别的小孩难过。更重要的,她想要妈妈知道她好好的。

“小西,虽然老师也很弱小,但是你愿不愿意和老师一起去面对困难呢?”

这时的小西喉咙有些哽咽。虽然感动,但此时的她真的哭不出来。只是开口问道:“老师,你说为什么每次我蒙在被子里哭泣的时候,不停的喊着妈妈,可是她并没有出现呢?明明她以前再给我讲故事的时候说,小孩子在危险的时候,只要蒙住眼睛,大声的喊着你最需要的人,她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听到这里舒美老师沉默了。这句话里没有抱怨没有责怪,问的也并不悲伤。可是舒美老师却感受到了无比的沉重。

“小西,小西是想妈妈了吗?”舒美老师又将小西抱的紧些。

小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时,有一只蝴蝶从小西的面前飞过,小西伸出去手想要抓住它。没想到,小西的手臂露了出来。

就这样,舒美老师发现了小西手臂上触目惊心的伤痕。

激动之下,舒美老师抓过小西的手臂,将小西的衣袖拉了起来。看到那恐怖的新的旧的不同的伤痕。捧着嘴巴,红着眼睛。声音颤抖的问道:“小西,这是谁打的。”

小西连忙将衣袖拉紧,将手夹在双腿之间。不再说话。

“这简直就是畜牲才能做出的行为,小西你一定要告诉我是谁。”舒美老师生气的站了起来,身体都有些颤抖。

小西知道现在藏是藏不住了,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也许舒美老师真的会帮到自己。毕竟她是一个笑起来像妈妈一样的女人。

“老师,如果我说出来了你会带我离开这里吗?”小西的这句话让舒美老师沉默了。“小......”

小西没等舒美老师说完,接着说道:“没关系的,我知道这样也确实为难到了老师。”

“小西......”舒美老师的脸上露出了愧疚和不忍。

“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的,我来告诉老师是谁打的我。”小西再次打断了舒美老师的话。

“小西,是谁,告诉老师。”舒美老师蹲下身子,双手搭在小西的肩上,坚定的眼神看着小西说道。

小西擦了擦舒美老师不自觉留下的眼泪,笑着说:“是我爸爸。”

舒美老师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眼泪如同崩堤一般流了下来。滴落在这个夏季,学校灿烂的花园里。

后来。舒美老师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学校。也引起了学校的高度重视。

校长叫上了很多老师以及公安部门的人找到小西的父亲,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与教育。

但是小西身上的伤痕只能算是轻伤,并且小西父亲认错态度好,法院只判三年有期徒刑。

小西暂住到了姑妈家。生活也算是安定了下来。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小西想留的长发留了起来,身上的疤痕也渐渐消失。

舒美老师在小西小学毕业后离开了这座城市。如此,这冰冷的城市又少了一个善良的人。

在舒美老师走的那一天,小西特意去机场送别。舒美老师紧紧的抱着小西说:“小西,老师走了,有什么事情就打老师电话,一个人要好好的......”

舒美老师说了很多。可小西只是抱着她,即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摇头。安静的就像父亲被抓走的那一天。

只有在舒美老师快要上飞机时小西才说:“老师,你不能将我也带走吗?”

如同那天在花园时一样,舒美老师沉默了。小西没有再说话,微笑着挥挥手,只有道别。

舒美老师走了,小西没有问她去了哪里。小西又瘦了,即便是好了身上的创伤,却也没能治好小西心里的伤。

那时小西才刚刚进入高中。才刚刚接触到青春的含义。

小西长得像她妈妈一样漂亮,越长大越像。这是所有熟悉小西母亲的人说的。

所以,当小西刚刚踏入高中校园的时候。立即引起了青春期荷尔蒙旺盛的男同学的注意。如同蜜蜂见了花朵一般的围了过来。

可小西的沉默寡言又将所有的男生都挡在了校裙之外。

还没上几天课。所有人都远离了她。男生是因为对‘玫瑰’产生的距离,而女生是因为嫉妒而产生的距离。

而小西对这些并不担心也并不在意。但唯一让她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那天小西刚刚下课。回到姑妈家,刚打开家门。就见到了那个到如今都会在噩梦中出现的男人。

那个男人正坐在客厅喝茶,和姑父之间交谈甚欢,一点都不像三年前的样子。可即便是这样的画面小西第一个反应就是马上关门,逃离这里。

“小西,还不进来,你爸回来了。”姑妈看到小西后,立马将她叫住。

小西没有理会姑妈。低着头只想着怎么离开。可也许是三年前养成的本能,现在她的脚一步都迈不开。就像那个男人对她实施家暴时一样。

“小西,爸爸我......”那个男人说话了,语气上显的很愧疚。

小西向后面微微退了一步。但还是没有逃跑的勇气。

那个男人站了起来,向着小西走过去。小西见到如此,侧着身子,右肩挡在身前,做出了一个保护动作。

那个男人见到这样,停下了向前的脚步说:“小西,爸爸知道以前伤害了你,但是爸爸也不是刻意要那样,都是喝酒喝糊涂了。”

小西没有说话,光光是听到他的声音小西的灵魂都会打颤。

男人向前走了一小步。见小西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动作,便又多走了几步,刚刚好手能碰触到小西。

那个男人将手搭在小西的肩上。小西的身体立马颤抖起来,就像一只受过伤害的流浪狗。见到小西这样,男人又将手放了下来。

轻声的说:“小西,跟爸爸回家吧,现在爸爸有钱了,我只要把手上的房子一卖出去,我们就有钱了,爸爸以后绝对会好好的疼你。”

这时姑妈和姑父也走了过来对小西说:“是啊,西西,跟你爸爸回去吧,虽然姑父也疼你,但这毕竟是你亲生父亲不是。”

说实话,姑妈和姑父对小西这几年确实不错。帮着小西将她父亲留下的几套房全部租出去,得到的房租基本上都用在了小西的生活开支。对小西的生活和学习上也非常关心,就如同自己的女儿一样。

小西觉得这样挺好的。

姑妈拉住小西的手,小西并没有抗拒,对小西说:“来,西西,先不说这些,先吃饭,前些日子煲的汤一直也没见把你养好,今天姑妈又在别人那里学到了一招,你来试试好不好喝。”

小西被姑妈牵着手来到餐桌上,然后姑妈立即盛了一碗汤给西西。看着姑妈一脸期待的样子,小西用勺子喝了一口。笑着点了点头。

姑妈见小西喜欢,开心极了。立马又给小西盛了一大碗饭,并对姑父说:“男的,你招待弟弟吃饭啊,我看这以后还得多买些肉的,要不然西西怎么老是吃不胖。”

小西看着这一大桌的鸡鸭鱼肉,又看了一眼姑妈日渐肥胖的身材笑了笑。

姑父白了一眼说:“西西这是吃不胖,我听老陈说他给他孙子买了个什么维生素还不错,我明天也买几瓶,补补维生素就好了,女孩子嘛,瘦点好,你不看电视里的那些女明星,个个都瘦得像排骨精似的。”

姑妈听了就不高兴了:“就那些药片有什么好的,甜不甜咸不咸的,排骨精,排骨精,你怎么不去找个排骨精回家哟,还待在家里干嘛,去找排骨精去撒。”

姑父见到姑妈这样,挥了挥手说:“不说嘞,不说嘞,和你说不通,来来来,老弟啊,我们喝酒,我跟你说啊,我朋友那里最近不是有点生意,你把房子卖了,得了钱可以去看看,现在嘛,只要有钱......”

姑妈也没有再去理会姑父,给小西夹了菜对小西说:“西西啊,姑妈也舍不得你啊,可你爸爸毕竟找到这里来了,我们刚刚聊天,发现他也确实改邪归正了,也不是改邪归正,就是没那么暴躁了,有钱了不是嘛,这人有了钱涵养也就跟着上来了,你以后那就是过上了公主的生活,要什么有什么了。”

“不像你姑妈和姑父,也就只能给你赚几个饭钱,你看别人家的女孩子,什么化妆品,名牌衣服,不是姑妈不舍得给你买哟,是真的太贵了,房租的钱有些用了,有些给你存着,这你上了大学可是有不少的开支,不过你也别学着外面的大小姐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哟,这钱用习惯了可就过不了苦日子了......”

小西听着姑妈在旁边念叨,然后握住了姑妈的手。此时的小西胸前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喉咙也有些哽咽,眼睛酸酸的。

但她真的哭不出来。

小西最终还是跟着那个男人回家。毕竟再金碧辉煌的屋檐,也不过是寄人篱下。

小西回到了那个让她充满恐惧的房子,三年的时间这里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变的只有时间和容颜。

就像那个男人答应小西的一样,他确实再也没有打过小西,对小西也十分不错。别人有的,别人没有的都买给了小西。

可小西一样也没有用。还是穿着她的旧衣服,还是背着她的旧背包,还是夹着妈妈买给她的那个旧发夹。一个典型的穷小孩模样。

过了一段时间,那个男人应酬多了起来,回来的也越来越晚,每天回来都是喝的烂醉如泥。

但小西早就习惯了,她只希望他不要回家才好。她不明白孩子为什么就一定要有父亲。别人渴望的,却是她最想逃避的。

最近学校来了个转学生。就像电视剧里突然出现的男主角,但谁也不知道,这个主角是个怎么样的人设。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7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2008年,清晨。阳光中沐浴带着百合花香。洁白的病房里小西紧紧的握住了母亲的手。

    “小西,如果妈妈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妈妈真希望你不会经历这些痛苦,是妈妈对不起你,西西,妈妈对不起你。”

    然后妈妈就真的走了。不是在病房也不是在家里,而是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她从二十六楼的顶上跳了下来,如同一片秋叶。

    那年的小西才11岁。对于死亡来说仅仅只有一个笼统的概念。如同传说一样,每个人都听说过,每个人都知道那么一点点,但你要他说个详细的,他又会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小西知道的就是这辈子都可能再也见不到母亲。父亲用最残酷的声音告诉了她。

    “她死了。”

    没有安慰,没有解释。就是一句不痛不痒的死亡通告。

    在母亲去世之前,小西偷听到了父亲这么一段对话。她不能分辨具体的好坏,只是感觉到了恶心。

    医院的安全通道内。小西坐在楼梯转角的地方,望着窗外的天空有些微微出神。

    这时父亲和奶奶走了进来,他们并没有发现她。

    “儿子,这病救不活的。”奶奶小声的说道,语气听上去还有些苦口婆心。

    “可是......”这时的父亲显的有些犹豫。

    “放弃吧,听你舅公说,要不了多久我们这的房子就要涨价。”奶奶确定没人进来,声音又放小了一些对父亲说。

    “涨价?涨多少?”

    “不知道,但是会翻个好几倍。”

    “你确定?”

    “你舅公还会骗我吗?人家那么大的官。”

    “那舅公有没有说买哪里,多少钱?”

    “现在买便宜,不是有个新盘吗?听说才几千块钱一平。”

    “可是新惠这病得不少钱,买了房子人......”

    “别救了,救不活的,你没听别人说这是绝症吗?”

    “这,我考虑考虑吧。”

    小西偷听着他们的谈话。虽然是熟悉的亲人,但是她还是本能的感到了害怕。现在小西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们是要放弃妈妈了吗?

    她不确定,毕竟这是她的父亲和奶奶。同样也是妈妈的亲人。

    既然已经知道了结局,那么小西父亲的选择也就不言而喻。

    父亲在母亲活下去的机会,和他发财致富的机会之间,他选择了后者。母亲并不知道父亲和奶奶打的小算盘,她只知道,医院对她停止了治疗。

    她跳了下来,不是因为痛苦,也不是因为折磨,而是她知道她没有了希望,她被放弃了。

    可能是报应吧,贪婪在腐蚀着他的心灵的时候,也在腐蚀着他的生活。

    经济危机来了,如同一只净化藏在金钱中邪恶生物的洪荒巨兽。父亲所有的钱都买了房子,身上还背着一笔巨债。

    生意上的巨额亏损使得债务的窟窿越来越大。但是房价的上涨并没有马上到来。父亲不得不卖掉几套房子来填补空缺。

    没过多久奶奶也去世了。死的很突然,就是睡在床上,第二天再也叫不醒。

    和小西母亲去世时不同,母亲去世的时候她是悲伤的。感觉所有的东西都失去了色彩。对那具放在冰棺中痛苦的尸体是那样的恋恋不舍,多想能再次紧紧拥抱。

    可父亲却只是在一旁应酬,给每一个过来悼念的亲戚朋友发烟敬酒。

    但是奶奶死的时候,小西没有任何感觉。比尸体还要冰冷的眼神看着安详睡着的奶奶,这只是一场普通的仪式。

    这次父亲看上去悲伤了一些。可更多的也只是站在一旁给过来悼念的客人,装烟敬酒。

    可能他也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冷血动物。生活的折磨使得父亲养成了酗酒的习惯。麻痹自己神经,变成了他解决事情唯一的方法。

    麻痹神经后的逃避,换来的还有暴躁的脾气。整个人就像烈酒一样,一点就着,很难再像以前一样冷静下来。

    胸腔的怒火一直在燃烧,每天出现在父亲面前的小西,就成了他最完美的发泄工具。

    醉醺醺的父亲会找着各种理由去殴打小西。

    弱小的小西只能瑟瑟发抖的保护着自己的重要部位,然后蜷缩在地上,任由父亲去捶去踢。

    疼吗?当然会疼。可就如同喝酒一样。一开始喝会烂醉如泥,头疼难忍。但是喝的多了也就麻木了。

    一开始的时候小西还会去逃跑,去哭喊。但是这样只会让自己被打的更惨。他会觉得小西是在反抗他,反抗他作为一个父亲的权利。

    知道求饶没用,后来的小西也学聪明了。她会在身上垫上一些东西,比如书本或者是坐垫。为此她还有过沾沾自喜。可能父亲发现了,可能没有。但是他并没有拆穿过小西。他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发泄工具。

    有时候小西睡在床上的时候会想,不知道哪天自己才会被打死,那样也许就可以去找妈妈了。

    好像爸爸也打过妈妈。但是妈妈会去反抗,虽然有时候也会被爸爸打倒在地。可妈妈却能很快站起来,用血肉模糊的身体和凶狠的眼神吓唬爸爸。

    但是小西却不能。每次被父亲打倒在地,小西就只能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小西没有力气站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用力的是父亲而不是她。

    小西就只能躺在冰冷的地上,任由眼泪和口水自己不自觉的流在地上。等着它们从热的变成冷的,再从冷的变成热的。

    等到能动了再爬到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反锁,用空洞的眼神望着窗外明亮的月光。

    她不知道爸爸是怎么了。虽然以前也有打骂过自己,但是小西却从来没有这么痛过。

    以前的打骂小西还能感受到一些关心,可如今感受到的只有在深夜红色的眼睛。

    小西想要去死,但是她不知道要怎么才算死亡。或许可能是她还在留恋着什么。

    伤痕累累如同一个破娃娃的小西。在这个时候,得到了人生的第一次帮助。

    小西的班主任是一个年轻的女老师。说不上有多漂亮,但是她挂在脸上的笑容对那个时候的小西来说,却是最美的。

    老师名字叫舒美。她总是会温柔的对她的学生说话,在生活上也会对他们无微不至的关心。

    若是要对‘好人’做一个标准。某些地方舒美能算的上是一个很完美的参照。

    在夏天一日清晨,小西去上学。因为昨天晚上父亲的拳头找到了小西的脸上,小西也没有办法再去找一件长袖或者长裤去遮挡伤痕。

    舒美老师发现后,将小西叫到了一旁,蹲下身抚摸着小西脸上发青的伤痕。

    “小西,你是摔到或是撞到了吗?怎么伤成这个样子?”舒美老师皱着眉,脸上充满了关心。

    小西抓紧了自己的袖口,摇了摇头。

    可即便是这样,舒美老师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看着小西不自然的抓着衣袖的手。想着为什么在夏天这么热的天气,小西还穿着一件长袖。

    “小西,你穿着长袖不热吗?”舒美老师的手向着小西的手臂抓去,想要帮她把衣袖卷起来,这样也会凉快一些。

    但是小西躲开了。她现在对于别人碰触性的行为都非常敏感。

    “小西,你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能不能和老师说说。”舒美老师没有再去碰触小西的手臂,而是伸出了手。“来,小西,牵着老师的手,陪老师去走一走好不好。”

    小西看着舒美老师的手,有些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衣角。再看看舒美老师温柔的笑容,真像自己的妈妈。将手放在了舒美老师的手上,点了点头。

    舒美老师牵上了小西的手,走到了楼下的花园。

    小西靠着舒美老师坐在花园里,舒美老师抱着小西的肩膀,就像自己的孩子一般。

    阳光从高大的树木中透漏出来。在林荫下黑灰色的土地上照应出黄色明亮的圆形光点。

    有一个光点照在了小西脸上的伤痕上,虽然很奇怪,但是小西还是觉得脸上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虽然说小西不太爱说话,但老师还是能看出来,小西是个温柔善良并且聪明的小孩。”舒美老师看着远处飞舞的蝴蝶,微笑着对小西说道。

    小西没有说话,只是玩弄着自己的手指,还会抓抓自己的脸。

    “就是因为我们这样优秀,所以我们在生活当中才会需要帮助,因为越是优秀的人,越是会被邪恶盯上。”

    小西有些紧张,她害怕老师发现了什么。其实并不是小西不敢说,而是她的倔强在告诉她,她并不比别的小孩弱小,并不比别的小孩难过。更重要的,她想要妈妈知道她好好的。

    “小西,虽然老师也很弱小,但是你愿不愿意和老师一起去面对困难呢?”

    这时的小西喉咙有些哽咽。虽然感动,但此时的她真的哭不出来。只是开口问道:“老师,你说为什么每次我蒙在被子里哭泣的时候,不停的喊着妈妈,可是她并没有出现呢?明明她以前再给我讲故事的时候说,小孩子在危险的时候,只要蒙住眼睛,大声的喊着你最需要的人,她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听到这里舒美老师沉默了。这句话里没有抱怨没有责怪,问的也并不悲伤。可是舒美老师却感受到了无比的沉重。

    “小西,小西是想妈妈了吗?”舒美老师又将小西抱的紧些。

    小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时,有一只蝴蝶从小西的面前飞过,小西伸出去手想要抓住它。没想到,小西的手臂露了出来。

    就这样,舒美老师发现了小西手臂上触目惊心的伤痕。

    激动之下,舒美老师抓过小西的手臂,将小西的衣袖拉了起来。看到那恐怖的新的旧的不同的伤痕。捧着嘴巴,红着眼睛。声音颤抖的问道:“小西,这是谁打的。”

    小西连忙将衣袖拉紧,将手夹在双腿之间。不再说话。

    “这简直就是畜牲才能做出的行为,小西你一定要告诉我是谁。”舒美老师生气的站了起来,身体都有些颤抖。

    小西知道现在藏是藏不住了,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也许舒美老师真的会帮到自己。毕竟她是一个笑起来像妈妈一样的女人。

    “老师,如果我说出来了你会带我离开这里吗?”小西的这句话让舒美老师沉默了。“小......”

    小西没等舒美老师说完,接着说道:“没关系的,我知道这样也确实为难到了老师。”

    “小西......”舒美老师的脸上露出了愧疚和不忍。

    “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的,我来告诉老师是谁打的我。”小西再次打断了舒美老师的话。

    “小西,是谁,告诉老师。”舒美老师蹲下身子,双手搭在小西的肩上,坚定的眼神看着小西说道。

    小西擦了擦舒美老师不自觉留下的眼泪,笑着说:“是我爸爸。”

    舒美老师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眼泪如同崩堤一般流了下来。滴落在这个夏季,学校灿烂的花园里。

    后来。舒美老师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学校。也引起了学校的高度重视。

    校长叫上了很多老师以及公安部门的人找到小西的父亲,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与教育。

    但是小西身上的伤痕只能算是轻伤,并且小西父亲认错态度好,法院只判三年有期徒刑。

    小西暂住到了姑妈家。生活也算是安定了下来。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小西想留的长发留了起来,身上的疤痕也渐渐消失。

    舒美老师在小西小学毕业后离开了这座城市。如此,这冰冷的城市又少了一个善良的人。

    在舒美老师走的那一天,小西特意去机场送别。舒美老师紧紧的抱着小西说:“小西,老师走了,有什么事情就打老师电话,一个人要好好的......”

    舒美老师说了很多。可小西只是抱着她,即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摇头。安静的就像父亲被抓走的那一天。

    只有在舒美老师快要上飞机时小西才说:“老师,你不能将我也带走吗?”

    如同那天在花园时一样,舒美老师沉默了。小西没有再说话,微笑着挥挥手,只有道别。

    舒美老师走了,小西没有问她去了哪里。小西又瘦了,即便是好了身上的创伤,却也没能治好小西心里的伤。

    那时小西才刚刚进入高中。才刚刚接触到青春的含义。

    小西长得像她妈妈一样漂亮,越长大越像。这是所有熟悉小西母亲的人说的。

    所以,当小西刚刚踏入高中校园的时候。立即引起了青春期荷尔蒙旺盛的男同学的注意。如同蜜蜂见了花朵一般的围了过来。

    可小西的沉默寡言又将所有的男生都挡在了校裙之外。

    还没上几天课。所有人都远离了她。男生是因为对‘玫瑰’产生的距离,而女生是因为嫉妒而产生的距离。

    而小西对这些并不担心也并不在意。但唯一让她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那天小西刚刚下课。回到姑妈家,刚打开家门。就见到了那个到如今都会在噩梦中出现的男人。

    那个男人正坐在客厅喝茶,和姑父之间交谈甚欢,一点都不像三年前的样子。可即便是这样的画面小西第一个反应就是马上关门,逃离这里。

    “小西,还不进来,你爸回来了。”姑妈看到小西后,立马将她叫住。

    小西没有理会姑妈。低着头只想着怎么离开。可也许是三年前养成的本能,现在她的脚一步都迈不开。就像那个男人对她实施家暴时一样。

    “小西,爸爸我......”那个男人说话了,语气上显的很愧疚。

    小西向后面微微退了一步。但还是没有逃跑的勇气。

    那个男人站了起来,向着小西走过去。小西见到如此,侧着身子,右肩挡在身前,做出了一个保护动作。

    那个男人见到这样,停下了向前的脚步说:“小西,爸爸知道以前伤害了你,但是爸爸也不是刻意要那样,都是喝酒喝糊涂了。”

    小西没有说话,光光是听到他的声音小西的灵魂都会打颤。

    男人向前走了一小步。见小西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动作,便又多走了几步,刚刚好手能碰触到小西。

    那个男人将手搭在小西的肩上。小西的身体立马颤抖起来,就像一只受过伤害的流浪狗。见到小西这样,男人又将手放了下来。

    轻声的说:“小西,跟爸爸回家吧,现在爸爸有钱了,我只要把手上的房子一卖出去,我们就有钱了,爸爸以后绝对会好好的疼你。”

    这时姑妈和姑父也走了过来对小西说:“是啊,西西,跟你爸爸回去吧,虽然姑父也疼你,但这毕竟是你亲生父亲不是。”

    说实话,姑妈和姑父对小西这几年确实不错。帮着小西将她父亲留下的几套房全部租出去,得到的房租基本上都用在了小西的生活开支。对小西的生活和学习上也非常关心,就如同自己的女儿一样。

    小西觉得这样挺好的。

    姑妈拉住小西的手,小西并没有抗拒,对小西说:“来,西西,先不说这些,先吃饭,前些日子煲的汤一直也没见把你养好,今天姑妈又在别人那里学到了一招,你来试试好不好喝。”

    小西被姑妈牵着手来到餐桌上,然后姑妈立即盛了一碗汤给西西。看着姑妈一脸期待的样子,小西用勺子喝了一口。笑着点了点头。

    姑妈见小西喜欢,开心极了。立马又给小西盛了一大碗饭,并对姑父说:“男的,你招待弟弟吃饭啊,我看这以后还得多买些肉的,要不然西西怎么老是吃不胖。”

    小西看着这一大桌的鸡鸭鱼肉,又看了一眼姑妈日渐肥胖的身材笑了笑。

    姑父白了一眼说:“西西这是吃不胖,我听老陈说他给他孙子买了个什么维生素还不错,我明天也买几瓶,补补维生素就好了,女孩子嘛,瘦点好,你不看电视里的那些女明星,个个都瘦得像排骨精似的。”

    姑妈听了就不高兴了:“就那些药片有什么好的,甜不甜咸不咸的,排骨精,排骨精,你怎么不去找个排骨精回家哟,还待在家里干嘛,去找排骨精去撒。”

    姑父见到姑妈这样,挥了挥手说:“不说嘞,不说嘞,和你说不通,来来来,老弟啊,我们喝酒,我跟你说啊,我朋友那里最近不是有点生意,你把房子卖了,得了钱可以去看看,现在嘛,只要有钱......”

    姑妈也没有再去理会姑父,给小西夹了菜对小西说:“西西啊,姑妈也舍不得你啊,可你爸爸毕竟找到这里来了,我们刚刚聊天,发现他也确实改邪归正了,也不是改邪归正,就是没那么暴躁了,有钱了不是嘛,这人有了钱涵养也就跟着上来了,你以后那就是过上了公主的生活,要什么有什么了。”

    “不像你姑妈和姑父,也就只能给你赚几个饭钱,你看别人家的女孩子,什么化妆品,名牌衣服,不是姑妈不舍得给你买哟,是真的太贵了,房租的钱有些用了,有些给你存着,这你上了大学可是有不少的开支,不过你也别学着外面的大小姐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哟,这钱用习惯了可就过不了苦日子了......”

    小西听着姑妈在旁边念叨,然后握住了姑妈的手。此时的小西胸前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喉咙也有些哽咽,眼睛酸酸的。

    但她真的哭不出来。

    小西最终还是跟着那个男人回家。毕竟再金碧辉煌的屋檐,也不过是寄人篱下。

    小西回到了那个让她充满恐惧的房子,三年的时间这里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变的只有时间和容颜。

    就像那个男人答应小西的一样,他确实再也没有打过小西,对小西也十分不错。别人有的,别人没有的都买给了小西。

    可小西一样也没有用。还是穿着她的旧衣服,还是背着她的旧背包,还是夹着妈妈买给她的那个旧发夹。一个典型的穷小孩模样。

    过了一段时间,那个男人应酬多了起来,回来的也越来越晚,每天回来都是喝的烂醉如泥。

    但小西早就习惯了,她只希望他不要回家才好。她不明白孩子为什么就一定要有父亲。别人渴望的,却是她最想逃避的。

    最近学校来了个转学生。就像电视剧里突然出现的男主角,但谁也不知道,这个主角是个怎么样的人设。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