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当爹记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2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没有孩子就没有依靠,村里大事都说不上话。

坐在堂屋吃完晚饭,听着堂屋上吊扇哗哗响,老李低头皱眉抽着旱烟一句话没说,细细琢磨着什么,媳妇春子一旁收拾着碗筷见他这个样子,便问:“你想什么呢?”

“我寻思着要不咱从哥那边养个孩子过来,他四个孩子养着也费劲,”老李猛抽了一口烟想了一会儿,“你说,咱养哪个孩子呢?”

春子放下手里的活儿,手擦了擦围裙,也是皱着眉头,说:“嗯......要我说还是老四好,老四年纪小。”

“老四啊?”老李的眉头皱的更难看了,“哥跟嫂子最喜欢老四,我怕不成。”

老李转念一想,老大年纪大了,并且算命的说他克大人,大哥从不喜欢他,万一来我们这把我们克了怎么办,老二是闺女,他们就一个闺女也不好要,老三啊长得黑黢黢的像大哥不好看,而且那老三皮得很,野猴子似的满山跑,养着操心,就老四好,老四白白嫩嫩讨人喜欢,况且年纪也小,能带亲。

“你试试。”春子撺掇着老李,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

第二日,老李一早来了大哥家里,和大哥隔得也算近,不费多少脚力。

按理说,亲兄弟结婚没分家本应和大哥住一个大屋的,只是小时候爸妈都赶上大跃(*)进的时候死了,老李就被本家叔叔养了去,跟大哥的关系也不像自小长大的亲兄弟那样亲,老大不小的时候才娶了亲,谁知这么多年没个一男半女。

自家哥哥虽是自己把自己拉扯大的,也靠着手艺娶了亲,养了四个儿女。

今日一早来了又被哥哥嫂嫂拉着吃了早饭,边吃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这早上吃饭怎么就你们两个人呢?”老李往周围张望张望,没见着一个孩子。

“我还边做饭他们就在灶头边吃着,早就出去了,钓蛙去了吧,晚点我让他们给你送点过去。”嫂子坐在一旁边吃边解释。

“哦,你们这四个孩子,带着累不?”老李头打探着,悄咪咪地看着大哥和嫂子的表情。

“哪有不累的啊,就散着养,就是吃的多,不读什么大书,也还过得去。”嫂子一边说着大哥一边点着头,脸上浮着微微的笑容。

老李又陷入了沉思,低着头吃饭没什么话说,大哥问起,也就回答两声。


终于把这早饭吃完了,嫂子端着碗筷收拾收拾去了厨房,老李跟大哥一人卷了搓旱烟抽着,老李试着说:“你这孩子养着也费了些劲,我想着要不我帮着养个吧。”

大哥没回答他,老李又继续说:“你看我这边也没个孩子,人大了老了还是羡慕得很,咱们都是自家兄弟,孩子都是自己的,养起来绝不会有啥问题,春子也是想得紧。”

“咝,”大哥想了 一会儿,“你和春子喜欢哪个?”

“都喜欢,不过小一点的倒是招人心疼些,没得过小娃娃带过几天,以前好不容易捡了个小娃娃带了几天就病死了,春子是哭了好久。”老李越讲头越低,抖着烟灰。

“这事我也不能一个人决定,还要问你嫂子,还问问孩子自己的意思,你那边条件确实好些,不过啊,我也做不了这个主......”

听着大哥的这个语气,老李有些丧气了,也不好说什么,胡诌了两句,便回去了。

媳妇正在门口等着他,见老李回来便一个劲儿地拉着问:“怎么样怎么样,哥哥嫂嫂怎么说?”

“我怕是难,他们也舍不得自己的孩子。”老李耷拉着脸,如实说。

“舍不得?”春子惊讶了一句,又是满满的失落,说话也酸了起来,“当年你哥把你过继的时候,可没说什么舍不得。”

“你这话不是不讲理吗!”老李甩开她的手,本以为他们四个孩子过继一个也不是什么大事,自己这些年也是想尽办法都个一儿半女,好不容易捡了个又死了。

只好把希望又寄托于这个哥哥嫂嫂,哥哥嫂嫂不肯,也不能说小气。“当初爹娘死了,那不是只顾着活下去嘛,那过继的都是我亲叔叔。”

“你不是也是亲叔叔嘛,”春子抱怨着,老李见妻子无儿无女的日子过得,精神充满无尽的苦痛,看着别人儿女成群,调皮捣蛋自己羡慕不已,也不想打断了妻子,“改明儿我自己问问嫂嫂。”

下午太阳沉点的时候,老李老远瞅着大哥家的老四来了,还拿蛇皮袋提了东西。

老四肉包包的脸,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穿着个小背心站在门外,媳妇见到老四来,忽而一脸欢喜去迎着。

“四儿呀,到婶子这里来吃晚饭不?婶子这里有刚摘的瓜儿。”看着媳妇摸着四儿浑圆的脑袋笑着,这是老李一直期盼的场景,自己要真是有这么个儿子该多好。

老李掐了烟也笑脸嘻嘻地走上去,说:“四儿呀,到叔这儿来玩呀。”

“叔,婶子,妈让我给你送点蛙。”见四儿把蛇皮袋递给媳妇,头也不回便跑回了家,连句多话也不说。

老李正准备跟四儿多说两句话呢,这样子也只好跟自己媳妇对面苦笑两下了。


吃完晚饭见媳妇着急地收拾完东西,老李知道春子有些按捺不住,去找嫂子了,自己也不拦也不问,这问别人要孩子呢,多去几趟多去个人也显得重视。

老李吃完饭又点起旱烟,拿了把椅子坐在家门口,看着天上悠悠烈烈的晚霞,岁月真是好,就是生活的那个“大窟窿”让人不自觉的心痛。

想着想着又听到对面田间孩子嬉闹的声音,顺着声音望了望,老李又低下了头,狠狠抽了一口烟。

一两个小时后,媳妇回来了,一脸笑嘻嘻的模样,到门口给老李大腿上拍了一下。

“怎么了,孩子要来了?”老李连忙起身,询问道,觉着这事不可能,又看着样子像成了。

媳妇被自己这么一说,又微微皱起了眉头,思忖道:“不知道,算是成了吧,看晚上大哥能把四儿送来不。”

果不其然,夜间,大哥将熟睡的四儿抱过来了,老李是又惊又喜,又是好奇,不过也没多想,只忙着照顾着四儿,道谢了大哥,把四儿放自个儿床上,细细看着,四儿的眉眼像大哥也像自己,便咯咯地笑了起来。

夜间的时候,老李和媳妇一人睡在四儿的一边,高兴劲过了没多久,又开始琢磨起来。

见媳妇也没睡,小声问起:“春子,你去大哥家说了什么,就把四儿给你送来了?”

“没什么,我跟嫂子说的,不过是说了自己这些年为了孩子多苦,嫂子可怜送过来了。”

“那四儿以后就是我们的孩子了?”

“没准儿。”

“啥叫没准呢?”

“嫂子说送过来还得看四儿自己,要是四儿自己不愿意待着回去了,就不给了。”

“哦......”老李没有再问下去了,又更加睡不着了,这四儿自己认识路啊,要怎么才留得住呢,这要是走了,就不是自己的孩子了,没办法的话自己跟媳妇轮着来,盯紧了。

睡到半夜,四儿不知怎的醒了,看见老李便哇哇哭了起来,媳妇连忙抱着四儿宝儿长宝儿短地哄了起来,老李见样赶忙从柜子里翻出一包糖,塞在四儿嘴里。就这么哄着哄着,过了个把小时才好。老李和春子也累了跟着一起睡了,这带孩子可真累。

睡了不到多久,老李又猛然醒了,看着四儿还在旁边心里才又睡下。

老李和春子停下了手里不要紧的活,天天陪着四儿,连上个茅坑都要守在里头,每日啊想着法的地讨好着这孩子,大把大把的糖往家里买,老李这几日连烟都忙得忘记抽了。


留了没得五天,这孩子还是不见了。

“你说我这一出去你专门在这儿看着怎么就看不住呢。”老李在堂屋内拿着旱烟边抽边急的来回走着。

“这不是他说要吃瓜嘛,我切去了,”春子在屋内哭哭啼啼,“说不定没回去了,在哪儿玩去了,你去找找。”

“回了回了,我悄悄在大哥屋外边看了,都进家门了,哎。”老李抓着自己的头发,烦得很,好不容易来了的儿子,就这么没看好回去了。

一旁的春子早已哭成了泪人,哭得都哽咽起来,老李看着春子也是心疼,想必她的苦不比自己少,或是自己太在乎这个孩子了,令春子也是压力大,愧疚大,便放缓慢慢走着,声音也放低了不少,“回了就回了吧,这没个缘分算了。”

老李安慰两句之后春子才放低了哭声,眼看要止住了,春子又不知怎么的,说了一句离婚。

老李听到春子这话瞪大了眼睛,满身怒火,把手里的烟一丢,大声说:“离什么离,怎么,没了孩子你就活不下去了!”

“我是觉着拖累你,我生不出来,你趁没老再娶个,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总不用为个孩子每日在发愁,看着别人家的眼珠子直盯着。”

“不!”老李声音提的更大了,当初叔托人给自己介绍了多少亲,只有看中了春子,现在就算春子不能生孩子那也有自己的责任,这大概就是命里定下的,自己选的命。

老李这么一吼,春子也消停了,也没有再说的意思,想必是一时心急失了口,春子就坐在那儿不发声,老李坐到她旁边,拉起春子的手准备安慰安慰,可是谁忽然间不知她想了什么大声哭了起来,止都止不住,过了好半天,春子带着怨怒喊了一句:“我说离就离,明天就离!”

说完春子便甩开手对外面跑了,老李连忙追了出去,可春子身手敏捷的很,这村里的房屋弯弯绕绕建的错落不齐,春子一躲就不知去了哪里。

老李没得办法,一个人找得又急又累,只得去寻了大哥,大哥叫上一家子挨家挨户地找角角落落,可找到了日暮西山,也没见春子的身影。

没办法只得谢了大哥,明日去民政局门口找,临走时觉着嫂子似乎要说些什么,又神神秘秘怕人知,预备着开了两三次口还是放弃了。

老李一路琢磨着嫂子的难言之隐,或许是些道歉的话不好意思说出口吧,又或是,难以启齿的某些隐瞒?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2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没有孩子就没有依靠,村里大事都说不上话。

    坐在堂屋吃完晚饭,听着堂屋上吊扇哗哗响,老李低头皱眉抽着旱烟一句话没说,细细琢磨着什么,媳妇春子一旁收拾着碗筷见他这个样子,便问:“你想什么呢?”

    “我寻思着要不咱从哥那边养个孩子过来,他四个孩子养着也费劲,”老李猛抽了一口烟想了一会儿,“你说,咱养哪个孩子呢?”

    春子放下手里的活儿,手擦了擦围裙,也是皱着眉头,说:“嗯......要我说还是老四好,老四年纪小。”

    “老四啊?”老李的眉头皱的更难看了,“哥跟嫂子最喜欢老四,我怕不成。”

    老李转念一想,老大年纪大了,并且算命的说他克大人,大哥从不喜欢他,万一来我们这把我们克了怎么办,老二是闺女,他们就一个闺女也不好要,老三啊长得黑黢黢的像大哥不好看,而且那老三皮得很,野猴子似的满山跑,养着操心,就老四好,老四白白嫩嫩讨人喜欢,况且年纪也小,能带亲。

    “你试试。”春子撺掇着老李,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

    第二日,老李一早来了大哥家里,和大哥隔得也算近,不费多少脚力。

    按理说,亲兄弟结婚没分家本应和大哥住一个大屋的,只是小时候爸妈都赶上大跃(*)进的时候死了,老李就被本家叔叔养了去,跟大哥的关系也不像自小长大的亲兄弟那样亲,老大不小的时候才娶了亲,谁知这么多年没个一男半女。

    自家哥哥虽是自己把自己拉扯大的,也靠着手艺娶了亲,养了四个儿女。

    今日一早来了又被哥哥嫂嫂拉着吃了早饭,边吃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这早上吃饭怎么就你们两个人呢?”老李往周围张望张望,没见着一个孩子。

    “我还边做饭他们就在灶头边吃着,早就出去了,钓蛙去了吧,晚点我让他们给你送点过去。”嫂子坐在一旁边吃边解释。

    “哦,你们这四个孩子,带着累不?”老李头打探着,悄咪咪地看着大哥和嫂子的表情。

    “哪有不累的啊,就散着养,就是吃的多,不读什么大书,也还过得去。”嫂子一边说着大哥一边点着头,脸上浮着微微的笑容。

    老李又陷入了沉思,低着头吃饭没什么话说,大哥问起,也就回答两声。


    终于把这早饭吃完了,嫂子端着碗筷收拾收拾去了厨房,老李跟大哥一人卷了搓旱烟抽着,老李试着说:“你这孩子养着也费了些劲,我想着要不我帮着养个吧。”

    大哥没回答他,老李又继续说:“你看我这边也没个孩子,人大了老了还是羡慕得很,咱们都是自家兄弟,孩子都是自己的,养起来绝不会有啥问题,春子也是想得紧。”

    “咝,”大哥想了 一会儿,“你和春子喜欢哪个?”

    “都喜欢,不过小一点的倒是招人心疼些,没得过小娃娃带过几天,以前好不容易捡了个小娃娃带了几天就病死了,春子是哭了好久。”老李越讲头越低,抖着烟灰。

    “这事我也不能一个人决定,还要问你嫂子,还问问孩子自己的意思,你那边条件确实好些,不过啊,我也做不了这个主......”

    听着大哥的这个语气,老李有些丧气了,也不好说什么,胡诌了两句,便回去了。

    媳妇正在门口等着他,见老李回来便一个劲儿地拉着问:“怎么样怎么样,哥哥嫂嫂怎么说?”

    “我怕是难,他们也舍不得自己的孩子。”老李耷拉着脸,如实说。

    “舍不得?”春子惊讶了一句,又是满满的失落,说话也酸了起来,“当年你哥把你过继的时候,可没说什么舍不得。”

    “你这话不是不讲理吗!”老李甩开她的手,本以为他们四个孩子过继一个也不是什么大事,自己这些年也是想尽办法都个一儿半女,好不容易捡了个又死了。

    只好把希望又寄托于这个哥哥嫂嫂,哥哥嫂嫂不肯,也不能说小气。“当初爹娘死了,那不是只顾着活下去嘛,那过继的都是我亲叔叔。”

    “你不是也是亲叔叔嘛,”春子抱怨着,老李见妻子无儿无女的日子过得,精神充满无尽的苦痛,看着别人儿女成群,调皮捣蛋自己羡慕不已,也不想打断了妻子,“改明儿我自己问问嫂嫂。”

    下午太阳沉点的时候,老李老远瞅着大哥家的老四来了,还拿蛇皮袋提了东西。

    老四肉包包的脸,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穿着个小背心站在门外,媳妇见到老四来,忽而一脸欢喜去迎着。

    “四儿呀,到婶子这里来吃晚饭不?婶子这里有刚摘的瓜儿。”看着媳妇摸着四儿浑圆的脑袋笑着,这是老李一直期盼的场景,自己要真是有这么个儿子该多好。

    老李掐了烟也笑脸嘻嘻地走上去,说:“四儿呀,到叔这儿来玩呀。”

    “叔,婶子,妈让我给你送点蛙。”见四儿把蛇皮袋递给媳妇,头也不回便跑回了家,连句多话也不说。

    老李正准备跟四儿多说两句话呢,这样子也只好跟自己媳妇对面苦笑两下了。


    吃完晚饭见媳妇着急地收拾完东西,老李知道春子有些按捺不住,去找嫂子了,自己也不拦也不问,这问别人要孩子呢,多去几趟多去个人也显得重视。

    老李吃完饭又点起旱烟,拿了把椅子坐在家门口,看着天上悠悠烈烈的晚霞,岁月真是好,就是生活的那个“大窟窿”让人不自觉的心痛。

    想着想着又听到对面田间孩子嬉闹的声音,顺着声音望了望,老李又低下了头,狠狠抽了一口烟。

    一两个小时后,媳妇回来了,一脸笑嘻嘻的模样,到门口给老李大腿上拍了一下。

    “怎么了,孩子要来了?”老李连忙起身,询问道,觉着这事不可能,又看着样子像成了。

    媳妇被自己这么一说,又微微皱起了眉头,思忖道:“不知道,算是成了吧,看晚上大哥能把四儿送来不。”

    果不其然,夜间,大哥将熟睡的四儿抱过来了,老李是又惊又喜,又是好奇,不过也没多想,只忙着照顾着四儿,道谢了大哥,把四儿放自个儿床上,细细看着,四儿的眉眼像大哥也像自己,便咯咯地笑了起来。

    夜间的时候,老李和媳妇一人睡在四儿的一边,高兴劲过了没多久,又开始琢磨起来。

    见媳妇也没睡,小声问起:“春子,你去大哥家说了什么,就把四儿给你送来了?”

    “没什么,我跟嫂子说的,不过是说了自己这些年为了孩子多苦,嫂子可怜送过来了。”

    “那四儿以后就是我们的孩子了?”

    “没准儿。”

    “啥叫没准呢?”

    “嫂子说送过来还得看四儿自己,要是四儿自己不愿意待着回去了,就不给了。”

    “哦......”老李没有再问下去了,又更加睡不着了,这四儿自己认识路啊,要怎么才留得住呢,这要是走了,就不是自己的孩子了,没办法的话自己跟媳妇轮着来,盯紧了。

    睡到半夜,四儿不知怎的醒了,看见老李便哇哇哭了起来,媳妇连忙抱着四儿宝儿长宝儿短地哄了起来,老李见样赶忙从柜子里翻出一包糖,塞在四儿嘴里。就这么哄着哄着,过了个把小时才好。老李和春子也累了跟着一起睡了,这带孩子可真累。

    睡了不到多久,老李又猛然醒了,看着四儿还在旁边心里才又睡下。

    老李和春子停下了手里不要紧的活,天天陪着四儿,连上个茅坑都要守在里头,每日啊想着法的地讨好着这孩子,大把大把的糖往家里买,老李这几日连烟都忙得忘记抽了。


    留了没得五天,这孩子还是不见了。

    “你说我这一出去你专门在这儿看着怎么就看不住呢。”老李在堂屋内拿着旱烟边抽边急的来回走着。

    “这不是他说要吃瓜嘛,我切去了,”春子在屋内哭哭啼啼,“说不定没回去了,在哪儿玩去了,你去找找。”

    “回了回了,我悄悄在大哥屋外边看了,都进家门了,哎。”老李抓着自己的头发,烦得很,好不容易来了的儿子,就这么没看好回去了。

    一旁的春子早已哭成了泪人,哭得都哽咽起来,老李看着春子也是心疼,想必她的苦不比自己少,或是自己太在乎这个孩子了,令春子也是压力大,愧疚大,便放缓慢慢走着,声音也放低了不少,“回了就回了吧,这没个缘分算了。”

    老李安慰两句之后春子才放低了哭声,眼看要止住了,春子又不知怎么的,说了一句离婚。

    老李听到春子这话瞪大了眼睛,满身怒火,把手里的烟一丢,大声说:“离什么离,怎么,没了孩子你就活不下去了!”

    “我是觉着拖累你,我生不出来,你趁没老再娶个,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总不用为个孩子每日在发愁,看着别人家的眼珠子直盯着。”

    “不!”老李声音提的更大了,当初叔托人给自己介绍了多少亲,只有看中了春子,现在就算春子不能生孩子那也有自己的责任,这大概就是命里定下的,自己选的命。

    老李这么一吼,春子也消停了,也没有再说的意思,想必是一时心急失了口,春子就坐在那儿不发声,老李坐到她旁边,拉起春子的手准备安慰安慰,可是谁忽然间不知她想了什么大声哭了起来,止都止不住,过了好半天,春子带着怨怒喊了一句:“我说离就离,明天就离!”

    说完春子便甩开手对外面跑了,老李连忙追了出去,可春子身手敏捷的很,这村里的房屋弯弯绕绕建的错落不齐,春子一躲就不知去了哪里。

    老李没得办法,一个人找得又急又累,只得去寻了大哥,大哥叫上一家子挨家挨户地找角角落落,可找到了日暮西山,也没见春子的身影。

    没办法只得谢了大哥,明日去民政局门口找,临走时觉着嫂子似乎要说些什么,又神神秘秘怕人知,预备着开了两三次口还是放弃了。

    老李一路琢磨着嫂子的难言之隐,或许是些道歉的话不好意思说出口吧,又或是,难以启齿的某些隐瞒?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