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消失的她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9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我是一个骗子,靠色.相骗.取钱.财的女骗子。


干这行不用出卖身体,也不用流血流汗,拼的就是智商。偏偏那些男人们发情时又大多用下.半.身思考问题,根本谈不上有什么脑子,所以赚钱比想象中要容易得多。


我的目标大多是些色.性不改的男人。这些男人每天面对着家中被生活琐事折磨不堪早已身材走样.性.欲.寡.淡.的妻子,难免想要出来偷.腥,自然也就成了我的猎物。


行骗手段无非是一个假的身份,假的名字,一点故作姿态的暗示和挑.逗,再加上一点安眠药?或者是麻醉针?再不然找个搭档上演一出仙人.跳?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男人往往不敢声张——毕竟他们做贼心虚。


何况我也了解他们的家当,知道拿走多少东西能够既让他们肉痛又只能自吞苦果。这和笑话里说的小偷去贪官家偷东西,结果贪官不敢报警是一样的道理。


也许会有人觉得我才是贼。但我并不心虚,毕竟是那些男人对我起了歹念在先,这不过是他们应得的惩罚。


淫.欲.可是七宗罪的头一桩罪行。


按说我一个骗子,本也不该写下这么一篇文字将我的“罪行”公之于众。实在是我时日无多,总会不自觉地怀念起曾经的事情。书上说人到老了才会这样,我现在更觉得是人在将死之前才会这样。


何况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尽管我不过是时代洪流冲刷过的一粒尘埃,甚至连阿猫阿狗都算不上,但也想写点什么纪念一下我这昙花一现的生命。


为此我仔细挑选了一个男人,精心谋划了一个布局。


只是这次我的目标不再是骗取钱财,而是策划我的消失。


就像空气中被吹起的肥皂泡,映着七彩的光芒飘荡,上升。


——然后忽然就消失了。


2004年2月6日  星期五  小雪


元宵节刚过,街上已看不到什么过年的气息。虽说“没出正月都算年”,但年味儿一年比一年寡淡却是真的,原本仪式感十足的节日也变成了日历单上的几天假期。


幸而我孤身一人,不必应付走亲访友,聚会应酬的无聊差事,只是这样的年过起来难免有些无聊。


但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过年时“生意”不太好做,只能每天闲在家里,看着电视上一遍遍重播无聊的联欢节目。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这个号码向来不会有人主动拨通,我迟疑了很久才确定了屏幕上座机号码的主人——年后的初五还是初六,我因为腹痛去医院做过一个体检,当时医生让我过两天去取结果。


然后我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接起电话,果然和我料想的一样。


“陈熙小姐,这里是奉天市中心医院……”


电话里的女声很甜,语气也很职业化。许是太久没有听过自己的本名,我竟然短暂地愣了愣神。


毕竟我是个骗子,抽屉里放着上百种不同的证件或是名片,身份至少也有十余种。上面的姓名、年龄、职业、联系方式都不尽相同,唯独照片全都是我的样子。


我从一堆证件中找出了唯一合法的那个,穿上外套出了门。


北方的冬日很冷,天上灰蒙蒙地飘着小雪,路上又湿又滑。驾车一路小心翼翼地来到医院,发现这儿并没什么人。


不过也是,大过年的有几个会来医院这种地方。


我一边想着一边走进医院大楼,凭着记忆找到了之前来过的超声科。科室里同样没有病人,还是上次的医生在坐班。


见我前来,他放下了手里的报纸:“姑娘,你一个人来的?”


医生年纪很大,说起话来和蔼又亲切。只是他问话的内容多少让我有些不安。


“嗯,怎么了?”


“你……通知下家人来办住院手续。”他将装着体检结果的文件袋推到我面前,“你自己看吧。哎,年纪轻轻……”


我盯着文件袋上印着的“陈熙”两个字,许久都没有鼓起打开它的勇气。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医生,到底怎么了?”


“胰腺癌,晚期。”


几个轻飘飘的字重若万钧,瞬间将我原本所有的幻想击垮。


走下楼梯时,我甚至觉得扶手摸起来都不是那么真实。


我感受到脚下的台阶随着步子一级级破碎,眼前的墙壁一块块开裂,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一点点散去——直到整个世界全部崩塌,化为一片虚无,那几个字依旧如雷贯耳。


我忘了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


2004年2月8日  星期日  晴


那天过后我翻遍了能找到的几乎所有的关于胰腺癌的资料,得到的答案却让我更加绝望。


胰腺癌号称“癌王”,基本上发现即晚期。以目前的医疗水平,即使是全国最顶尖的医院,也只能让我在病床上最多再躺那么三两年。


我没有条件去那么好的医院,甚至连个能陪同的家属都没有。


何况我更不想那样痛苦地活下去。那样只能让我的生命成为自己,也成为别人的负担。


在痛苦地挣扎了许久后,我终于渐渐接受了自己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事实。人终有一死,只是它来的太过突然,我还没有做好坦然面对它的准备。


但它留给我的时间好像也就只有这么多。


我画好了最为精致的妆容,在镜子前一件件地试穿着柜子里的衣服。可每次想到镜中光彩照人的容颜即将化为枯骨,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泻。


我不能就这样死,不能。


我特立独行地活了二十几年,现在就是死,也要死得足够惊艳。


各种终结生命的方法在我脑海中浮现,很快又被我一一否决。这和我想要的“惊艳”似乎不太一样。


自杀并不惊艳,更谈不上华丽,那只是一种轻贱生命的做法。我想要的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让生命华丽谢幕。


可是——


我好像从来也没有在这世界上留下过什么存在的痕迹。就连我的“受害者”们,记忆中的印象也都只是我扮演过的各种角色。


那些都不是我。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这种恐惧甚至比死亡带给我的还要强烈。


镜子中的女人陷入了迷茫。比起思考如何让自己消失得华丽,或许我更应该思考如何做回自己。


不过既然要做自己,那之前那么多的身份就没有必要了吧。


我把抽屉里的证件全都倒在了浴间的不锈钢水槽里,之后浇上整瓶酒精,又点起支烟丢了进去。


火舌瞬间窜起,将这些身份连同它们背后的故事一同吞噬。


透过火光,我的脑海中慢慢浮现出了一个故事。


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故事。


2004年2月28日  星期六  晴


酒吧里霓虹闪烁,如同虚幻和现实在眼前交织。面前的男人正端着酒杯,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这样的场景我曾经上演过无数次,早已轻车熟路。我有足够自信能将他们心中的.欲.望钓出来,然后……


只是这次有些不一样。他不是落入圈套的猎物,我也不是伺机而动的猎手。


他叫孔经纶,是个人如其名颇具才情的男人,生得一副好皮囊,家境又颇为殷实,说来倒是个不错的择偶对象。


这样的男人身边总少不了莺莺燕燕,对他来说我也只是其中的一只而已。只是比起那些女人,我更懂男人的心,也更清楚怎样才能最快地爬上他的床。


他有多少红颜知己并不重要。因为我看中的是他的才情——他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最擅长写一些匪夷所思的故事。


如果我在他的身边离奇“消失”,他会不会把这件事情写进他的故事?


这么精彩的故事想必他不会放过。


“小熙,你脸红了。”他轻啜了一口酒,“在想什么呢?”


我故作迷离地望着他:“你猜。”


“我猜?”他笑了起来,杯中的酒都在随着他的笑声摇晃,“我猜是‘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我嗔怒地瞪了他一眼。


“难道是‘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你去死吧。”


我佯怒喝干了杯中的酒,别过脸不再理他。这种以退为进欲擒故纵的把戏屡试不爽,尺度我也拿捏得刚刚好。


“害羞了?”


他起身坐在我的身侧,将我揽在怀中。


一切都在我的计算之内。只是他的酒量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喝了这么多酒也只露出了些许醉意。


这可不太方便进行下面的事。我咬咬牙,又开了一瓶波本,准备和他同归于尽。


好在我早有准备。再加上些许的“女生特权”,在我胃里即将翻江倒海之前,还是成功把他灌醉了。


他扑过来便要亲我,我只羞怯地挣脱开来:“别急嘛,我们换个地方……”


出门拦了辆车直奔一间小旅店,进到房间第一件事便先吐了个昏天黑地。胡乱洗了把脸,冰冷的水让我清醒了几分。


“喝点这个,不然会伤到胃。”


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醒酒饮料,我拧开盖子递给了他。只见他明显地迟疑了一下,并没有接过去。


都这个时候了疑心还这么重?我也没多说话,仰脖灌下一大口饮料,之后朝着他的嘴唇狠狠地吻了上去。


这下你该不用担心下毒的事情了吧。放心,饮料里没毒,只会让你安安静静地睡上那么一会儿。


一瓶饮料就被我这样一口一口地喂给了他。当然我自己也喝了一小部分,不过这点分量还不至于让我和他睡得一样死。


好在安眠药的效果比解酒药来得更快,再加上我坚持要先洗澡,等我从浴室出来时,他已经人事不省地睡在了床上。


我试着拍了拍他的脸,又用力掐了他几下,都没有半点反应。


我并非没有想过自己会献.身.于他,来之前我早有心理准备,甚至还准备了安全措施。


和他这样品质的男人共度良宵我还是可以接受的,我这些年走过不少的山山水水,旅途中也不乏萍水之欢。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罢了。


收拾好了一切,我拿出几样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一张我自认为最美的照片,一个装着我体检结果的文件袋,一个记录着我精心布局的笔记本。


这些东西足够给他留下毕生难忘的记忆,也足够让他写出精彩绝伦的故事。


那么,再见了。


我在他唇上轻轻啄了一口。


“再见。”


这样就结束了吗?


不,好戏才刚刚开始。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