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0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那是骆宗汉来到荷村半年以后,时间停留在炙热的夏天。

这天,像往常一样,放学以后,骆宗汉把喜娃送到了家门口。

不同往日的是,院门口并没有看到叶梦娜的身影,房门也是紧闭着的。

骆宗汉要喜娃待在原地,他躬身走近了房门,隔着院子就听到里面有着一些不寻常的动静。

“村长,你就放.过我吧!宗汉马上就要回来了。”

“去他妈的,老子都bie了大半年了,自从那个小子过来以后,俺就没闻过你身上的香味,快点把裤子给我剐咯!不然,我把你做过的那些事都……”

“砰”的一声,木门被骆宗汉踢了个粉碎。

房间里,叶梦娜的上身脱得只剩一件兜子,王汉正准备伸手去拽她的裤子,被骆宗汉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倒退了好几步,被自己的裤子绊了一跤,躺在地上叫苦不迭。

骆宗汉拾起一条扁担,作势就要打,被叶梦娜拦了下来。

“宗汉,你别冲动,在荷村他就是土皇帝,你要开罪了他,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那就任由他胡作非为?”骆宗汉看到自己的女人衣衫.不整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他冲上去揪起王汉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王汉,我不管你是土皇帝还是什么,叶梦娜现在是我的女人,如果你以后还敢动她一根毫毛,老子弄死你。”

“是是是,俺知道错了。”王汉护着脑袋,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看着王汉灰溜溜的样子,骆宗汉一跺脚,蹲在门口抽起了闷烟。

这天晚上的粥吃在嘴里异常酸涩,骆宗汉在城里也是骄横惯了,哪里受过这种气,再看叶梦娜哭哭啼啼的样子,他的心头就越不是滋味。

“哭哭哭,你哭什么,我又没死。”

“大壮也是说要弄死他,结果……”叶梦娜捂着脸,没有再说下去。

“你是想说,王汉也会对我下毒手?”

“嗯……”叶梦娜微微点头,将一瓶喝了一半的水果罐头递到了骆宗汉的手里,骆宗汉有些诧异地将罐头拧开,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大壮如果真的是王汉害死的,那就保不定,也会对他下手,就是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又或者什么样的情况下动手了。


说来奇怪,从这件事以后,骆宗汉虽然过得提心吊胆,但是却一直相安无事。

别说王汉的报复了,就连王汉的影子,他都没有再见过。

眼见着支教的任务期一天天将近,他就要被调回县城了,这天村里却发生了一件惊天的大事。

王汉死了,而且死得非常蹊跷。

他的尸体被人发现的时候,早已经凉透了,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酒气,倒在了离家不到两百米的土沟里。

要说蹊跷,就蹊跷在这个地方,若不是那个村民的牛跑到山坡上吃草,没准王汉的尸体烂了都不会被人发现。

因为那座土坡实在太高了,而且杂草丛生,平常人要爬上去也得费老大的劲,何况是喝了酒的王汉。

王汉的家里人也意识到不对劲,所以花钱把县里的警察给叫了过来,要说这山里走一趟不容易,车子进不来不说,走路也要大半天的功夫。

晚上,几个穿制服,看着像警察又不像警察的人到场了,过来二话不说,先在王家大吃了一顿。等真正验尸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王汉的尸体被拉到大坪里,四周架起了瓦灯,又支起了大棚,警察身上的酒气,还有王汉肚子里的酒气,充斥了整个不到三十平米的空间,一些围观的村民捂着鼻子,纷纷退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警察宣布了王汉的真正死因——中毒。

这下,村子里可是掀起了轩然大波,大家都在猜测毒死王汉的人到底是谁。

“我觉得,这事肯定跟叶寡妇那个姘*头有关。那个骆宗汉,你知道吗?就是那个城里来的老师。”

“我知道,我知道,天天跟叶寡妇腻在一起,听说她儿子喜娃,还管他叫爹。”

“对对对,上次,我听说骆宗汉要弄死村长。”

不知道是谁传了这么一句,奸*夫毒死情敌的消息,竟然就在村子里开了花。过来办事的这几个警察听说了以后,雷厉风行地跑到了骆宗汉在学校的宿舍。

骆宗汉当时正在教室里布置作业,浑然没有想到王汉的死竟然会牵扯到自己的头上,一脸茫然地被铐上手铐带离了现场。


“说吧!是不是你毒死的王汉。”一个头顶有些脱发的中年警察坐在骆宗汉的对面,他的眼睛微垂着,说话的时候,一股难闻的酒臭直冲骆宗汉的面门。这是一个临时审讯室,地点就在校长办公室。

“怎么可能,我跟村长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毒死他啊!”

“无冤无仇?可是我听村民反映,你曾经说过要弄死他。”秃头警察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在桌面上顿了顿,然后点燃吸了一口,当他把烟圈吐出的时候,拳头也到了骆宗汉的脸上。

骆宗汉吃了这重重地一拳,嘴角渗出了殷红的鲜血,他想反抗,但是双手被反铐在凳子后面,动弹不得。

“我问你,到底招还是不招?”

“我真的没有害死村长,我当时也就是气急了才那么说的,我……”

骆宗汉还想为自己申辩,一记重重地拳头又挥了过来。

“你他妈的还跟老子装蒜?这个是什么,你认得吗?”秃头戴着手套,将一个玻璃罐头放在桌面上,从标签上看这是一瓶喝过的水果罐头,里面晃荡着一些浑浊的液体。

“这是……”骆宗汉瞠目结舌,这不是前阵子,叶梦娜叫他打开的那瓶水果罐头吗?

“看到这个,你就没话说了吧!这是从你的宿舍找出来的,上面有你的指纹,而里面装的,是一瓶毒酒。”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骆宗汉的脑袋里嗡地一下,脸色也变得刷白,她想起王汉那天在他进去之前,还没有说完的话,还有叶梦娜把罐头递给他时,嘴角难以掩饰地上扬……

“我是被陷害的,毒死村长的是叶梦娜,还有,还有她的丈夫大壮,也是被她毒死的。”

“闭嘴。”从门外冲进来一个壮硕的男人,一拳挥在骆宗汉的下巴上,生生把他的下巴打的脱离了原位。

“是,是,你!”骆宗汉瞪大了眼睛,然而不停从嘴里流出来的口水,和无法合拢上的嘴巴,让他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警官,您辛苦了。”来人递上一根烟,“王家的人已经往这边赶了,要是知道凶手被关在这里,事态可不知道会怎么发展,竟然证据都有了,赶紧把他带走吧!”

“嗯!那我就不打扰了,谢谢你的配合。”

“应该的,应该的。”

“嗯嗯,不……”骆宗汉的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他的头上被蒙上一块黑布,很快就被押出了校长办公室。

看着渐渐消失的骆宗汉,来人脸上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十年前,荷村来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姑娘,名字叫叶梦娜。

听人贩子说,她来自很远的一个县城,还是一个大学生。

大学生?买下叶梦娜的王大壮,并没有看在眼里,在他看来,叶梦娜只是他花大价钱买来的一个婆娘。高兴的时候压在身下发*(泄),不高兴的时候,哼!不高兴的时候也是发*(泄)的工具。

叶梦娜没有哪一天是不想逃离这个地方的,她做梦都在逃,可是这座山实在太大了,她跑断了腿也逃不过大壮的追捕。

她不记得,有被抓回去多少次,也不记得因为逃跑,她有几次被大壮打的奄奄一息。

直到儿子喜娃出生,她都没有放弃过逃跑的念头。

在这期间,村长王汉作为大壮的宗亲,也不止一次地骚扰过她,自从那次王汉企图.Q.(J)她,被大壮发现以后,她的心里萌生了一些计划。

她以为利用王汉毒死大壮,她就解脱了,谁知又落入了王汉的手中,陷入新的灾难里。

直到骆宗汉的出现,才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

这个男人虽然*色*欲*熏心,且急迫地乘人之危想得到自己,但是不管怎样,对她和喜娃还是很好的。

只要等他任教期满,她就能名正言顺地跟着他一起回县城了。

有些事情,往往都带着那么一些戏剧性。

也是后来,她从另一个人口中得知,骆宗汉在城里其实早就成了家室,自始至终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把她带回城里。

知道真相以后的叶梦娜恼羞成怒,于是转背又物色了一人,跟那人合伙……

骆宗汉被判死刑的消息很快就传回了荷村,村长王汉的死也随着这件事一起渐渐回归平淡之中。

下乡支教的热头过了以后,县里把学校的老师都撤走了。

这天,一个身材健硕,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了叶梦娜家的院门口。

“宋叔叔。”喜娃兴高采烈地迎了上来,一把拽住了来人的手。

“你来啦!”叶梦娜拢了拢头上的碎发,笑容中洋溢着希望的味道。

“行李收拾好了吗?”

“早收拾好了,宋校长。”叶梦娜双手攥着衣角,不敢抬头。

“嗯。”来人点了点头,回身望着荷村那条狭窄的老山道,许久都没有再说话。



end

PS:关于昨晚,其实一开始小幺我也是懵的。后台不管是留言区还是消息区,有很多幺精们都在问我是怎么回事,从来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多的人在默默关心着小幺我,很暖心。


后来我仔细又仔细的看了下文章,可能是文章里的个别字被判为敏感词了吧,所以腾讯爸爸直接就给我删了,还把我给关小黑屋了,公众号的好多功能也都被屏蔽了


不过幺精们你们不用担心,这些只是暂时的,到27号晚上我就会解封,到时所有的功能都会恢复正常滴!


爱你们,么么哒!!!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0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那是骆宗汉来到荷村半年以后,时间停留在炙热的夏天。

    这天,像往常一样,放学以后,骆宗汉把喜娃送到了家门口。

    不同往日的是,院门口并没有看到叶梦娜的身影,房门也是紧闭着的。

    骆宗汉要喜娃待在原地,他躬身走近了房门,隔着院子就听到里面有着一些不寻常的动静。

    “村长,你就放.过我吧!宗汉马上就要回来了。”

    “去他妈的,老子都bie了大半年了,自从那个小子过来以后,俺就没闻过你身上的香味,快点把裤子给我剐咯!不然,我把你做过的那些事都……”

    “砰”的一声,木门被骆宗汉踢了个粉碎。

    房间里,叶梦娜的上身脱得只剩一件兜子,王汉正准备伸手去拽她的裤子,被骆宗汉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倒退了好几步,被自己的裤子绊了一跤,躺在地上叫苦不迭。

    骆宗汉拾起一条扁担,作势就要打,被叶梦娜拦了下来。

    “宗汉,你别冲动,在荷村他就是土皇帝,你要开罪了他,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那就任由他胡作非为?”骆宗汉看到自己的女人衣衫.不整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他冲上去揪起王汉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王汉,我不管你是土皇帝还是什么,叶梦娜现在是我的女人,如果你以后还敢动她一根毫毛,老子弄死你。”

    “是是是,俺知道错了。”王汉护着脑袋,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看着王汉灰溜溜的样子,骆宗汉一跺脚,蹲在门口抽起了闷烟。

    这天晚上的粥吃在嘴里异常酸涩,骆宗汉在城里也是骄横惯了,哪里受过这种气,再看叶梦娜哭哭啼啼的样子,他的心头就越不是滋味。

    “哭哭哭,你哭什么,我又没死。”

    “大壮也是说要弄死他,结果……”叶梦娜捂着脸,没有再说下去。

    “你是想说,王汉也会对我下毒手?”

    “嗯……”叶梦娜微微点头,将一瓶喝了一半的水果罐头递到了骆宗汉的手里,骆宗汉有些诧异地将罐头拧开,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大壮如果真的是王汉害死的,那就保不定,也会对他下手,就是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又或者什么样的情况下动手了。


    说来奇怪,从这件事以后,骆宗汉虽然过得提心吊胆,但是却一直相安无事。

    别说王汉的报复了,就连王汉的影子,他都没有再见过。

    眼见着支教的任务期一天天将近,他就要被调回县城了,这天村里却发生了一件惊天的大事。

    王汉死了,而且死得非常蹊跷。

    他的尸体被人发现的时候,早已经凉透了,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酒气,倒在了离家不到两百米的土沟里。

    要说蹊跷,就蹊跷在这个地方,若不是那个村民的牛跑到山坡上吃草,没准王汉的尸体烂了都不会被人发现。

    因为那座土坡实在太高了,而且杂草丛生,平常人要爬上去也得费老大的劲,何况是喝了酒的王汉。

    王汉的家里人也意识到不对劲,所以花钱把县里的警察给叫了过来,要说这山里走一趟不容易,车子进不来不说,走路也要大半天的功夫。

    晚上,几个穿制服,看着像警察又不像警察的人到场了,过来二话不说,先在王家大吃了一顿。等真正验尸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王汉的尸体被拉到大坪里,四周架起了瓦灯,又支起了大棚,警察身上的酒气,还有王汉肚子里的酒气,充斥了整个不到三十平米的空间,一些围观的村民捂着鼻子,纷纷退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警察宣布了王汉的真正死因——中毒。

    这下,村子里可是掀起了轩然大波,大家都在猜测毒死王汉的人到底是谁。

    “我觉得,这事肯定跟叶寡妇那个姘*头有关。那个骆宗汉,你知道吗?就是那个城里来的老师。”

    “我知道,我知道,天天跟叶寡妇腻在一起,听说她儿子喜娃,还管他叫爹。”

    “对对对,上次,我听说骆宗汉要弄死村长。”

    不知道是谁传了这么一句,奸*夫毒死情敌的消息,竟然就在村子里开了花。过来办事的这几个警察听说了以后,雷厉风行地跑到了骆宗汉在学校的宿舍。

    骆宗汉当时正在教室里布置作业,浑然没有想到王汉的死竟然会牵扯到自己的头上,一脸茫然地被铐上手铐带离了现场。


    “说吧!是不是你毒死的王汉。”一个头顶有些脱发的中年警察坐在骆宗汉的对面,他的眼睛微垂着,说话的时候,一股难闻的酒臭直冲骆宗汉的面门。这是一个临时审讯室,地点就在校长办公室。

    “怎么可能,我跟村长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毒死他啊!”

    “无冤无仇?可是我听村民反映,你曾经说过要弄死他。”秃头警察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在桌面上顿了顿,然后点燃吸了一口,当他把烟圈吐出的时候,拳头也到了骆宗汉的脸上。

    骆宗汉吃了这重重地一拳,嘴角渗出了殷红的鲜血,他想反抗,但是双手被反铐在凳子后面,动弹不得。

    “我问你,到底招还是不招?”

    “我真的没有害死村长,我当时也就是气急了才那么说的,我……”

    骆宗汉还想为自己申辩,一记重重地拳头又挥了过来。

    “你他妈的还跟老子装蒜?这个是什么,你认得吗?”秃头戴着手套,将一个玻璃罐头放在桌面上,从标签上看这是一瓶喝过的水果罐头,里面晃荡着一些浑浊的液体。

    “这是……”骆宗汉瞠目结舌,这不是前阵子,叶梦娜叫他打开的那瓶水果罐头吗?

    “看到这个,你就没话说了吧!这是从你的宿舍找出来的,上面有你的指纹,而里面装的,是一瓶毒酒。”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骆宗汉的脑袋里嗡地一下,脸色也变得刷白,她想起王汉那天在他进去之前,还没有说完的话,还有叶梦娜把罐头递给他时,嘴角难以掩饰地上扬……

    “我是被陷害的,毒死村长的是叶梦娜,还有,还有她的丈夫大壮,也是被她毒死的。”

    “闭嘴。”从门外冲进来一个壮硕的男人,一拳挥在骆宗汉的下巴上,生生把他的下巴打的脱离了原位。

    “是,是,你!”骆宗汉瞪大了眼睛,然而不停从嘴里流出来的口水,和无法合拢上的嘴巴,让他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警官,您辛苦了。”来人递上一根烟,“王家的人已经往这边赶了,要是知道凶手被关在这里,事态可不知道会怎么发展,竟然证据都有了,赶紧把他带走吧!”

    “嗯!那我就不打扰了,谢谢你的配合。”

    “应该的,应该的。”

    “嗯嗯,不……”骆宗汉的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他的头上被蒙上一块黑布,很快就被押出了校长办公室。

    看着渐渐消失的骆宗汉,来人脸上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十年前,荷村来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姑娘,名字叫叶梦娜。

    听人贩子说,她来自很远的一个县城,还是一个大学生。

    大学生?买下叶梦娜的王大壮,并没有看在眼里,在他看来,叶梦娜只是他花大价钱买来的一个婆娘。高兴的时候压在身下发*(泄),不高兴的时候,哼!不高兴的时候也是发*(泄)的工具。

    叶梦娜没有哪一天是不想逃离这个地方的,她做梦都在逃,可是这座山实在太大了,她跑断了腿也逃不过大壮的追捕。

    她不记得,有被抓回去多少次,也不记得因为逃跑,她有几次被大壮打的奄奄一息。

    直到儿子喜娃出生,她都没有放弃过逃跑的念头。

    在这期间,村长王汉作为大壮的宗亲,也不止一次地骚扰过她,自从那次王汉企图.Q.(J)她,被大壮发现以后,她的心里萌生了一些计划。

    她以为利用王汉毒死大壮,她就解脱了,谁知又落入了王汉的手中,陷入新的灾难里。

    直到骆宗汉的出现,才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

    这个男人虽然*色*欲*熏心,且急迫地乘人之危想得到自己,但是不管怎样,对她和喜娃还是很好的。

    只要等他任教期满,她就能名正言顺地跟着他一起回县城了。

    有些事情,往往都带着那么一些戏剧性。

    也是后来,她从另一个人口中得知,骆宗汉在城里其实早就成了家室,自始至终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把她带回城里。

    知道真相以后的叶梦娜恼羞成怒,于是转背又物色了一人,跟那人合伙……

    骆宗汉被判死刑的消息很快就传回了荷村,村长王汉的死也随着这件事一起渐渐回归平淡之中。

    下乡支教的热头过了以后,县里把学校的老师都撤走了。

    这天,一个身材健硕,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了叶梦娜家的院门口。

    “宋叔叔。”喜娃兴高采烈地迎了上来,一把拽住了来人的手。

    “你来啦!”叶梦娜拢了拢头上的碎发,笑容中洋溢着希望的味道。

    “行李收拾好了吗?”

    “早收拾好了,宋校长。”叶梦娜双手攥着衣角,不敢抬头。

    “嗯。”来人点了点头,回身望着荷村那条狭窄的老山道,许久都没有再说话。



    end

    PS:关于昨晚,其实一开始小幺我也是懵的。后台不管是留言区还是消息区,有很多幺精们都在问我是怎么回事,从来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多的人在默默关心着小幺我,很暖心。


    后来我仔细又仔细的看了下文章,可能是文章里的个别字被判为敏感词了吧,所以腾讯爸爸直接就给我删了,还把我给关小黑屋了,公众号的好多功能也都被屏蔽了


    不过幺精们你们不用担心,这些只是暂时的,到27号晚上我就会解封,到时所有的功能都会恢复正常滴!


    爱你们,么么哒!!!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

    你是如何发现你老公出轨的(下)

    男友让我出去卖

    男友让我出去卖(下)

    抗拒男人的亲热

    抗拒男人的亲热(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