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爱成瘾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8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封琳琅鬓发散乱,满面潮红地走出董事长办公室,步子有几分轻浮,下身的OL短裙也有些褶皱。


走廊里撞见了两名女同事,封琳琅尴尬地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可擦肩过后没走几步,她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窃窃私语。


“你看她,又刚从董事长那儿出来,脸红的跟什么似的。”


“你不知道,有次她穿着裤子进去,又穿着裙子出来,那才叫……”


封琳琅只觉得脸上一阵灼热。她赶忙快走了几步,直到听不见身后两人的对话,才放慢了步伐。


她如同逃难一样回到自己的座位。看着自己垫着厚厚软垫的椅子,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坐了下去。


“嘶……”


尽管封琳琅足够小心,可下、身传来的疼痛还是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坐在她对面的同事关切道:“怎么了琳琅姐?”


“没,没事。”封琳琅笑着掩饰道,“刚才不小心扭到腰了。”


同事促狭地笑了起来:“扭到腰了啊——”


越解释越乱,封琳琅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好在同事没有继续追问,她也能专心地应付手里的文件了。


而在公司顶层的董事长办公室,覃彧却拨通了另一个女人的号码。


“在干嘛?”


电话里传来冷冰冰的女声:“没干嘛。”


覃彧笑了笑:“没干嘛是在干嘛。”


能让覃彧放下身段用这种低姿态讲话的人不多,正和他通电话的女人算是其中一个。


电话另一端沉默了片刻:“刚看完上个月的报表。”


“已经七月份了……”覃彧陷入了沉思,“我们过几天去日本呆段时间吧。”


“日本?”电话里的声音终于有了情绪波动,“怎么忽然想到去日本。”


“去散散心。”覃彧顿了顿,“顺便见个朋友。”


“……嗯。”


这算是答应了么?覃彧轻轻笑笑:“晚上来我家吃饭吧。”


话已出口覃彧就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可对方似乎心情不错,居然答应了他的邀请。


“好。”


“那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


“都好。”


一阵覃彧习以为常的沉默。


“彧哥。”


“嗯?”


“没事。”


挂断电话许久,覃彧仍在回味那声“彧哥”。他把玩着手上精致的黄花梨戒尺,蓦地对着空气狠狠抽下。


戒尺落下时夹着呼啸的风声。覃彧幻想着它落在某个女人身上时的样子,脸上露出难以捉摸的表情。



时间到了周五下午五点五十五,离下班只剩下五分钟。劳碌了一周的上班族终于可以美美地休息一个周末,办公室里的气氛异常轻松,聊天的内容也大多是“要不要去看电影”、“晚上吃什么”之类的话题。


叶娴锁好办公室门走下楼梯,高跟鞋踩在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走到了楼下的大办公室,员工们赶忙停下聊天吹水,纷纷和她起招呼。


“叶总。”


开口的是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员工。叶娴记得他上班时和女友打过电话。


“叶总。”


这次是个戴着眼镜的小女生,叶娴同样记得她上班时逛过淘宝。


她不带表情地一一回应着“嗯”字。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叶娴接起电话:“彧哥。”


“我在你公司楼下。”


“好。”


一段异常简短的对白。叶娴挂断电话,不再理会员工的问候,快步走下了楼梯。


第一次见到老板的小实习生叹道:“叶总好漂亮啊。”


“是啊,她才二十六岁。”


“这么年轻啊。”实习生咋舌道,“那她家里一定很有钱吧。”


“她七年前和我一起来的这家公司。”一名年长的员工搭话道,“没过多久,锦寿保险的董事长就替她把这家公司买下来了。”


“一掷千金哎。”实习生满脸羡慕,不过随即反应了过来,“那……叶总该不会是……”


年长的员工戳了下她的额头:“想什么呢。人家锦寿保险的董事长还没结婚。”


“哦……”


实习生吐了吐舌头,把头扭向窗外,正看到楼下的叶总开门坐上了一辆她叫不出名字的豪车。


叶娴系好安全带,扭头看见了满带笑意的覃彧。


“老吴送来了两条鲥鱼,你想吃清蒸还是红烧。”


叶娴本想说“都好”,可她看见覃彧眼中的温柔,还是不忍心这样敷衍。


“清蒸吧。”


“好。”覃彧笑着答应了一声,又调侃道,“我还以为你要说都好。”


叶娴也笑了起来:“本来就都好。”


“机票订在了二十三号,申城到大阪,我要去京都拜访几个朋友。”


叶娴揶揄道:“你到哪儿都有朋友。”


“不是生意上的朋友。”覃彧目露回忆之色,“是我在日本留学时候的同学。”


叶娴认识覃彧七年,很少听他提起学生时代的事情,说来这还是第一次听他提起这位朋友。


“我猜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同学吧。”


覃彧摇摇头:“不,男生。”



封琳琅刚刚洗完澡,正用浴巾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身上的水珠,生怕不小心碰到身后的红肿。


实际上方才洗澡时的热水已让她苦不堪言。偏偏封琳琅又非常恋痛,这让她十分矛盾。


沙发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封琳琅裹着浴巾接起电话:“董事长。”


覃彧的声音有些不悦:“你叫我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封琳琅赶忙改口,语气满是羞涩,“主人……”


“嗯。”


封琳琅试探着问:“您这么晚打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只是想问问你的伤。”


封琳琅有些受宠若惊:“没事,我……”


“没事就好。”覃彧略一停顿,“记得搽药。”


“是。”


“早点休息。”


“是。”


电话里传出覃彧的轻笑:“晚安。”


“嗯……晚安。”


挂断电话,封琳琅胸口的小鹿还在撞个不停。覃彧想象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心满意足地回到屋子里。


叶娴百无聊赖地按着遥控器:“打给谁的啊。”


“我让秘书给我传个文件。”


叶娴想起了曾在覃彧公司见过的小姑娘,嘴角略略一扬:“那个小秘书挺可爱的。叫什么来着?风铃?”


“封琳琅。”


叶娴关掉电视:“你把她上了?”


“没有。”


覃彧没有说谎。


“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喜欢你。”


叶娴点破了这层窗户纸。


覃彧显然并不意外:“我知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不也喜欢你么。”覃彧反问道,“你又准备怎么办。”


叶娴回答得很果断:“不知道。”


覃彧同样果断地反驳了她:“你知道。”


叶娴没有继续争辩,她知道自己说不过他。她点起一支雪茄,猩红的火光上冒出袅袅白烟。她看着缓缓上升的烟雾,覃彧隔着烟雾看着她。


叶娴缓缓开口:“你也知道我为什么说不知道。”


覃彧笑笑:“你还是像当初那样,浑身带着刺。”


“你不也一直油盐不进。”


他依旧像块石头一样固不可彻,她也一如当初那般棱角分明。时间没有让在一起的两人相互软化相互妥协,反倒弄得他们遍体鳞伤。


可即便如此,两人还是没分开过,尽管他们都不知道对方在坚持什么。


这样的对白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争吵后随之而来的便是冷战,短则三两天,长也不会超过半个月。


没法谈。七年了,完全没法谈。



“我回去了。”


叶娴捻熄快要燃尽的雪茄,提着包起身离去。


闻着烟灰缸里散发出的刺鼻味道,覃彧皱了皱眉。


他不止一次教过叶娴如何正确优雅地熄灭一支雪茄,可她还是改不了吸那些廉价卷烟时的习惯。


他不愿改变,她更不愿改变。她的身上带着特有的桀骜,这种特质激起覃彧的征服欲,深深吸引着他的同时,也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


覃彧向烟灰缸里浇了一整壶茶,这才勉强掩盖住了那股味道。他颓然地坐在沙发里,闭上眼睛却如何也静不下心神。


他又拨通了封琳琅的电话:“还没睡吗。”


“还没有。董……主人有什么事吗?”


“你……今晚来我家吧。”


封琳琅被吓了一跳:“什么?”


覃彧平静地重复了一遍:“来我家,现在。”


“我……”


出于小女生的自我保护,封琳琅下意识地想要拒绝。


覃彧扬起了眉毛:“嗯?”


感受到了对方的不悦,封琳琅赶忙改口:“没什么,我这就过来。”


“尽快。”


覃彧挂断电话,捏紧了口袋里的一把钥匙。


半小时后,封琳琅忐忑地按下了门铃。


这不是她第一次来覃彧家里了,只是这次却有点不太一样——明明上午在办公室里才刚实践过,身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可现在居然又……


门铃响了两声门便开了。封琳琅惴惴不安地走进别墅,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覃彧。


他的手里有条长近一米的黑色蛇、鞭,封琳琅看见后下意识地退了两步。


她虽然恋痛,可口味还没重到尝试这种东西的程度。


她怔怔地站在门口:“主人……”


覃彧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坐。”


封琳琅小步蹭了过去:“还是……不坐了吧……啊——”


她被覃彧一把拉过去,身体失去平衡,倒在了覃彧的身上。


“不坐的话就趴、着吧,你不是挺喜欢这个姿势的么。”


封琳琅此刻姿势极其屈、辱地趴在覃彧腿上。她知道这个姿势有一个专门的名词:O. T. K。


见怀中的人没有答话,覃彧颇为不满地在她翘起的臀、上拍了一下。力道不重,却也足够唤起上午留下伤口的疼痛。


封琳琅一声娇呼。覃彧却对她的反应非常满意,接连又拍了几巴掌。


直到怀中的人香汗淋漓,哭得梨花带雨,覃彧才停下了手。


他附在封琳琅耳畔:“和我去下面吧。”


封琳琅点了点头。她不敢拒绝,她的身体也不会拒绝。


她的躯体和灵魂都渴望束缚,渴望疼痛。封琳琅不知这是否是与生俱来的渴求,但她在遇到覃彧后,这种渴求却实实在在地得到了满足。


没有潜规则,没有办公室恋情。她是ma.so.chi.s.m,覃彧是sa.dis.m,仅此而已。


覃彧扶起腿上的封琳琅,两人走向了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那是覃彧这间别墅的秘密,一个只属于他和封琳琅的空间。



从那天后,叶娴足有半个月没有理会覃彧。覃彧向来不是主动低头的那个人,所以也由着她的性子胡闹。


封琳琅同样近半个月没去上班——那夜的欢、愉让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没来上班也是必然的结果。


好在飞机起飞的前一天,叶娴还是接了覃彧的电话,答应和他一起去日本。


挂断电话的覃彧长吁了一口气。这趟京都之旅本就是为她筹划的,若她不去那便失去了意义。


第二天正午12点,飞机准时起飞。叶娴向来有晕机的毛病,国内出差只要能坐高铁就绝不会买机票。好在这段旅程并不长,只有两个半小时。


东京时间15点30分,飞机降落在大阪关西机场。早有覃彧的日本同学在此等候,两人又坐了他的汽车。


一路上覃彧一直和他的同学用日语交流着,叶娴听不懂也不感兴趣,索性直接躺在后座睡了起来。直到一个半小时后,一行人才到了百公里外的京都。


车停在了一条颇具日式风格的街道上。覃彧叫醒了叶娴。


叶娴揉着眼睛望向车窗外:“这是哪儿?”


“祗园。京都最著名的花、街。”


“花、街?”叶娴受覃彧的熏陶,多少了解一点日本的文化,“歌舞伎、町?那不是红、灯、区么……”


覃彧瞪了她一眼:“什么红、灯、区,你别乱说。”


三人一同下了车,站在了一间不小的门面前。


“你这同学是干嘛的啊。”


“他叫源孝介,这间茶室是他的产业,也是京都最有名的茶室之一。”覃彧想了想,又补充道,“他是清河源氏的后代,原本是皇族,赐了臣姓后也出了不少的名人。”


之后覃彧又用日语向源介绍了叶娴。


源操着生硬的中文向叶娴鞠躬问好:“叶小姐,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叶娴虽不习惯日本的这种礼仪,可出于尊重还是还了一礼:“源先生客气了。”


二人跟着源走进一处传统的日式宅院。换好木屐后来到了茶室。


茶室的入口异常奇特:屋子左下角的一扇拉门,比报刊亭的窗口大不了多少,只供人跪爬着出入。


覃彧向叶娴解释说这是为了让人体验自我的渺小和谦卑,叶娴只撇了撇嘴。


茶室的入口极小,屋中却颇为开阔:四面的墙壁上依次挂着“四君子”梅兰竹菊的水墨画,正中摆着一张低矮的茶案,案上放着一个瓷瓶,里面精巧地插着几枝百合。


覃彧和源都坐了下来,叶娴也跟着一起跪坐,听着他们用日语聊天。不过没多久叶娴就感觉到了双腿一阵酸麻,见两人不注意,她偷偷揉起了双膝。


覃彧瞥见了叶娴的小动作。他笑了笑:“你随意坐就好。”


闻听他这样讲,叶娴便也不再拘束,将双腿伸在了身前。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两人停止了交谈。只见拉门打开,爬进了两名盛装打扮的艺、妓。


两名艺、妓个子不高,看起来都二十出头的样子。一张脸涂得雪白,叶娴知道那是艺、妓特有的妆扮。


艺、妓开始表演茶道,覃彧和源重新开始聊起天。叶娴看着他们的样子,好像是在谈着什么生意。


直到艺、妓泡好了茶,两人的脸上才露出了些许笑容——看来是生意谈好了,叶娴心中暗道。


艺、妓先为覃彧奉上了茶,背对着叶娴时露出好大一片后背,连着脖颈和脸一样涂得雪白。这是艺、妓的传统服饰,原因自然是因为日本男人觉得女性的背颈是一个很美的部位。


她们的身上有着特殊的香气,即使隔着一张桌子,叶娴仍然清楚地闻得到。轮到艺、妓为她奉茶时,香气愈加浓艳。


叶娴看着为自己奉茶的艺、妓,雪白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就连奉茶的动作也优雅得一丝不苟,一看便知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


两名艺、妓奉过茶便一动不动地跪坐在一旁,覃彧和源也一言不发地品着茶。夕阳的余晖透过百叶窗洒进茶室,宛若一幅静谧优雅的画卷。


只有叶娴似乎与这画面格格不入,而她自己仿佛也察觉到了这件事情。


她站起来揉了揉双腿:“我出去抽根烟,等下走时叫我。”


覃彧本想拒绝,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叶娴已经爬出了茶室。临出去时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两名艺、妓,依旧像雕塑一样跪坐着。


爬出茶室的叶娴顿时觉得空气清新了许多。她掏出烟盒点燃一根,漫无目的地在院子里转着。


直到她抽完了第四根烟,覃彧和源也爬了出来。之后叶娴又跟着他们去另一间屋子吃了餐日料,最后源驾车到了一处颇具和风的酒店。


酒店的侍者对源异常尊敬。不待覃彧介绍,叶娴已猜到了这也是他的产业。


安排好了住处,源也和二人道了别。


“今天实在太晚了,明天一早我再带二位过去吧。”


源用僵硬的中文说道。虽然他说话时一直看着覃彧,可叶娴知道,这句话多半是说给她听的。


不然他也就没有必要用中文了。


覃彧同样十分客气:“有劳了。”


源走后,屋中只剩下了覃彧和叶娴二人。


叶娴回味着刚才的话,不禁开口问道:“明天去哪?”


覃彧笑了起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还卖关子。”


“总要保持点神秘感嘛。”覃彧从后面抱住了叶娴,“刚才那两个艺、妓,你觉得怎么样?”


叶娴想了想:“感觉很专业,应该训练了很久吧。”


不过我不喜欢。叶娴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覃彧摇摇头:“她们还差得远呢,也就只练了三两年吧。”


“三年泡一杯茶,已经很不容易了。”


“她们身上缺少那种味道,经过时间沉淀的味道。”


叶娴伸手抚摸着覃彧环住她的腰,交叉在她小腹上双手。这双手光滑细腻,曾为她带来过许多妙不可言的床、笫、之、欢。


“那我猜,我们明天要见的,一定是位非常有味道的女子吧。”叶娴顺着他的双手摸到了他的胳膊,肩膀,脖颈,脸颊,“不知道我和她比起来,究竟谁更有味道些呢——”


不待叶娴说完,覃彧已将她牢牢压在了身下。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8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封琳琅鬓发散乱,满面潮红地走出董事长办公室,步子有几分轻浮,下身的OL短裙也有些褶皱。


    走廊里撞见了两名女同事,封琳琅尴尬地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可擦肩过后没走几步,她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窃窃私语。


    “你看她,又刚从董事长那儿出来,脸红的跟什么似的。”


    “你不知道,有次她穿着裤子进去,又穿着裙子出来,那才叫……”


    封琳琅只觉得脸上一阵灼热。她赶忙快走了几步,直到听不见身后两人的对话,才放慢了步伐。


    她如同逃难一样回到自己的座位。看着自己垫着厚厚软垫的椅子,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坐了下去。


    “嘶……”


    尽管封琳琅足够小心,可下、身传来的疼痛还是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坐在她对面的同事关切道:“怎么了琳琅姐?”


    “没,没事。”封琳琅笑着掩饰道,“刚才不小心扭到腰了。”


    同事促狭地笑了起来:“扭到腰了啊——”


    越解释越乱,封琳琅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好在同事没有继续追问,她也能专心地应付手里的文件了。


    而在公司顶层的董事长办公室,覃彧却拨通了另一个女人的号码。


    “在干嘛?”


    电话里传来冷冰冰的女声:“没干嘛。”


    覃彧笑了笑:“没干嘛是在干嘛。”


    能让覃彧放下身段用这种低姿态讲话的人不多,正和他通电话的女人算是其中一个。


    电话另一端沉默了片刻:“刚看完上个月的报表。”


    “已经七月份了……”覃彧陷入了沉思,“我们过几天去日本呆段时间吧。”


    “日本?”电话里的声音终于有了情绪波动,“怎么忽然想到去日本。”


    “去散散心。”覃彧顿了顿,“顺便见个朋友。”


    “……嗯。”


    这算是答应了么?覃彧轻轻笑笑:“晚上来我家吃饭吧。”


    话已出口覃彧就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可对方似乎心情不错,居然答应了他的邀请。


    “好。”


    “那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


    “都好。”


    一阵覃彧习以为常的沉默。


    “彧哥。”


    “嗯?”


    “没事。”


    挂断电话许久,覃彧仍在回味那声“彧哥”。他把玩着手上精致的黄花梨戒尺,蓦地对着空气狠狠抽下。


    戒尺落下时夹着呼啸的风声。覃彧幻想着它落在某个女人身上时的样子,脸上露出难以捉摸的表情。



    时间到了周五下午五点五十五,离下班只剩下五分钟。劳碌了一周的上班族终于可以美美地休息一个周末,办公室里的气氛异常轻松,聊天的内容也大多是“要不要去看电影”、“晚上吃什么”之类的话题。


    叶娴锁好办公室门走下楼梯,高跟鞋踩在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走到了楼下的大办公室,员工们赶忙停下聊天吹水,纷纷和她起招呼。


    “叶总。”


    开口的是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员工。叶娴记得他上班时和女友打过电话。


    “叶总。”


    这次是个戴着眼镜的小女生,叶娴同样记得她上班时逛过淘宝。


    她不带表情地一一回应着“嗯”字。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叶娴接起电话:“彧哥。”


    “我在你公司楼下。”


    “好。”


    一段异常简短的对白。叶娴挂断电话,不再理会员工的问候,快步走下了楼梯。


    第一次见到老板的小实习生叹道:“叶总好漂亮啊。”


    “是啊,她才二十六岁。”


    “这么年轻啊。”实习生咋舌道,“那她家里一定很有钱吧。”


    “她七年前和我一起来的这家公司。”一名年长的员工搭话道,“没过多久,锦寿保险的董事长就替她把这家公司买下来了。”


    “一掷千金哎。”实习生满脸羡慕,不过随即反应了过来,“那……叶总该不会是……”


    年长的员工戳了下她的额头:“想什么呢。人家锦寿保险的董事长还没结婚。”


    “哦……”


    实习生吐了吐舌头,把头扭向窗外,正看到楼下的叶总开门坐上了一辆她叫不出名字的豪车。


    叶娴系好安全带,扭头看见了满带笑意的覃彧。


    “老吴送来了两条鲥鱼,你想吃清蒸还是红烧。”


    叶娴本想说“都好”,可她看见覃彧眼中的温柔,还是不忍心这样敷衍。


    “清蒸吧。”


    “好。”覃彧笑着答应了一声,又调侃道,“我还以为你要说都好。”


    叶娴也笑了起来:“本来就都好。”


    “机票订在了二十三号,申城到大阪,我要去京都拜访几个朋友。”


    叶娴揶揄道:“你到哪儿都有朋友。”


    “不是生意上的朋友。”覃彧目露回忆之色,“是我在日本留学时候的同学。”


    叶娴认识覃彧七年,很少听他提起学生时代的事情,说来这还是第一次听他提起这位朋友。


    “我猜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同学吧。”


    覃彧摇摇头:“不,男生。”



    封琳琅刚刚洗完澡,正用浴巾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身上的水珠,生怕不小心碰到身后的红肿。


    实际上方才洗澡时的热水已让她苦不堪言。偏偏封琳琅又非常恋痛,这让她十分矛盾。


    沙发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封琳琅裹着浴巾接起电话:“董事长。”


    覃彧的声音有些不悦:“你叫我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封琳琅赶忙改口,语气满是羞涩,“主人……”


    “嗯。”


    封琳琅试探着问:“您这么晚打过来,有什么事吗?”


    “我只是想问问你的伤。”


    封琳琅有些受宠若惊:“没事,我……”


    “没事就好。”覃彧略一停顿,“记得搽药。”


    “是。”


    “早点休息。”


    “是。”


    电话里传出覃彧的轻笑:“晚安。”


    “嗯……晚安。”


    挂断电话,封琳琅胸口的小鹿还在撞个不停。覃彧想象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心满意足地回到屋子里。


    叶娴百无聊赖地按着遥控器:“打给谁的啊。”


    “我让秘书给我传个文件。”


    叶娴想起了曾在覃彧公司见过的小姑娘,嘴角略略一扬:“那个小秘书挺可爱的。叫什么来着?风铃?”


    “封琳琅。”


    叶娴关掉电视:“你把她上了?”


    “没有。”


    覃彧没有说谎。


    “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喜欢你。”


    叶娴点破了这层窗户纸。


    覃彧显然并不意外:“我知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不也喜欢你么。”覃彧反问道,“你又准备怎么办。”


    叶娴回答得很果断:“不知道。”


    覃彧同样果断地反驳了她:“你知道。”


    叶娴没有继续争辩,她知道自己说不过他。她点起一支雪茄,猩红的火光上冒出袅袅白烟。她看着缓缓上升的烟雾,覃彧隔着烟雾看着她。


    叶娴缓缓开口:“你也知道我为什么说不知道。”


    覃彧笑笑:“你还是像当初那样,浑身带着刺。”


    “你不也一直油盐不进。”


    他依旧像块石头一样固不可彻,她也一如当初那般棱角分明。时间没有让在一起的两人相互软化相互妥协,反倒弄得他们遍体鳞伤。


    可即便如此,两人还是没分开过,尽管他们都不知道对方在坚持什么。


    这样的对白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争吵后随之而来的便是冷战,短则三两天,长也不会超过半个月。


    没法谈。七年了,完全没法谈。



    “我回去了。”


    叶娴捻熄快要燃尽的雪茄,提着包起身离去。


    闻着烟灰缸里散发出的刺鼻味道,覃彧皱了皱眉。


    他不止一次教过叶娴如何正确优雅地熄灭一支雪茄,可她还是改不了吸那些廉价卷烟时的习惯。


    他不愿改变,她更不愿改变。她的身上带着特有的桀骜,这种特质激起覃彧的征服欲,深深吸引着他的同时,也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


    覃彧向烟灰缸里浇了一整壶茶,这才勉强掩盖住了那股味道。他颓然地坐在沙发里,闭上眼睛却如何也静不下心神。


    他又拨通了封琳琅的电话:“还没睡吗。”


    “还没有。董……主人有什么事吗?”


    “你……今晚来我家吧。”


    封琳琅被吓了一跳:“什么?”


    覃彧平静地重复了一遍:“来我家,现在。”


    “我……”


    出于小女生的自我保护,封琳琅下意识地想要拒绝。


    覃彧扬起了眉毛:“嗯?”


    感受到了对方的不悦,封琳琅赶忙改口:“没什么,我这就过来。”


    “尽快。”


    覃彧挂断电话,捏紧了口袋里的一把钥匙。


    半小时后,封琳琅忐忑地按下了门铃。


    这不是她第一次来覃彧家里了,只是这次却有点不太一样——明明上午在办公室里才刚实践过,身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可现在居然又……


    门铃响了两声门便开了。封琳琅惴惴不安地走进别墅,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覃彧。


    他的手里有条长近一米的黑色蛇、鞭,封琳琅看见后下意识地退了两步。


    她虽然恋痛,可口味还没重到尝试这种东西的程度。


    她怔怔地站在门口:“主人……”


    覃彧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坐。”


    封琳琅小步蹭了过去:“还是……不坐了吧……啊——”


    她被覃彧一把拉过去,身体失去平衡,倒在了覃彧的身上。


    “不坐的话就趴、着吧,你不是挺喜欢这个姿势的么。”


    封琳琅此刻姿势极其屈、辱地趴在覃彧腿上。她知道这个姿势有一个专门的名词:O. T. K。


    见怀中的人没有答话,覃彧颇为不满地在她翘起的臀、上拍了一下。力道不重,却也足够唤起上午留下伤口的疼痛。


    封琳琅一声娇呼。覃彧却对她的反应非常满意,接连又拍了几巴掌。


    直到怀中的人香汗淋漓,哭得梨花带雨,覃彧才停下了手。


    他附在封琳琅耳畔:“和我去下面吧。”


    封琳琅点了点头。她不敢拒绝,她的身体也不会拒绝。


    她的躯体和灵魂都渴望束缚,渴望疼痛。封琳琅不知这是否是与生俱来的渴求,但她在遇到覃彧后,这种渴求却实实在在地得到了满足。


    没有潜规则,没有办公室恋情。她是ma.so.chi.s.m,覃彧是sa.dis.m,仅此而已。


    覃彧扶起腿上的封琳琅,两人走向了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那是覃彧这间别墅的秘密,一个只属于他和封琳琅的空间。



    从那天后,叶娴足有半个月没有理会覃彧。覃彧向来不是主动低头的那个人,所以也由着她的性子胡闹。


    封琳琅同样近半个月没去上班——那夜的欢、愉让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没来上班也是必然的结果。


    好在飞机起飞的前一天,叶娴还是接了覃彧的电话,答应和他一起去日本。


    挂断电话的覃彧长吁了一口气。这趟京都之旅本就是为她筹划的,若她不去那便失去了意义。


    第二天正午12点,飞机准时起飞。叶娴向来有晕机的毛病,国内出差只要能坐高铁就绝不会买机票。好在这段旅程并不长,只有两个半小时。


    东京时间15点30分,飞机降落在大阪关西机场。早有覃彧的日本同学在此等候,两人又坐了他的汽车。


    一路上覃彧一直和他的同学用日语交流着,叶娴听不懂也不感兴趣,索性直接躺在后座睡了起来。直到一个半小时后,一行人才到了百公里外的京都。


    车停在了一条颇具日式风格的街道上。覃彧叫醒了叶娴。


    叶娴揉着眼睛望向车窗外:“这是哪儿?”


    “祗园。京都最著名的花、街。”


    “花、街?”叶娴受覃彧的熏陶,多少了解一点日本的文化,“歌舞伎、町?那不是红、灯、区么……”


    覃彧瞪了她一眼:“什么红、灯、区,你别乱说。”


    三人一同下了车,站在了一间不小的门面前。


    “你这同学是干嘛的啊。”


    “他叫源孝介,这间茶室是他的产业,也是京都最有名的茶室之一。”覃彧想了想,又补充道,“他是清河源氏的后代,原本是皇族,赐了臣姓后也出了不少的名人。”


    之后覃彧又用日语向源介绍了叶娴。


    源操着生硬的中文向叶娴鞠躬问好:“叶小姐,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叶娴虽不习惯日本的这种礼仪,可出于尊重还是还了一礼:“源先生客气了。”


    二人跟着源走进一处传统的日式宅院。换好木屐后来到了茶室。


    茶室的入口异常奇特:屋子左下角的一扇拉门,比报刊亭的窗口大不了多少,只供人跪爬着出入。


    覃彧向叶娴解释说这是为了让人体验自我的渺小和谦卑,叶娴只撇了撇嘴。


    茶室的入口极小,屋中却颇为开阔:四面的墙壁上依次挂着“四君子”梅兰竹菊的水墨画,正中摆着一张低矮的茶案,案上放着一个瓷瓶,里面精巧地插着几枝百合。


    覃彧和源都坐了下来,叶娴也跟着一起跪坐,听着他们用日语聊天。不过没多久叶娴就感觉到了双腿一阵酸麻,见两人不注意,她偷偷揉起了双膝。


    覃彧瞥见了叶娴的小动作。他笑了笑:“你随意坐就好。”


    闻听他这样讲,叶娴便也不再拘束,将双腿伸在了身前。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两人停止了交谈。只见拉门打开,爬进了两名盛装打扮的艺、妓。


    两名艺、妓个子不高,看起来都二十出头的样子。一张脸涂得雪白,叶娴知道那是艺、妓特有的妆扮。


    艺、妓开始表演茶道,覃彧和源重新开始聊起天。叶娴看着他们的样子,好像是在谈着什么生意。


    直到艺、妓泡好了茶,两人的脸上才露出了些许笑容——看来是生意谈好了,叶娴心中暗道。


    艺、妓先为覃彧奉上了茶,背对着叶娴时露出好大一片后背,连着脖颈和脸一样涂得雪白。这是艺、妓的传统服饰,原因自然是因为日本男人觉得女性的背颈是一个很美的部位。


    她们的身上有着特殊的香气,即使隔着一张桌子,叶娴仍然清楚地闻得到。轮到艺、妓为她奉茶时,香气愈加浓艳。


    叶娴看着为自己奉茶的艺、妓,雪白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就连奉茶的动作也优雅得一丝不苟,一看便知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


    两名艺、妓奉过茶便一动不动地跪坐在一旁,覃彧和源也一言不发地品着茶。夕阳的余晖透过百叶窗洒进茶室,宛若一幅静谧优雅的画卷。


    只有叶娴似乎与这画面格格不入,而她自己仿佛也察觉到了这件事情。


    她站起来揉了揉双腿:“我出去抽根烟,等下走时叫我。”


    覃彧本想拒绝,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叶娴已经爬出了茶室。临出去时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两名艺、妓,依旧像雕塑一样跪坐着。


    爬出茶室的叶娴顿时觉得空气清新了许多。她掏出烟盒点燃一根,漫无目的地在院子里转着。


    直到她抽完了第四根烟,覃彧和源也爬了出来。之后叶娴又跟着他们去另一间屋子吃了餐日料,最后源驾车到了一处颇具和风的酒店。


    酒店的侍者对源异常尊敬。不待覃彧介绍,叶娴已猜到了这也是他的产业。


    安排好了住处,源也和二人道了别。


    “今天实在太晚了,明天一早我再带二位过去吧。”


    源用僵硬的中文说道。虽然他说话时一直看着覃彧,可叶娴知道,这句话多半是说给她听的。


    不然他也就没有必要用中文了。


    覃彧同样十分客气:“有劳了。”


    源走后,屋中只剩下了覃彧和叶娴二人。


    叶娴回味着刚才的话,不禁开口问道:“明天去哪?”


    覃彧笑了起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还卖关子。”


    “总要保持点神秘感嘛。”覃彧从后面抱住了叶娴,“刚才那两个艺、妓,你觉得怎么样?”


    叶娴想了想:“感觉很专业,应该训练了很久吧。”


    不过我不喜欢。叶娴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覃彧摇摇头:“她们还差得远呢,也就只练了三两年吧。”


    “三年泡一杯茶,已经很不容易了。”


    “她们身上缺少那种味道,经过时间沉淀的味道。”


    叶娴伸手抚摸着覃彧环住她的腰,交叉在她小腹上双手。这双手光滑细腻,曾为她带来过许多妙不可言的床、笫、之、欢。


    “那我猜,我们明天要见的,一定是位非常有味道的女子吧。”叶娴顺着他的双手摸到了他的胳膊,肩膀,脖颈,脸颊,“不知道我和她比起来,究竟谁更有味道些呢——”


    不待叶娴说完,覃彧已将她牢牢压在了身下。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