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7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新线索?!”强子猛地回头,一脸惊讶。

“这是姜慕白的日记本,上面写了她有一个姐姐,我们可以去找找这个人。”

梁菲雨,26岁,10岁时被现在的父母收养,然后去了美国,此后一直在美国,去年才回国发展,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心理诊所。

他们三人赶到梁菲雨工作的地方时,她正在接待一名病人,大约十分钟后,门开了,出来一个男人,司琳瞥了他一眼,匆匆看到一个侧脸,然后跟着王队和强子进了房间。

梁菲雨看到他们,将手上的文件合上,用左手放到一边,语气淡淡的说:“坐吧。”

司琳打量着这件办公室,书架上堆放了很多医学专业的书籍,过了一会儿后,她将视线移到面前的女人。

她见过姜慕白的照片,两人长的有八九分相似,只是姜慕白笑起来右脸颊会露出一个小小的酒窝,看起来温婉和善,但是梁菲雨的气质和她不同,一副无框眼镜架在鼻梁上,嘴唇紧抿,眼神冷淡,再加上身上的一袭白大褂,整个人散发着疏离的味道。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来找我,我好像没犯什么违法的事吧。”

“只是找你了解一些情况。”王全胜说。

“好吧,我很忙,只有二十分钟留给你们,有什么事你们就快说吧。”

王全胜没有在乎她的坏态度,严肃认真的问:“你认识姜慕白吧?”

“当然,她是我妹妹。”梁菲雨冷哼了一声,“我们姐妹俩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因为车祸身亡,亲戚不想抚养,然后我们就被送到了孤儿院里面。后来,妹妹被国内的一对夫妻收养,而我则被国外的一对夫妻收养。”

“那你们之后有见过面吗?”司琳问。

“没有。”梁菲雨翘起腿,“我被接到国外去以后,就一直在国外,去年才回来。”

“那你妹妹的事情,你不知道?”

梁菲雨平静的眼眸出现一丝波动,她伸出左手推了推眼镜,“知道。”

“她那样,你也没有回来看她?你这个姐姐,未免做的有些绝情。”

“妹妹出事后,我有和她联系,但是当时我正处在最紧张最忙碌的阶段,所以,我只是在网上和她联系,安抚她的情绪。”她深吸一口后,接着说:“我本来以为她的病情慢慢变好,没想到她竟然会选择跳楼。”平静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缝,眼神凄楚。

“那你对于当年你妹妹被Q(*)J这件事知道多少?”

“我不清楚,妹妹当年没有细说。”

问完后,他们回警局,在路上,强子说:“为什么我感觉案子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本来是两起凶杀案,现在又牵扯出一起五年前的Q(*)J案,强子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车内没有人说话,司琳沉默的望着窗外,想着刚刚梁菲雨的话,觉得奇怪。

她太冷静了。冷静的好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亲妹妹。

而且从姜慕白的日记上来看,姐妹俩之间的关系应该很好,即使梁菲雨去了国外,但是仍旧坚持每周和姜慕白联系,每年也一定会准时送上生日礼物……

按理说梁菲雨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


案子没有进展,社会媒体和家属给了警察局很大的压力,大家每天都紧绷着神经。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具尸体出现了。

他们赶到现场时,就听到门口凄厉的哭声,撕心裂肺,司琳看着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倚靠在身旁男人的怀中,仿佛要哭的昏厥过去。

司琳看了一眼,然后进了屋内。

房子很大,里面的家具一看就很贵,司琳看完四周后,然后将视线转移到地上,一地的玻璃碎片,然后顺着往前看,就看到死者一丝不挂的躺在地板上。

死者眼睛死死地睁着,呈大字型躺在地上,脸和身体被划的乱七八糟,形成一道道血痕,然后胸口被一把刀刺进心脏。

司琳眉头一皱,嘴唇紧抿。

之后回到警局,他们相互汇报情况。

“死者名叫张清,女,24岁,银行职员,未婚,今早八点被母亲发现死在家中,调查了她平时的人际情况,人缘好像不好,为人骄傲,因为家里有钱常常看不起别人,讨厌她的人好像还挺多。”强子说,“死亡时间和死因是什么?”

“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十点到十一点,死者身上一共被划了五十刀,但是都避开了致命部位,真正致命的是死者胸前的那一刀,正中心脏。除此之外,死者生前有被*侵(*)犯,从她的下体里我提取到一些*jing(*)ye,鉴证科正在检验,应该很快会有结果。”温衡宇顿了一下,“还有死者的十根手指甲都被拔掉了。”

“拔掉死者的指甲,应该是不想要留下痕迹,可是又留下*jing(*)ye,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强子反驳。

温衡宇耸耸肩,双手一摊。

“司琳,你说呢?”强子转头看向她,却见她根本没听他说话,一直看着白板上的照片。

强子哎了一声,重新坐在椅子上,双腿一撑,“只希望这个案子能快点结束。最近事怎么这么多啊!”

强子说完这句话后,王全胜的手机响了。

他接通电话,面色一沉,挂断后,强子问:“什么事?”

“凶手自首了。”

众人一时愣住。


司琳看着面前低着头,缩成一团的男人,觉得有一丝熟悉,但是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司琳摊开面前的本子,开始做笔录,“名字”

“许溪”

“年龄”

“24”

……

他们之间你问我答,回答的很流畅,但是当司琳问,你为什么要杀人时,他没说话了。

久到司琳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他突然开口,死死盯着司琳:“他们该死,他们统统该死。”

“他们?”司琳注意到这个词,“你不只杀了张清,还杀了其他人?”

“王风磊和孙适生。”他轻轻一句话,在众人之中引起狂风暴雨,王全胜和强子在监控室里都愣住了。

司琳也很惊讶,但是很快恢复正常,“你是怎么杀的他们?”其实司琳这是在套他的话,因为死者的具体死亡情况,只有警察和凶手才知道,如果他能够说出来,就证明他是凶手。

许溪冷哼一声,长长的头发挡着眼睛,眼眸里闪过一丝寒意,阴沉着脸,“我从背后偷袭王风磊,捂住他的嘴巴,然后一刀划破他的脖子,血从他的脖子里喷涌而出,然后我再亲手割掉他的下面。孙适生一样,不同的是我先用麻醉药把他弄晕了,然后才杀了他。至于张清,我先Q(*)J  了她,然后在她身上划了几十刀,最后将刀狠狠插进了她的心脏。”

“你说他们该死,为什么?因为姜慕白?”

司琳提到这个名字,许溪瞬间好像被放了气的气球,蜷缩成一团,脸上也变得一片阴郁。

司琳看了他的资料,知道他和姜慕白是同班同学,“你是为姜慕白报仇?”

许溪低头不语,忽然浑身开始发抖,脸色苍白,嘴唇颤抖,眼神涣散,然后开始自言自语,嘴里念叨“我有罪,我有罪…”哭哭啼啼。

司琳连忙安抚他的情绪,觉得当下他不适合审问,就退出了房间。

“这人怎么神神叨叨的啊,上一秒还挺正常,下一秒又变成这副鬼样子。”强子看着情绪仍然没有稳定下来的许溪。

“王队,我觉得他好像精神有问题。”司琳说。

“裝的吧,估计是想逃脱罪责。”强子撇撇嘴。

“如果是装的,他为什么要来自首?”司琳面色严肃,“而且,还有很多地方都很矛盾,虽然许溪都能说出那些杀人细节,但是为什么对待张清和之前两个人不同?王风磊和孙适生是Q(*)J  姜慕白的凶手,但是张清呢?我查了张清,在学生时代,她和姜慕白是同班的好朋友,按理说不关她的事。况且,既然他要来自首,为什么又要拔掉死者的指甲?还有案发现场那一地的碎玻璃又是怎么回事?”

“不就是在搏斗中打破了鱼缸吗?”

司琳摇摇头,“我观察了现场环境,根据张清倒地的地方判断,是不可能打破鱼缸的。”

“会不会是凶手把她拖到那里的?”

“不会,地上没有拖行的痕迹。”

司琳说完,大家陷入沉默。

司琳又看了一眼坐在审讯室里的许溪,忽然脑中闪过一丝念头,她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许溪了。


司琳去梁菲雨 办公室的时候,她正好要下班,身上的白大褂已经脱下来,被她用左手挂在衣架上,露出里面一件深蓝色长袖衬衫。

见到司琳,她很惊讶,“你怎么又来了?上次不是把事情都说清楚了吗?”

“我还有一些地方需要请问您,不好意思了。”

梁菲雨看她态度良好,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回到座位上,一脸冷淡,“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

“请问你认识这个人吗?”司琳将许溪的照片递给她,仔细观察她的表情。

梁菲雨冷淡的瞥了一眼,“不认识。”

“梁小姐,我希望你能够配合。”司琳将许溪的照片又往前推了一点,“上次,我亲眼看到他从这间房里出去,梁小姐。”

梁菲雨脸上也没有被拆穿的窘迫,一脸坦然,恍然大悟般轻声说:“原来是他啊,我每天接待这么多病人,哪能一一记住。”

“既然梁小姐想起来了,那就好办了。请问他来您这是因为什么事?”

梁菲雨轻哼一声,“来我这的,肯定都是心理有问题的,至于他有什么病,对不起,这属于病人的隐私,我不能说。”

司琳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缠,话题一转,“他和你妹妹高中同一个班,你知道吗?”

“不知道。”

“那张清,你认识吗?”

司琳注意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冷意,“听过,她是我妹妹最好的朋友。”

“她死了。”

“是吗?”梁菲雨用左手推了推眼镜,淡淡说道。

“梁小姐,好像太冷淡了些吧?”

“我倒不觉得,生死有命,每天都有这么多人死去,难道我要为他们一一悲伤?”梁菲雨说:“你来就是想和我闲聊的吗?”

“当然不是。”司琳勾唇一笑,“我想请问梁小姐, 7月5号凌晨一点到两点、7月12号的八点到九点和7月20日晚上十点左右,你在哪儿?”

“我想想。”梁菲雨说,“我去看电影了。”

“你一个人?”

“不行吗?”梁菲雨侧身用左手打开右边的抽屉,姿势诡异,从钱包里拿出三张纸,“这是那三天的电影票根。”

司琳将她的表现尽收眼底,接过票根看了一眼,然后还给她,“看来梁小姐很喜欢看电影。”

梁菲雨未置可否,“我还有事,你还有要问的吗?”

“没了,那我就不耽误梁小姐。”司琳边说边起身,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顿下脚步,回头说:“梁小姐是左撇子?”

梁菲雨下意识回答,“不是。”

司琳微微一笑,“打扰了。”然后离开了。

离开梁菲雨工作室后,司琳一个人去了张清的房子。

外面明明是一片光亮,但是屋内却稍显阴森诡异,大概是因为死了人的原因。

司琳弯腰从警戒线下钻进去,屋子仍旧和第一次来这里看到的一样。只是地上的尸体和满地的碎玻璃已经不见了。

司琳围着发现尸体的附近打量,经过反复确认,放在门口的鱼缸的确不会被打碎,可是为什么它又碎了呢?

司琳撑着下巴沉思,忽然她眼尾瞄到电视机旁,眉头一皱,走近蹲下身,仔细打量,她好像抓住重要线索了。


晚上大约八点左右,梁菲雨从工作室里出来,刚打开车门,忽然一只手挡在了门口,梁菲雨抬头,眉头紧皱,脸色不虞,“怎么又是你?”

司琳微微一笑,“梁小姐有空吗?”

“没有。”梁菲雨打算甩开她的手,径直上车,但是没想到司琳反应更快,先一步将车门关上,挡在她身前,“梁小姐,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就到那边的咖啡店,怎么样?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

梁菲雨强忍着怒气,和司琳一起坐在了咖啡店里,但是她双手抱胸,脸色冷淡,仿佛一秒都不想多待。

“请问两位要点什么?”服务员问。

梁菲雨没说话,但是司琳替她点了一杯拿铁。

“要说什么快说,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

“梁小姐,不热吗?”咖啡店的空调效果好像不太好,司琳看着梁菲雨额角的汗。

“不热。”梁菲雨斜了她一眼,仍旧不愿意将长袖挽起。

司琳不在意她的坏态度,微微一笑,然后进入正题,“王风磊、孙适生还有张清,都是你杀的。”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但是在梁菲雨心中却掀起巨浪。

“你胡说什么!”梁菲雨眼神如箭刺向司琳,但是司琳毫不在意,接着说:“准确点说,应该是你亲手杀了张清,至于王风磊和孙适生,是你操控许溪帮你杀的。”

“你想象力真丰富。”

“我可没有胡说。”司琳面色一沉,语气严肃,“我一直没想通,张清家的鱼缸为什么会碎?张清的指甲为什么会被拔掉?直到后来我又重新看了一遍现场,终于让我找到了理由。”

梁菲雨面色阴沉,沉默不语。

“电视机下面的柜子上本来应该放着一个烟灰缸,但是却不见了,只留下淡淡一层尘埃。”司琳顿了一下,“我猜想应该是死者和凶手搏斗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烟灰缸,然后死者又用碎的玻璃划了凶手一刀。凶手为了避免死者指甲里面留下自己的DNA,所以将死者的指甲拔掉,至于打碎鱼缸应该是为了混淆视线,将那些沾了自己血迹的碎玻璃伪装成死者的。的确,经我们鉴证科的同事帮忙,在一颗很小的属于烟灰缸的玻璃上找到了不属于死者的血迹。”

梁菲雨冷笑,“我可没时间听你在这里编故事。”说着起身,就要走。

“我是不是编故事,只要梁小姐将右手露出来给我看一看就知道了。”

梁菲雨僵在原地,正好服务员将饮料送上来,“梁小姐还是先喝口咖啡吧。”她重新跌回座位上。

“梁小姐办公室里的东西的摆放全都是利于右撇子的,上次我也问了梁小姐是不是左撇子,梁小姐回答我不是。可是,梁小姐推眼镜框,拿电影票给我,全都是用的左手,而且在这样的大夏天里也一直穿着长袖,这实在让人觉得奇怪。”

梁菲雨此时脸色一片苍白,“如果梁小姐还觉得我是乱说,只要拿你的DNA和碎玻璃上的血迹进行对比,就知道真相了。对了,至于梁小姐的不在场证明,我们也找人证实了,那三天晚上你的确有去电影院,但是在电影开始十分钟后,你就离开了,这一点电影院的监控录像能够证实。不知道,梁小姐在那之后去了哪?”

四下一片静寂,许久之后,梁菲雨叹了口气,拿下眼镜,放在一边,“你说的没错,张清是我杀的,王风磊和孙适生是我让许溪杀的。”

“为什么许溪会为你杀人?为什么你要亲手杀了张清?你,张清、许溪和姜慕白之间到底存在什么关系?”司琳语气冰冷。


“事情还要从我回国之后开始说起,我到国内开了一家自己的诊所,日子还不错。妹妹的事情我一直记得,但是毕竟已经过去,我也在努力慢慢遗忘失去妹妹的伤痛。但是有一天许溪来看病,因为我和妹妹长的有七八分相似,他看到我的第一面,就不停的说对不起,我很疑惑,后来,我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将许溪内心深处的话全都套了出来。”

梁菲雨说:“原来当年我妹妹被Q(*)J,他在现场,但是因为害怕,他一直躲在阴暗处,就这样亲眼看着我妹妹被那些禽兽*蹂(*)躏。许溪也该死,如果当年他能帮我妹妹,或许就不是现在这样了。”梁菲雨眼眶红了。

“所以,你利用许溪的愧疚心理,让他帮你去杀人。”司琳问:“可是这和张清有什么关系?”

“我觉得老天爷将许溪送到我面前,就是要我为妹妹报仇,所以我费尽心力,终于找到王风磊和孙适生,我想让他们也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所以我让许溪在他们死前割掉他们的下体,然后亲眼看着他们痛苦而死。”

“本来我以为妹妹的仇已报,却不想孙适生告诉我,是张清在背后策划的这一切。”梁菲雨一滴泪从眼角滑落,额角青筋凸起,双手紧握,“她因为嫉妒我妹妹比她优秀,比她善良,就想出这样阴险的办法,找到自家饭店里工作的王风磊和孙适生,让他们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之后还给了他们一大笔钱,让他们跑了。”

“我妹妹对她那么好,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就因为嫉妒,把我妹妹整个人生都毁了,我也要让她尝尝我妹妹曾经的痛苦,所以我让许溪Q(*)J了她,可是没想到张清到死都没有悔意,一气之下,我就在她身上划了几十刀,然后一刀捅死了她。”

“那你在王风磊和孙适生身上刻“姜”字是?”

“如果当年警察能够再努力一点,抓到他们,我妹妹或许就不会死了。”梁菲雨木然的望着窗外。

司琳明白,她这是在告诉他们,曾经他们所犯下的失误,让一个花季少女,就这样离开了。

走出咖啡店后,王队和强子早就在外面等候。

王队对着梁菲雨说:“上车吧。”

梁菲雨看了一眼面前的警车,没说一句就上去了。

司琳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竟觉得有些难受。

强子走到司琳面前,将手靠在她肩上,“还是你厉害啊,妹子。”

司琳神色淡淡的拍掉他的手,转头看着他说:“记得,两个月早餐,明天开始。”说完,上了车。

“给点商量的余地呗…”

随着汽车逐渐远去,留下一地萧瑟。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