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婚姻不该将就(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1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第二天,李琴请了假,给小轩买了早餐送他上校车,然后回来躺在小轩的房间里,王顺起来的时候,发现没给自己准备衣服,骂骂咧咧的下楼来,餐桌上没有早餐,气得将桌上的花瓶全砸了,最后砰的甩门出去。

第三天,也是如此,接连一周,李琴除了照顾小轩以外便像行尸走肉一样躺在那里。王顺将客厅能摔的东西都摔了。

然后,婆婆来了。

对此李琴毫不意外,婆婆看着一片狼藉的大厅,唉声叹气,拉着李琴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开始语重心长的说教,“李琴啊,你是个聪明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这夫妻过日子本来就是要好好扶持嘛。”

“你说顺子每天在外做活那么辛苦,你就安心在家照顾他们爷俩得了,你说你,老公又能赚钱,儿子那么可爱,还出去上什么班,我之前就叫你不要上班了的,你不听。”

“再说嘛,夫妻间吵架是很正常的,你看顺子他大伯家,他大伯每天把老婆打的鼻青脸肿,她老婆还不是任劳任怨的在家做活带孩子,再看顺子他堂哥家,发了点小钱,就在外面找小三,找情人,现在小三带着孩子上门了,死活要他堂哥养,他老婆能怎么办?闹着要离婚,到最后还不是没离。你瞅瞅人家家里,哪个有你们家的条件,赚的没你们多,还在城里买了房子,车子,主要的是你看,顺子又不在外面找女人,你说你还图啥啊?”

“这女人啊,要知足。你呢,好好和顺子过着,别想着乱七八糟的,顺子在外面那么辛苦,你要多担待点,忍忍嘛,这一辈子就过了,别去钻牛角尖,多想想孩子,你们吵架了受苦的可是孩子啊。”

“你说说你们,今年都闹了多少次了,现在也不是从前了,以前你们吵架,你可以离家出走要死要活的,现在可不能这样了,孩子啊那么小,可不能没有爸爸或者妈妈啊,你可别赶什么时髦去离婚啊,人家是找了小三什么的,闹的过不下去了的,你老公一没找女人,二又会赚钱,可跟人家比不得啊。”

“这日子啊哪有那么好过,总是有点不顺心的,你也不能一人全得了所有好处嘛,我还记得那年啊,顺子他爸把我打到进医院,我当时也和你一样铁了心不过了,可是看着孩子那泪眼汪汪的,哪里舍得哦!到如今了,还不是过的好好的。”

婆婆说完,便开始收拾乱糟糟的客厅,边收拾边说,“要我说,李琴啊,你赶紧生二胎得了,反正还年轻,我也还能给你带两年孩子。”

听到这里,李琴心下又是一阵悲哀,这话在刚结婚的时候,婆婆就对她说过了,这二胎啊,她是不生了,可这明面上呢,她也不好直接去反驳自己婆婆。

小轩放学的时候,婆婆抢着要去接小轩,李琴便在家里准备饭菜,回来的时候,婆婆抱着小轩逗乐,后面还跟着王顺。

“小轩啊,奶奶和你说,爸爸和妈妈吵架呢,你要去劝,知道吗?不然以后你没爸爸或者妈妈怎么办?知不知道?”在李琴转身进厨房的时候,婆婆小声的“教导”自家孙子,并绘声绘色的教他怎么在妈妈面前哭,说学不会的话以后就没有妈妈了。

小轩一听到自家奶奶的话,想着要没妈妈了,眼泪说来就来,噌噌噌的跑进厨房,抱住李琴大腿就开始哭,“妈妈,妈妈,你不要离开小轩,不要和爸爸吵架,好不好?”

李琴看着自家儿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自己的眼泪也是哗啦啦的流出来,哪里还能说什么啊。

经过婆婆调解几日,家里又恢复之前的景象,婆婆便心满意足的回老家了。


李琴是在上班一周后接到叶子的电话,电话那头叶子兴奋的和她说“李琴,你上次不是说想考那个CPA吗?我听朋友说开始报名了。”

“啊?CPA?”李琴这才想起自己上次和叶子偶然聊到过一直想考CPA,但是自己一直没时间,就一直耽搁了,本只是随口提的,哪想叶子一直记在心上。“我没时间啊,这每天家里,公司,都忙不过来。”

“哎呀,李琴,这可不像你,以前你可是干劲十足的,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叶子不无失望的说道。

李琴听到这话也愣了一会,好像也是,从前自己可以熬夜加班到凌晨三四点只为做一个报告,到现在被生活磨平了身上的刺,也磨去了激情。

在叶子的鼓励下,李琴还是决定去考CPA,当她带着大撂资料回家时,王顺一脸嘲讽的说,“儿子都这么大了,你不会也要开始读书了吧?”

“我要考CPA。”李琴没理他,直接抱着书上了二楼。

“考个屁,我和你说,赶明儿就把工作辞了,没听到妈催我们生二胎啊,都催了一年多了,至于你要考什么CPP,也不要折腾了,好好待家里就成了,像老家哪个女人不是安心在家带孩子的。”

王顺看着从自己面前经过看都不看自己的李琴,莫名的就觉得火大,自己在外一天到晚的受气,回家还得受娘们气?

“这二胎我是不会生的,我工作也不会辞的,”李琴转身坚定地对着王顺说道。

“你敢,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想闹的太难看,就乖乖把工作辞了,不然我去你们公司闹到你辞职。”王顺走上前一把拽住李琴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道。“还是说你在外面找了什么小白脸,所以舍不得辞职啊。”

李琴手里的书洒落一地,头皮那里传来的痛感让她本能想去反抗,可是在王顺眼里,李琴的反抗是因为自己说道她的痛处了,于是,心中更是怒火中烧,将李琴一脚踹到地上,便是一顿拳打脚踢。

李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王顺的殴打便如雨点般向自己袭来,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地,只顾着护住自己的重要部位了。

当晚,王顺将李琴锁在房间里,想着明天自己就去他们公司帮李琴辞职,不然再去上班,越来越不安分了。

李琴心如死灰的躺在地板上,她想到了自杀,恨不能带着王顺一起死掉,可以一想到小轩,她又断了这念头,孩子是无辜的啊,往后那么长的时间,孩子怎么办?

正是这时候,电话响起来了,是叶子。

响第二遍的时候,李琴才有气无力的接听电话,刚一开口,那边的叶子边听出来不对劲,一番追问下,知道李琴现在被关在家里,叶子马上就愤怒了,说自己马上开车过来,李琴不想连累叶子,说不要管她。

叶子知道李琴是不想连累自己,便转念一想,那我开车来接你,你想办法出来。

李琴想了想,也好,让叶子在家旁边等她,李琴看了看卧室的阳台,唯一能下去的地方就是那里,便将床单绑紧在阳台柱子上,自己开始慢慢往下滑,由于周身都是伤,往下滑的时候难免会刮到,痛的李琴冷汗淋漓,但又不敢出声,这要是被王顺知道了,指不定又是怎样的一场暴风雨。

当李琴坐上叶子的车时,叶子借着车内的灯光,看到鼻青脸肿的李琴,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怎么忍得下去?”叶子痛心疾首的说道。

“要是没有孩子,我也许是忍不下去的。”李琴叹了口气说道。

“那你想怎么办?”

“叶子,我要是离婚,能把孩子判给我吗?”李琴突然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叶子的手。

“明天一早,我们去医院开个证明,只要证明他有家暴,证明他有暴力倾向,你判到孩子的可能性就很大。”

“好,那就好。”李琴含着泪说道,离婚这件事,她从之前无数次的吵架就想过,可是一看到孩子,自己又不忍心,可如今自己再不离婚,工作做不了,没有自主权,便真的会成为笼中的小鸟。

叶子直接带着李琴回了自己家,本来李琴还觉得不方便,随后又想到,叶子老公是常年不在家的。

进门的时候,李琴第一眼便看到了茶几上显目的离婚证,叶子注意到李琴讶异的眼神,笑了笑,“祝福我吧,终于逃脱这牢笼,本来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和你说这件事的。”

“怎么决定的?”

“他在外面的女人怀孕了,当初本来就是家里安排的,就算有感情,到如今也消磨掉了。”

两人没说话,不约而同的拥抱了对方。


第二日,一大早叶子便带李琴去医院诊治,身体各处淤青的都比较多,看得触目惊心,那医生看的时候直摇头。

在此期间,王顺一大早打开房门发现李琴不在家,疯狂的打她电话,李琴没接,一直在响铃,便把电话关机了。

从医院出来,他们便直接去了律师事务所,提前做好离婚官司的准备。

李琴刚打开手机,便接到了陈静的电话,倒有点出乎她的意料,陈静一开口便问“琴姐,你在哪里?你老公到公司来了,叫我们把你交出来,因为是你老公,我们也没叫保安,但是在这边吵闹我们根本劝不住,已经严重影响了公司正常运转。”

听了陈静的话,李琴赶紧道了声歉,拨通了王顺的电话,叫他回家里来谈。

李琴回家的时候,王顺已经坐在客厅,小轩站在旁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看得李琴心里一阵一阵的难受。

“你还知道回来啊?还说在外面没找男人,我看你就是活得太顺心了,”王顺说着就想动手,谁成想冒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挡在李琴前面。“能耐了,李琴,把野男人带回家了。”

“你好,我是为李琴女士处理这起离婚案的张律师,”张律师不卑不吭的说道。

“离婚?李琴,你长本事了,你以为你离婚了谁还会要你这么个二手货。”王顺被离婚二字怔住了,随即冷笑着开口道。

“那也比和你在一起强。”旁边的叶子听不下去了。

“王顺,你要是同意离婚并把孩子抚养权给我,那么我们就不需要撕破脸皮,你要是不同意,那么我们就法院见,”李琴面无表情的说道,同时从律师手里将离婚协议递给王顺。

王顺将离婚协议接过,便撕得粉碎,“我告诉你,离婚,没门,我是不会同意的,孩子的抚养权也绝对不会给你的。”

“那我们就法院处理。”李琴伸手想去抱小轩,却被王顺阻止了。

李琴无法,现在还没到判夺孩子抚养权的时候,硬抢只会让局面难以控制,只得和叶子离开这个“家”。


李琴向法院提交上诉书时,家里的老人便全赶来了,李琴的父母原本还想劝说女儿要慎重为孩子考虑,待看到李琴一身伤的时候,巴不得马上和王顺家断清关系。

李琴母亲抱着李琴哭得撕心裂肺,说是自己害了李琴,当初她不该听人介绍把李琴许给王顺。李琴父亲不说话,只恨恨的抽着烟。

尔后,站起来对李琴说:“谁家孩子不是父母的宝,你是我们闺女,受了苦别老是自个藏着,这个婚早点离早点好,小轩的抚养权能争得的过来就争,争不过就算了,也是他们家孙子,我们只盼着你过的好点。”

李琴听了这话,更是哭得肝肠寸断。是啊,孩子永远是父母心中的宝。

开庭之前,婆婆带着小轩找到李琴,哭得撕心裂肺。

“李琴啊,你这么懂事一孩子,你怎么就这么拧呢?你就忍心让小轩变成单身家庭的孩子啊,他还那么小,什么都不懂,以后可怎么办啊?婚姻中的事关起门来两个人解决就好,怎么还闹成这样啊。”

“妈妈,不要丢下我,不要离婚好不好?”小轩一边哭一边说,死死抱着李琴的手。

三四岁的孩子哪里懂什么离婚,不过是大人们教唆的话语,李琴看着小轩,几日不见,好像都瘦了,她抱着孩子又是止不住的掉眼泪。

婆家的三大姑八大婆都来了,无非是说小两口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谁家没个磕磕绊绊的时候,最可怜的还是孩子啊,孩子那么小就要变成单亲家庭的人。

李琴父亲一听到这话,抄起手里的拐杖就要打人,“他们家的人是人,我女儿就不是人了啊。”

一辈子寡言少语的父亲像疯了似的挥起拐杖将那群聒噪的亲戚赶走,甚至把小轩都塞给王顺妈妈手中叫他带走。

李琴看着父亲佝偻着的背影,才发现印象中一直高大隐忍一言不发的父亲也已老了,头发全白了,背也不再挺拔了,岁月的风霜一刀一刀全割在他的脸上。

离婚案判下来的时候,一向在老婆面前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王顺无力瘫坐在庭审的椅子上,一向自大的他不敢相信事情真的到了这个地步,那个女人也真的决绝的离开了他的世界,他不是没有想过像他们说的去找李琴服软,可是他舍不下他的骄傲,放不下他的颜面。

其实王顺不知道,就算他去找李琴服软认错,李琴也不会再原谅他了,人心都是脆弱的,哪能禁得起一次一次的伤害。

离婚之后,李琴用自己微薄的积蓄在城郊区租了一套房子,她将父母接过来帮自己带小轩,自己则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与CPA的备考中,生活仍在继续,她没有遇见真命天子,也没天降好运,仍是一步一脚印的前行,也许最好的结果并不是圆满的快乐结局,而是继续生活,哪怕再艰辛,也甘之如饴。

而叶子消失了一个月,走之前说,从前工作、婚姻,都是因为他们说好我便去做,想想好像一直没问过自己想要什么?

叶子重新出现的时候,剪短了多年的长发,开着酷炫的越野车,满怀激情的和李琴说,我要去做服装设计师。你知道,那会我要报这个专业,我爸妈死活不同意,到如今,兜兜转转一圈,原来我还是要走向那条路。

一直向往柴米油盐婚姻的叶子也在三年后遇见了那个愿意为她洗手作羹汤的男人,她说,想为那个人生个虎宝宝,虎虎生威的虎。

李琴偶尔还会收到婆婆发的短信,言语间表达的是想让他们复婚的意思,她一笑而过,看着自己身边渐渐懂事的孩子,她想,也许是该给孩子找个爸爸,但一定不是王顺。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