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娶个寡妇喜当爹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0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骆宗汉刚到荷村的那天,天上下着小雪。

村口的大枣树下,他裹了裹棉大衣,于一片白雪皑皑的大地上,看到一袭靓丽的红色。

那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正值芳华的年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娇滴滴似出水芙蓉。

只那么匆匆一眼,骆宗汉的心就被深深地触动,直到那个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的拐角处,他的双脚仍旧驻留,不肯挪动半分。

也是后来经他打听才知道,那个穿着红衣的女人,是村上一个新死了丈夫的寡妇。

“叶梦娜。”骆宗汉心里念着这个女人的名字,在初听到她已为人妇的时候,眼神暗淡,又在听到她的丈夫新死时,蒙着灰的眼睛里闪烁起光芒,心里的恶魔在隐隐作祟。

荷村是北高原上极偏远的一个山村,贫穷落后,消息也闭塞,基本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半月前,县上为了响应国家号召,积极办学,从县城里指派了一批老师下乡支教,骆宗汉就是其中的一个。

骆宗汉本以为下乡支教是一件光荣的使命,谁知到了这穷乡僻壤才知道,热脸贴冷屁股是一种什么感觉。

荷村的村民都以务农为主,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这座大山,上课读书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浪费下地的时间。

很多家里有孩子的村民也不信任他们这些城里人,不敢把孩子送过来。学校的宋校长没办法,只好让他们这些老师一个个挨家挨户地开导工作。

叶梦娜有个六岁多的儿子,正是上学的年纪,鬼使神差的,开导她的任务落到了骆宗汉的头上。


叶梦娜的家距离学校有些距离,走过一条蜿蜒的小路,绕过一座山头,再走几里路才是那座黄土垒砌的小房子。

骆宗汉第一次去的时候,是村长领着他去的。村长王汉四十多岁的年纪,对于县里的政策相当支持,走起山路来脚边都带着风。

到叶梦娜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六点的样子,远远看着那土砖房里飘出几缕炊烟,骆宗汉反倒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宋校长就住在后头,你有时间可以找他喝喝酒。”王汉一边走,一边推开了院门。

叶梦娜的儿子叫喜娃,跟村长是本家,沾了点亲戚关系,长得像年画上的善财童子一般。

“大伯。”喜娃见他们进来,仰起头来喊了一声,却在眼神落到骆宗汉身上时,悄悄往他娘的身后挪了去。

叶梦娜还是穿着那件大红的棉袄,身前系了一条灰布的围兜,见到骆宗汉后连忙在围兜上擦了擦手,拢了拢头上的碎发。

“娃儿怕生,莫怪。”她说话的时候低着头,看样子自己也是有些怕生的。

“不用紧张,这是县里派下来给娃儿教书的骆老师。”村长王汉热情地把骆宗汉拉到近前,倒像是给叶梦娜介绍对象一样。

“你好。”骆宗汉推了推眼镜,一听说要来叶梦娜家,他今天收拾得非常精神,小油头,中山装套军大衣,俨然一副老干部做派。

叶梦娜抬头瞟了几眼骆宗汉,手不自觉地揪了揪衣角,张嘴想要说什么,见王汉在,也就拉起两张板凳,示意他们先坐。

骆宗汉委身坐下,眼睛扫视了一下四周,这房子虽然建得粗糙,但是里面的东西也还齐整。雕花的木床和八仙桌,大面镜的梳妆台上还有一些脂粉油膏什么的,看得出来叶梦娜平时的生活倒也还讲究。

“骆老师,俺就不陪你了,村山头还有点事。”王汉抽出烟斗猛吸了一口,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特地回头看了一眼。骆宗汉冲他点了点头,意思是叫他放心去。

待王汉出了院子,骆宗汉起身走到门边,见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山头,才转身回了屋里。

“他走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你先前支支吾吾的不说话,就是因为王汉在吧!”骆宗汉把凳子搬到一旁,喜娃站在叶梦娜身后,朝他扮了个鬼脸。

“还没吃饭的吧!这会儿回去也赶不上了,吃一口吧!”叶梦娜结下围兜,并不回答他的问题,转而自顾自地用瓷碗盛起了一大碗的红薯米粥递到他手中。那米粥在干冷的房间里冒着清甜的热气,还真让骆宗汉生了几分饿意。

喜娃倒是实在,端过一个小碗和他并排坐着,低头滋溜滋溜地喝了起来。

“我是有话要说,但不是因为王汉在,而是因为你在。”骆宗汉刚把空碗放下,叶梦娜的声音也飘了过来。“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的好。”

对于叶梦娜的话骆宗汉颇感意外,他舔了舔嘴角上的红薯,想到有可能是一些秘密,也就没敢再往下问了。

之前,他跟宋校长打听叶梦娜的时候有听说过,叶梦娜的男人大壮是春种的时候死的,本来很好的一个人,突然就倒在麦子地里,拉回来的时候就断了气。

听说大壮在死之前还跟村长王汉闹过矛盾,说了一些“杂碎,你再敢碰俺媳妇,俺弄死你。”之类的话。所以有人猜测,是村长调戏叶梦娜被大壮知道了,结果暗地里对大壮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大壮死后不久,“村长跟叶寡妇有染。”“叶寡妇家里的东西都是村长给的。”这类的风言风语也是不胫而走。现在,照叶梦娜说话的口气,她跟村长王汉之间,似乎还真有点什么苗头。

“说说孩子的事情吧!”骆宗汉甩了甩脑袋,从公文包里摸出一本花名册,把手指划到了喜娃的名字上。

“按理说,喜娃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了,现在读书不用花钱,政府还给补贴……”

“可以的。”叶梦娜打断了骆宗汉苦口婆心的开导,“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骆宗汉收起花名册,右眉毛稍稍地挑了一下。

“我希望你以后能把喜娃带走,带出这座大山,留在这里他读再多书也没用。”

“娘,俺不想去县城。”喜娃喝完粥擦了擦嘴,仰头蹭了一下叶梦娜的裤腿。

“闭嘴。”叶梦娜突如其来的怒火把喜娃和骆宗汉都吓了一跳,喜娃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你要是愿意,我把他过继给你,做你的儿子。”

“别别别,我还没结婚呢!”骆宗汉沉吟了片刻,终于是一咬牙。

“我看你们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要不……你跟了我?”这话几乎是脱口而出,不免显得太过唐突,却也是骆宗汉心中的真实意图。


不多久,喜娃去上学了,背着一个帆布做的书包,脸面晃晃荡荡的,只有一本语文课本和一个铁皮饭盒。

书包是村长王汉给的,课本是骆宗汉送的,铁皮饭盒是他爹大壮遗留下来的。

新盖的学校白墙红瓦,比村长家里的房子还漂亮,偌大的教室里都是崭新的黑皮课桌,然而学生稀稀散散,只有十来个,而且个头参差不齐。小的五六岁,大的十来岁,有的流着青鼻头,有的站在墙角撒尿。

开学的第一天,骆宗汉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一个头有两个大。

“这些在野地里打闹惯了的孩子就像下山的猴子,没有一个是服管教的。”宋校长递给骆宗汉一根烟,作为上一批抽调过来的老师,他也只能陪着一起摇头。

“是啊!头疼得很。”骆宗汉吐出一个烟圈,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放学,骆宗汉拖着疲惫的身子开始往家的方向走去。

“爹,读书一点也不好玩。”喜娃拉着骆宗汉的手,亦步亦趋地走着,时不时地仰头看着骆宗汉的眼睛。

“爹,你怎么不说话。”

“啊?”骆宗汉对于这个称呼一时还无法适应,大概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喜娃这孩子脑子转得这么快,突然就多了一个这么大的儿子。转念一想,家里不也是多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妻子吗?

想到这里,他摸了摸喜娃的头,往前加快了脚步。

“回来啦!”土砖房门口,叶梦娜翘首以盼,在看到骆宗汉激动的眼神时,俏脸上红了一片。

自从答应嫁给骆宗汉以来,已经过去了十多天,他们心中虽然都有准备,但毕竟还没结婚,这感觉倒是极为微妙。

吃过晚饭后,天色已经有些暗了,照惯例,骆宗汉这个时候得回到学校宿舍,但是他今天迟迟没有动身。

“宗汉,时候不早了,莫等路黑了摔着。”叶梦娜系着围兜,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道。

“我今晚不想走了。”骆宗汉从身后抱住她,炙热的鼻息喷吐在她耳边。

“别,别闹,不是说好了,等结了婚再,再同房吗?而且,孩子还在呢!”

“喜娃,你去隔壁宋叔叔家里玩一会儿。”骆宗汉回身朝着院里喊了一声。

“好咧!”喜娃高高兴兴地应了一句,撒欢似得跑了开去。

“你看,喜娃都走了,你就让我好好疼你一回吧!”骆宗汉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叶梦娜的围兜,一只大手伸进了她的红棉袄,就像一条灵活的蛇,寻找着温暖之地。

“你们,读书人说话……可真恶心。”叶梦娜.娇.喘.了一声,扭身投入那水深火热之中。

雕花的木床上纠缠着两只皓.白的.酮.体,在这寒冷的房间里冒着呼呼的白气。喘.息声和某种原始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衍生出奇妙的感觉,那是女人的柔软和男人的刚硬所击发出的,最美好的碰撞。

他们是那么地沉醉其中,几乎忘却了所有,也丝毫没有察觉到,窗外那双闪着寒光的眼睛……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