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9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柴菲菲,跟我下去。”

“没事了?”

“是的。”

柴菲菲长舒一口气,气色恢复了不少,跟着下楼去了病房。

一早上还没吃东西,现在这个时间也也没人推饭上来,做个手术还得自力更生,真是惨。

“35床,先吃早餐。”责任护士走了进来,提着一个便当盒。

“医院还提供早餐?”

“这是你朋友送的,放在护士站,吃完之后记得按铃,要打吊针。”

柴菲菲接过便当,护士也把餐架给摆好了。朋友?什么朋友,在这个非土著的城市,加上自己这个臭脾气哪里来的朋友?

拆开便当盒柴菲菲便明白了,这不是自己的便当盒吗,这......陈逸怎么这么好啊!虽然是清汤寡淡的白粥,但是这份室友情却是在最需要的时候送的恰到好处。

中午的时候,陈逸提着中餐来了,先是提高了声音说了一句:“35床,有人给你送的饭。”

柴菲菲还在吊着水,见到陈逸来不自觉的感到一阵温暖,如春风拂过杨柳岸,凉风吹在夏暑天。

 “谢谢你。”柴菲菲拿起勺子送了一口饭进嘴里。

“医生对病人的关怀。”

“早上的粥是你自己做的吧,第一次吃你做的东西。”

“你有没有很感动啊?”

柴菲菲拿空着的那只手比了一个微小的姿势,“一点点,你看我那个病理结果了吗?”

“看了,良性的。”

“百分百吗?”

“不能百分百,七天之后还会有一个结果。”

“怎么还要等七天。”

“不是让你等七天,七天之后那个结果只是再次确认,一般刚刚这个结果就已经准确了。”

“那有没有很一点点可能七天之后结果不一样。”

“你怎么这么怕,平时也没见你这样,真这么怕少熬点夜控制脾气。”

“你回答我啊!”

“有那么一丢丢可能。”

“啊?”柴菲菲被这么一说,忽然觉得嘴里的饭吃起来毫无味道了,躺在病床上灰心丧气的。

“坚强点,这么一点点小麻烦,那么悲观干什么。”

柴菲菲已经不想再理他了。

“我先走了,下午还有手术。”

陈逸走后,躺在病床上的柴菲菲止不住的哭了起来,即使是陈逸口中说的只是确认和微小的可能她还是变得害怕起来。


转眼间,过了五天,恢复不错的柴菲菲可以出院了。

“我不出院,我不出。”柴菲菲光着脚丫盘坐在病床上,满脸写着拒绝。

“你恢复挺好的,为什么不出院?。”陈逸站在床头,特地趁了人少的时候来。

“我就是不出,我要住七天,我要等结果。”

“那个结果会电话通知,一般没事就不通知你的。”

“我要在医院等。”

“这医院可贵了,你刚没工作,住在这里划不来。”

“我有钱,可有钱了。”

“你这是浪费医疗资源。”

“你再劝我我就告诉别人说你趁给我换药的时候掐我奶(*)子。”柴菲菲一脸得意地看着陈逸,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看着陈逸被自己气得就差直跳脚。

“我什么时候掐你奶......了。”

“反正换药时候就我们两个人,你说不清的。”

“那我就跟别人说我俩一直同居,我还顿顿给你送餐。”

“谁跟你同居了,你走,你走,我不想看见你,反正我不出院。”

“不出就不出,好心当成驴肝肺。”陈逸说完就拉开门出去,谁知外面趴了好几个护士。

完了,洗不清了,柴菲菲只觉得脸上一顿绯红,赶忙拿被子盖住了头,也不知道陈逸是如何在众人好奇又惊讶得目光中走出去的。

接下来的日子可真是有趣了。

陈逸倒是顿顿还带饭过来,只是只见饭不见人了,这个饭恨不得空投过来让柴菲菲自己去捡,护士们看柴菲菲的眼神都变了,只要一出病房门就有齐刷刷的目光,而陈逸也不停给自己抱怨,只要一靠近自己病房门口,一群护士就会变成狗仔。

都怪陈逸,自己算是打听清楚了,不想在医院内部谈恋爱的他,竟然谎称自己有个交往多年的女友,大家就很好奇,可是一直没见他带出来,这次柴菲菲算是撞枪口上,坐实了这个身份。

可是只要住在这病房,每日的查房是免不了的,以前查房陈逸还能一个人到柴菲菲病房,现在,呵,一个病房大大小小的医生护士都堆满了,就像专家会诊一样。

“......35床现在每天感觉怎么样......没什么不舒服吧......护士每天都有给你量体温吧......”面对着柴菲菲还有这么一大群人,陈逸说话都支吾起来。

“......那个......我感觉很不错......我觉得......恢复很好......可以出院了......”

“......你不是说要住七天吗......还差一天啊!”

柴菲菲听到陈逸语气里的愤怒还有报复的意思,哎,自己造的孽呀!


柴菲菲熬到了第七天结果出来,还顺带着把线拆了才出院,陈逸的主任特地体谅,把车借给他送柴菲菲出院,还给了半天假。

这几日在医院的事情,令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

车上的气氛极为安静,两人变得尴尬起来。

“你......不打算澄清吗......”柴菲菲问道。

“你出了院,澄不澄清没什么关系了,反正我一直说自己有女朋友,这次也算是平复了他们的好奇心。”

“咝......”想想确实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你真没女朋友吗?”

“没有。”

“男朋友?”

“没有,闭嘴!”

陈逸把柴菲菲送回了家,收拾收拾回医院去了。

柴菲菲躺在床上,想着,住院这几日陈逸给自己送饭。哎,其实陈逸这个人挺好的,有学识,又努力,工作认真,对待病人又负责,长得白白嫩嫩,又会照顾人,又是单身......

“哈哈哈哈哈!”想着想着柴菲菲竟自顾自地笑出了声,虽然现在家里没人,但是,“你个没出息的。”

自己骂了自己几声,手术前怎么想的,搬出去,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搬出去就不是窝边草了......为什么要搬,自己又不是兔子!

柴菲菲并没有觉得自己逻辑有什么问题,硬是把自己说通了。

一两日过去了,每日晚上睡觉前柴菲菲都要拿着碘伏好好擦擦伤口,可是这日。

“咚咚咚”

“陈逸!陈逸!你快开门啊。”柴菲菲砰砰敲打着房门,急切甚至带着哭腔。

陈逸打开门,整个人还有点懵,也不管陈逸清不清醒,柴菲菲便闯进他的屋子里,把衣服撩了起来。

“你看你看!”

陈逸连忙把眼睛遮住了,柴菲菲心急地拿下他的手。

“你快看伤口。”

伤口流水了,不,准确来说是流油了,虽然不多,但流出来的液体还泛着点点油圈。

“是不是化脓了,是不是伤口感染了。”柴菲菲越说越急,眼泪刷刷地流。

“你别哭你别哭,你是不是把结痂掀了?”

“就掀了一点点,拿碘伏洗的时候不小心用劲了,你看那伤口,还是个圈样子。”

“胸部脂肪比较多,脂肪液化,不过你这个伤口小,你别碰它了,如果明天还有反应就去医院吧。”

“确定没事?”

“没事没事,放心,死不了的,”陈逸从抽屉里拿出个伤口贴给柴菲菲贴上,“你别看别碰别担心,这个液化小,明天就好了,衣服放下。”

“哦。”

柴菲菲听了陈逸说的,才止住眼泪,拿着陈逸递过来的纸擦着泪水。

“以前看不出你这么怕啊,为什么?”

“因为被吓怕过。”

“嗯?”


柴菲菲边醒着鼻子便把头发撩起,脖子侧边上是一道疤,疤痕很淡了。

“这是?”

“活检留下的,我平时拿遮瑕遮的好好的,大家都不知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什么病?”

“两年前,KIKUCHI。”

“坏死性淋巴结炎?”

“你个外科医生,还知道的挺多。”

“这个病很罕见,症状和淋巴瘤,结核相似,而且至今针对这个病的治疗方法。”

“是根本就没有药,我靠我自己挺过来的,断断续续发烧好几个月,没有药物可以退烧,头痛,每天晚上出很多汗,我去医院的时候,白细胞只有2.3,医生做了三种推断......”

“炎症,结核和淋巴瘤。”

“对,可是消炎药根本没用,后来结核皮试显示阳性,你知道我多开心吗,我想着只要吃半年多的药就可以了,可是后续检查结果又不是,又抽骨髓,当针按进我骨头里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哭了,我妈那几天在医院照顾我瘦了十多斤......”

“所以你这次没有通知你的家人?”

“反正是个小手术,要真有什么大麻烦再叫,”柴菲菲泪水又出来了,这次陈逸倒是伸手帮着擦了。

“后来经过活检才确定病情,出其不意,也很幸运,当所有的担心朝着淋巴瘤发展的时候却出了这么个结果,因为没有药,我就这么出院了,从那时候起我就特别害怕生病,害怕发烧,这个病也会随时复发,那几天在医院等待带给我的煎熬给我留下了阴影,我甚至认为感冒都可以带去我的生命。”

“其实生活可以不用活得那么恐惧。”

“我知道,但是我必须足够小心,所以才会在你随口一提醒之后就去医院全身检查,所以才会特别痛快地决定手术,其实我知道这个纤维瘤病变的可能很小很小,但是我不能放过一丝丝的可能,因为我爸妈只有我这一个女儿,我真的很怕死。”

“那你这么战战兢兢地怎么过好日子啊,而且你也没有全面专业的医学知识,一点点小毛病就会吓得三天两头往医院跑。”

柴菲菲擦了一手眼泪,拍了拍陈逸的肩膀,说:“我这不是现在跟你住一起吗,我特赐你柴菲菲私人医生称号。”

“可是我租房合约明年就满了。”

“不准走!”

“凭什么?”

“你......你看过我的胸,你要对我负责。”

“......那以后你洗碗。”

“你拖地。”

“不准带异性回家......”

“你也是......”

......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