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嫉妒而死的女人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7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清晨,微风轻拂,屋外的香樟树哗啦啦作响,茂盛浓密的树叶在桌子上投下点点光斑。

司琳安静的坐在座位上,翻看着卷宗,金色的阳光笼罩着她的全身,显得朦胧不真实。安静的气氛中传来若有若无的鼾声,强子坐在椅子上,双腿随意的一伸,双手抱胸,头微微向后,半张着嘴,沉沉的睡着。

突然,重重的一沓文件砸在强子的桌上,他吓的立刻从座位上跳起来,眼神迷糊,还带着刚睡醒的迷茫。

“一大早上就睡,这里是拿来给你睡觉的?!”王全胜嘴里叼着根烟,眉头紧皱。

强子一看是王队,愣了几秒后,马上清醒过来,抹了把脸,然后站直身子,“王队,真不怪我,最近社会太平,我闲的身上都快长毛了,就只剩下睡觉这一件事可做了。”

“强词夺理。”王全胜哼了一声,“社会太平还不好,净给自己的懒找借口。”

强子向来是不怕王队的,嘿嘿的笑了两声。

王全胜懒的再和他废话,指着桌上的文件,“既然你这么闲,就把这些文件都处理了吧。”

强子看了一眼文件,脸皱成一团,仿佛吃到黄连一般,可怜兮兮说:“王队,你知道要我舞刀弄枪的没问题,但是处理这文件,我是真不行啊。”

王全胜没理他,径直坐到位置上,将手中的烟摁灭在烟灰缸中,强子见王队那里无希望可言,连忙将目标转向司琳,“司琳妹子,帮帮哥呗,哥帮你带一个月的早餐,行不?”

司琳没有抬眼,薄唇微启,“两个月。”

强子咬咬牙,“行。”

司琳抬头看向他,微微一笑,“成交。”

“妹子,你真狠。”强子眉眼轻跳。

“谢谢。”

强子顿时心生颓败,缩回自己的座位上,脸上带着小委屈。

忽然,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王全胜接起,说了两句后,脸色变得凝重,挂断电话后,他说:“有命案了。”

他们三人赶到现场的时候,法医温衡宇已经在那里了。

打过招呼后,老王问道:“情况怎么样?”

“你先看看吧。”温衡宇摘下手套,侧身让他们进去。

司琳打量着四周,这是一条幽静的小巷,因为前面有高大的建筑楼和树木挡着,所以即使现在正值太阳最毒的时候,这里也是一片阴郁,带着丝丝凉意。

王全胜蹲下身子,掀开死者身上的白布,一股浓重的酒味铺面而来,他用手挥了挥,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难看,司琳蹲在旁边,看清了死者的全貌。

死者全身的衣服脱的干净,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血痕,左胸上刻着一个“姜”字,司琳顺着尸体往下面看去,眉头一皱,死者的下体被切掉了。

“死者是谁发现的?”司琳问。

“那边那个男的。”同事指了在那边做笔录的男人,“他早上跑步时发现尸体的。”

司琳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男人,随即收回了目光。

“死因是什么?”

“根据初步判断,死者应该是被人刺中颈动脉,失血过多而死的。”温衡宇答。

“死亡时间呢?”司琳看着温衡宇。

“根据尸体的肝温和尸体的僵硬程度来看,死者的死亡时间没有太长,应该是昨夜一点到两点。”

温衡宇话音刚落,强子拿着一堆东西急匆匆的跑过来,“我刚刚从那边的垃圾桶里发现了这个。”他拿起衣服展示,“这应该是死者的。”

司琳拿过强子手中的衣物,开始翻找,然后从上衣口袋里翻出钱包和手机,她打开钱包,拿出身份证,“王风磊,28岁,兰溪市人。”

王全胜沉着脸,吩咐道:“衡宇,你再进一步检查尸体,看能不能发现其他的东西,强子把衣服送去鉴定科,看能不能从衣物上提取有用的东西,司琳你去联系死者的家属,要他们来认领尸体。”

“是。”三人齐声回答。


王风磊的老婆刘语一到警察局,就开始哭闹,抱着王风磊的尸体痛哭流涕,司琳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有些头疼,她最不擅长的就是干这事。

司琳见刘语情绪渐渐平静,拿了张纸给她,然后开口问:“昨天夜里你丈夫去干什么了?”

刘语摇摇头。

司琳眉头皱起,“他没和你说?”

“他平常…有什么事都不会和我说,我也不敢问,怕问多了他烦。”

“他晚上不回家,你也不担心?”

“他以前也经常这样。”

“那你认不认识一个姓姜的,或者名字里带姜字的人?”

刘语摇头。

之后又问了刘语一些问题,基本上都是一问三不知,司琳顿时觉得头大,这夫妻关系也是生疏的可怕。

将刘语送走后,司琳给自己倒了杯茶,刚喝一口,强子和王队风尘仆仆的进来了。“怎么样?”王队问。

司琳摇摇头,“刘语不知道当晚王风磊去哪儿了,也不知道他平时和什么人结怨有仇,我看她不像是说谎。你们呢?问出点有用的信息了吗?”

王全胜和强子下午的时候,到王风磊工作的地方去问情况。

“你猜?”

司琳直接不理他,看向王队,王全胜顿了顿,开口道:“我们去了王风磊工作的工厂,昨天晚上工厂有聚会,他们吃到大概十二点,然后就散了。当时王风磊已经喝的醉醺醺了,有人提出送他回家,但是被他一口拒绝,之后就没人看到他。”

“那他平时在工厂的表现怎样?”

“王风磊这个人脾气暴躁,说不上两句就喜欢和人动手,而且还喜欢赌,前些年好像还欠下了不少的债。”强子抢着回答:“你说会不会是那些追债的人把他弄死的?”

“不会。”司琳说的很干脆。

“你怎么知道?”

“第一,那些追债的是要钱,他们把王风磊杀了,并不会给他们带来好处,相反,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麻烦。第二,死者全身被脱光,还被割掉下体,这些行为都不是没有意义,我觉得杀人者应该和死者有仇,而且仇应该还不小。”

“这样说来,王风磊应该得罪过不少人。”强子啧啧嘴。

“再好好调查一遍王风磊身边的人,一定要把这个人揪出来。”王全胜点燃一根烟,猩红的火光忽明忽暗。

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哗哗作响的香樟树,仿佛吟唱着一首诡异阴森的歌谣。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们一直不停排查所有和王风磊有关系的人,但是都一无所获。

因为死者出事的地方很偏僻,平常很少有人去,再加上周围没有监控,调查起来难度很高。

案件一时之间陷入困境。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又有一具尸体出现了。

他们匆匆赶到现场,周围已经被警戒线围起,一辆红色出租车停放在不远处,司琳拨开面前的层层芦苇,看到了全身裸露的死者。

司琳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死者的死状和王风磊一模一样,都被脱光了衣服,脖子上都有一道血痕,左胸上也被刻了一个“姜”字,下体都被切掉。

七月的阳光刺眼夺目,死者的身上已经散发出若有若无的臭味,身上吸引来一群蚊子围着他飞舞。

司琳掩住鼻子,往后退了几步,抬头间,看到王队阴沉凝重的脸,心中叹了口气,才不过一个星期,就又出现了一具尸体,王队的压力可想而知。

司琳又看了一眼尸体,陷入沉思,看来这次的案件没那么简单。

回到局里,王全胜坐在椅子上,手中夹了根烟,皱眉听着强子汇报。

“死者叫孙适生,今年28岁,是名出租车司机,未婚无子,和王风磊一样,身上的衣物在离芦苇荡的不远处被发现,身上的钱包和手机等东西都在。”强子顿了一下,接着说:“我查了死者的手机通讯录,发现最后一通电话,是个未知号码,我查了下,号码没有实名认证,不知身份。除这之外,孙适生的行车记录仪被拿走了,而且我们查了案发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都没有发现孙适生的车,很明显他们故意躲避摄像头。”

“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天的八点到九点,死因和王风磊一样被刺中颈动脉,失血过多而死,但是有一点不同,在死者的鼻腔里发现了异氟烷,也就是麻醉药。我想凶手应该是先用麻醉药弄昏死者,然后杀了他。”温衡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接着说:“除此之外,在死者的手指缝和指甲里发现了泥土。”

“泥土?”强子歪头问。

“我想,凶手在弄昏死者后,应该并没有马上杀他,而是等他清醒过来,将下体割掉,死者估计那时已经有一点力气了,想逃跑,但是没成功,那些留在指甲间的泥土,应该就是这样造成。”

“变态啊!”强子双手抱胸,“居然让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那个被割下来,真是有够恐怖的。”

司琳听完,沉思,死者全身被脱光,且下体被割掉,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可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王全胜的话打断了她的沉思,“司琳,你和强子一起去查查孙适生。”说完,将烟蒂扔在烟灰缸中。

司琳和强子跑到孙适生工作的出租车公司,问了一圈他的同事,他们对孙适生的评价都是为人老实,敦厚,没什么不良嗜好,唯一的一点小毛病就是吝啬,平常从来不请客,也从不轻易借钱给别人。

从昨天起,公司的人一直在打孙适生的电话,但始终没有人接,谁也没想到他就这样失踪了。

司琳想起孙适生左胸上的那个“姜”字,“你们知不知道孙适生认识一个姓姜或者名字里带姜字的人?”

他们都一一摇头。

“那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个人?”司琳随即又将王风磊的照片拿出来给他们看。

“不认识。”

司琳感到失望,和强子回警局的路上,司琳一直想,凶手为什么要把王风磊和孙适生当做目标?两个人看起来毫无交集,而且他们胸口上的那个“姜”字又是什么意思?

他们两个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联系。

司琳感觉到一阵疲倦,头倚靠在窗户上,看着右侧急速飞逝而过的景物,缓缓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司琳一直在查王风磊和孙适生的人际关系,她总觉得这起案件的被害人之间一定有某种联系。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司琳从一个人那里终于打听到了消息。

临近傍晚,天色将暗,大片乌云侵袭而来,没一会儿天降大雨,司琳跑进警局的时候,已经浑身湿透。

但是她已经无暇顾及这些,她着急想要将刚刚得到的消息告诉他们。

司琳推门而入,强子看到浑身湿透的她,揶揄道:“哇,这么大的雨你还在外面跑,真是有够拼的。”

司琳斜了他一眼,强子也没在意,伸手拿起搭在椅背上的毛巾扔给她,“诺,给你擦擦,小心感冒。”

司琳接住,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和衣服。

“你这些天都在忙什么呢?都看不到人。”

“我在调查王风磊和孙适生两人之间的关系。”

“查出点什么了吗?”

“嗯。”

听到她的回答,王全胜放下手中的档案,将视线投向她,强子也一脸正经。

司琳将毛巾放在一边,将额前的头发撩到后面,沉吟道:“五年前,王风磊和孙适生同在一家酒店打工,据那时和他们一起工作的同事说,两人的关系很好。”

“关系很好?”强子疑惑,“那怎么他们身边的人都表示没见过对方呢?”

“五年前他们的关系的确很好,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

“什么事?”

“事情的真伪不知,那人也只是偶然听王风磊说过一次。”司琳顿了一下,“他们好像Q(*)J了一个女孩。”

Q(*)J!”强子没想到这案子还牵扯到这种事情了,“知道是谁吗?”

“事情已经过了很久,那人也说记不太清了。”

“是不是他记错了啊”

“不管是真是假,只要有一点线索,我们就要去查。”王全胜从座位上站起来,将落下来的袖子挽了上去,“干活吧。”

之后,他们将五年前所有的报纸都搬来,一一翻找,两天后,司琳终于在一张报纸上发现了可疑。

“德育中学一姜姓女子跳楼身亡,疑似生前因被人*侵(*)犯而患抑郁症病发”

三人抬头相视一眼,不言而喻。

他们即刻将这个女子的身份调查的一清二楚。

姜慕白,德育中学高二学生,17岁,成绩优异,待人和善,是老师和同学们心目中的好学生。

他们先去了姜慕白的家。


姜慕白的家在很老旧的一栋住宅区里,司琳来到4021室门前,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年过半百,满脸沧桑的男人抬头看着他们,哑声说:“你们找谁?”

“请问你是姜礼哲吗?”

“我是,你们是?”

“警察。”强子将自己的证件拿给他。

姜礼哲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不明白为什么警察会来找他。

“我们想了解当年你女儿的事情。”

司琳说完,姜礼哲身体明显一震,几秒后恢复正常,“你们进来吧。”

姜礼哲招呼他们坐下,然后给他们每个人倒了杯水。

房间很昏暗,有一点阴森,司琳打量着这间有年代感的房子,在屋子的正中央,司琳看到了两个墓牌,眉头一皱。随即,她走到一间房内。

客厅里,姜礼哲佝偻的坐在椅子上,眉宇间带着愁苦,“想问什么你们就问吧。”

“我们想知道当年你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全胜问。

“慕慕从小就很听话,不需要我们操心,我从来没想过那样可怕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姜礼哲陷入往日痛苦的回忆中,交叉的双手微微颤抖。

“五年前的六月二十号,慕慕在回家的路上被两个混蛋…之后,我们报警,但是这件事查了很久都没个结果,最后,慕慕也对找到凶手不抱希望了。但是,慕慕因为那件事一直都很痛苦,看了几次心理医生都没有效果,最后在我和妻子睡觉的时候,从房间里跳了下去。后来我的妻子,因为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没过一年,也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他说着脸上流下两行清泪。

姜礼哲说完,司琳也从房间里出来,手上拿着一个笔记本。

“事情过去那么久了,为何现在又来调查?”

王全胜正打算说,司琳插话道:“因为最近死的两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当年*侵(*)犯你女儿的人。”

“真的!”姜礼哲猛地从座位上窜起,一张脸憋的通红,双手握拳。

司琳还打算说话,但是被王全胜和强子往外推,只听到王全胜说“不好意思,打扰了。”

坐到车上,王全胜皱眉,指责司琳不应该将案件的情况说出来,谁知道她淡淡的说:“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但是,他不是凶手,如果他是凶手的话,不会现在才动手。而且,我故意将这件事说出来,就是想看他的反应,他很真,如果这也是演的,那他的演技就太好了。”

王全胜知道她有理,但还是告诉她下次不要这样了。

强子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放在脑后,“哎,线索又断了。”

“不。”司琳嘴角扬起一抹笑,将手中的笔记本拿起,

“我找到了新线索。”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