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9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你能不能不要跟我冠冕堂皇地谈理想谈未来,我们谈的是工资ok?你出钱我卖命,现在你跟我谈未来,你自己公司什么个未来你自己不知道?”柴菲菲说完就把手机一关一甩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可刚躺下十秒便听见了敲门声。

“干什么。”柴菲菲打开门,刚刚的怒气并没有消,连带着波及了敲门的人。

“请柴小姐以后晚上休息时间说话的声音小一点......”

“哦。”还没等门口那个人把话说完,柴菲菲便把门啪地一声关了,继续躺在床上。

哎,要不是那个只知道谈理想克扣工资的老板,自己怎么会工作了这么久还跟人一起合租,住在隔音这么差的地方,还是这么一个啰里啰嗦的男人住在一起。

越想越恨那个老板了,幸好今天辞职了,还好意思挽留自己,真是去TM的小杰瑞江湖再见吧。

第二日,因为不用上班的缘故,柴菲菲睡了个大懒觉,睡到忍不住想上厕所才起来,真是很久没有睡这么久了,从前那个周扒皮天天奴役自己,现在是终于逃出来他的魔爪。

收拾整理完自己才发现,合租的同僚陈逸今天没上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书。

“早上好啊,陈医生,怎么,你也没班上了?”柴菲菲睡了一觉心情好了很多,又恢复调笑的样子,拿着一瓶牛奶,走到沙发上坐着,两个人做了室友这么久,除了嫌自己声音大之外就没有什么不融洽的地方了,总体来说,柴菲菲还是对这个室友很满意的,两个人相处的也挺融洽的。

“轮休。”

“哎,真是羡慕你们的工作,虽然累但救死扶伤多伟大,而且外科,工资高,早知道我当年就不乱选专业了。”

“我觉得像柴小姐这种也不适合当医生。”

“咦,还瞧不起我了,你看我工作的时候多认真,废寝忘食的。”

“我说你的脾气啊,太坏了。”

“你放屁!”柴菲菲失口否决道,又忽然察觉到不对又赶忙止住闭了口。

“你看你脾气大,工作又那么拼命睡得晚,我建议你啊,去检查一下身体。”

“怎么你这个月完不成业绩了吗,广告打到我这儿来了。”

“诚心建议,可以不采纳,特别......嗯......”陈逸打了个眼神给她,让她自行理解。

柴菲菲切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并不想理会陈逸。

一进卧室门,柴菲菲便又躺下了,作势要把觉都补回来。


数日后,医院。

“柴菲菲女士啊,你这个乳腺纤维瘤呢,有3.2厘米,算是不小的,可以切除,也可以继续观察,不过有Ⅲ级了,我建议是切除比较稳妥。”

“切除切除。”柴菲菲赶忙点头,“真是个良性的吧?”

“据检查结果判断是良性,但是这只是判断,并不能作为最后的结果,你也不用担心,这种病还是比较多的。”

“那手术大概要几天?”

“这是个小手术,如果没什么大问题,恢复可以,术后五天就可以出院了,今天就可以办理住院。”

“那医生,这手术是女医生吗?”

“我们院缺的就是女医生,你这么大了,也用不着害羞啊,健康还是重要一点。”

柴菲菲出了门诊,准备去交钱办理住院手续,心想着这陈逸真是个乌鸦嘴,还真被他一嘴巴说中了,乳腺纤维瘤,真是倒霉,自己雪白花花的胸啊,还以为和彩超室一样有女的呢,哎,男朋友还没交到就要被别人看了。

办完住院手续之后,柴菲菲先回去整理了东西。但在家里并没有看见陈逸,想必是上班去了。

收拾完东西柴菲菲本想给妈妈打给电话,拿起手机又揣起来了,想想还是算了,不过五天时间,又是个小手术,自己可以的。

柴菲菲一个人住院,陌生偌大的城市也没个好友,形单影只的,真是达到了孤独的最高境界。想想要是当初不逞强,留在家里当个娇贵的小姐,也不至于病了都没人照顾,算了算了,自己选的路。

柴菲菲躺在在病床上玩手机没一会儿,便有医生来了,拿着本子介绍了半天。

“明天做个心电图,血常规,大小便常规......手术安排在后天上午八点,今天晚上还有明天晚上过了十二点都不要进食也不要喝水......”

柴菲菲满满点头,看了看医生的胸牌,问:“刘医生,是你给我做手术吗?”

“我会参与手术,不过不是我主刀,大概明天下午,我会跟你的主治医生来,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其他病房,等会儿会有你的责任护士给你介绍详细情况。”刘医生职业关怀微笑之后,便离开了病房。

柴菲菲又躺回了病床,虽说是个小手术,但是又一次心慌起来了。

感受到命运又锁住了自己的喉咙,那种对病痛折磨的恐怖与死亡的害怕只需星星之火,便以燎原姿态击溃着柴菲菲伪装坚强的外表。

上次的惊吓过去不过几年,这次的抱恙让自己心累不已。


术前一天下午,因为还未做手术,柴菲菲做完术前检查,也就没什么要做的事情了,依旧躺在医院床上,也没联系什么人,只是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

这里两天一直在纠结要不要给爸妈打电话,但还是放弃了。

刘医生跟着另一位医生进来了。

“柴菲菲,这位是明天给你主刀的医生。”

“嗯。”柴菲菲应了一声,抬起头看,这......不就是陈逸吗,虽然戴着口罩,但两人同住屋檐下这么久,说夸张点真是化成灰都认识,甚至都能感觉到他在口罩遮掩下的笑,“陈医生好。”

“你们认识啊。”

“不认识,看的胸牌。”

见陈逸也没有反驳的意思,就跟着柴菲菲继续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在那边?”陈逸走上前询问,柴菲菲有点退后的意思。

“右边。”

“多久了。”

“前几天发现的。”

“我看看。”

柴菲菲是拒绝的,但另一边的刘医生却已经把帘子都拉起来了,颇有骑虎难下的意思。

“别害羞,这里是医院。”

柴菲菲迫于无奈,想着还是自己的身体重要,万般不情愿下把T恤撩了上去,松开内衣,并手指着给陈逸做指引陈逸。

见一边的刘医生隔得远,柴菲菲压低了声音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医生。”陈逸尽量不动嘴皮回答着自己。

“你不是小医院的吗?”

“我没说过,你也没问过,你就这么不看好你室友。”

“那你还合租,这么大的医院,你轻按点。”

“医院大,不影响我穷,你别紧张啊。”

“咱们在这就当不认识,以后回去了也就当你没给我做手术。”

“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说不认识就不认识,知道吗?”

陈逸没再回答柴菲菲,拿支笔在纤维瘤位置画了个圈圈,柴菲菲见检查完立马把衣服放了下来。

一旁的林医生把帘子拉开,陈逸看着柴菲菲,一本正经说:“不要把这个记号洗掉,明天不要穿内衣,对了,指甲上有指甲油什么的都卸掉,指甲长了也剪掉。”

柴菲菲点点头,一句话也不想说。

之前心中的担惊受怕,被这突如其来的尴尬事件给彻底覆盖了,此刻的柴菲菲犹如一只在风中凌乱的落汤鸡,好想揪着陈逸的领子问问,怎么就碰到他了呢?

苦恼了半天又给陈逸发了微信,陈逸没回,柴菲菲就想着,要是等以后出院了两个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就更尴尬了。

任何的社会关系,只要私下再多一层,就会变得微妙而引人遐想,自己一定要避免这个尴尬。



第二日,手术室内就三个人,陈逸,刘医生和柴菲菲。

柴菲菲穿了件裤子躺在手术台上,尽管除了右胸都被遮掩住了,但睁着眼看着陈逸就觉得不舒服。虽然吧,他认真工作的样子确实有那么一丢丢不同往常的傻气。

“把头别向左边。”

柴菲菲把头别了过去,只能看着一旁辅助的刘医生,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心里的气也少了些,只盼望着一切健康,这算是最大的福报了。

闻着电刀划开皮肤产生的蛋白质烧焦的气味,这是自个儿肉的味道,还是最雪白的一块胸脯肉。

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把那个水滴形的纤维瘤给割下来,给柴菲菲看了看,拿去化验了。手术最后进行缝合,贴纱布,再将遮挡的东西撤掉,然后稍稍圈了几圈纱布。

“坐起来。”

???

听着陈逸的话,柴菲菲瞪大了眼睛,这手术后还要自己自己站起来?没办法,只好将求助的手伸向了陈逸。

柴菲菲坐在手术台上,张开双手,陈逸用纱布一圈圈缠绕着她的胸,这个姿势有点尴尬,像是自己赤裸地在等待拥抱,这令柴菲菲眼神乱飘不敢看。

“怎么这么紧,这胶带这么贴皮肤会很痒的。”

“那你只有忍忍了,忍到三天后我给你换药。”

包扎完陈逸又给自己穿上了衣服,虽说这只是一个医生的举手之劳,但是这些年的一个人的生活令柴菲菲习惯了自己处理所有的事情,穿衣这个事情,好像还是很久之前还是妈妈给自己穿,想着想着柴菲菲竟然红起了脸。

“柴菲菲,跟我过来。”

直到被一边的刘医生叫了柴菲菲才反应过来,自己下了手术台,穿着拖鞋跟着走了。柴菲菲并没有直接出手术室,而是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静坐。

“你在这等一个小时,结果出来没事就带你回病房。”

“那要是有事呢?”

“继续手术切除乳腺。”

柴菲菲呆坐在原地,刚刚那一层粉红的心又恢复到冷淡与灰暗之中,虽说自己这个情况几率很小,但是那种恐惧却随着等待越来越严重。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沉重不已,是的自己很怕病痛,很怕死。

一个小时终于过去了,此时,门口进来了另一位医生,他手里的诊断书就像是法院的判决书,柴菲菲紧绷着神经,等待着医生给自己最后的结果,她,会没事吗?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