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3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最开始的几分钟都是一些诱导暗示性的话语,顾心满毫不犹豫的快进掉。


关键的内容从第13分钟开始:“你最爱的人是沈丞瑞,每天跟你一起生活的沈丞瑞,你们青梅竹马,在一个孤儿院长大,小时候你总是保护着他,后来沈丞瑞去北京上大学,回来之后你们就在一起了,你很爱沈丞瑞,你很爱他,你很爱他……”


“小姐,到了。”出租车司机突然出声。顾心满被吓了一跳。


“哦,谢谢师傅。”


顾心满按下暂停键,飞快的付完款,直奔家中,关上卧室的门,再次打开录音。


“……你很爱他,你想嫁给他,你们很快就会结婚,你们会有很多孩子,你们会很幸福……记住,你爱的人是沈丞瑞,你爱沈丞瑞,忘记江斯亦,忘了吧…… 忘了吧…… 忘了吧……你很累了,很累,很累…快睡吧,睡吧,睡一觉醒来,就可以看到你最爱的沈丞瑞了……”


后面是一大段很长的沉默。


顾心满取下耳机,他并没有让自己恢复记忆,只是在巩固之前的记忆,他在撒谎,他究竟还藏着多少秘密?他到底有什么阴谋?还有,最重要的,江斯亦去哪里了?


“等等……江斯亦?那个作家?我的前男友是那个车祸去世的作家?”


“《心满亦足》是江斯亦写的,心满…亦…足… ,那是我们的名字。”


顾心满被自己的发现吓了一跳。


她慌张地走进沈丞瑞的书房,来到他的电脑前,掏出手机给他发了一条微信:“我想吃杨记的玫瑰酥,你下班帮我带一些回来。”


杨记的糕点店在城北,而顾心满和沈丞瑞的家在城南,沈丞瑞向来对顾心满有求必应,所以他很晚才能回来。


收到沈丞瑞的回复后,顾心满打开了沈丞瑞的电脑,她寻找了很久,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这时右下角提示有新的邮件,顾心满用鼠标点开,是广告邮件。她继续往下翻着,打开了邮箱的通讯录,发现了自己的高中时的邮箱地址。


顾心满回到自己的房间,凭直觉,在自己电脑上用常用的密码试着登录邮箱,没想到竟然登录成功了!



顾心满在几十封未读的垃圾广告邮件中,一眼看到了六封来自江斯亦的未读邮件,最早的一封是 7个月之前收到的,平均一个多月一封,最近的一封是一个月之前的,泪腺像是下意识地被触发了机关,使得她的眼眶发红,她也说不清这生理反应的原因。


直觉告诉她所有的秘密都在这几封邮件里,顾心满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地发出巨响,她的身体开始轻轻颤抖,鼠标随着双手的颤抖在屏幕上轻轻跳动。


面对着那个自己曾经最爱的人发给自己的邮件,顾心满浑身战栗紧张地不敢打开,不对…他不是车祸去世了吗,又怎么会给自己发邮件?


难道……


顾心满不敢往下想,她想到了沈丞瑞,想到了他心疼闪躲的的眼神,不,不会是这样……


她将卧室的门反锁,然后抱着电脑坐在床上,深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打开最早的一封邮件。


5月6日

我写了那么多书,却从来没有完整地写过我们的故事,我没有时间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大纲我已经列好了,你只要根据记忆按照我列的大纲写下去就好了,听话,不许改动,我会生气的【生气表情】。

第一部分,初遇,约4万字

初秋的孤儿院里,坐在榕树下读书的帅气小男孩【得意表情】被一只瓶子砸中脑袋,患有贫血症的男孩受到惊吓晕倒在地上,扔瓶子的那个女孩吓坏了,和院长一起将男孩送到了医院……后来女孩和男孩成为了好朋友,虽然知道男孩体弱多病,又不爱说话,可是女生就是喜欢粘着他……

我们相识的过程你知道,我也相信你知道怎么写,毕竟我病重的时候的作品都是我口述,你负责打字的。虽然当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但是你还是要完成我的口述。


6月17日

你的大姨妈快要来了吧,乖乖的,知不知道,不许吃辣的火锅,不许喝冰雪碧,听到没有?

第一部分我想你已经写完了吧,现在开始第二部分,海棠时光,约6万字

这一部分写我们上高中以后的故事,有了女孩陪伴的男孩度过了他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两个人每天一起上课,一起散步,一起坐在那颗榕树下,男孩一会儿看书,一会看女孩,女孩画天空和榕树下的男孩,我相信你一定记得那段时光,记得我看过的书,记得我们说过的话,也记得你画的那些画吧,记得你总是悉心地照顾着我,而我只能心疼你和被你照顾。


顾心满瞬间觉得头疼欲裂,像是有上万只虫子要强行进入她的脑子里,她的记忆随着邮件一点点地拼凑,她努力克制住自己难受的脑袋,决心一定要把这幅记忆拼图给完成。


7月30日

小迷糊写的怎么样了?最近天气热,不要太贪凉,你总是很容易感冒,我不在了,你也要乖乖的,知道吗?

第三部分要来啦,琥珀流年,约5万字

你还记得我们相恋之后我第一次住院吗?嗯,你相信你肯定记得那个夜晚,我缠着你要跟你做羞羞的事,可是自己不争气的突然昏倒,你吓坏了,急忙叫救护车,衣衫不整地送我去医院,然后在医院照顾了我半个月,直到我被确诊为……白血病。

那段时间我经常写作,你催着我休息,催着我吃药,做我的第一个读者。那时候的我真的很幸福,幸福到忘记了自己即将离开这个世界。

你呢?那时的你幸福吗?

写幸福的故事的时候不能哭哦,不然写出来的文字就没有幸福的味道了。



9月14日

今天是你的生日,已经26岁了呢!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小时候的约定,我说过,等我们26岁的时候就结婚,可惜我等不了那么久了。

对不起!这一生没能娶你,是我不配吧,能跟你这么好的女孩儿在一起这么多年,已经是上天给我最大的幸运了。

你的余生,会在我的祝福里,跟一个比我更好的人一起度过,我相信你一定会幸福!

嗯,你的幸福以后再说,现在乖乖完成我最后一本书的第四部分,虹转霞流,约5万字

确诊为白血病的我开始全职写作,而你,一边上班,一边照顾我。你说以后想开一家咖啡店,所以我就拼命地写,所幸,书的销量很好,尤其是《心满亦足》。我用版税开了一家属于我们的咖啡店,所有的布置都是你喜欢的样子(你知道吗?能为你开一间咖啡店是我最自豪的事情)。

咖啡店开起来之后,我的病情进一步恶化了,刚开始还能口述让你代笔,后来连口述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断断续续的讲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于是你用画笔将我说的画出来,竟也是佳作。

我知道写这一段会很痛,可是心满,你是爱我的对不对?你一定会将我们的故事写出来的对不对?

我爱你!心满,很爱,很爱。


10月19日

终于要写结局了,听我的,按照我的大纲写,不许改动!不许改动!不许改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结局,幸福的不圆满,约5万字。

也许因为你这个福星在,医院竟然为我找到了配型的骨髓,手术很成功,拥有健康血液的我仿佛解开了封印,拥有了源源不断的活力,我们一起开心,一起庆祝,可是最后你曾经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的身体完全康复以后,开始出书立传声名大噪,一年多以后我忘恩负义背弃了你,娶了一个富家千金。看着我对你冷漠和绝情的态度,你最终放手,将咖啡馆变卖,踏上了你曾经向往的环游世界的旅途,在一个风光绮丽的地方,遇见了那个对的人,和他结为夫妻,过着幸福的生活。

最后再说一遍,这是我的遗作,不许你改结局!!


12月23日

应该写完了吧,有我完美的大纲,以及你师承我的优秀文笔,这本书肯定畅销,也希望你能如书中的结局一般,有更好的人来爱你。

心满,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虽然只有短短十几年,可是我们一起做梦,一起畅想我们的一生,现在我觉得好像已经真的跟你过完了长长的一生一样,我很知足。

以前,你总是想去巴黎的卢浮宫、奥赛博物馆还有莫杜斯美术馆,看梵高、看德加、看塞尚还有高更。想去纽约、柏林、佛罗伦萨,想去巴塞罗那、伦敦,可是全部因为我的原因,所以你哪里里都没有去过。现在,是时候带着你的梦想去旅行了。

以你的天分,考上伦敦大学艺术学院的研究生也不是难事,你可以去试试,嗯… 一想到我喜欢的人能拥有这样的人生我就觉得骄傲。

在我离开之后还能跟你说话我也觉得骄傲。

心满,我们遇见彼此,也许是你上辈子欠我的,这些年你已经还清了,去追逐你自己的人生吧!


顾心满忍着剧烈的阵痛看完了最后一封邮件,记忆如潮水般铺天盖地地涌来,泪水满面甚至滴在了笔记本上。她缓缓合上电脑,推到一旁,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江斯亦的剧本都是真的,唯独结局偏离了真相,其实直到他出车祸死的那天,都没能等到合适的骨髓。


当时,行将就木的他已经在病床上做好了等死的准备,按照主治医师的说法,他最多还能活十五天。


“你们这些狗屁医生都是骗子,什么叫最多只能活十五天?我不信,我不信……”比起江斯亦的坦然,更不愿接受这个事实的却是顾心满。


当晚,她执意要江斯亦转移医院,却在开车载着江斯亦去往市中心的路上,被一辆失控的卡车追尾,她自己右腿骨折,大脑受创晕了过去,而躺在后座的江斯亦当场死亡……



晚上沈丞瑞回到家,推开顾心满卧室的门,只见她情绪低沉像是哭过,再看她床上那台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似乎明白了什么——纸终究包不住火。


“你为什么要骗我?”顾心满蜷缩在床上,眼泪濡湿了整张脸,眼睛红红的,内心的自责使她的眼神绝望而呆滞。


“出了那样的事情,不能怪你。”沈丞瑞声音沙哑,看着顾心满难过自责的样子,他手足无措。


“如果不是我那天晚上不是我情绪失控,他根本就不会死,至少,至少还能多活几天,他肯定还有很多话要对我说。”顾心满抱着被子的一角,将头深深埋进自己的膝盖,身体因为抽泣止不住的颤抖。“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沈丞瑞本想安慰她,可是又无能为力,最后只能无奈的退出去,希望她能尽快从自责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我根本就没有失忆,只是记忆被你纂改了,对吧!”等沈丞瑞走到门口,顾心满忽然抬头问了一句。


沈丞瑞站在门口背对着她,重重地点了点头。


“事实上,江先生在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以后,第一时间就签了一份遗体捐赠书,而我就是这份捐赠书的受益者……”他说着,转过身来慢慢解开了衬衫的纽扣,直到露出胸口那道骇人的手术缝合伤疤才停下来。“我的胸腔里跳动着的,是他留下来的心脏。”


“怪不得,我总觉得你的身上有股熟悉的气息,原来……”顾心满捂住自己的嘴巴,眼泪再一次滚落下来……


“你们出事的那天晚上,我接到通知赶往医院接受心脏移植,手术成功以后,我在你的病床边等了三个月。”沈丞瑞将头靠在门框上,一向温润如玉、不碰烟酒的他也抽起了烟。


“我知道你们的故事,所以决定留下来照顾你,也算是报答江先生的救命之恩。”


“你昏迷了三个月,醒来以后一直沉浸在痛苦和自责当中,无法原谅自己,甚至一度想过要轻生。”


“所以,你把我催眠,然后纂改了我的记忆,让我……爱上了你?”顾心满揪着自己的手,眼神中说不出是怨恨还是悲伤。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医院里照顾你的那几个月,我每天看着你的脸,慢慢的,慢慢的,我发现我居然情不自禁地就爱上了你,我……”沈丞瑞还想往下说,胸口忽然转来一阵剧烈的绞痛,疼得他几乎站立不稳。


“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顾心满上前一把抱住沈丞瑞,从他胸口传来的那阵跳动,和那颗心脏传递过来的温暖,让她哭成了一个泪人……



第二天早上,顾心满拉着行李箱走到沈丞瑞面前,一双眼睛又红又肿。


“对不起,我不能再住在这里了。”


“那你要去哪里?”沈丞瑞猛地从沙发上爬起来,担忧的看着她。


“斯亦生前一直想让去欧洲深造,现在我想去完成这个梦想。”


“我陪你一起去,就让我来照顾你……行吗?”沈丞瑞的眼神几乎是透着哀求的意愿。


“丞瑞,虽然你的胸腔里跳动着的是他的心脏,可你终究不是他。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就让我一个人走吧!如果你还想为我做点事,就帮我把咖啡店打理好,等我回来。”


沈丞瑞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侧身让开了一条路。


顾心满点了点头,道了声谢后,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


顾心满去往欧洲的第二年,收到了江斯亦的最后一封邮件。


如果你乖乖听话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在欧洲了吧,不知道那里是不是跟你想象的一样美,是不是让你觉得很震撼。

这是最后一封邮件了。虽然这一生不能与你一起终老,但我很幸福,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我人生中最美妙最幸福的时光,如果你因为我的离开而痛苦,那也会是我人生最大的痛苦。

我不会在阴间逗留很久,也许在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已经转世投胎,以另一个身份来到这个世界了,我不希望在我已经重新回到这个世界时候,你还在为我的离开而难过。

我的一生是快乐的,你答应我,你也要快乐。


在这之后,顾心满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将江斯亦的“遗作”写了出来。


很快,这本由江斯亦和顾心满共同完成的作品大卖,顾心满也顺利的考上了欧洲一所艺术院校的研究生,一边学习,一边旅行。


那些曾经远在天涯的地方,现在只有一张机票的距离,那些曾经只在书里看到的艺术品一件件走到顾心满的面前。与一代代伟大艺术家的对话让顾心满的心境变得更广阔,也让她淡忘了心底的伤痛。


自从顾心满走后,沈丞瑞就从心理咨询所辞了职,白天在咖啡店做一名普通的服务生,晚上将咖啡店里的客人写进故事里,偶尔也会和客人聊聊天,听他们诉说自己的伤心事。


沈丞瑞还收养了一只布偶猫,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黄昏,沈丞瑞正在吧台洗杯子,只见一只浑身湿漉漉白色小毛球大摇大摆地走进店里,虽然狼狈不堪,却摆出一副威风凛凛的姿态,让沈丞瑞忍俊不禁。


直到沈丞瑞替它洗完澡,才发现它的胸口有块黑色的小斑点,也许是缘分吧,沈丞瑞叹了口气,收养了它,并给它取名叫做“初心”。


眼看着“初心”从一只瘦小的猫崽子长成一个肥硕的大猫咪,日子也在沉静的时光里悄然逝去。


这一天沈丞瑞在店里忙碌,突然发现很久没有看见“初心”的身影了,沈丞瑞担心地出门查看,只见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女子抱着“初心”坐在阳伞下的椅藤上,她用手轻轻地挠着猫的肚皮。


发现沈丞瑞看着自己,女子摘下墨镜,朝着沈丞瑞莞尔一笑,轻轻地开口。


“好久不见。”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