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消失的她(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99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大作家,你平时都在这种地方找灵感?”酒吧里的闪光灯弄得邵康一阵目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烦这种地方。”


孔经纶全然没有理会兄弟的吐槽,伸手揽住了邵康的肩膀:“你不是说哪儿都行么。”


邵康双手抱怀:“明明是你自己想来。”


“哎哎哎,这可就冤枉了,我这可是在替你考虑。”孔经纶满脸无辜,“你说你一个警察平时上班能有什么意思,我这不是想带你来刺激刺激么。”


邵康冷哼一声,心中暗道老子带队扫.黄.时,场面不比这刺激得多。


“玛格丽特。”孔经纶显然轻车熟路,朝着吧台里的美女打了个响指,又转过来问邵康,“你来点什么。”


邵康扫了眼酒水单:“有没有矿泉水。”


吧台美女面无表情:“有。心痛的感觉,一百一杯,请自便。”


“那……我还是来瓶啤酒吧。”


孔经纶笑得前仰后合。


邵康摆出一张黑脸:“说吧,什么事。”


他实在太了解这位实用主义至上的老同学了。忽然主动请客,肯定是有事情要请他帮忙。


孔经纶没有答话,眼中露出回忆之色,脸上难得没有露出玩世不恭的表情。


一阵不算很短的沉默。好在酒吧里足够吵,倒也没显得那么尴尬。


明黄色的玛格丽特摆了上来。孔经纶端起高脚杯仰脖灌下,又用袖子抹了抹嘴。


接着他又一连要了三杯,全都如法炮制地一饮而尽。看着孔经纶的胸口上下起伏着,邵康知道他要开口了。


“你应该看过我那篇《消失的她》吧?”


邵康点点头:“嗯,不是你那篇争议最大的作品么。”


孔经纶苦笑道:“是。因为我没有揭晓故事的谜底,只写到那个女人消失了。”


邵康回忆着老同学小说里的情节。男女主角偶然邂逅,相识相知相恋。某天夜里,两人在酒吧喝醉,之后去宾馆开房。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女主不见,只留下了一封信。


原来是女主身患绝症,选择用这样的方式离开,希望男主忘掉她。


男主当然不肯,却又联系不上女主。到旅店楼下去问老板,可老板却说昨晚没有人离开过。


女主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所以你今天把我特地叫过来,就是为了和我聊小说的事情?”邵康说着喝了一口啤酒,“难不成你你想让我给你安排一个合情合理的结局?”


孔经纶的表情有些痛苦:“那是一件真实事件,男主角就是我本人。”


“……嗯?”



“说来也是十四年前的事情了。”孔经纶回忆着那晚的情形,“那天我们两个喝醉了以后就到了一间小旅店……”


邵康挖苦道:“你这大土豪还会住小旅店?”


“废话,那时候我才刚刚写出点名堂,不像现在这样宽裕好嘛。再说当时地方是她找的……”


“好好好,你继续。”


孔经纶继续自顾自地讲着:“我当时醉得不轻,她不知道从哪变出了一瓶醒酒饮料。当时我也存了几分戒心,没敢直接喝。后来……”


“后来你还是喝了?”


“后来她用嘴喂我,我就忍不住喝了。不过看她自己也敢喝,我想应该也没什么事……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没事,你们写小说的真会玩。”


邵康又不动声色地损了孔经纶一句。


“后来她说要先洗个澡,我就在床上等她。然后……”


“嘿嘿嘿?”


邵康一边说着一边做着和费玉清同样的手势,脸上的表情也如出一辙。


“嘿你个头。”孔经纶的神色有些失落,“后来我直接睡着了。再醒来时只看见她留下了几样东西,她本人却不见了。”


“几样东西?”


“嗯,一张她的照片,一份她癌症晚期的病历,还有一个笔记本。”


邵康挑了挑眉毛,似乎提起了兴致:“笔记本上写了什么?”


“你自己看吧。”


孔经纶说着从包里翻出了一个盒子,里面装着本他说的笔记本。笔记本看上去很新,除了纸张有些泛黄,看来它被孔经纶保存得很好,


邵康接过来翻开,马上就被上面的内容吸引住了。


上面记载着一个个小故事,女子设计骗取出轨男人钱财的故事。


“这些犯罪经历足够判个几年了。不过她应该早已去世,何况那些受骗者也都不是什么好鸟。”邵康草草读过几个故事便合上了笔记本,“说来倒也算是个奇女子。”


“最后一个故事的主角就是我。”孔经纶自嘲地笑了起来,“只不过她不是为了我的钱财,而是要让我见证她的消失。”


“嗯。”邵康喝完了杯中的最后一口酒,“再说说当时的情形吧。”



“好像是在二月末吧,反正当时天气很冷。那天晚上我们两个都喝醉了,从酒吧出来大概十一点左右的样子……”


“十一点左右离开酒吧。”邵康换上了一副严肃的神情,捕捉着孔经纶言语中的线索,“然后你们坐车去了宾馆。大概坐了多长时间的车?”


孔经纶挠了挠头:“都十多年了哪还记得这些,何况当时还人还晕晕乎乎的。反正没有很快就到,但好像也没开多久。”


那大概就是十分钟左右。如果是喝醉的人精神恍惚,也可能会是十五分钟。


邵康在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嗯,继续。”


孔经纶继续回忆:“到了宾馆在前台开好房,我俩就直接上去了。到房间里她先去厕所吐了一会儿,期间我一直都在床上躺着。”


“然后你们开始喝那个什么解酒饮料,之后她去洗澡,你的记忆大概就到这里对吧?”


“是的,第二天起来她人就不见了。”


邵康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孔经纶睡着的时候大概是在十二点左右,可能过了零点,也可能没有。


他继续问道:“然后第二天你发现她失踪后,去问了旅店的前台,结果前台说昨晚一直都没有人离开,对么?”


“对。当时我特地和旅店前台确认,他昨晚十二点开始上班,一直到早上我下来,中间他没离开过前台,也没见人离开旅店。”


“旅店没有什么后门?”


“没有,就连窗户上也都焊着围栏,估计也就只有猫猫狗狗才钻得出去。”


“那有没有监控?”


孔经纶摇摇头:“不知道那家小旅店有没有监控。就算有的话,我当时自己一个人也没理由去调监控啊。”


“那你后来报案了没。”


“去过派出所。”孔经纶想起来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当时派出所的警察都觉得是我喝醉了没醒,还差点把我当成.招.妓.的.嫖.客。”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线索了么?”


孔经纶搜肠刮肚地想了一遍,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线索太少了。”邵康试着把所有有用的信息拼凑在一起,还是没有什么头绪。


“除非她当时动作非常迅速,赶在十二点旅店前台换班之前离开。但是从你叙述的时间来看,你睡着的时候最早也要十一点四五十分了。她洗完澡出来穿好衣服,再留下那几样东西,估计离开旅店时,前台怎么也应该已经到了旅店,准备交班了。”


“是的,我也考虑过她前脚离开旅店,后脚前台赶到然后换班的可能。”孔经纶苦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但是好像也不太可能。”


两人的思路都拐进了死角,各自低头沉思。


一阵沉默,孔经纶率先释然:“没事的兄弟,这件事我十四年都没想出个所以然,你这么一时半会儿估计也很难得到结果。还是喝酒吧,喝酒要紧。”


说着孔经纶又伸手打了个响指。吧台的美女刚凑过来,却被忽然大叫一声的邵康吓了一跳。


“十四年前……二月底……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


“我猜应该是这样。”邵康声音不大,语气却异常肯定,“她的确是在第二天凌晨走的。可你醒过来时却是在第三天早晨。”


孔经纶笑了:“怎么可能,我怎么会睡那么久。再说平白无故少过了一天,怎么着也该有点印象不是么。”


“因为二零零四年是闰年,二月有二十九天,你睡过去的那天正好是多出来的那天。”


孔经纶的笑容渐渐凝固。


邵康继续说道:“你说当时的时间是二月底,估计就是那年的二月二十八号。你后来醒来时看到时间是三月一号,很容易就会忽略到闰年的二月二十九号,下意识地以为自己只睡了一天。


“闰年确实是件很基本的常识了,小学生都知道四年闰一次。但也恰恰因为它是常识,所以平时很容易被人忽略。除非是在翻看日历,或者看到手机,电子钟上的日期时,才会想起来有这么件事情。


“包括你去问旅店的前台‘昨晚有没有人离开’。人们在聊天时,都习惯将最近发生事情的时间用‘昨天’,‘前天’,‘前几天’,‘过两天’来描述,而不是具体的某月某号。可能当时前台也不会想到你说的‘昨晚’其实是二月二十八号,而不是他理解中的二十九号。


“至于你为什么会睡那么久,可能是她在你服了安眠药睡过去之后,又给你注射了什么其他镇定安眠类的药物吧。何况你当时还喝了那么多酒。”


孔经纶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猛地甩了甩头,似有几滴液体飞溅,不知是他额上的汗还是眼角的泪。


他拿出了钱包夹层里的照片。邵康瞥了一眼,照片上的女子皓齿明眸,一袭烈焰般的红色长裙,如同熊熊燃烧的生命之火。


“真的是这样么。”


孔经纶喃喃自语。


“也许吧。”邵康拍了拍他的肩膀,“当然,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觉得她就是那样凭空消失了。”


就像空气中映着七彩光芒的肥皂泡,在风中漂浮,上升。


——然后忽然就消失了。



end


PS:这篇文章小幺写完之后,特地发给小西看了一遍。结果被她一直吐槽没什么意义(偷偷在心里鄙视她),然后小幺仔细想了一下,好像.......


确实也没什么意义,只是讲了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子,短暂生命华丽谢幕的故事。


如果说非要有什么意义的话,大概就是四个字,热爱生命。


人的一生会死两次。第一次是被下葬,第二次是被遗忘。


故事中的陈熙一直都在各种身份中游走,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可直到生命即将到达终点,她才意识到自己的一生看似精彩,实则最后连一个能知道她真实名字的人都没有。


所以她精心策划了生命的终结,让孔经纶牢牢记住了她,用另一种方式延续了自己的存在——也许她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她对生命本身却有着足够的尊重和热爱。


希望每位小幺精也都能热爱自己,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天吧。


比心~~~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