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8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嗯,我知道了,妈,我们会好好商量的,我们会尽量在今年把婚事定下来....好好,不尽量,是一定,成了吧?...嗯嗯。”

挂掉电话以后,杨芬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近来家里边催婚的电话越来越频繁,为了应付这些电话她已经是身心俱疲,至于结婚,她一想到就更头疼,她和蒋安之几次开口最后都是不欢而散?

杨芬一手按着太阳穴,一手握着手机推开门,刚一抬头就看到正对着洗手间镜子补妆的安娜,安娜也直愣愣的盯着她,杨芬的心脏此时突突的跳得特别快,刚刚她躲在里面打电话,安娜不会听见了吧?

“哎,杨芬,什么时候谈了男朋友也不说一声。”安娜“啪”的一声合上了气垫的盖子,转过身,饶有兴趣的盯着杨芬说道。  

 杨芬不自然的笑了笑“家里催婚,催的急,你也知道,这就是套说辞,”

杨芬的悬到嗓子眼的心暂时又得以缓下来了,自己刚刚打电话特意没提到蒋安之的名字,就是怕公司同事听到了。公司明确规定了内部员工之间不可以谈恋爱,一经发现,即刻开除。

而安娜就是人事部的老油条,这事要真被她抓到了,自己打拼这么多年的工作可就保不住了。

“芬啊,你也老大不小,是要好好考虑了,得抓紧点,女人不就这几年嘛。”安娜语重心长的说,无名指上的钻戒装作无意的闪了闪。

杨芬苦笑了一下,“我哪有你那么好的命,出身好,长得又漂亮,嫁的老公家境也好,我奋斗多少年都赶不上你啊。”

安娜一听这话乐得合不拢嘴,眉挑的老高,眼里尽是得意。

“嘿,出身这事都是没得选的,主要是眼光,知道吗?赶明儿我问问我老公,看有没有优质男青年介绍给你,还有啊,我给你提个醒,找哪的人都好,别找咱们公司的人,客服部的肖经理在公司少说也有近八年了吧,结果和财务部的一个小职员谈恋爱被发现了,双双被打发走了。你在公司打拼这么久,也该看得清吧!”

杨芬心下一惊,“那肖经理可是客服部的骨干啊?就这么走了?”

安娜看了看自己新做的美甲,确定没有任何磨损后说:“我估计就是上层的人杀鸡儆猴,那小职员是铁定开了的,肖经理指不定过一段时间风头过了,还会回来,毕竟公司高层的人精着呢,哪能放弃有利用价值的人!”

杨芬一想到自己和蒋安之,如果这事被发现了,那么自己就是被毫不犹豫舍弃的那个。

手机叮咚一响,杨芬打开微信,是杨母发过来一段视频,视频里的是杨芬堂妹的婚礼,人声鼎沸,一片喜庆,随后,杨母还发过来一句语音,杨芬不用点开也知道肯定是问她什么时候结婚的。

安娜瞥了眼杨芬的手机,给了她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而后踩着十厘米高跟鞋扬长而去。

杨芬无力的揉了揉太阳穴,随后点开蒋安之的微信,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今晚我们谈谈吧!我妈催婚了。

杨芬看着镜中的自己,眼底的乌青,耷拉的眼袋,即使是打着隔离粉底都是掩盖不住的憔悴。

这几年拼了命的工作,一个劲的想往上爬,可再多的努力好像都随着没结婚而被否定了,好像一个女人的成功不是看她事业如何成功,而是看她嫁的男人有多厉害。


杨芬刚踏进办公室时,恰逢蒋安之在和助理交代什么事情,看到杨芬进来时,蒋安之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杨芬的面色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掩饰下去,随即换上公式化的微笑,“副总,你找我?”

蒋安之将她刚刚一闪而过的表情看得很清楚,想说些什么又觉得现在不是合适的时机,“明天我要去临市谈一个合作,市场部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等会你和林秘书交接一下。”

他要去出差?杨芬有一刹那的晃神,她想这是不是他的逃避方式?“林秘书也去吗?”

“嗯嗯。”蒋安之眼皮都不抬的回答她。

“好。”杨芬淡淡的应了声,随后离开。

反倒是蒋安之看到反应这么平淡的杨芬有些诧异,抬头看了一眼她离去的背影,总觉得带着一丝凄凉。  

蒋安之又想起她发的信息,结婚?那又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杨芬回到家的时候,蒋安之正在卧室整理行李箱,杨芬看了眼餐桌上的外卖垃圾,以及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心情更加的烦躁了。

她走进卧室,从身后抱住正在折叠衣服的蒋安之,轻声问道:“什么时候的航班?”

蒋安之的身子顿了一下,回身抱住杨芬,“早上六点。”

杨芬叹了口气,整张脸垮成苦瓜一样,“你是在躲我!”

“小芬,你明知道现在是我的上升期,我马上就能摆脱这个副字了,你别闹了成吗?”

杨芬自嘲的笑了笑,“那我呢?我们在一起五年,我今年二十七岁了,”杨芬抬头,眼角还挂着泪,眼中满是失望,她厉声质问道:“我在你的心里到底算什么?”

蒋安之有些头疼的抚额,背过身看着窗外的夜景。

“你总是这样,永远都是若无其事的看着我吵,看着我闹,其实,有时候我会觉得你根本就不爱我,我只是你消遣寂寞的一个伴而已。”

永远都是这样,他从不和自己吵,反倒显得一切都是自己无理取闹,他的爱也好,怒也罢,总是藏在他紧皱的眉头下,自己永远猜不透。

蒋安之有些烦躁的点燃了一根烟,整个房间只听得到打火机的开合声,半响他才开口道,“过一段时间吧,结婚这事等我回来再说,我有些累了。”

杨芬认命似的点了点头,随即走到梳妆台前开始卸妆,当她将化妆棉覆在她的眼睛上时,眼里的湿热却再也忍不住了,顺着脸颊滑落的不知是卸妆水还是她的泪水....

蒋安之离开的时候,看着明明醒了却还在装睡的杨芬,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轻声在她耳边说“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别想太多。”

等到大厅传来关门声,她才骨碌的才爬起来,站在窗前,窗外的蒋安之也看到了她,冲她笑了笑,然后转身钻进车里,渐渐消失在杨芬的视线。


蒋安之出差以后,杨芬的工作就变得更加繁忙,恨不得自己生出三头六臂出来,与此同时,杨母的电话也一直在轰炸她,导致她一直接到客户抱怨打不通她的电话,最后,杨芬实在无法,就把杨母的电话拉入黑名单。

杨芬离开办公楼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路上寥寥无几的行人,微弱的路灯,偶尔刮来一阵冷风更显的凄凉,寂寞像条吐着信子的毒蛇钻进她的心脏慢慢缠绕收紧,让她感到窒息。

点开通讯录拨了蒋安之的电话,电话响了响,没人接听,意料之中。

杨芬突然想起,他们刚在一起的那一年,蒋安之不论是去出差或者聚餐也好,总是会主动给自己发信息报备一下,而现如今,蒋安之对待自己好像越来越可有可无了。

随手翻开了朋友圈,有最新更新的动态,备注是宠物店老板的微信好友发了一句:搬砖使我快乐!配图是蘑菇头搬砖的表情包。

杨芬噗嗤的笑了一声,她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加的这个人,看了看定位,宠物店离自己的位置不远,杨芬便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宠物店门口。

沈天时和宠物主人从医疗室出来的时候,嘴里还在不停的叮嘱一些注意事项,随即视线看到了正蹲在地上逗弄小猫的杨芬,她的脸颊有些许的红晕,微笑的时候洁白的牙齿格外晃眼。

“很喜欢小猫吗?”沈天时走到她面前轻轻问道。

杨芬被突然来的声音吓到直接跌坐在地上,随即怔怔的看着沈天时,不由得感慨眼前这人长得真的不错,无可挑剔的五官,无框眼镜下的一双眼更是光华万千尤为夺目。

“没吓到你吧?”

沈天时伸手想去拉杨芬,杨芬突然回过神来,自己快速的就站起来了,脸上有些不自然,“没事,是我太大惊小怪了。”

沈天时看了看自己伸出的手,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你好,我叫沈天时,是这家店的老板。”

“哦,你好,我想看看猫咪。”

“可以。随便看。”说完,沈天时礼貌的离开了。

杨芬一开始只是想看看小动物转移一下自己无处舒缓的心情,可是当看着眼前的小家伙圆杏般的大眼睛时,突然萌生了想带它回家的念头。

“老板,这猫叫什么?”

正在柜台处低头算账的沈天时抬头扶了扶眼睛,说道:“这是狸花猫。”

杨芬低头看着那只小奶猫,犹豫了许久终于做了一个决定,带它回去。

沈天时不急不缓的说:“它对主人的依赖性很高,而且对周围的环境非常敏感,而且换主人的话,对它打击会比较大的,知道了吗?”

杨芬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顺口说了一句,直接微信转账给他?

沈天时有些诧异看着她,然后就见到杨芬有些小得意的点开了他的微信头像,他笑了笑,直说有缘千里来相会。

杨芬到家的时候,收到沈天时的一条微信,他说,像她这种朋友圈干净的连个链接的人真不多见啊。

杨芬愣了愣,自己确实没有发朋友圈的习惯,一是因为不喜欢,二是自己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蒋安之,可偏偏她与蒋安之的恋情还是走的地下通道。

沈天时又接着发一条信息过来,说要是猫咪有什么问题记得及时找他。

杨芬回了一个OK的表情,然后道了声晚安。


杨芬是在第二天早上准备出门的时候接到了蒋安之的电话。

“小芬。”

“嗯,怎么了?”

“没,没事,就是想你了,你还好吗?。”

“我挺好的,你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就这两天,快了,”

“好,那你自己多注意身体,还有,你回来之后,我们谈谈吧!我等不起你了。”杨芬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

双方陷入长久的沉默,蒋安之叹了口气,良久,才开口道:“好,等我回来。”蒋安之说完这话就挂掉电话了。

杨芬的心底反倒觉得有一丝轻松,不论如何,总该做个了断,自己再也耗不起下一个五年时光了。

第二天的时候,她没接到蒋安之的电话,倒是出乎意料的接到了林秘书的电话。

“杨经理,我回来了。”那头的林秘书趾高气昂的说道,杨芬甚至能想象她说这话时的表情。

“林秘书不用和我报备吧。”杨芬听着林秘书的语气便觉得心里不舒服,所以语气也不是和善。

“我和副总一起回来的。”

“所以呢?”杨芬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知道你和副总的事,杨经理,所以我们谈谈吧!”说完,电话那头的林秘书便哼了一声直接挂断电话,然后发了一个地址到杨芬的手机上。

杨芬有些头疼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看着桌上的日历,原来已经到了九月份了啊,难怪,多事之秋嘛!

林秘书全名叫林温美,在蒋安之身边做了两年的秘书,大眼睛,苹果脸,身材好,会打扮,人也比较会来事,最重要的是知分寸、懂进退,所以在公司人缘也还不错。

现如今她握住了这个把柄,却没有第一时间向公司举报,而是找自己私下解决,其中一定还有她的深意吧?

杨芬可不相信林温美是那种热心助人的同事,她的眼里时刻透漏的都是野心,这样的人不会放过任何可能向上爬的机会。


杨芬到达约定的餐厅时,林温美已经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杨芬的时候笑的格外灿烂,杨芬却被她笑的头皮发麻,有一种自己成为她的猎物的感觉。

“不介意我叫你姐吧?”林温美温声细语的对杨芬说道。

杨芬无所谓的摆摆手,“说吧,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杨芬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林温美笑的一脸人畜无害。然后搅了搅面前的咖啡,慢条斯理的喝上一口,才开口道:“我早就知道你和副总在一起,不过,你别怕,我不会举报你们的,因为啊,站在副总身边的人马上就是我了。”

杨芬一听这话,不怒反笑:“林温美,现在还是大白天呢!这么快就做梦不好吧,人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为好。”

“杨芬姐,这句话你还是送给自己比较好,我说你也真够可怜,在一起五年没栓牢自己男人,你说你能怪谁?你信不信,我能很快就让副总娶我,绝不会重蹈你的覆辙。”

“林温美,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你这番话倒还真敢说啊。”杨芬气的手掌青筋爆起,紧紧抓住自己的裙角,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你放心,杨芬姐,我不止会说,还会做,我也就这么和你说吧,我和副总两个人,早就情投意合了,只是副总一直不忍心伤害你,所以这件事就我替他来说。"

“你替他说?你算是他的什么人,要论资格,我比你更有资格吧!”

“杨芬姐,这些以后自然会见分晓的,我呢,只是好心先给你打声招呼,我怕你一下接受不了,不然我肚里的宝宝出来了,你到时显得太难看嘛。”说着,林温美轻柔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肚子。

杨芬的脸色在林温美说到肚子里的孩子就变了。她有些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你怀孕了?”

林温美抬头,笑的极其纯良的说道“是啊,上次去出差的那段时间怀上的,这段时间刚检查出来,安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吧?”

杨芬看着眼前的林温美,再想到日夜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他们早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暗通款曲,甚至连孩子都有了。

杨芬只感觉到从胃那里传来翻江倒海的一阵恶心,连这里的空气都让她觉得一阵恶寒,她再也顾及不了什么就匆匆离场了。

杨芬拨通了蒋安之的电话,直接明了的说:“我要和你谈谈林温美的事,你要是没出现的话,我直接把你东西扔出去,也就趁此一干二净的了。”

杨芬说完这话,也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伤心,只是觉得一阵空洞的寒冷。


回到家时,蒋安之已经端坐在沙发上,嘴里还在抽着烟,面前的烟灰缸堆积着满满的烟蒂,看到杨芬进来,便掐灭了烟。

“小芬,你说林温美的事是什么意思?”

“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杨芬放下包,不答反问道。

“你都知道了?”蒋安之有些烦躁的点上了一根烟。

“看来是真的了,也好,我从此也不用提心吊胆的生活了,不用担心随时被炒鱿鱼了。我们就这样吧!我也累了。”杨芬觉得这时候自己应该要笑的,可是嘴角总是扯不动,便也作罢。

“小芬,你在说什么?你疯了吗?我爱的人是你啊。”蒋安之听到杨芬的话突然就有些慌了,他知道林秘书这个错误是自己的不该,可是这么多年,自己和杨芬一起经历的风风雨雨也不少啊,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我成全你,成全你还不好吗?那你还想要我怎样,当做若无其事的和你在一起,还等着和你结婚吗?那你会娶我吗?都这么多年了,你扪心自问,你有想过结婚的事吗?更何况林温美的肚子里还有你的骨肉。”

“可是,小芬,陪在我身边的人只能是你啊……”

“蒋安之,你把我当什么?你在外面找其他女人,把我当傻子一样蒙在鼓里,你还想我继续当做不知道和你在一起?这么些年,我也吵够了,真的很累了,这次你回来,就算没有林温美的事,我们也不一定还能走下去了。我们之间也不是你有没有找其他女人的问题了。”杨芬朝着蒋安之歇斯底里的吼道。

“杨芬,你也变了。你从前不这样歇斯底里的。”蒋安之有些烦躁的猛吸一口烟,然后狠狠的掐灭。

“我们都一样,不是吗?”杨芬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蒋安之,你和林温美上床的时候你有想过我吗?”

“我……我知道我不应该那样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事有了一好像注定就要有二,一旦开始了,好像怎么都收不住脚……我错了小芬,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知道你舍不得我的……”

杨芬轻笑,不舍又如何,继续跟你耗下去吗?她看了看躲在一旁的小猫,轻轻的抱了起来,然后看了眼蒋安之,“你走吧,这房子的男主人变成它了。”

其实蒋安之的心里也并不算是很难过,只是陪在自己身边那么多年的人,就算没了爱情,也总还是剩着亲情的,总是不舍得的。

从刚开始两人的热情似火,渐渐被工作消磨了太多的精力,连拥抱都觉得费劲,可是,自己却更加不会喜欢林温美的,年轻女孩子总是一个劲的往自己身子扑,他挡掉了那么多,还是没能挡住林温美。

她的手段高明,才会让自己陷在里面那么久,可若是让自己娶她,也更是不可能的,他需要的是那种懂得忍让、能够顾全局的女人作为妻子。


上班的时候,林温美神气十足的从杨芬面前走过,故意在杨芬面前叉着腰,摸摸肚子,无声的向她挑衅。

杨芬看着这模样着实觉得好笑,便拍了一张她的照片发给蒋安之,说道,要是林温美再在我面前晃悠,我保证明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们的三角关系,我倒是没关系,蒋副总你的升迁可就没了啊。

杨芬知道,不论是她还是林温美,对于蒋安之来说,都不及他的升迁重要。

若说是从前刚出社会的蒋安之,可能那时是血性方刚重情重义,可在职场打拼那么多年,蒋安之身上的血性越来越少,杨芬看的清楚,便也是越来越绝望。

午休的时候,安娜兴高采烈的来找杨芬。

“芬啊,我告诉你件事,我前几日和我老公说到你,他有个朋友是开宠物店的,人长得帅,而且教育又好,我觉得可以帮你介绍介绍。”

“好啊,多认识一个朋友也好啊。”安娜一说到宠物店,杨芬的脑海里首先浮现的便是沈天时的脸。

“那好,我明天帮你约一下时间。”杨芬点点头同意了。

安娜转身扬起手和一个经过的同事打招呼时,杨芬眼尖的看到她手上的淤青,杨芬抓住安娜的手,问她怎么回事?

安娜言辞闪烁,含糊说了句自己不小心摔的,便急急忙忙的走了。可事实是什么样,其实杨芬也猜得出来,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说出的事,别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杨芬望着紧闭的副总办公室,思绪又回到了前几天总经理找她谈话的时候,总经理问她,三年前泰宁的合作是不是她谈下来的?杨芬点了点头,若不是总经理突然问起,这件事自己都忘了。

总经理还说,当初蒋安之便是拿着这份合作升上的副总,而且这家公司的后续合作全是他自己在跟进,若不是他这次出差,有同事去拜访那边合作商,大概没人知道这份合作是杨芬谈下来的,而蒋安之只不过是坐收渔翁之利上的位。

总经理问杨芬想怎么办?杨芬摇了摇头说算了,毕竟已经过去三年了。其实,那时蒋安之升副总时她就有一丝察觉,只是两人正处于热恋期,她也不会计较太多,况且,当初自己能进这家公司,确实也是靠了蒋安之拉了一把。她不想成为蒋安之那样“理智”的人,凡事都剔除感情去处理。


浑浑噩噩地又过了一日,第二天下班,安娜安排的相亲地点定在了不远处的餐厅。可杨芬一到餐厅,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安娜介绍的那个优质男青年居然就是沈天时。

沈天时与杨芬相视一笑,倒像老熟人一样开始拉家常,期间,杨母的电话又打过来了,杨芬接了电话便直接说明了自己已经与蒋安之分手的事,杨母在电话那头激动地要杨芬赶紧回去相亲。

杨芬赶紧趁杨母爆发之际把电话挂掉,讪讪的对着沈天时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家母例行催婚。”

“杨小姐目前单身?”

“恩恩。”

“真巧,我也是,不如我就当你未来老公的备选吧。”沈天时微微一笑。

“啊?”

“你可以考虑一下我,我对杨小姐还蛮感兴趣的。”

杨芬觉得这事有点太突然,摆摆手说这事还早呢,慢慢来。

沈天时凑到她面前,咧嘴一笑,“那你就是同意我做你男朋友了?”

杨芬的老脸一下就红了,心脏居然乱蹦跶起来,这颗沉寂了这么久的心脏原来还能这样欢脱啊。可转念一想,自己什么时候答应他了?这才见面多久,太快了吧。

两人嬉皮笑脸地聊到了天黑,沈天时是个很有趣的人,他总是说一些宠物的知识又或是他在旅行时碰到的奇人异景。杨芬只觉得可惜了被蒋安之耽误的这些年,原来,其他人是这么的有趣。

然而没过几天,杨芬就听说林温美和蒋安之的事情被曝光了,不是被人举报的,是林温美在与一个同事吵架的时候自己说出来的。

林温美觉得那个同事在勾引蒋安之,便破口大骂起来,那同事也不服输,两人杠起来了,谁成想,林温美随身带着孕检报告,潇洒的抽出报告甩在那同事面前。

然后公司上层当天就将两人辞退了。

蒋安之以为自己还能回得去,却不知道公司领导对他早已有些意见,加之泰宁的案子,使得公司领导几乎没有犹豫,辞退蒋安之以后迅速将杨芬提上副总的位置。

安娜向杨芬打趣道,多亏自己给她介绍了沈天时,才能事业、男人双圆满。

其实,安娜也没有告诉杨芬,自己早就知道了,杨芬和蒋安之在一起的事,只是这种事也不好多说,只能明里暗里提点一下。

沈天时看着一脸愁容的抱着猫咪坐在店里的杨芬,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没事了,记住下次不要再给猫咪吃那种东西了。”

杨芬心疼的看着自家猫咪,“原来养猫这么多讲究啊!”

“是啊,不过,我们店里买一送一,现在还可以免费送你一个养猫秘籍。”

杨芬好奇的问:“真的?我要我要。”

“好吧,既然你这么诚心的要,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和你回家吧!”沈天时装作苦恼的开口道。

“我的小名就叫养猫秘籍。”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