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10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近来县里发生了一件事。”

“什么事?”

“杀人放火加砍头的大事。”

“哦?为什么?”

“那这事还要从一碗豆腐脑说起。”

......

“味道变了。”一个戴着斗笠,手持利剑,穿着黑衣的女剑客手里拿着木碗,喝了一口碗里的豆腐脑,对卖豆腐的大娘说道。

大娘听闻拿出一个碗,给自己舀了一瓢,砸吧砸吧嘴说:“没变啊,豆腐脑不就都是这个味。”

“那可不是,像这桶里的豆腐脑就多了两分甜,少了一分香。”说完少女将碗里的豆腐脑一饮而尽,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的嘴巴。

“小姑娘你可真是厉害,这都能分出来,自从前面断了货之后,我们就换成了别村做出来的豆腐脑。那小姑娘你说说看这是好是坏。”

“不好也不坏,各凭喜好。那以前给你们供货的村子为什么不做豆腐脑了?”

“为什么?”旁边卖糖葫芦的大叔插嘴突然大叫,然后接着说:“一个村的人都快死完了,你说为什么。”

“柳村的人都死完了?”

女剑客听完皱起了眉头,语气中还有些不敢置信,紧了紧握剑的手,加重了呼吸问道:“那做豆腐的那家人也死了?”

“你说呢,不死她怎么会换到别的村买豆腐,别的村子里的人可是把豆腐的价钱涨了不少。”糖葫芦大叔说完还吐了口痰。

“也不是死完了吧,他们家儿子不还活着吗?”隔壁卖白菜的大叔听完,一边嚼着菜梗一边接过话说。

“对哦,那小子还真是命大,正好他出去送豆腐躲过一劫。”卖糖葫芦的大叔一拍额头,摆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哪里只是命大,姓柳的简直是命好,要不然怎么做了赵府的姑爷,娶了赵家大小姐那么水灵的姑娘。”卖菜大叔一边说一边摆出一脸羡慕的表情。

“你个憨货,像柳公子那般好看的人就该配赵姑娘,你看看,两个人站在一起多般配,天仙儿一样。”豆腐大娘笑骂道。

“你们知道是谁杀了他们吗?”听到这里,女剑客打断他们的话,厉声问道。

“谁?还能有谁,不就是将军山上的那群王八羔子咯。”糖葫芦大叔接过话,又吐了口痰。

“这群挨千刀的土匪,打劫商道就算了,那群黑心狼有钱嘛,抢个几次无所谓。但是他们这还不满足,还要去抢村子,到现在就我们这个县周围都屠了两个村了。”一个卖猪肉的大汉,一边劈砍着砧板上的猪肉,一边大声的说道。唾沫星子和着被溅起带着血水的碎肉洒了一地。

“衙门不管吗?”此时的女剑客已显的怒气冲冲。

“衙门?衙门算个......。”卖白菜的大叔刚要说,见一当差的路过,马上改了口说:“官老爷的事谁知道,去了两次,围剿了两次,都没打赢。倒是去的人都整整齐齐的回来了,头发毛都没少一根。”

“老板,怎么猪肉又涨价了,昨天还是一钱六分,到今天就一钱八分。那是不是再过几天一只猪就能换一个婆娘了?”一个路人正和卖猪大汉说着价格。

“我涨价?你也不打听打听,现在除了我邓屠夫这儿还有猪肉卖,哪儿还能闻到腥味。附近的几只鸡都快被将军山那群杀才抢光了。”邓屠夫听完路人说话,猛的把杀猪刀一刀劈入放猪肉的桌子,指着路人说道。

“几位,请问赵府怎么走?”兴许是女剑客也不想和他们再交谈下去,便向当面几人问了方位,准备离开。

“赵府可没在城内,你要去赵府要先出城,出了城沿着官道一直走,然后上百鸟山,上了山沿着山道一直走你就见着了。”路人或许是想转移话题,见有人问话,立马回答道。

“好的,那便多谢各位。”女剑客听完便拱手道别,一副急冲冲的样子,直出城外。

“你说这赵府和柳村隔的这么近怎么也没见出事呢?”卖糖葫芦的见女剑客离开,突然想到便问旁边卖白菜的。

“谁知道,兴许这百鸟山和这将军山还有着什么勾结,要不然怎么在山上修这么大的宅子。”卖白菜的呵呵一笑,戏弄的说道。

女剑客出了城,取了马,然后向着百鸟山一路疾行,扬起了一片黄沙。

上了百鸟山有一条比官道还要宽的山道。跑马约半个时辰后便到了一处山谷,谷中建有一处大院。院前是用死板铺成占地两亩的一个坪院,正中央竖有绣着赵字的大旗。

过了坪院便见一条石板路,道路两旁摆放着左右各十二个石狮。看尽了石狮就到了‘院门’,四周围着高约十多米的石墙,石墙上还有城垛,如此说是‘城门’也不为过。

“来者何人?”见女剑客来到门前,从城门上方城垛处探出一个脑袋,喝问道。

听见声音,女剑客抬头望去,只见一个长相粗犷的大汉瞪着眼睛从上方看着自己,龇笑了一声后便说:“柳村故人柳双双,来找你们姑爷柳无事。”

“柳村除了那个废物,人都死绝了,哪还有什么故人,莫要再说,快快离去。”粗犷大汉挥手赶道。

“你说什么?”柳双双双眼一眯,听到粗犷大汉骂柳无事废物,目露寒光。忽的腾空而起,脚借着空中一点,随即如弓箭般突了上去。然后快剑出鞘,剑光未现,就将粗犷大汉的胡子削了去。

待到柳双双如同白鹤般落地后,再次抬头看去,城墙上齐刷刷的站满了弓箭手,弯弓拉满对准柳双双。

柳双双并无过多动作,只将长剑收回剑鞘,用左手举在胸前,左手中指抵住剑柄。右脚微微向前,站直身体看向城墙之上。

虽是如此,城墙上也并无动作。两边人马一时间僵持下来。

过了个两三秒,粗犷大汉摸了摸被削去胡子的下巴,随后哈哈大笑一声。举手示意弓箭手退去,然后对着柳双双说:“女侠真是好功夫,我这就去找老爷。”

“我是见你们姑爷,不是找你们老爷。”柳双双说完,将手放下。

“见我们姑爷就要见我们老爷,见了我们老爷,你才能见姑爷,你说见还是不见。”刚转身的粗狂大汉又回身看了柳双双一眼说道。

“既然如此,那还是要见。”柳双双笑了一声,想着他们说不定在打什么鬼主意。

没过多久,沉重的大门就被打开。

迎出来的是一个穿着锦袍,身材壮硕的中年男性,走起路来气宇昂扬,想必就是赵府老爷。

看见柳双双就呈迎接的姿态,哈哈大笑的说:“刚刚府里的奴才鲁莽了女侠,还请见谅,见谅。”

柳双双随即也是一拱手回到:“不敢,不敢,是在下鲁莽了。”

“诶,这事就过了,不是什么大事。”赵老爷说完又回头一脸严肃的对粗犷大汉说:“金广材,等下设宴定要向女侠先罚三杯酒。”

“是。”金广材立马躬身答道。

“来,女侠,先进来再说,还站在外面干嘛,听说你是我家姑爷的故人,那肯定也是一家人,进来说话,进来说话。”赵老爷伸手请人。

“有劳。”柳双双也没做过多客气,抱拳致谢,便走了进去。


百鸟山上已经是鸟语花香,可这一进赵府更是别有洞天。不说那五颜六色的花,奇形怪状的石头,就光光说一进门看见的喷泉,就是一大奇景。

“赵老爷倒是好有兴致。”一路走来,柳双双都在感叹,真是大手笔。

“哈哈哈,个人爱好而已,难说的上什么。”看的出赵老爷对他这个‘家’还是有着一种骄傲。“其实这个喷泉是由......”

“老爷。小姐和姑爷回来了。”一下人从远处走来,还隔着一段距离就大声打断了赵老爷的话。

“林林回来了?”赵老爷先是高兴的反问了一句,但又见有客在身边,便对柳双双说:“我女林林和姑爷已经回来了,要不要一同去见见?”

“当然。”柳双双来这的目的就是为了找柳无事,当然不会拒绝。

“可是在后院?”赵老爷连忙问道下人。

“回老爷,确实就在后院。”

“柳姑娘,同去?”

“同去。”

柳双双跟着赵老爷穿过一条条长廊,终于来到他口中所说的后院。

在这后院的万花从中,柳双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穿着白衫美艳如花的姑娘。

“爹爹。”见到赵老爷,赵林林立马跑了过来,拉住他的手撒起了娇。随后又见到爹爹身边有个陌生人,可见爹爹客客气气的样子,想必是个重要的客人。便娇羞的收回了手,害羞的问道:“爹爹,这位是?”

“这位,嗨,你看我,这么久了也没问女侠姓名。”赵老爷立马赔了个不是。

“无碍,只能怪赵老爷太过热情好客。本人原本也是柳村人士,因为是孤儿,有幸得村长赐名柳双双。”

“柳村人?那不是和无事哥哥同一个村子。”听闻柳双双来自柳村,赵林林显的更加高兴。

“双妹,是双妹吗?”一开始柳双双带着斗笠,并不能看见她的面目,但她一开口说话,柳无事立马就听了出来。

但柳双双没有回答,往柳无事这边看了一眼,便回过头去。柳无事也没管柳双双是否回答,马上向这小跑了过来。

赵老爷见此便开口说:“那柳姑娘先和姑爷叙叙旧,眼看就要到中午了,我和林林先去主厅等你们,到时一同吃饭。”

“可爹爹,我在柳哥哥那里总是能听到双双姑娘的名字,他一直说双双姑娘是个很好的姑娘,我也想和她成为朋友。”见爹爹要将自己带走,赵林林委屈的说道,双眼中满是单纯。

“等下有的是时间,现在你柳哥哥可能就剩这么一个亲人,当然是先要让你柳哥哥叙旧要紧。”说着拉上赵林林的手臂,往大厅退去,走时还和柳双双互相点点头。

在赵老爷退去之后没多久,柳无事便走到了柳双双跟前。

“双儿,你肯定是双儿。”柳无事随意一打量,即便是柳双双斗笠上的薄纱使得看的不是很真切,但柳无事还是很肯定的抓住了柳双双的胳膊。

“赵家姑爷,还请自重,你可是有了家室的人。”柳双双只是别过头去,但并未躲开。

“你看你,发什么脾气,远离家乡七年未归的是你,现在倒搞得像是怪我没去看你一样。”柳无事伸手拍了拍柳双双肩上的灰尘。

“那你为何不去看我?”

柳无事手上一滞,苦笑了一声说:“我如何去看你,就连你在哪,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柳双双沉默了。确实,当初跟着师傅就那么走了,谁也没说,谁也没告诉,就好像柳村从来没出过柳双双这么个人。

“这些年过的好吗?看你好像长高了不少。”柳无事比划了一下,对柳双双说。

“你呢?过的怎么样?做了富贵人家的姑爷,想来也不会差吧。”

“即便是一世富贵又如何,到现在我每晚都能梦见处在火海中,尸首分离的乡亲父老。”

柳无事的表情落寞了下来,随即又调整好心态,笑了笑说:“怎么老是戴着斗笠,摘下来,让我看看长漂亮了没。”

没多说,柳双双将斗笠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普普通通的脸。“别看了,有什么好看,反正不会有赵姑娘漂亮,从小到大我就没漂亮过。”

“瞎说,你看你不是白了不少,脸上也不像以前那般瘦了,这样说起来,以前也确实是委屈了你。”柳无事边说边将柳双双散落的头发用手向后梳理。

“可还是不漂亮。”

“什么漂亮不漂亮,现在小姑娘长大了,也爱臭美了。你看看这满园子的花,各种各样的,不同颜色的,你又能说出哪朵最好看吗?”

“不与你说这些,我自己长什么样我自己还不知道。只是这次刚好路过,便想着回趟柳村,顺便看看你。”

“柳村......你倒是看到了我。”

“是啊,看到了你,比以前更加俊俏了。”柳双双想伸手去摸他的脸,可伸到一半停住了,便又说道:“这次我可能待不长,过了中秋就走。”

“这么急吗?为何不多住些时日,这里有的是空房。”柳无事抓住柳双双的手腕,看起来确实是想极力挽留。

“有些事我也必须要快点走。”

“什么事?多一日少一日也没太大关系吧。”

“报仇。”

“报仇?你有什么仇可报,你......你不会想?”柳无事一脸惊恐的看向柳双双。

“柳村这么多亲人的仇,必须得有人报。”柳双双犀利的看向柳无事。

柳无事刚要开口,却又随后一滞。缓了一口气,表情有些纠结的说:“那你准备如何报仇,我又需要做些什么?”

“如何报仇?上山,拔尖,杀人。这便报了仇。”柳双双看了一眼手中的剑,又看向柳无事说:“你留在这等我消息便是。”

“报仇的事先放一放,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多一分少一分又能怎么样。说说你这些年到底是去干了什么?”柳无事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上了座山,学了把剑。” 

“就是这把剑?”柳无事指着柳双双手上拿的剑问道。

“不,这只是一块磨锋利了的铁片。真正的剑只有杀人的时候才看得见。”

“哈哈,还是不懂,你说你这身装扮。是不是学了剑,就入了江湖,入了江湖的人都要穿的你这样,戴着斗笠,穿着劲装。”

“也不尽是,有些是为了好看,有些是为了凸显个性。你是没见过大热天还穿着貂皮大衣的。”

“哈哈,貂皮大衣......双妹,眼看就快到正午了,不如我们先去大厅。”不远处有一管事人向柳无事使了个眼色,随即柳无事便对柳双双说道。

“不急,容我先去一趟将军山,你去大厅等我,就跟赵老爷说我在茅厕。对了,你跟赵姑娘是怎么认识的?”

“可......”可字没说出口,见柳双双那坚定而犀利的眼神看着自己,随即话锋一转。

“好吧。我跟赵姑娘在他们五年前来到这时就认识了,那时我在县城送豆腐,然后......”柳无事还没说完,就只见柳双双身形一闪,便不见了人影。

“可真正的仇人不仅仅是他们啊……”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