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3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劲风小雨,江城今天的气温已经快要跌至零下了,大街上裹着羽绒服,缩着脖子的路人行色匆匆。


与室外的严寒不同,琥珀流年咖啡店里的绿萝和吊兰在温暖的空气里依旧青翠欲滴。


可能因为是周五的下午,所有人都着急回家,所以咖啡店里几乎没有什么客人,店员悠闲地在吧台里玩着手机。


顾心满盖着毯子窝在沙发里翻着一本客人落下的书,书名叫《心满亦足》,顾心满一开始只是被书名吸引,忍不住翻开,后来便被书的内容迷住了。


“哪有什么主角光环,只不过是讲幸存者的故事。”


这位叫江斯亦的作家真是一个一针见血的人,顾心满想。


顾心满是一名画家,也是这家咖啡店的主人,会帮别人画一些插画,还有一些作品就挂在咖啡店里做装饰,标上价钱,若是客人喜欢,也会出售。


咖啡店的装修是文艺复古的风格,墨绿色的石灰拉毛墙面,厚重的胡桃木桌椅和咖啡色的皮质沙发,暖黄色的灯光给人一种沉稳、复古的感觉,精巧的屏风、书架和画框,以及随处可见的绿植又平添许多生机。


空调开得很足,咖啡店里温暖得如同春天,舒缓的音乐缓缓流动。顾心满沉浸在书中,只觉得字字句句分外熟悉,好想见见这位叫江斯亦的作家啊,顾心满心想。


掏出手机,在百度浏览器中输入“江斯亦”三个字。


啊,好可惜,江斯亦竟然死于8个月前的一场车祸,司机正是他的女朋友。


真是太可惜了,这么有才华的人竟然就这样英年早逝了,他的那个女朋友真应该揪出来枪毙100遍。


顾心满放下手机,重新进入书中的世界,再读下去竟然有了一丝心痛的感觉,真是奇怪。


“吱呀——”咖啡店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是她的男朋友沈丞瑞。


两人从小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直到高中毕业之后去不同的城市上大学才分开,大学毕业后,沈丞瑞回到江城。两人相恋,到现在已经快4年了。


现在的沈丞瑞是一名资深的心理医生,在江城一家颇有名气的心理咨询所上班。

他每天下班就会来咖啡店接顾心满下班,日复一日的,从未间断过,他爱她,就差病入膏肓了。



“满满,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沈丞瑞温柔的将顾心满滑落在脸颊的头发挽到耳后,看着顾心满的眼神温柔得快要滴出水来。


“嗯,很好啊,你呢。”顾心满将书页轻轻折起,然后把书合上,微微一笑,眼睛弯弯的,脸颊上两个浅浅的梨涡。


“只要你好我就都好。”沈丞瑞的俊脸上漾出大大的笑容,“想吃什么?”他轻描淡写地说着,当眼睛看向顾心满手里的书时明显愣了一下,马上又恢复如常。


顾心满歪着头,略作思考,“我想吃火锅… 超辣的那种。”说完,用书掩着嘴巴,可怜巴巴地望着沈丞瑞。


半年前,她遭遇了一场车祸,腿骨被撞断不说,大脑更是受伤严重,导致大学毕业之后这四年来的事情都已经记不起来,唯独对火锅情有独钟,可沈丞瑞偏偏不许她吃辛辣油腻的东西。


“我看你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今天就奖励你一次。”沈丞瑞微微翘起食指,“就一次哦!”“太好啦!”顾心满开心地环住沈丞瑞的脖子,然而一种莫名的感觉又令她飞快地松开了自己的手。


沈丞瑞倒是没有察觉到这细微的变化,他将顾心满腿上的毛毯折起来,悉心地帮顾心满穿上鞋子,然后扶着她站起来。


“其实我的腿已经好了,可以自己走路了,你不用扶我。”顾心满一边起身一边说。


可沈丞瑞并没有松手,他继续扶着顾心满的胳膊一路走到了吧台。


“思思,今天天气冷,你们可以早一点下班回家。”说着将毛毯递给店长李思思,然后穿上沈丞瑞递过来的米色长款羽绒服,跟沈丞瑞一起离开了咖啡店。


沈丞瑞开车载着顾心满来到离家不远的“洞子老火锅”,吃完饭,又一起驱车回家。


好不容易吃到火锅的顾心满心情极好,一路上开心地跟沈丞瑞说着话,盘算着以后要去吃的美食和要去的地方,在医院和家里闷了大半年,她早就闷坏了。


沈丞瑞一脸满足地看着顾心满开心的样子,这样的笑容他很久没有见过了。


回到家之后,顾心满立马回到画室继续完成最近正在创作的画作,沈丞瑞则在书房整理资料。


晚上10点钟,顾心满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来到自己的卧室,正好看见沈丞瑞把一瓶白色的粉末往牛奶里倒。


“这个是什么?”顾心满好奇地问。


“哦……你最近睡眠不好,总是做噩梦,所以我在你的牛奶里加了一些…有助于睡眠的药物,本来怕你担心没有告诉你,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沈丞瑞搓了搓手,眼神中掠过一丝惊慌,这一切都被顾心满看在了眼里。


他似乎在撒谎,又或者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哦,谢谢你。”顾心满并没有拆穿他,而是接过那杯牛奶轻轻放在了床头。


她想起第一次从医院醒来的时候,沈丞瑞也是这样满是惊慌地看着她。


他握着她的手,说他们是恋人。说她以前很爱他,也很依赖他,可是她对沈丞瑞却是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她被他身上的某种气息吸引,却在靠近之后又产生了抗拒。


还有,她确实经常做梦,可梦见的却是另一个男人,虽然她看不清楚那个男人的长相,可是那种熟悉的感觉与跟沈丞瑞在一起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梦里的男人眼角有一颗痣,而沈丞瑞没有,这也是她与沈丞瑞以男女朋友的关系同居,却始终分床睡的原因。


“我先回自己房间了,你乖乖把牛奶喝了。”沈丞瑞反复说着牛奶的事,临走前在顾心满的额头轻轻吻了一吻。


顾心满几乎是本能地皱了一下眉头,好在沈丞瑞并没有察觉,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房间的拐角处,顾心满才回身把那杯牛奶倒在了洗手间的马桶里……



第二天早上,沈丞瑞做好早餐来叫顾心满起床,在看到床头的那杯牛奶空了以后,还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来洗碗就好,你去准备上班吧!”吃过早餐后,顾心满抢着要洗碗,沈丞瑞没有多想,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趁着这个时机,顾心满将那个空牛奶杯用保鲜膜包住,偷偷塞进了包里,等沈丞瑞换好西装出门,她后脚也紧跟着搭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自己的咖啡店。


“思思,帮我找人验一下这里面有些什么药物成分。”顾心满把牛奶杯拿出来交给李思思,然后目送着她离开。


中午就收到了李思思从医院发来的短信,“顾总,结果出来了,是苯巴比妥,一种用于抗癫痫、抗惊厥的镇定催眠类药物。”


“嗯,辛苦了。”顾心满回复完信息后,将手机放在沙发上。


自己还没有严重到需要吃药的地步,沈丞瑞到底在隐瞒什么?难道是为了不让自己做梦?不希望自己想起这几年来所发生的事情吗?


江城也叫山城,又被誉为中国的桥都,整座城市有数不清的桥梁,坐公交车从桥上经过的时候,透过车窗看着桥下的绿涛林海,总会有一种坐飞机和高铁的感觉。


自从出车祸以来,都是跟沈丞瑞在一起,顾心满还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出去过呢!


看见李思思回来,顾心满吩咐道:“你看着店,我出去一下。”走到店门口又停住了脚步,返回到吧台前,“你有公交卡吗?借我用一下。”


李思思拿出自己的公交卡给顾心满,顾心满笑着道了谢,向外面走去。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顾心满都是在公交车上度过的,一辆公交车接着一辆公交车上上下下。


可悲的是顾心满发现自己的记忆还停留在高中时期,这个城市日新月异,变化很大。


顾心满看着那些陌生雄伟的建筑,心底又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毕竟一直在这座城市生活,很多事物只是暂时想不起来,并不代表永远从记忆中删除了。


那些陌生又熟悉的景物从眼前晃过,那些被遗忘的记忆仿佛要冲破闸门涌入脑海一般,一个苍白清瘦的身影不时在脑海闪现,弯弯的笑眸,眼角的泪痣,感觉是那么的亲切和熟悉。


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太阳穴突突跳动,头好痛。顾心满紧紧地按住太阳穴,头又晕又痛。


她强忍着不适,在下一站下车,然后打车回了自己与沈丞瑞的家。


时间还不到五点钟,沈丞瑞还没有下班,顾心满喝了一大杯冰水让自己冷静下来,那些模糊的片段还不时在脑海中闪现,不过头已经不痛了。


“我已经到家了,你不用去店里接我了。”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她给沈丞瑞发了条微信,然后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他回来。



晚上,沈丞瑞一如既往地在顾心满睡前送上一杯牛奶,只是今晚,顾心满不断翻身的声音不时传入沈丞瑞的耳中。


凌晨一点钟,沈丞瑞被一阵尖叫声惊醒,匆忙来到顾心满的房间。


他推开门,打开门口墙上的开关,只见顾心满满头大汗地坐在床上,喘着粗气。


“做噩梦了吗?”


一时惊吓的顾心满半晌没缓过来,喘了数十秒的粗气后,才慢慢转头看向门口的沈丞瑞。


“我之前是不是认识一个眼角有泪痣的男人,你知道他是谁吗?”


沈丞瑞闻言一惊,眼神闪躲着故意避开她的视线:“那是…你大一时的男朋友,大四的时候,他劈腿爱上了别人,于是你们就分手了,再后来我回到江城,你就跟我在一起了。当时你很伤心,我本以为这次的车祸之后,你能把他彻底地忘记,没想到…你还是想起来了。”


沈丞瑞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他抚摸着顾心满的秀发,心疼地解释道。


看到顾心满半信半疑的眼神,他接着说:“这样吧!既然你已经想起来一些了,明天你跟我一起去我的心理咨询所,我给你做一次催眠治疗,帮你把所有的记忆都找回来。”


沈丞瑞的眼神看似坚定,可是那道一闪而过的光芒却没有逃过顾心满的眼睛。


他在骗我,顾心满这么想着,可是仍旧选择了点头。


这一夜她彻夜未眠……



第二天上午,心理咨询所。


洗手间里,顾心满掏出一瓶水,喝掉一半,把剩下的手倒入水池,然后将一只小巧的MP3打开,放在毛衣里面的衬衫口袋里。准备好了一切后,她走出洗手间来到沈丞瑞的办公室。


沈丞瑞已经穿好了白大褂,站在屏风后面一张弧度特别的躺椅旁边,看到顾心满进来,示意她躺上去。


助理已经出去了,沈丞瑞关上门,拔掉电话线,然后关掉自己的手机并示意顾心满也关上手机。


顾心满关上手机,躺在躺椅上,躺椅的弧度完美地贴合她身体的曲线,顾心满的整个身体都舒展开来,感觉放松了不少,这时一阵困倦袭来,顾心满努力不让自己睡着,等着沈丞瑞的下一步动作。


沈丞瑞打开CD机,一阵舒缓又略带神秘的音乐顿时倾泻而出,顾心满终于忍不住睡了过去,等到沈丞瑞开始说话,诱导她进入催眠状态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心满终于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睛,从躺椅上坐起来。


“我睡了多久?”


“两个多小时吧,催眠后睡着的时间越长,说明催眠的效果越好。”沈丞瑞似乎对这次的催眠效果非常有信心。


“你先回去吧,我等下还有病人要接待。”


顾心满点了点头,她起身收拾好了所有后,独自回了家。


一坐上车,顾心满第一时间取出MP3,插上耳机,她迫切地想知道自己在被催眠时录到了些什么。


她知道他催眠的流程,所以早有准备,先让自己陷入深度睡眠从而不被催眠,然后录下他想要植入自己脑海中的“记忆”。


她忐忑不安地按下了播放键,MP3里的声音从耳机传入她的耳朵,她深吸一口气,等待着这段录音来揭开她心中的谜底……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