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和白玫瑰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5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淑珍,展信佳。 

我于九月初踏上去往日本的游轮,上岸后一连数日头昏得厉害,到今时才稍觉清醒,方提笔时当地又起了地震,笔墨潦草望见谅。

日本北海道的船只很早就出海了,如今时局动荡消息闭塞,我每日都会在码头等靠岸的船。我猜你一定想不到我在这里见了谁,竟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那位孙先生。

听先生说,此次革(*)命尚在谋划中,若袁世凯能够倒台,定是民族之大幸,可惜我身在东洋,尚且不能回国献上一份绵薄之力。

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如今在日本也能读到你一手创办的《新报》了,我读了你最近写的一篇社论,对袁世凯腐朽专制的批判简直是一针见血,相信国人终会看穿他的丑恶面目。

还记得创报的初期,你和我为了筹资东奔西跑,有几次差点死在敌人的枪口下,如今《新报》能有这样的影响力,我深感欣慰。

在这里一切皆好,衣食住行具是宫本先生的款待,可惜锦衣玉食终抵不过你的粗菜淡饭。

淑珍,自上海与君握别已过数月,近况如何,甚念。

此处留心:回国之期虽指日可待,仍觉寸步难行,上海码头等我。

——苏汉卿,民国四年九月十五日清晨。

“这边,这边,一个房间都不能放过,马上给我搜。”喧闹的声音从楼下响起,屋内的人连忙将信藏好,抬手将桌前的灯拧灭。

不一会儿,纷乱的脚步声从楼下一路踏了上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响彻了整个汇中饭店。

“开门开门。”有人高声叫喊着,语气听来蛮横极了,在接连捶了三次门之后,一间房门缓缓地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国色天香的女人。

她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轻轻挽起,几缕鬓发湿哒哒地垂在耳边,纤细的身体裹在白色的浴袍中,一对酥(*)胸呼之欲出,尤其那双玉腿下的春光,走起来若隐若现勾人心魄,即便是站着不动,也有万般的风情。

先前还咋咋呼呼的巡捕呆立在门口,看得眼睛都直了。

“哟,是谁借给你的胆子,敢半夜来敲我的门?”女人上前勾住那巡捕的衣领,眉眼间具是挑逗的意味。

“闫,闫小姐。”那巡捕看上去也才二十出头,穿着一套不太合身的警服,这时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脑门上也冒了汗,倒不是因为经不住诱惑,而是内心的恐惧使然。


在上海滩法租界,有谁不知道天香楼的头牌闫小芳,她是青帮头子杜玉笙的女人,就连巡捕房的总司黄金桂见了她都要尊称一声大嫂,更何况是眼前这个刚出道的小喽啰。

“那边,在干什么。”一名小头目见这边情况不对劲,撇嘴捺舌的晃悠了过来,初看这春光乍现的场景先是愣了一下,等看清女人的相貌后也是惊出一身冷汗,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抠下来的好。

“闫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小弟不知道您在这里。”说着他转身一记耳光打在那小巡捕的脸上,“他(*)妈的,瞎了狗眼了,这地方是你能闯的吗?”那小巡捕挨着一记打,捂着脸嘴角直冒血,却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一下。

“算了,换做平日,怎么着也得留他一双眼珠子,今天老娘心情好,放他一马。”闫小芳扭了扭小蛮腰,回身进了房间,也不管那两个男人杵在门口,脱下浴袍就开始更换衣服,任由美妙的酮(*)体暴露在炙热的目光下。

“多谢闫小姐海涵,您好生休息。”小头目低着头,不敢看那花枝乱颤的屁股,快速地将房门给带上,以平生最快的速度下了楼。

巡捕房的人走后,汇中饭店里受惊扰的房客纷纷回了房间,就在风平浪静之时,却有一个女人从闫小芳房间里悄悄溜了出去。

半夜里,女人穿着青丝挽扣的短衫,一条墨色长裙刚好盖住脚尖,轻手轻脚地下楼之后,顺着汇中饭店后的小巷一路向北,在街边的一个拐角转身就不见了踪影……

在一间昏暗的地下室里,点着一盏油灯,五六个人聚集在一起,好像在等某个人的到来。

“淑珍姐今天还来么?”戴着黑框眼镜,满是书生气质的男人问道。

“都这个点了,按理说该来了。”梳着齐肩短发的女学生也嘟囔了一句,眼睛望向门口。

“该不是遇上了什么吧!”

“闭上你的嘴。”女学生瞪了她一眼。

正说着,一个身着短衫长裙的女人闯了进来。

“淑珍姐。”众人惊喜地簇拥而上,大有众星捧月的态势。

微弱灯光下映着的,是一个青纱遮面明眉大眼的神秘女人。


在上海滩没人不知道秦淑珍,就像没人不知道闫小芳一样,秦淑珍的名头甚至一度盖过了闫小芳。

不少文人雅士在拜读过她的文章之后,无一不被她的才情所折服,有人甚至愿意倾其所有只为一睹芳容。可惜,从没有人见过秦淑珍真正的模样。

“从笔墨间就能看出,秦淑珍小姐定是美若天仙。”

“说不定是个奇丑无比的女人,可能还毁了容。”

“拥有这般智慧和才气的女子,外表只是一尊无用的躯壳罢了。”

文学界对于秦淑珍的长相争论不休,更给这个人物增添了许多神秘感,秦淑珍的出名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所创办的《新报》,因为《新报》她被世人熟识,也因为这个,她成了整个上海巡捕房通缉的女人。

只是,去抓一个谁也没见过的女人,听来像是一个笑话。所以巡捕房就抓卖报的学生,还有报社的工作人员,但凡跟秦淑珍有些瓜葛的,一个都不放过,妄想通过顺藤摸瓜找出秦淑珍的真实身份。

“汇中饭店现在也不安全了。”秦淑珍将上海法租界的地图摊开,在汇中饭店的地址上画了一个红色的圈,再一看,满地图上都是数不清的圈点。

“如果连汇中饭店都不安全,那我们以后该往哪里去?”陈文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说话间皱着眉头,眼睛却没看在地图上,自从秦淑珍进来就没有从她身上挪开过。身旁的短发女学生见状,连忙用手肘顶了一下他的腰窝。

“干嘛呀!蒋青。”陈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似乎意识到有些失态,脸上红了一阵。

“你们两个别闹了。”秦淑珍轻声呵斥了一句,将地图收起来,转而环视了一下四周。不大的地下室里堆满了印刷好的报刊,一台陈旧的印刷机还在卖力地工作着。现如今,这些就是秦淑珍最宝贵的财富了。

“我们目前的主要问题还不是容身之所,而是这些东西该怎么转移,还有,革(&)命党过几日会委派一个代表从日本来法租界与我们接头,我们要做好准备,时间,地点,都要安排好,千万不要走漏了风声。”

说到这里,秦淑珍认认真真地看过每个人的脸,在场的这些人都是她一手培养起来的,穷苦学生也好,落魄秀才也罢,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推翻袁世凯。

“这几日,你们到各大码头收线,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

“是。”众人异口同声。


天香楼,百乐门本是法租界最大的两个娱乐场所,天香楼的色,百乐门的奢,这其中的纸醉金迷只有极少数人能体会到。

可惜近年来时局动荡不安,生意也不太好做了,百乐门中虽然奢靡,但是门庭渐渐冷落下来,反倒是对面的天香楼仍旧夜夜笙歌如日中天。要说为什么,只因为天香楼里有个闫小芳。

“三爷,您里面请,闫小姐等候多时了。”黑夜里起了风却没下雨,跑堂的伙计撑了把伞,躬身将洋车上下来的一名贵人迎上了天香楼。

这人穿着黑色长衫打扮斯文,衣领口子扣得严严实实,手中还握着一把折扇,看上去一副儒雅的书生气。若不是身后跟着的几十名杀气腾腾的彪形大汉,没人会想到,他就是上海滩最大的黑帮头目杜玉笙。

一行人穿过纷乱的舞厅来到楼梯口,几十名大汉分守两头,只留四名黑衣人和跑堂随杜玉笙上楼。

“你们在外面候着。”天字一号门前杜玉笙站定,随手丢给跑堂一块银元,跑堂伸手接住连连道谢,笑嘻嘻地下了楼。

“咚咚咚。”三声轻叩,门扉吱呀一声从里面被打开。

“三爷,怎么才来呀!”闫小芳拉住杜玉笙的衣袖,娇滴滴地往屋里带,这屋子里装潢讲究,一字排开的红木太师椅,当中一张翘脚八仙桌,桌上放着文房四宝,雕花的木床紧靠其后,香炉里还焚着沉香,谁都想不到,在这烟花之所里竟然藏了一个书房。

“今天怎是这身打扮?”杜玉笙端坐太师椅,将折扇搁在八仙桌上,见闫小芳穿着灰布短衫裙,脚下一双黑色小布鞋,脸上虽无粉黛却是更显清纯可爱,已然一名学生模样。嘴上虽然不说,脸上却是非常欣喜。

闫小芳自然是摸透了杜玉笙的喜好和脾性,不然也不会把自己的“闺房”布置成这个样子。

想来这杜玉笙在上海黑帮中也算是一个奇人,要说在这黑道上混的人大多喜欢舞刀弄枪,可这杜玉笙偏爱舞文弄墨,虽然他出身低微没什么文化,但是特别羡慕敬重那些知识分子,也总喜欢把自己装扮成一个书生模样。

“三爷,您看今天我把谁给您请来了。”闫小芳话音刚落,从八仙桌后的屏风处转出一个人影来,定睛一看,竟是一名青纱遮面眉目清秀的女子……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5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淑珍,展信佳。 

    我于九月初踏上去往日本的游轮,上岸后一连数日头昏得厉害,到今时才稍觉清醒,方提笔时当地又起了地震,笔墨潦草望见谅。

    日本北海道的船只很早就出海了,如今时局动荡消息闭塞,我每日都会在码头等靠岸的船。我猜你一定想不到我在这里见了谁,竟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那位孙先生。

    听先生说,此次革(*)命尚在谋划中,若袁世凯能够倒台,定是民族之大幸,可惜我身在东洋,尚且不能回国献上一份绵薄之力。

    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如今在日本也能读到你一手创办的《新报》了,我读了你最近写的一篇社论,对袁世凯腐朽专制的批判简直是一针见血,相信国人终会看穿他的丑恶面目。

    还记得创报的初期,你和我为了筹资东奔西跑,有几次差点死在敌人的枪口下,如今《新报》能有这样的影响力,我深感欣慰。

    在这里一切皆好,衣食住行具是宫本先生的款待,可惜锦衣玉食终抵不过你的粗菜淡饭。

    淑珍,自上海与君握别已过数月,近况如何,甚念。

    此处留心:回国之期虽指日可待,仍觉寸步难行,上海码头等我。

    ——苏汉卿,民国四年九月十五日清晨。

    “这边,这边,一个房间都不能放过,马上给我搜。”喧闹的声音从楼下响起,屋内的人连忙将信藏好,抬手将桌前的灯拧灭。

    不一会儿,纷乱的脚步声从楼下一路踏了上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响彻了整个汇中饭店。

    “开门开门。”有人高声叫喊着,语气听来蛮横极了,在接连捶了三次门之后,一间房门缓缓地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国色天香的女人。

    她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轻轻挽起,几缕鬓发湿哒哒地垂在耳边,纤细的身体裹在白色的浴袍中,一对酥(*)胸呼之欲出,尤其那双玉腿下的春光,走起来若隐若现勾人心魄,即便是站着不动,也有万般的风情。

    先前还咋咋呼呼的巡捕呆立在门口,看得眼睛都直了。

    “哟,是谁借给你的胆子,敢半夜来敲我的门?”女人上前勾住那巡捕的衣领,眉眼间具是挑逗的意味。

    “闫,闫小姐。”那巡捕看上去也才二十出头,穿着一套不太合身的警服,这时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脑门上也冒了汗,倒不是因为经不住诱惑,而是内心的恐惧使然。


    在上海滩法租界,有谁不知道天香楼的头牌闫小芳,她是青帮头子杜玉笙的女人,就连巡捕房的总司黄金桂见了她都要尊称一声大嫂,更何况是眼前这个刚出道的小喽啰。

    “那边,在干什么。”一名小头目见这边情况不对劲,撇嘴捺舌的晃悠了过来,初看这春光乍现的场景先是愣了一下,等看清女人的相貌后也是惊出一身冷汗,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抠下来的好。

    “闫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小弟不知道您在这里。”说着他转身一记耳光打在那小巡捕的脸上,“他(*)妈的,瞎了狗眼了,这地方是你能闯的吗?”那小巡捕挨着一记打,捂着脸嘴角直冒血,却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一下。

    “算了,换做平日,怎么着也得留他一双眼珠子,今天老娘心情好,放他一马。”闫小芳扭了扭小蛮腰,回身进了房间,也不管那两个男人杵在门口,脱下浴袍就开始更换衣服,任由美妙的酮(*)体暴露在炙热的目光下。

    “多谢闫小姐海涵,您好生休息。”小头目低着头,不敢看那花枝乱颤的屁股,快速地将房门给带上,以平生最快的速度下了楼。

    巡捕房的人走后,汇中饭店里受惊扰的房客纷纷回了房间,就在风平浪静之时,却有一个女人从闫小芳房间里悄悄溜了出去。

    半夜里,女人穿着青丝挽扣的短衫,一条墨色长裙刚好盖住脚尖,轻手轻脚地下楼之后,顺着汇中饭店后的小巷一路向北,在街边的一个拐角转身就不见了踪影……

    在一间昏暗的地下室里,点着一盏油灯,五六个人聚集在一起,好像在等某个人的到来。

    “淑珍姐今天还来么?”戴着黑框眼镜,满是书生气质的男人问道。

    “都这个点了,按理说该来了。”梳着齐肩短发的女学生也嘟囔了一句,眼睛望向门口。

    “该不是遇上了什么吧!”

    “闭上你的嘴。”女学生瞪了她一眼。

    正说着,一个身着短衫长裙的女人闯了进来。

    “淑珍姐。”众人惊喜地簇拥而上,大有众星捧月的态势。

    微弱灯光下映着的,是一个青纱遮面明眉大眼的神秘女人。


    在上海滩没人不知道秦淑珍,就像没人不知道闫小芳一样,秦淑珍的名头甚至一度盖过了闫小芳。

    不少文人雅士在拜读过她的文章之后,无一不被她的才情所折服,有人甚至愿意倾其所有只为一睹芳容。可惜,从没有人见过秦淑珍真正的模样。

    “从笔墨间就能看出,秦淑珍小姐定是美若天仙。”

    “说不定是个奇丑无比的女人,可能还毁了容。”

    “拥有这般智慧和才气的女子,外表只是一尊无用的躯壳罢了。”

    文学界对于秦淑珍的长相争论不休,更给这个人物增添了许多神秘感,秦淑珍的出名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所创办的《新报》,因为《新报》她被世人熟识,也因为这个,她成了整个上海巡捕房通缉的女人。

    只是,去抓一个谁也没见过的女人,听来像是一个笑话。所以巡捕房就抓卖报的学生,还有报社的工作人员,但凡跟秦淑珍有些瓜葛的,一个都不放过,妄想通过顺藤摸瓜找出秦淑珍的真实身份。

    “汇中饭店现在也不安全了。”秦淑珍将上海法租界的地图摊开,在汇中饭店的地址上画了一个红色的圈,再一看,满地图上都是数不清的圈点。

    “如果连汇中饭店都不安全,那我们以后该往哪里去?”陈文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说话间皱着眉头,眼睛却没看在地图上,自从秦淑珍进来就没有从她身上挪开过。身旁的短发女学生见状,连忙用手肘顶了一下他的腰窝。

    “干嘛呀!蒋青。”陈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似乎意识到有些失态,脸上红了一阵。

    “你们两个别闹了。”秦淑珍轻声呵斥了一句,将地图收起来,转而环视了一下四周。不大的地下室里堆满了印刷好的报刊,一台陈旧的印刷机还在卖力地工作着。现如今,这些就是秦淑珍最宝贵的财富了。

    “我们目前的主要问题还不是容身之所,而是这些东西该怎么转移,还有,革(&)命党过几日会委派一个代表从日本来法租界与我们接头,我们要做好准备,时间,地点,都要安排好,千万不要走漏了风声。”

    说到这里,秦淑珍认认真真地看过每个人的脸,在场的这些人都是她一手培养起来的,穷苦学生也好,落魄秀才也罢,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推翻袁世凯。

    “这几日,你们到各大码头收线,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

    “是。”众人异口同声。


    天香楼,百乐门本是法租界最大的两个娱乐场所,天香楼的色,百乐门的奢,这其中的纸醉金迷只有极少数人能体会到。

    可惜近年来时局动荡不安,生意也不太好做了,百乐门中虽然奢靡,但是门庭渐渐冷落下来,反倒是对面的天香楼仍旧夜夜笙歌如日中天。要说为什么,只因为天香楼里有个闫小芳。

    “三爷,您里面请,闫小姐等候多时了。”黑夜里起了风却没下雨,跑堂的伙计撑了把伞,躬身将洋车上下来的一名贵人迎上了天香楼。

    这人穿着黑色长衫打扮斯文,衣领口子扣得严严实实,手中还握着一把折扇,看上去一副儒雅的书生气。若不是身后跟着的几十名杀气腾腾的彪形大汉,没人会想到,他就是上海滩最大的黑帮头目杜玉笙。

    一行人穿过纷乱的舞厅来到楼梯口,几十名大汉分守两头,只留四名黑衣人和跑堂随杜玉笙上楼。

    “你们在外面候着。”天字一号门前杜玉笙站定,随手丢给跑堂一块银元,跑堂伸手接住连连道谢,笑嘻嘻地下了楼。

    “咚咚咚。”三声轻叩,门扉吱呀一声从里面被打开。

    “三爷,怎么才来呀!”闫小芳拉住杜玉笙的衣袖,娇滴滴地往屋里带,这屋子里装潢讲究,一字排开的红木太师椅,当中一张翘脚八仙桌,桌上放着文房四宝,雕花的木床紧靠其后,香炉里还焚着沉香,谁都想不到,在这烟花之所里竟然藏了一个书房。

    “今天怎是这身打扮?”杜玉笙端坐太师椅,将折扇搁在八仙桌上,见闫小芳穿着灰布短衫裙,脚下一双黑色小布鞋,脸上虽无粉黛却是更显清纯可爱,已然一名学生模样。嘴上虽然不说,脸上却是非常欣喜。

    闫小芳自然是摸透了杜玉笙的喜好和脾性,不然也不会把自己的“闺房”布置成这个样子。

    想来这杜玉笙在上海黑帮中也算是一个奇人,要说在这黑道上混的人大多喜欢舞刀弄枪,可这杜玉笙偏爱舞文弄墨,虽然他出身低微没什么文化,但是特别羡慕敬重那些知识分子,也总喜欢把自己装扮成一个书生模样。

    “三爷,您看今天我把谁给您请来了。”闫小芳话音刚落,从八仙桌后的屏风处转出一个人影来,定睛一看,竟是一名青纱遮面眉目清秀的女子……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