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7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但是与电视剧里面情况不同的是,并不是每个突然出现在你生命当中的人都是白马王子。

破旧的衣服,磕碜的发型,瘦弱的身体。既不阳光,也不自信。就像小学课本里渣滓洞的小萝卜头。

“大家好,我叫金泽。”穷小孩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金泽,与惊蛰相似。可他真的会像他的名字那样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吗?

金泽本来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在小西所在的私立高中读书的。但是最近政府启动了一个‘扶贫’项目。像金泽这样父母双亡,家庭贫困的学生,就被插入了不同学校的不同班级。国家免费资助他们一直读完高中,若是成绩好的在大学还会有一笔补助金。

但是,像他们这样的小孩。未来会怎么样,能决定的只有还处在无知、叛逆和热血年纪的自己。

也许,不幸的人总是和不幸的人在一起。金泽的座位被老师安排在了小西的后面。

在小西父亲被抓走之后,小西觉得自己好像得到了一项超能力。她只要和一个人接触就能分辨他是好是坏。当然,这只是小西过去的生活,带给她对人性的敏感。

与别的男生不同。小西能感受到坐在她身后,总是低着头,不爱说话的男生,有着一颗火热的赤子之心。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别说学校这样的地方。

金泽作为一个弱者,那么他就要有作为弱者的觉悟。他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也早就明白了这一点。

他保持沉默,保持低调。更多的是在保护自己。他没有金钱去呼朋唤友,也没有强健的体魄以一当十,更没有不怕记过和开除的决心。他十分珍惜能在这么好的学校读书的机会。

但是一个弱者,又是一个好学生。那么就成为了老师和家长口中某某某。仇恨和不屑自然而然地就集中在了他身上。

“小子,过两天小白总过生日,你也意思意思呗。”一个剔着板寸,穿着嘻哈的学生走到金泽座位前,拍着金泽说。

此时的金泽正趴在座位上睡觉。因为每天下课后他都会去摆地摊,进货卖货都会到很晚,所以最近他总是得不到充分的睡眠。

金泽被叫醒后,擦了擦眼睛,看到来人后赶忙说:“威哥,什么事啊。”

“没什么大事,就是问你小白总过生日,你准备给多少,眼镜可是给了3000啊。”威哥拍了拍桌子,还指向正在和别人在一旁和别人高谈阔论的眼镜。眼镜看到后,还立马点头问好。

“可是,威哥,眼镜家有钱,我没有啊。”金泽看了眼镜一眼,赶忙说道。

“你怎么没钱了?你不是自己做生意吗?做生意的人还差那点钱吗?”威哥拿手拍了拍金泽的脸,力道不大,但却更加羞辱。

金泽讨好的笑了笑说:“威哥,我那小地摊一个月才多少钱啊,况且我还要交房租,交水电,一个月下来真没多余的钱。”

威哥不屑的笑了笑说:“小子,不管有没有,明天我必须看到最少1000块钱,否则,你那个小地摊,别想再开下去,你开到哪,我砸到哪。”

“我想想办法,想想办法。”虽说此时金泽讨好着笑脸送走威哥,但内心却苦涩无比。就算今晚他把整个摊位的东西卖完,都赚不到1000块钱。

等威哥走后,小西转过了身,拿出1000块钱放在了金泽的桌子上。

金泽诧异的看了一眼桌上的钱,然后又看了一眼小西,惊讶的说:“小西,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小西没有说话,只是把钱再往金泽的身前推了推。然后转身,去看那本好像这辈子都不会看完的课本。

金泽在小西身后笑着说:“你这人还真仗义,这钱就当我借你的,等我有了钱就还给你。”

小西并没有想过金泽会还,也不想要他还。她只是不想看到别人受到欺负。

只是在放学后,小西打开背包拿公交卡时,那1000块钱正原封不动的躺在书包袋里。

金泽的地摊还是没有开下去,而且落了一身的伤。奇怪的是威哥也请了病假。再见到他时,已经是很多年后了。

没有办法的金泽不得以的做起了小偷。因为身体比较矮小,但从小做惯了体力活,爆发力和耐力都很强,所以攀爬能力也极强。可能都快赶上职业攀岩运动员。

金泽做贼是做的越来越得心应手。而小西也是一点比一天沉默,有时候只要男生轻轻碰触她一下,就能引起她很大的反应,她害怕、厌恶甚至恶心。

这天晚上两点。金泽在一个高档小区刚刚得手,正往下爬,如同一只壁虎在空气中游走。

可就在这时,他看到了这样一幕。

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冲入了一个女孩的房间。女孩正蒙着被子,男人一把将被子掀开。因为男人的身体遮挡住了金泽的视线,使得金泽并没有看清女孩的长相。

男人的身体压了上去,女孩在拼死抵抗。可是瘦弱的女孩根本不是男人的对手,很快,女孩的睡衣和内衣一起被男人撕扯掉,露出了还在发育的胸部。

随后男人又脱掉了女孩的裤子,即便是女孩疯狂的踢着腿,也不能抵挡男人粗暴而且疯狂的动作。

在女孩被脱的干净后,男人就去脱自己的裤子。女孩刚想赤(裸)着身体逃出去,就被男人一把抓住,双手被反,用撕坏的衣服牢牢套住。然后一把扔到床上。

此时的女孩刚好是趴着的,脸部对着窗外。这时金泽才发现,那居然是小西,坐在自己前面的女同学。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小西也看到了金泽。然后瞪着眼睛大声的喊着救命。可是金泽此时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捂着嘴巴不敢出声。

男人很快就把裤子脱了下来,并把袜子塞到小西嘴里。然后压在了小西的身上,如同一只只懂得交配的野兽。

在被男人不断的抽动下,小西用恳求的眼神看着金泽,希望他能帮助到自己。可是小西看到的只是金泽的眼神慢慢的逃避,然后转头,最后消失这在漆黑的窗口。

小西安静了下来。只是眼睛还在看着窗外。被抛弃的感觉她早就习惯了。

小西从来没有指望过什么。即使是这个现在在自己身上的男的向她做了保证,但是小西还是不相信他。而且这样的折磨已经不是第一次。

第一次是在两个月前。

小西一直在等待着那个男人再次释放心中的恶魔,她根本不信这个人已经变好了。果然,有一晚,这个男的喝醉了酒回到家中。这时的小西已经睡着,因为是月经期间,又有些痛经,所以睡的不是很沉。

睡的迷迷糊糊的小西就看见那个男的站在她的床头,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她。小西不敢出声,只能将头慢慢的缩回被子里面。

可哪里想到这个男的,将她的被子直接掀开,不管不顾的扑了上来。小西拼命的打他,踢他,挠他。可是并没有起到作用。这个男人好像不怕疼一样,依旧像匹饿狼般的扑了上来。

第二日清晨。疼得昏迷的小西醒了过来,而昨夜却又像做了一场梦。小西看着满是血液的床单,陷入了思考。

从此,每晚这个男的都会出现在她的床头,每晚都会趴在她的身上。就像回到了三年前的时候。

第二天,小西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的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但金泽却感觉每一秒都在备受煎熬。

很多人都喜欢小西。即便她不爱说话,即便她不爱打扮。但是她就是坐在那里都会让人有一种强烈的保护欲望。金泽也不例外。可是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小西,而且自己主动示爱带来的不是给她的麻烦就是给自己的麻烦。

金泽现在对自己非常自责,也非常失望。他没有觉得昨晚被受到污染的小西有什么不好。不好的只是自己,一个男人怎么能够做出那样的选择,当时她是多么渴望得到自己的帮助。

在考虑了一天后,金泽终于做了决定。

待到放学的时候,金泽鼓起了勇气,将小西叫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小西听到金泽叫自己后,也很安静的跟了过去。

“昨晚......”金泽有些说不出口。

“你想怎么样?”小西很平静的说道。

“那是你父亲,我见过他。”金泽想要换个角度去说这个问题。

“嗯。”

“昨晚,对不起。”金泽很诚恳的道歉。

“没关系,只是我希望你能不告诉别人,不过你一定要说出去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如果你想要拿这件事情来威胁我......”小西依旧很平静。和昨晚慌张的她完全不一样。

“不,不,不,我,我只想帮助你。”

“怎么帮?报警吗?这种事能开口的话,我早就报警了。”听到小西的语气。金泽想,她一定是对自己特别失望吧。

“你恨他吗?”

小西听到这里,神色终于有了变化,眼睛眯了起来。“当然。”

“那杀了他怎么样?”说到这里,金泽的声音还有些颤抖,这是他想了一天想出的最快也是最好的办法。此时的金泽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古代英雄。

听到这句话,小西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就你吗?”

金泽楞了一下。对啊,别人凭什么相信他,昨晚那样都选择了逃避的他。“你知道威哥为什么没来上学吗?”

“为什么?”

“因为是我趁晚上他睡着了,偷偷溜到他的家里将他捅了一刀,当时,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杀人是那样简单。”金泽看着自己的右手,紧了紧拳头。

“但你并没有杀死他。”小西看向了金泽。

“我也没有想过要杀死他,但是我们只要再小心一点,我完全有把握杀死他后,警察不会找到我。”金泽眯了一下眼睛。

“就算你可以杀了他,我又凭什么相信你能够帮我。”

金泽闭了一下眼睛,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说:“因为我喜欢你,而且你也知道了我的一个秘密不是?”

“你喜欢我?为什么?”小西显的很惊讶。小西并没有和金泽有什么接触,即便是坐的那么近。

“对啊,我喜欢你,为什么呢?我也不太知道,就是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很亲切的感觉。”

“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小西有些迫不及待。

“今晚。”

“好。”小西笑了起来。她的笑容是那么的美,如同开在夜晚的昙花。

王警官抱着自己的妻子在睡梦中被手机铃声吵醒。接到上头的电话说金桂小区有一男子半夜从楼下坠落,要他过去调查。

王警官拖拖拉拉的开车到达现场。“小陈,什么情况啊。”王警官点了一根烟,扯了个哈欠,对着提前到达的小陈问道。

“老王,怎么才来啊。”

“别提了,大半夜的。”老王又抽出根烟扔给小陈。“说说看,怎么回事。”

小陈接过烟,点燃说道:“男的死了。”

王警官吐了口痰说:“这娘的不是废话。”

小陈不屑的笑了声说:“晚上喝了酒回家,因为女儿的发夹掉在了阳台外面,刚刚好又卡在了那里,这不,帮她女儿捡发夹的时候,一不小心掉了下来。”

小陈指着这单元18层的阳台,然后手指一路向下。“就像这样,咻.......啪,脑袋朝地,变成一滩肉泥。”

“就为捡一发夹?”王警官听的目瞪口呆,抬头向阳台看去。

“对啊,听她女儿说那是她妈妈去世前给她买的,喏,尸体前穿白色睡衣的就是她女儿,别说小女孩长得还真水灵。”小陈指向不远处站在尸体前的小西。

“去你的,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你这是思想不端正,不过就她一个人在家?”王警官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劲。

“嗯,她说她一直是一个人在家。”

“可是阳台有防护栏,正常来说不会直接摔下来啊。”王警官越想越可疑。

“嘿,你也不看看这哥们儿喝了多少酒,你闻闻,现在我都还能闻到一股酒味,不用法医做鉴定,凭我经验,高度酒不下一斤。”小陈竖了一根手指,对着老王摇了摇。

“可......法医那边有发现什么吗?”

“法医?那老头看了两眼,取了样就走了,好了,好了,队长都说可以结案了,不跟你说了,我去安慰安慰别人小妹妹。”小陈搓了搓手,向着小西那边走去。

“等一下,我说你这人,整天吊儿郎当,监控那边查了没。”王警官叫住小陈。

“我说,老王,你老是这样,别人要查的案子你没兴趣,别人不查的案子你比谁都积极,你是不是有病啊。”小陈没好气的回头,指了指一辆警车。

“查了查了,跟那个小妹妹说的一样,她确实是一个人回的家,视频文件在车里自己去拿。”

“那你说会不会是这个小妹妹杀的人?”王警官摸着下巴说。

“小妹妹杀的人?那个男的可是她父亲,而且她有不在场证明的证人。”小陈皱了皱眉说。

“证人?”

“是的,根据我们的了解,当时死者在坠楼的同时,小女孩在敲邻居家的门,并有过对话。”

“那她为什么会在半夜敲邻居的门?”

“根据她的口供说是看到他父亲喝醉,并且状态不是很好,就跑到邻居家寻求帮助。”

“什么意思?”

“女孩父亲有过家暴前科,就因为这样还坐过三年牢,女孩见父亲摇摇晃晃向她这边走过来,就想跑到领居家躲一躲,哪想到父亲只是见女儿在那里捡东西不安全,想要过去帮忙,而且邻居确实开门看到了女孩。”

“就这样?”

“不这样还怎么样?去你的,懒得和你说,我去找小妹妹去了。”

第二天清晨。小西和金泽并排走在学校的操场上。

“金泽,谢谢你。”小西脸上的阴霾终于远去,挂上了真实阳光的笑容。

“没事,这是他该死,自己喝那么多酒,也怪不得谁了。”

“你说你伪装成我的样子站在阳台上他怎么就没发现呢?”

“可能是真的喝多了吧,对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其实,金泽在将那个男人推下去时,看到了他惊讶的目光。是酒被吓醒了,还是根本就没有喝醉?谁知道呢,反正死人也不会说话。

“以后的话我想留一套房子给我姑妈,那个男的的生意拜托我姑父帮忙打理,而我呢,就远离这座城市。”

“是吗?这样也好。”听到小西要离开,金泽显的有些低落。

“金泽,跟我一起离开吧。”小西转过身,停下脚步,看向金泽。

“可,可我没有钱。”金泽何尝不想和小西一起走。

小西笑了笑说:“没关系,我养你啊。”

金泽抓了抓头发:“这,不太好吧,我这有手有脚的。”

“有什么不好,这是封口费,还有,我们现在不都成了孤儿,这样我们不就成了一家人吗?”

“一家人吗?”

“对了,以后不许再偷东西了。”

“啊?不做小偷我能干什么?”

“不做小偷可以去当警察啊。”

“当警察?”

“对啊,当了警察你不就可以保护我了。”

阳光穿透清晨的浓雾,将城市照的一片金黄。高楼大厦后的阴影中,一只鸟儿撞在了玻璃上。鲜血四溅开来,它无助的想要挥动翅膀。却只能在它熟悉的气流中,坠落,飘荡。在没人看到的地方,最后摔死在了城里……


后来,阴暗潮湿的巷弄中,有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走了过来,他破旧的球鞋停在鸟儿的尸体前,弯下腰,将它小心翼翼的捧在了手里。


“鸟儿,你也没有家吗?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