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10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赵老爷,我家双妹旅途劳顿,可能感染了什么疾病,现......她修整下再来见您。”柳无事来到大厅,见到赵老爷后便躬身说道。

“哦,严不严重,那要不要请个大夫看一看?”听到柳无事一说,赵老爷还未说什么,反倒是赵林林先关心了起来。

“应该并无大碍,不过可能要晚些时候才能见您。对了,她还说叫我们先吃,不用等她了。”

“那不行,哪有客人还没吃饭主人先吃的道理,我去送些吃食给双妹。”赵林林抢着说道。

“诶,林林你......”赵老爷刚说着,突有一人出现在大厅走到他耳旁小声说了什么。赵老爷听他说完,表情开始变幻莫测。

“那柳双双可是去了将军山?”赵老爷阴沉个脸问柳无事。

“赵老爷,双儿只说她去县里抓个药。”柳无事低着头回道。

“抓药?一个病了的人使轻功去抓药?这剑谷出来的侠客就是与众不同啊。”

“是的。”

“好,那我就要看看这味药能不能治的好她的病。来人,上菜。”

赵老爷大手一挥,丫鬟们就开始准备午宴。

“爹爹,不等双姑娘了?”

“不等了,今日柳双双进我赵府,我为她准备了一百零八道菜,摆满十张大桌。按照程序每品一道上一道,今日我就看看我这菜上完,她的病好不好得了。”赵老爷边说,边眯着眼睛看着柳无事。柳无事只是低着头,不敢去看。

入夜。

柳无事站在院子里,满脸焦虑。

“无事哥哥,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是在担心双儿姑娘吗?”赵林林手拿长袍走了过来,披在了柳无事的身上。从背后环腰抱着柳无事,柔声问道。

“林儿,你怎么起来了。”柳无事说着握住了赵林林的手。

“半夜起来,见身旁没了无事哥哥,想着今日双儿姑娘一直未回,你肯定十分担忧,林儿便来寻你。”

“傻姑娘,快去睡吧。本以为这世间就只剩你这一个亲人了,却没想到原以为是被人贩子拐了去的妹妹又回来了。但现在她突然又一消失,心中确实有些惶恐。你先去睡吧,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就回来。”柳无事转过身将赵林林抱在怀里说道。

“那好吧,别太晚。”

“嗯。”


见赵林林离开,柳无事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唉,也不知双儿怎么样了。”

“双儿当然手刃了仇人,然后平安无事的回来咯。”

“双儿?”

柳无事听到声音立马回头,果然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房顶上就是站着双儿。

“双儿你去了将军山,然后杀了人,现在安全回来了?”柳无事惊讶的问道。

“当然,一群土鸡瓦狗。”

说完柳双双脚尖一点便到了柳无事跟前。盯着他的眼睛又说道:“但是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柳无事的目光有些躲闪。

“我发现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居然是赵家。”

“是,是吗?”柳无事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柳双双厉声问道。

“我......”柳无事将头低下,握紧了拳头说:“你知不知道在我知道这个噩耗的时候,第一时间想的是什么?”

“是什么?”

“我想的是跑上将军山报仇雪恨,但是走到一半我才发现,我手上就连一把像样的武器都没有,更别说高强的武功。”

“所以你就退缩了。”

“不,我没有退缩,我将能拿出来的所有钱财拿出来,到处找人教我武功,但武功又不是大街上随随便便就捡的到,整个县城除了几个花架子没有一个人会真正的武功。直到遇到了林儿,她告诉我赵家可以习武,我便跟着她上了百鸟山。”

说到这里赵无事眼眶已经红了起来,但他憋着泪不让亲自己哭出来。

“那你在赵家三年,又是姑爷,理应学到了些本事,可我看你......”

“呵,当时进来大家见我和林儿关系要好,便还真是对教我武功挺上心,还夸我是武学奇才。直到有一人问我学武功干什么,我说我要杀上将军山报仇,至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教我武功。开始我还纳闷这是为什么,直到有一天我偷听到了他们商讨将军山下一步的计划时,我才知道原来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赵家。”

“那你不会偷学?”

“当然有过偷学,到现在我的衣柜里都还有三本武功秘籍,但我就连看都看不懂,更别说去学。”

“你可以叫林儿姑娘教你啊。”

柳无事摇了摇头道:“林儿从小体弱多病,又哪里会什么武功。更何况我一告诉她,她肯定会去胡闹。但我后来想明白了,学了武功反倒不好,这样在别人眼皮子地下,他们当然知道你有几斤几两,所以我就在暗处等待机会,总有一天他们会被我亲手杀死。”

“你还记得小时候吗?那时候你总说你要成为大侠。”

“当然记得,你还说我要是成为了大侠你就做我的剑童给我背剑。”

“但你说的是若真成为了大侠便娶我当媳妇。”

“我记得,我记得。但没想到我没成为大侠,也没能娶了你。”收到这里,柳无事抹了一下眼睛,笑着说道。


“那......”柳双双欲言又止。“那,那你知道后来我为什么离开了吗?”

“为什么?当时全村的人都在找你,找了一年多都没有消息,都以为你被人贩子拐了去,当时我娘只要一在她面前提到你就掉眼泪,直骂那挨千刀的人贩子。”

“是我对不起大家,本来若是不走的话,还能一起同生共死的。”柳双双叹了口气,倚靠在树旁,望着天上的月亮。

“莫要说这些话,只是你是怎么离开的呢?”

“当时我师傅在村口路过,我帮着三叔家拾穗刚刚回来,他一看见我就说我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剑奇才。我一开始还以为是骗子,也没理会他,就想着赶快进村。哪想到他刷一下就出现在我面前,然后一剑就将村口的那块大石头给切成两半,背对我说‘想不想学’,就这样咯。”

“原来村口那块石头是你师傅切的,我们当时还在纳闷是不是来了妖怪。”

“哈哈,当时我也吓坏了。在我跟他走的时候跟他说可不可以将你带上,他说不行。然后我说我想道个别,他又说此去多年,相见不如不见。”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我知道你来肯定不是只想说这些。”柳无事坐到石椅上,望着眼前的柳双双。

“当然,和你叙旧,见你一面这是我一开始做的准备。但现在要加上一件事。”柳双双将剑拔出,在这月光下冒着寒光。“你想拦我吗?”

“当然不会,你的仇自然也是我的仇,只是……你能不能绕过林儿一命。”

“此时和林儿姑娘无关,当然不会伤及无辜。更何况……我还希望她能扮演我一直以来想要扮演的角色。”

柳无事听完,随即一愣,张嘴想要说什么。

“你不必多说,以前说的事,又有几人能在以后看到。像你们这般漂亮的就应该在一起。所以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剑骨又有什么用呢?”

“双儿,我......”

“我走了。”

“那我能帮忙做些什么呢?”

“去磨豆腐,办完事我再来找你,再让我喝一碗你家的豆腐脑。”

柳双双说完,便消失在这月夜,随后就是一片砍杀之声。

柳无事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摆,向着赵家的石磨走去……


第二日清晨,柳无事看着碗里晶莹剔透的豆腐脑,笑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正想着加上一勺白糖。

“就这样。”柳双双叫住了他即将倒入白糖的手。

随后柳双双一把抢过装有豆腐脑的碗。柳无事看着她一饮而尽,嗒吧哒吧嘴。

然后柳双双皱着眉头对柳无事说:“为什么这么难喝?”

柳无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以前用的豆子哪有如今用的豆子好。”

“这样啊,看来这辈子是喝不到了。”柳双双说着看了眼自己被削去一半的衣袖摇了摇头。

“你这就要走了?”

“走了。”

“不多待几日?”

“如何待?”柳双双哈哈一笑,便踏步前行,然后凌空而起后说:“别管我了,快去看看你的林妹,若她日后想要报仇,就来寻我。”

“双妹,你的马。”

“我.....我不爱骑马,送与你们了。江湖再见。”

江湖再见……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10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赵老爷,我家双妹旅途劳顿,可能感染了什么疾病,现......她修整下再来见您。”柳无事来到大厅,见到赵老爷后便躬身说道。

    “哦,严不严重,那要不要请个大夫看一看?”听到柳无事一说,赵老爷还未说什么,反倒是赵林林先关心了起来。

    “应该并无大碍,不过可能要晚些时候才能见您。对了,她还说叫我们先吃,不用等她了。”

    “那不行,哪有客人还没吃饭主人先吃的道理,我去送些吃食给双妹。”赵林林抢着说道。

    “诶,林林你......”赵老爷刚说着,突有一人出现在大厅走到他耳旁小声说了什么。赵老爷听他说完,表情开始变幻莫测。

    “那柳双双可是去了将军山?”赵老爷阴沉个脸问柳无事。

    “赵老爷,双儿只说她去县里抓个药。”柳无事低着头回道。

    “抓药?一个病了的人使轻功去抓药?这剑谷出来的侠客就是与众不同啊。”

    “是的。”

    “好,那我就要看看这味药能不能治的好她的病。来人,上菜。”

    赵老爷大手一挥,丫鬟们就开始准备午宴。

    “爹爹,不等双姑娘了?”

    “不等了,今日柳双双进我赵府,我为她准备了一百零八道菜,摆满十张大桌。按照程序每品一道上一道,今日我就看看我这菜上完,她的病好不好得了。”赵老爷边说,边眯着眼睛看着柳无事。柳无事只是低着头,不敢去看。

    入夜。

    柳无事站在院子里,满脸焦虑。

    “无事哥哥,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是在担心双儿姑娘吗?”赵林林手拿长袍走了过来,披在了柳无事的身上。从背后环腰抱着柳无事,柔声问道。

    “林儿,你怎么起来了。”柳无事说着握住了赵林林的手。

    “半夜起来,见身旁没了无事哥哥,想着今日双儿姑娘一直未回,你肯定十分担忧,林儿便来寻你。”

    “傻姑娘,快去睡吧。本以为这世间就只剩你这一个亲人了,却没想到原以为是被人贩子拐了去的妹妹又回来了。但现在她突然又一消失,心中确实有些惶恐。你先去睡吧,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就回来。”柳无事转过身将赵林林抱在怀里说道。

    “那好吧,别太晚。”

    “嗯。”


    见赵林林离开,柳无事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唉,也不知双儿怎么样了。”

    “双儿当然手刃了仇人,然后平安无事的回来咯。”

    “双儿?”

    柳无事听到声音立马回头,果然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房顶上就是站着双儿。

    “双儿你去了将军山,然后杀了人,现在安全回来了?”柳无事惊讶的问道。

    “当然,一群土鸡瓦狗。”

    说完柳双双脚尖一点便到了柳无事跟前。盯着他的眼睛又说道:“但是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柳无事的目光有些躲闪。

    “我发现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居然是赵家。”

    “是,是吗?”柳无事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柳双双厉声问道。

    “我......”柳无事将头低下,握紧了拳头说:“你知不知道在我知道这个噩耗的时候,第一时间想的是什么?”

    “是什么?”

    “我想的是跑上将军山报仇雪恨,但是走到一半我才发现,我手上就连一把像样的武器都没有,更别说高强的武功。”

    “所以你就退缩了。”

    “不,我没有退缩,我将能拿出来的所有钱财拿出来,到处找人教我武功,但武功又不是大街上随随便便就捡的到,整个县城除了几个花架子没有一个人会真正的武功。直到遇到了林儿,她告诉我赵家可以习武,我便跟着她上了百鸟山。”

    说到这里赵无事眼眶已经红了起来,但他憋着泪不让亲自己哭出来。

    “那你在赵家三年,又是姑爷,理应学到了些本事,可我看你......”

    “呵,当时进来大家见我和林儿关系要好,便还真是对教我武功挺上心,还夸我是武学奇才。直到有一人问我学武功干什么,我说我要杀上将军山报仇,至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教我武功。开始我还纳闷这是为什么,直到有一天我偷听到了他们商讨将军山下一步的计划时,我才知道原来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赵家。”

    “那你不会偷学?”

    “当然有过偷学,到现在我的衣柜里都还有三本武功秘籍,但我就连看都看不懂,更别说去学。”

    “你可以叫林儿姑娘教你啊。”

    柳无事摇了摇头道:“林儿从小体弱多病,又哪里会什么武功。更何况我一告诉她,她肯定会去胡闹。但我后来想明白了,学了武功反倒不好,这样在别人眼皮子地下,他们当然知道你有几斤几两,所以我就在暗处等待机会,总有一天他们会被我亲手杀死。”

    “你还记得小时候吗?那时候你总说你要成为大侠。”

    “当然记得,你还说我要是成为了大侠你就做我的剑童给我背剑。”

    “但你说的是若真成为了大侠便娶我当媳妇。”

    “我记得,我记得。但没想到我没成为大侠,也没能娶了你。”收到这里,柳无事抹了一下眼睛,笑着说道。


    “那......”柳双双欲言又止。“那,那你知道后来我为什么离开了吗?”

    “为什么?当时全村的人都在找你,找了一年多都没有消息,都以为你被人贩子拐了去,当时我娘只要一在她面前提到你就掉眼泪,直骂那挨千刀的人贩子。”

    “是我对不起大家,本来若是不走的话,还能一起同生共死的。”柳双双叹了口气,倚靠在树旁,望着天上的月亮。

    “莫要说这些话,只是你是怎么离开的呢?”

    “当时我师傅在村口路过,我帮着三叔家拾穗刚刚回来,他一看见我就说我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剑奇才。我一开始还以为是骗子,也没理会他,就想着赶快进村。哪想到他刷一下就出现在我面前,然后一剑就将村口的那块大石头给切成两半,背对我说‘想不想学’,就这样咯。”

    “原来村口那块石头是你师傅切的,我们当时还在纳闷是不是来了妖怪。”

    “哈哈,当时我也吓坏了。在我跟他走的时候跟他说可不可以将你带上,他说不行。然后我说我想道个别,他又说此去多年,相见不如不见。”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我知道你来肯定不是只想说这些。”柳无事坐到石椅上,望着眼前的柳双双。

    “当然,和你叙旧,见你一面这是我一开始做的准备。但现在要加上一件事。”柳双双将剑拔出,在这月光下冒着寒光。“你想拦我吗?”

    “当然不会,你的仇自然也是我的仇,只是……你能不能绕过林儿一命。”

    “此时和林儿姑娘无关,当然不会伤及无辜。更何况……我还希望她能扮演我一直以来想要扮演的角色。”

    柳无事听完,随即一愣,张嘴想要说什么。

    “你不必多说,以前说的事,又有几人能在以后看到。像你们这般漂亮的就应该在一起。所以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剑骨又有什么用呢?”

    “双儿,我......”

    “我走了。”

    “那我能帮忙做些什么呢?”

    “去磨豆腐,办完事我再来找你,再让我喝一碗你家的豆腐脑。”

    柳双双说完,便消失在这月夜,随后就是一片砍杀之声。

    柳无事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摆,向着赵家的石磨走去……


    第二日清晨,柳无事看着碗里晶莹剔透的豆腐脑,笑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正想着加上一勺白糖。

    “就这样。”柳双双叫住了他即将倒入白糖的手。

    随后柳双双一把抢过装有豆腐脑的碗。柳无事看着她一饮而尽,嗒吧哒吧嘴。

    然后柳双双皱着眉头对柳无事说:“为什么这么难喝?”

    柳无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以前用的豆子哪有如今用的豆子好。”

    “这样啊,看来这辈子是喝不到了。”柳双双说着看了眼自己被削去一半的衣袖摇了摇头。

    “你这就要走了?”

    “走了。”

    “不多待几日?”

    “如何待?”柳双双哈哈一笑,便踏步前行,然后凌空而起后说:“别管我了,快去看看你的林妹,若她日后想要报仇,就来寻我。”

    “双妹,你的马。”

    “我.....我不爱骑马,送与你们了。江湖再见。”

    江湖再见……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