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Q * J案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6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甄时决定嫁给方京。

她这个决定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

转眼,甄时来到安山支教已是第三个年头了,在这段时间,方京给了她很多帮助,不论是生活还是精神上。所以当方京向她表达爱意并请求甄时嫁给他时,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甄时仔细思虑再三后,决定写信告知自己的父母,自从组织上安排她到偏远的安山村支教后,她已许久未曾见过父母,只是会经常收到他们寄过来的一些生活用品或者她爱吃的零食。

而当方京妈妈得知这个城里来的漂亮女老师要嫁给自己儿子时,别提多高兴了,自家祖祖辈辈都是山沟沟里的农民,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哪成想自家儿子能娶上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当老婆,用方家爷爷的话说,这是祖上烧了高香啊。

于是,方妈妈每天积极筹办喜宴的各项事务,还乐此不疲的往甄时教书的学校跑,就为了给甄时送一碗热腾腾的汤。逢人就夸自己即将过门的儿媳,说甄时人长的漂亮,又爱干净,还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尤其是拥有一手好厨艺,炒的那个火腿那是真真好吃啊。

那个时候火腿还不是很普遍,像安山这样封闭落后的小村落自然是没有的,甄时的父母挂念甄时吃不好,经常会给甄时寄些火腿或者一些在安山村买不到的零食。


暮色四合之际,方京一直在甄时的住处外焦躁的来回踱步,自从甄时答应嫁给自己,他总有种不切实际的幸福感,就好像蓦地踩上了云端,

幸福的让他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可是,自那日过后,自己反倒不知如何面对甄时了,明明心里想的要命,可却只敢悄悄的躲在暗处看着她。

“傻子,夜凉了,你还要在外面转悠多久?是想故意生病赖掉不和我结婚了?”甄时嗔怒的打开门,看着方京笑道。

方京登时红透了脸,黝黑的皮肤染上一层绯红,“甄时,你咋知道我来了?”

“你在外面晃悠这么久,我怎么可能听不到动静呢?先进屋里,近来入秋了,晚上格外凉。”甄时侧了侧身,示意方京进屋。

方京有些局促不安的站在屋里的竹饭桌旁,往裤兜里鼓捣半天掏出早已被揉(*)捏变形的红色毛线手套,方京见甄时看着手套发笑,发现好像是过于褶皱了,努力想将手套捋直平坦些,发现于事无补。

“这个被我弄丑了,赶明儿我给你买个新的,”边说边有些颓败的想将手套塞回裤兜里。

甄时眼明手快的将手套从方京手中接过来,边看边说“我就喜欢这个,这一道道折痕里,可藏着你小心翼翼的情意呢!不过,你怎么突然想到送我这个了?”

“入秋了,怕你冻着手了,你们老师的手可是很娇贵的,领袖说的,指点江山,化腐朽为神奇嘞。”方京憨憨的说,眼里满当当全是甄时。

甄时看着方京憨厚的模样却开始发愣,今天她收到父母的来信,父母明确表示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父亲更是说,要是自己执意嫁给这个山沟里的乡下人,便叫自己再不要回家,他们就权当没生过这个女儿,从此老死不相往来最好。

甄时知道,父母一直在为将自己调回城里工作而奔波,现突然传信给他们说不走了,要在偏远的山区扎根嫁人了,一向以她为傲的父亲自然是无法接受的,即便是母亲想过来这边看看她,也肯定是被父亲拦住了。

可此时的甄时,已被一种名叫方京的毒侵入五脏六腑,哪还有抽身离开的余地。

“方京,我今后就只有你了。”甄时说着,硕大的泪珠滚落下来,没能得到双亲的认可,她的心里也备受煎熬,可若叫她离开眼前这个男人,她断然是做不到的。

方京看着突然啜泣的甄时突然慌乱起来,走向甄时的时候差点被长脚木凳绊倒。

静谧的屋内,方京用力的拥着甄时,而那如水晶般的泪滚烫烫地灼伤了他的胸膛,他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甄时,不怕,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的。”

甄时也用力回抱住方京,用力的汲取他身上的温暖,倘若是他,自己疯狂一次又何妨。


方京与甄时的婚事定在十一月初,据说是请人算过,这日子好,适合结婚。

王满花恨不得将自家儿子要结婚的喜讯昭告天下,逢人便说。

其中不乏有些人在背后说酸话,说这么漂亮一个知识分子,肯嫁给方京,肯定是有猫腻。也有些人话里明里暗里的说,甄时那么漂亮,还是城里来的女老师,怎么会嫁给你儿子?

王满花只当这些人是嫉妒,笑的愈发灿烂,我儿子长得好啊,又勤奋,哪个女人不想嫁啰,我是没和你们说,要给我儿子介绍对象的,那可真是多嘞,眼巴巴的想将女儿往我们家送的都有嘞。

安山村有个习俗,新娘成婚之前要接受全村人的祝福,说是这样婚姻方能圆满。

那时正是领袖颁下破旧俗、改旧习政策的时候,只是这安山村天高皇帝远的,根本是没人管的着,村里的干部对于这样的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每日踏进甄时屋内的人都络绎不绝,甄时除了要笑脸相迎以外还得摆出零食类招待村民们。

而那日黄昏后,甄时正准备将院内大门栓好,突然伸出来一张手卡在门缝间,甄时只能赶紧停住动作。

甄时稳神定睛一看,是村里的独居老汉赖大树,因着他脸上有块疤,人们都叫他赖疤子。

“赖大叔,是你啊,”甄时礼貌而带有疏离笑了笑,手上关门的栓子也并没取下,隔着欲合上的门和赖大树说道。

因着这边是穷乡僻壤,她又是孤身一人在这边居住,之前支教老师被(*)侵(*)犯的案列她也时常听说,所以她是时刻警惕着,对于任何人都是提着防备心的,除了方京。

平日里她是一下课到家便将门栓好,就连方京也是极少数在晚上到她家坐的。

“哎呀,甄老师,我这还想给你送祝福呢,你咋关门了?”赖大树趁着四下没人,竟说着说着,摸到甄时的手上。

甄时的脸色霎的就变了,强制压着怒火说道:“赖大叔,我敬您是个长辈,也请您自己尊重一下自己,要有什么事,请明天再过来,天晚了,我要休息。”说着,甄时就想强硬的将门合上。

甄时毕竟是个女孩子,赖大树再如何年老也占了一个体能优势,轻轻松松的就将门推开,正要栓门的甄时被推倒在地。

赖大树一见甄时倒地,扭曲的脸笑的愈发&淫(*)荡,薄暮下,清晰可见他脸上的疤好像也在笑着。

赖大树上前就扑在甄时身上,因常年抽着自卷烟草,牙齿熏的黑黄,此刻,他张着黑黄的牙,贪婪的吸吮着甄时脖颈间的味道,因常年劳作而长满老茧的双手正游走在甄时的腰间,像缓缓蠕动的水蛭般狠狠摩擦着甄时的皮肤,嫩滑的触感让他浑浊的眼球露出迷离且十分享受的神态。

甄时用尽全身气力想要反抗却没得到半点效果,甚至让赖大树眼底的&淫(*)意越发浓厚。

甄时只能狠狠的一口咬在赖大树的肩膀上,可赖大树丝毫不为所动,甚至笑嘻嘻的说:“甄老师,用力点,你咬的越用力,我就越舒服。”

说着,狠狠地掐了一把甄时的皮肤,同时手开始往甄时胸上移,开始扒她的衣服,另一只手紧紧桎梏住甄时的双手。

甄时此刻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今晚躲不过了。

她想,若是自己的清白毁于此,便是死也要拉上这个人。

随着清脆的撕拉一声,甄时胸间的布料被撕开,赖大树将那布料紧拽在手中,然后放在鼻尖狠狠的嗅着,那一张脸愈发笑的扭曲。

甄时趁着这空档,失去桎梏的双手迅速掏出自己放在裤兜的喷雾,对准赖大树的眼睛猛喷。

赖大树那瞬间只感觉眼球火辣辣的疼,趴在地上翻滚起来。

甄时抽起歪在一旁门栓便往赖大树身上招呼,木栓不停地挥动着,她好像已经麻木了,只有一个意识在支使她不停地挥打,刚才有多绝望现在便有多强烈的恨,

因挣扎而散落在额前的发罩住了甄时的眼,否则赖大树会看到,那眼底骇人的阴鸷与甄时的脸是多么格格不入,且触目惊心。


甄时稍回过神时,便将在地上嗷嗷大叫的赖大树踢出院内,上好门栓,捡起散落在地的发夹与喷雾瓶,那瓶中的辣椒水她本来只是预防万一准备的,谁成想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甄时将所有门窗悉数锁好以后,靠在门后面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刚才的一切犹如恶魔掐住她的喉咙一般,使她在死亡的悬崖边几近是垂死挣扎。她甚至做好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准备。

甄时颤颤巍巍的走到床边,和衣躺在床上,刚一躺下眼泪连顺势留下来了,她觉得自己真不争气,明明刚刚都没哭,现在哭什么?恶狠狠的擦拭眼泪,可那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的脱落,好像怎么也擦不完。

甄时将自己蜷缩在一个角落里,不断的安慰自己,没关系,这样的日子马上就要过去了,自己再也不需要张牙舞爪提心吊胆的活着了,以后她有方京了,他会保护她的,他能给自己一个安稳的家。

甄时第二天是被敲门声惊醒的,昨晚她一直不敢闭眼睡觉,一闭上眼,脑海中尽是赖大树的丑恶嘴脸,一种深深地无力感笼罩了她的周身,自己不能逃也不能呼喊。

一直到太阳挣脱云层拥抱大地,她才敢安心的睡过去,可偏偏这时便响起了敲门声,持续不断的敲门声让甄时彻底失了睡意,强撑着软弱无力的身子起来开门。

是王满花和方京。

“哎呀,甄时,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起啊?”王满花定睛一看,甄时的脸色惨白,眼里的乌青格外显眼,凌乱的发丝更加衬得整个人楚楚可怜。“哎哟,我的孩子,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王满花对着方京使了个眼色,方京立马会意,上前扶住了甄时,甄时便顺势靠在方京的身上,双脚愈发虚脱无力。

王满花伸手探了探甄时的额头,烫得吓人。急忙叫方京把甄时抱入房中,自己便马上赶去叫村里唯一的诊所医生。

王满花赶到时,医生正打着灯给赖大树看眼睛,本就浑浊的眼此刻通红的可怕,王满花偷看了眼,心有余悸的退开了,等到医生给赖大树开好药后,便火急火燎拉着医生往甄时的住处赶。

途中,王满花还是没忍住问那医生,赖疤子怎么回事?那眼睛红成那样,别是得了什么传染病吧?

那医生摆了摆手,说不是,也不知道他怎么弄,说是自个弄了辣椒水到眼睛里,这么大个人,居然还整出这种笑话。

王满花还想说什么,却是已经到了甄时的屋外,便生生也止住了话,强硬的将自己呼之欲出的八卦心按捺下去。

医生给甄时诊断了一下,确认是发高烧了,说是先挂了吊针,配上退烧药应该就没事了,末了,那医生云里雾里的问了一句,是不是受什么惊吓了?

王满花摇了摇头,并未想到什么,说应该是换季感冒了。

方家喜宴那天,村里唯一的公路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如火的队伍像一条蜿蜒的巨龙盘桓在安山村狭窄的通道中。

行礼、挨桌敬酒,一天下来,甄时觉得自己快累得虚脱了,看了看躺在自己旁边的方京,两人相视而笑。

“方家媳妇。”方京宠溺的捏了捏甄时的脸蛋,柔声叫道。

“嗯。”甄时看着眼前人的眉眼,笑的要溢出蜜。

“方家媳妇。”

“嗯”

“方家媳妇。”

“恩。”

“给我生个娃成不?”方京抱住心上人,满满当当的蜜浸在他的心间。

甄时害羞的没回答,将红透了的脸埋方京的胸膛,纤细的手指紧紧拽住自己衣角。隔了好久,她才轻飘飘的说道“要轻点,我怕疼。”

方京一听这话,忙兴高采烈的拉过被子盖住两人,被窝中望着甄时亮晶晶的眼眸,他轻啄了她的脸蛋,深情满满的说道“媳妇,以后的日子我陪你数星星看月亮,你再也不会是一个人守着孤零零的夜了。”

甄时轻轻的点了点头,静静依在方京的怀中。

行过云雨(*)之欢后两人紧紧相拥着,各怀心思的沉沉睡去。

甄时以为这是她幸福的开端,殊不知这是她噩梦的开始。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6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甄时决定嫁给方京。

    她这个决定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

    转眼,甄时来到安山支教已是第三个年头了,在这段时间,方京给了她很多帮助,不论是生活还是精神上。所以当方京向她表达爱意并请求甄时嫁给他时,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甄时仔细思虑再三后,决定写信告知自己的父母,自从组织上安排她到偏远的安山村支教后,她已许久未曾见过父母,只是会经常收到他们寄过来的一些生活用品或者她爱吃的零食。

    而当方京妈妈得知这个城里来的漂亮女老师要嫁给自己儿子时,别提多高兴了,自家祖祖辈辈都是山沟沟里的农民,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哪成想自家儿子能娶上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当老婆,用方家爷爷的话说,这是祖上烧了高香啊。

    于是,方妈妈每天积极筹办喜宴的各项事务,还乐此不疲的往甄时教书的学校跑,就为了给甄时送一碗热腾腾的汤。逢人就夸自己即将过门的儿媳,说甄时人长的漂亮,又爱干净,还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尤其是拥有一手好厨艺,炒的那个火腿那是真真好吃啊。

    那个时候火腿还不是很普遍,像安山这样封闭落后的小村落自然是没有的,甄时的父母挂念甄时吃不好,经常会给甄时寄些火腿或者一些在安山村买不到的零食。


    暮色四合之际,方京一直在甄时的住处外焦躁的来回踱步,自从甄时答应嫁给自己,他总有种不切实际的幸福感,就好像蓦地踩上了云端,

    幸福的让他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可是,自那日过后,自己反倒不知如何面对甄时了,明明心里想的要命,可却只敢悄悄的躲在暗处看着她。

    “傻子,夜凉了,你还要在外面转悠多久?是想故意生病赖掉不和我结婚了?”甄时嗔怒的打开门,看着方京笑道。

    方京登时红透了脸,黝黑的皮肤染上一层绯红,“甄时,你咋知道我来了?”

    “你在外面晃悠这么久,我怎么可能听不到动静呢?先进屋里,近来入秋了,晚上格外凉。”甄时侧了侧身,示意方京进屋。

    方京有些局促不安的站在屋里的竹饭桌旁,往裤兜里鼓捣半天掏出早已被揉(*)捏变形的红色毛线手套,方京见甄时看着手套发笑,发现好像是过于褶皱了,努力想将手套捋直平坦些,发现于事无补。

    “这个被我弄丑了,赶明儿我给你买个新的,”边说边有些颓败的想将手套塞回裤兜里。

    甄时眼明手快的将手套从方京手中接过来,边看边说“我就喜欢这个,这一道道折痕里,可藏着你小心翼翼的情意呢!不过,你怎么突然想到送我这个了?”

    “入秋了,怕你冻着手了,你们老师的手可是很娇贵的,领袖说的,指点江山,化腐朽为神奇嘞。”方京憨憨的说,眼里满当当全是甄时。

    甄时看着方京憨厚的模样却开始发愣,今天她收到父母的来信,父母明确表示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父亲更是说,要是自己执意嫁给这个山沟里的乡下人,便叫自己再不要回家,他们就权当没生过这个女儿,从此老死不相往来最好。

    甄时知道,父母一直在为将自己调回城里工作而奔波,现突然传信给他们说不走了,要在偏远的山区扎根嫁人了,一向以她为傲的父亲自然是无法接受的,即便是母亲想过来这边看看她,也肯定是被父亲拦住了。

    可此时的甄时,已被一种名叫方京的毒侵入五脏六腑,哪还有抽身离开的余地。

    “方京,我今后就只有你了。”甄时说着,硕大的泪珠滚落下来,没能得到双亲的认可,她的心里也备受煎熬,可若叫她离开眼前这个男人,她断然是做不到的。

    方京看着突然啜泣的甄时突然慌乱起来,走向甄时的时候差点被长脚木凳绊倒。

    静谧的屋内,方京用力的拥着甄时,而那如水晶般的泪滚烫烫地灼伤了他的胸膛,他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甄时,不怕,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的。”

    甄时也用力回抱住方京,用力的汲取他身上的温暖,倘若是他,自己疯狂一次又何妨。


    方京与甄时的婚事定在十一月初,据说是请人算过,这日子好,适合结婚。

    王满花恨不得将自家儿子要结婚的喜讯昭告天下,逢人便说。

    其中不乏有些人在背后说酸话,说这么漂亮一个知识分子,肯嫁给方京,肯定是有猫腻。也有些人话里明里暗里的说,甄时那么漂亮,还是城里来的女老师,怎么会嫁给你儿子?

    王满花只当这些人是嫉妒,笑的愈发灿烂,我儿子长得好啊,又勤奋,哪个女人不想嫁啰,我是没和你们说,要给我儿子介绍对象的,那可真是多嘞,眼巴巴的想将女儿往我们家送的都有嘞。

    安山村有个习俗,新娘成婚之前要接受全村人的祝福,说是这样婚姻方能圆满。

    那时正是领袖颁下破旧俗、改旧习政策的时候,只是这安山村天高皇帝远的,根本是没人管的着,村里的干部对于这样的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每日踏进甄时屋内的人都络绎不绝,甄时除了要笑脸相迎以外还得摆出零食类招待村民们。

    而那日黄昏后,甄时正准备将院内大门栓好,突然伸出来一张手卡在门缝间,甄时只能赶紧停住动作。

    甄时稳神定睛一看,是村里的独居老汉赖大树,因着他脸上有块疤,人们都叫他赖疤子。

    “赖大叔,是你啊,”甄时礼貌而带有疏离笑了笑,手上关门的栓子也并没取下,隔着欲合上的门和赖大树说道。

    因着这边是穷乡僻壤,她又是孤身一人在这边居住,之前支教老师被(*)侵(*)犯的案列她也时常听说,所以她是时刻警惕着,对于任何人都是提着防备心的,除了方京。

    平日里她是一下课到家便将门栓好,就连方京也是极少数在晚上到她家坐的。

    “哎呀,甄老师,我这还想给你送祝福呢,你咋关门了?”赖大树趁着四下没人,竟说着说着,摸到甄时的手上。

    甄时的脸色霎的就变了,强制压着怒火说道:“赖大叔,我敬您是个长辈,也请您自己尊重一下自己,要有什么事,请明天再过来,天晚了,我要休息。”说着,甄时就想强硬的将门合上。

    甄时毕竟是个女孩子,赖大树再如何年老也占了一个体能优势,轻轻松松的就将门推开,正要栓门的甄时被推倒在地。

    赖大树一见甄时倒地,扭曲的脸笑的愈发&淫(*)荡,薄暮下,清晰可见他脸上的疤好像也在笑着。

    赖大树上前就扑在甄时身上,因常年抽着自卷烟草,牙齿熏的黑黄,此刻,他张着黑黄的牙,贪婪的吸吮着甄时脖颈间的味道,因常年劳作而长满老茧的双手正游走在甄时的腰间,像缓缓蠕动的水蛭般狠狠摩擦着甄时的皮肤,嫩滑的触感让他浑浊的眼球露出迷离且十分享受的神态。

    甄时用尽全身气力想要反抗却没得到半点效果,甚至让赖大树眼底的&淫(*)意越发浓厚。

    甄时只能狠狠的一口咬在赖大树的肩膀上,可赖大树丝毫不为所动,甚至笑嘻嘻的说:“甄老师,用力点,你咬的越用力,我就越舒服。”

    说着,狠狠地掐了一把甄时的皮肤,同时手开始往甄时胸上移,开始扒她的衣服,另一只手紧紧桎梏住甄时的双手。

    甄时此刻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今晚躲不过了。

    她想,若是自己的清白毁于此,便是死也要拉上这个人。

    随着清脆的撕拉一声,甄时胸间的布料被撕开,赖大树将那布料紧拽在手中,然后放在鼻尖狠狠的嗅着,那一张脸愈发笑的扭曲。

    甄时趁着这空档,失去桎梏的双手迅速掏出自己放在裤兜的喷雾,对准赖大树的眼睛猛喷。

    赖大树那瞬间只感觉眼球火辣辣的疼,趴在地上翻滚起来。

    甄时抽起歪在一旁门栓便往赖大树身上招呼,木栓不停地挥动着,她好像已经麻木了,只有一个意识在支使她不停地挥打,刚才有多绝望现在便有多强烈的恨,

    因挣扎而散落在额前的发罩住了甄时的眼,否则赖大树会看到,那眼底骇人的阴鸷与甄时的脸是多么格格不入,且触目惊心。


    甄时稍回过神时,便将在地上嗷嗷大叫的赖大树踢出院内,上好门栓,捡起散落在地的发夹与喷雾瓶,那瓶中的辣椒水她本来只是预防万一准备的,谁成想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甄时将所有门窗悉数锁好以后,靠在门后面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刚才的一切犹如恶魔掐住她的喉咙一般,使她在死亡的悬崖边几近是垂死挣扎。她甚至做好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准备。

    甄时颤颤巍巍的走到床边,和衣躺在床上,刚一躺下眼泪连顺势留下来了,她觉得自己真不争气,明明刚刚都没哭,现在哭什么?恶狠狠的擦拭眼泪,可那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的脱落,好像怎么也擦不完。

    甄时将自己蜷缩在一个角落里,不断的安慰自己,没关系,这样的日子马上就要过去了,自己再也不需要张牙舞爪提心吊胆的活着了,以后她有方京了,他会保护她的,他能给自己一个安稳的家。

    甄时第二天是被敲门声惊醒的,昨晚她一直不敢闭眼睡觉,一闭上眼,脑海中尽是赖大树的丑恶嘴脸,一种深深地无力感笼罩了她的周身,自己不能逃也不能呼喊。

    一直到太阳挣脱云层拥抱大地,她才敢安心的睡过去,可偏偏这时便响起了敲门声,持续不断的敲门声让甄时彻底失了睡意,强撑着软弱无力的身子起来开门。

    是王满花和方京。

    “哎呀,甄时,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起啊?”王满花定睛一看,甄时的脸色惨白,眼里的乌青格外显眼,凌乱的发丝更加衬得整个人楚楚可怜。“哎哟,我的孩子,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王满花对着方京使了个眼色,方京立马会意,上前扶住了甄时,甄时便顺势靠在方京的身上,双脚愈发虚脱无力。

    王满花伸手探了探甄时的额头,烫得吓人。急忙叫方京把甄时抱入房中,自己便马上赶去叫村里唯一的诊所医生。

    王满花赶到时,医生正打着灯给赖大树看眼睛,本就浑浊的眼此刻通红的可怕,王满花偷看了眼,心有余悸的退开了,等到医生给赖大树开好药后,便火急火燎拉着医生往甄时的住处赶。

    途中,王满花还是没忍住问那医生,赖疤子怎么回事?那眼睛红成那样,别是得了什么传染病吧?

    那医生摆了摆手,说不是,也不知道他怎么弄,说是自个弄了辣椒水到眼睛里,这么大个人,居然还整出这种笑话。

    王满花还想说什么,却是已经到了甄时的屋外,便生生也止住了话,强硬的将自己呼之欲出的八卦心按捺下去。

    医生给甄时诊断了一下,确认是发高烧了,说是先挂了吊针,配上退烧药应该就没事了,末了,那医生云里雾里的问了一句,是不是受什么惊吓了?

    王满花摇了摇头,并未想到什么,说应该是换季感冒了。

    方家喜宴那天,村里唯一的公路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如火的队伍像一条蜿蜒的巨龙盘桓在安山村狭窄的通道中。

    行礼、挨桌敬酒,一天下来,甄时觉得自己快累得虚脱了,看了看躺在自己旁边的方京,两人相视而笑。

    “方家媳妇。”方京宠溺的捏了捏甄时的脸蛋,柔声叫道。

    “嗯。”甄时看着眼前人的眉眼,笑的要溢出蜜。

    “方家媳妇。”

    “嗯”

    “方家媳妇。”

    “恩。”

    “给我生个娃成不?”方京抱住心上人,满满当当的蜜浸在他的心间。

    甄时害羞的没回答,将红透了的脸埋方京的胸膛,纤细的手指紧紧拽住自己衣角。隔了好久,她才轻飘飘的说道“要轻点,我怕疼。”

    方京一听这话,忙兴高采烈的拉过被子盖住两人,被窝中望着甄时亮晶晶的眼眸,他轻啄了她的脸蛋,深情满满的说道“媳妇,以后的日子我陪你数星星看月亮,你再也不会是一个人守着孤零零的夜了。”

    甄时轻轻的点了点头,静静依在方京的怀中。

    行过云雨(*)之欢后两人紧紧相拥着,各怀心思的沉沉睡去。

    甄时以为这是她幸福的开端,殊不知这是她噩梦的开始。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