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豪门梦碎之后...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4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谁也无法料想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可是人生经不起一场意外,小小的一次任性,毁了自己原本美好的生活,也使得自己变成一个千夫所指的罪人。

徐倩已经怀着四个多月的身孕了,半月前的那场车祸,公公去世,自己的丈夫如今也躺在医院,不省人事,巨大的打击与生活落差使她显现出无尽的疲惫与苍老。

此时的徐倩正在家中为那大悲之后病倒的婆婆准备吃食,公公去世之后,家中的落差陡然出现,连以前住的房子也被赶了出来,如今一家人靠着娘家提供的钱租了一间小小的房子,所有的劳力与压力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可是她不能倒,倒下了,整个林家就真的没救了。

徐倩刚出厨房,便碰见了刚回家的蓬头垢面的小姑子,林娇。自从出事之后,她每天都是以一副极度狼狈得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这又是怎么了?”徐倩试图捋捋她的头发,却被林娇一手甩开。

林娇瞪大了眼睛,将那哭花的脸对着她,高声道:“我怎么了,不都是你徐倩害的吗,李远不要我了,跟我退婚了,还有了其他女人,今天当着我的面亲亲爱爱羞辱我,你把家糟蹋得要没了,你把我的日子也毁了,不是你这个扫把星,我会落得如此狼狈吗?”

说完,林娇又大声地哭了出来,徐倩没有出声,忍受着她的指责。

自从出事以来,她已经受到了小姑子与婆婆无尽的谩骂,但是正如她们所言徐倩已经承认自己就是那个始作俑者,如果自己没有和林轩吵架发脾气离家出走,林父也不会和林轩满世界找自己。

当时徐倩吵完架觉得受气便去了朋友家里,还不准朋友回信给林轩,当林父和林轩出车祸后,得知消息的徐倩还正在朋友刚凑齐的麻将桌上,那一刻对她来说简直是天崩地裂。

是的,连自己都承认自己是凶手了,可是自己心中的痛苦与委屈又有谁理解呢。不管了,对于徐倩而言她们能因此而感到好受一点自己就受着吧,一切也是自己应得的。

当然,不止自己,连带着所有人都发生了改变,林娇的未婚夫李远立马提出解除婚约,平日里温和的谦谦君子变成了一个之计较着利益得失的可怕的男人,林娇失去了家庭也失去了那个欺骗她已久的所谓爱情。


林娇张牙舞爪地骂了很久,直到她用光了最后一丝力气,才回到房里躺下。

徐倩听着她骂,也累了,放下了手里的家务,躺坐在沙发上,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默默地留着泪。

躺下没多久手机又响起了,走到厨房去接电话,是母亲。

“妈,有什么事吗?”徐倩的语气很疲惫了,她只想快快结束这个通话,好好休息一番,做个梦,一觉醒来,回到车祸以前。

“倩倩啊,妈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电话那头是母亲的焦虑与关切。

“妈,你别说了,我没这个心思。”

“我一直都很尊重你的决定的,但是母亲这次也是没有办法,我好好跟你分析利弊,你说,现在林家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林轩呢现在在医院,醒不醒得来还是个问题,每天大把的医药费,趁现在月份小,早做决定早好,正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要知道各自飞,免得......”

“好了,”徐倩打断了自己的母亲,“林轩对我很好,这次的事情很大原因是因为我的任性,于婚姻而言他是一个很称职很好的丈夫,我更不能在他最痛苦无助的时候离开他,我现在只等他醒来,把孩子好好生下来,我也尽可能地不拖累你们,我很累了,挂了。”

还没等母亲那边反应过来,徐倩便将电话挂了。

母亲的这些意见自从出事以来,她的朋友们都明里暗里地跟她提过,她不是没想过,只是还是不忍心,她也知道如果自己坚持把孩子生下来,无疑是雪上加霜,如果自己留在这个家庭,也会举步维艰,可毕竟自己的丈夫对自己是真心地好。

理了理思绪,整了整东西,徐倩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去医院了。


医院。徐倩坐在病床边,轻轻地握着林轩的手,将脸贴在林轩的掌心,眼泪啪嗒啪嗒地滴了下来。

又靠近林轩的耳边,用细微绵绵的声音说:“对不起,我以后不任性了,等你醒来我再也不跟你吵架了,我不会听他们的话,我不要离开你,你说过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一辈子就是至死方休,我们是一棵大树,要一起好好地活,参天大树,庇佑我们的孩子,就算有一天,我们都老了,枯萎了,烂了,我们的根也会供养新的芽。”

徐倩轻轻地诉说着,她相信林轩一定会听见。他的身体躺在这里,他的灵魂也一定会在附近。

徐倩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他还是像最初一样,那么明朗的一位少年。爱情是什么,是两个人灵魂与身体的互相纠缠与奉献,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去打破所有黑暗恐怖,无论是暗淡还是光彩的日子,必定不离不弃。

痛苦的日子是起初巨大的落差与心情的打击,过久了,开始习惯于这种悲痛的时候,唉声与叹气也会减少,反而会慢慢地去寻找生活以及未来的希望。

几个月后,徐倩生了个女儿,取名叫林凌,被悲痛掩埋的林家终于迎来了新的生命,只是,所有的过程,林家人都未曾出现。

林母与林娇心中的怨恨早已无法消减,痛苦会渐渐接受,但唯独恨意只会随着贫苦的日子变得更加深刻,特别是每每回忆起原先富有无忧的日子,那种无处可消的痛苦就会变成谩骂与羞辱从林母与林娇口中脱口而出折磨着徐倩,徐倩知道,这个结是一辈子都解不了的,因为河水不会倒流,人死不能复生。

徐倩只有去娘家坐月子,每每看见母亲忙碌而忧愁的脸,她心中就有无限的歉意,当初自己那么倔强说得那样的话,可是到头来,怎么不可能拖累自己的娘家。

徐倩出完月子之后便将林凌托付给了自己的母亲,自己去找工作了。

尽管母亲百般劝阻,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一家人总得活下去,不能总依赖着娘家,况且娘家家庭情况不好,也不止自己这么一个孩子。至于林母与林娇,她们是一次都没见这个孩子。

徐倩开始了忙碌背负苦痛的生活,每日工作之后便回林家做饭菜给林母林娇,然后去看望自己丈夫,最后去见见自己女儿。

日子就这么一日一日在徐倩的咬牙中缓慢地过了三年。

徐倩在工作慢慢地积累中将自己的女儿接回了林家,而另一边林轩也醒来出院,只是还要坐着轮椅慢慢地恢复着身体,虽然不可能恢复得像正常人,但是每每好起来的身体却是对徐倩最大的慰藉。

而徐倩,这三年来的漫长煎熬的生活,早已使她失去了生活的血色,她脸上布满了被生活折磨的皱纹,眼神也蒙上了因哀愁而起的薄薄的挥之不去的阴霾。


一日,天近黄昏,徐倩抱着她那熟睡的女儿,手上提着大大小小的东西。在门口翻着包,罩着钥匙,听见了家里的吵闹声。

此时家中,林娇和林母坐在客厅面目表情,林轩却在轮椅上急的要跳起来了。

“娇娇,你别干坐着,你去找找你嫂子。”林轩急得拍打着轮椅。

一边林娇听着反而翘起二郎腿,说:“找什么找,这么大人了还丢了不成。”

“她跟凌凌都不知道去哪了,手机也落在家里,我怕她一个人在外面不方便。”纵使林轩再着急,自己眼前的这两个人都不为所动,他知道,从三年前起,她们就恨她,是不可磨灭的恨。

林娇继续冷言冷语,说:“说不定带着她女儿跑了,好家伙,硬是憋了三年才跑。”

“倩倩她不是那种人,你帮哥去找找。”林轩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在求她。

“呵,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你老婆跑了也是迟早的事。”

“你闭嘴!”林轩呵斥了她,他并不希望看到亲人之间恶语相加的场面。

“哼!”林娇正起身便听到门铃声,顺手开了个门,却发现是徐倩,便又甩了个脸色。

徐倩进门满头大汗看着这一屋子人,顿时觉得心冷不已,三年来的任劳任怨却依旧要承受着这些不曾有稍微谅解的话语。有时候,就在那么一瞬间,某一个感觉,就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徐倩经过这三年早已不似同龄的好友,苍老且无光,生活不但剥夺了她优渥的条件,还给予了她无尽的谩骂与责备,以及没日没夜疲惫的劳作.

能在这个家里待这么久,来源于自身所表达的歉意还有稍存的些许美好的梦想,最重要的是尽管自己的丈夫已不能人事,但是对自己的爱却从未减少,这或许是她如此心甘情愿的付出的原因。

林母一见是徐倩回来了,便回了房,将门“嘭”地关了,林娇则又继续躺在了沙发上,一副大小姐的模样。只有林轩对自己关切的笑脸。

能动手的却没有一个人给她接东西,只能自顾自地安排着一切。

“今天怎么了,半天见不到你?”林轩滑去她身边,接过女儿,很是关切。

还没等徐倩回答,一边的林娇便发起难来,说:“这么晚不回来,又不打电话,一家人都还没吃饭,也不把饭早做好。”

徐倩没理林娇,只是回答了林轩的问题:“今天凌凌有些不舒服,我带去医院看一下,本来想给你打电话让你别担心,可谁知出来的急把手机落在家里了。”

“没事的没事的,你回来我就放心了。”

“呵,我当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一不舒服就去医院,我们家可没那么多钱给你败,我看你女儿也没病,别是借着女儿的幌子又去打麻将了吧。”

在这个家里麻将已经成为了一个悲伤发泄的词语,用来无情地指责着徐倩,让她良心感到痛苦,饱受着屈辱。

徐倩吐了口气,没有理她,继续着与自己丈夫的话,说:“你这么晚还没吃饭吧,我煮点面给你吧。”

徐倩走去厨房,没一会儿煮了一小碗面过来,端给林轩,自己又抱着女儿,可林轩还没将面送进口,便被林娇扫倒在了地上。

徐倩看了一眼面,又转向林娇,恶狠狠的,仿佛要杀掉她。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