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11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温珀放下手中的手机,抬头看向窗外,窗户上沾着一滴滴小水珠,然后她望向天空,乌泱泱的一片,暗示着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温珀连忙起身,将放在外面的花盆往里搬,当她正好忙活完时,一场迫不及待的大雨倾盆而下,路上的行人神色匆匆,到处找躲雨的地方,抱怨这场突如其来的雨。

温珀站在门口,伸出手,雨滴落在手掌上,她看着这场大雨,忽然想起今天是星期六,不知道今天那个人会不会来……

大约一个多月前,有一个长相清秀、俊朗的男人总是会在星期六的时候来买花,而且只买一朵蓝玫瑰,每次都很准时。

临近关门的时间,但是仍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温珀想着他今天应该不会来了,正打算关门的时候,忽然,门上的风铃叮叮当当响起,温珀下意识转身往门口看去,一个高挑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是他。

男人看着她,轻声说:“一朵蓝玫瑰。”

温珀心中萦绕着淡淡的喜悦,她从花篮中取出开的最美的一朵,上前递给他,男人伸手接过,然后从钱包里拿钱给她,温珀看他浑身湿透,面色苍白,担心他着凉感冒,又看了一眼仍旧下着大雨的外面,对着准备转身就走的他说:“你等等。”

男人闻声顿住,站在原地看着她。

温珀连忙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雨伞和一包没有开封的毛巾给他,“给你,外面雨很大,小心感冒。”

男人没有马上伸手去接,看了一眼她后,才接过,淡淡的说:“谢谢。”

“没关系。”温珀微微一笑。

说完谢谢后,男人推门离去,门上的风铃再一次响起清脆的声音,温珀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身影,心里升起一丝淡淡的失落……

晚上,温珀快走到家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温珀抬头看去,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低头快步往楼上走去,但是刚走了两步就被人拉住,温珀皱眉挣扎,“你放开我!”

“温温,你别躲着我,我知道错了,不分手好不好?”

“李安杰,我们已经结束了,我求你别再纠缠我了。”温珀看着眼前面带乞求的男人,心里只觉得厌烦。

“温温,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求你别和我分手,你觉得我哪里不好,我可以改。”

“安杰,不是你的问题,是我,我不爱你,我很抱歉,但是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了。”温珀知道这话残忍,但这就是事实,长痛不如痛短,这样纠缠对谁都不好。

“温温,不是这样的,你怎么会不爱我呢,你不爱我怎么会和我交往?”李安杰固执道:“温温,我知道自己脾气不好,经常对你生气,但那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怕失去你,温温,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发誓,我再也不会那样了。”

温珀皱眉,冷淡道:“安杰,我最后再说一次,我不爱你,我们之间永远不会再有可能,你死心吧。”说完,温珀趁他发愣的时候,一把挣脱他的桎梏,跑上了楼。

直到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温珀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才落了下来,她坐在沙发上,心还怦怦直跳,她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未接来电,只觉得心累。

和李安杰的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他们是大学同学,温珀一直知道李安杰喜欢自己,但是她对他没感觉,所以对他的爱始终采取一个回避的状态。

一年多以前,她因为和男朋友分手,喝醉后开快车,发生了车祸,很严重,差点连命都丢了,当时李安杰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关心备至,体贴入微,身边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好男人。

温珀当时处在失恋的痛苦中,又看到李安杰对自己这般好,心一软,就答应了和他交往。

可是交往后,温珀发现他们根本不合适。

李安杰嫉妒心很强,和他交往后,温珀失去了自由,和闺蜜出去他一定会查岗,只是和男性说两句话,他就会抓狂,对自己大吼大叫,最后甚至还动手打她。

温珀和他在一起,觉得压抑,她像一只被人折断翅膀关在笼子里的小鸟,永远只能活在他设下的安全地带中,所以在交往两个月后,温珀提出了分手。

原来她以为爱一个人很辛苦,现在才发现,试图爱一个不爱的人更痛苦。

分手后,李安杰老是来找她,想要复合,但是都被她拒绝。

温珀躺在沙发上,闭眼休息,想着李安杰的纠缠,心里一阵烦闷,突然,脑袋剧烈一痛,温珀立马从沙发上爬起,从包里拿出一个白色的药瓶,颤巍巍的倒出几颗药,往嘴里一扔,过了一会儿后,那痛才慢慢消失。

这段时间,温珀的头总是会突然的疼起来,虽然她以前也会头疼,但是这疼很强烈,每次痛起来,温珀都恨不得有人一棒子将她打晕。

本来她应该去医院看看的,但是自从一年前那场车祸,她在医院呆了好几个月后,就开始很排斥医院,如果是能不去医院解决的病,她绝对不会去医院。

温珀想着她的头痛,心里升起一丝不安,或许她应该去医院看看了。

又是一个下雨的星期六,中午的时候,那个男人来了。

他上身穿着一件灰色衬衫,下身一条黑色休闲裤,头发随意的搭在额前,隐隐遮住深邃的眼睛,他将滴着雨的伞放在门口。

温珀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对她说要一朵蓝玫瑰,却见他径直走到她面前,伸手将蓝色雨伞递给她,“你的伞,上次谢谢。”清冷中带着一丝沙哑。

“不客气。”温珀伸手将伞收下,“还是一朵蓝玫瑰吗?”

他点点头。

温珀拿出好看的包装纸将玫瑰装饰好,然后递给他,“你很喜欢蓝玫瑰?”

他伸手接过,睫毛微微颤动,“不是我喜欢。”

温珀聪明的没有继续问下去,接过他的钱,说了一句欢迎下次光临,然后他就拿着雨伞推门出去了。

温珀见他刚走了两步,就被一道突然冲上前的黑色身影打倒在地,温珀惊讶的看着这一幕,连忙推门出去,跑到雨中,一把推开李安杰,大吼道:“你疯了,干嘛打人!”

温珀将男人扶起,看到他白皙的脸上泛起淡淡淤青,心中满是歉意,“对不起,你没事吧?”

他舔了舔嘴角,一丝血腥味在口中漫延开来,他低声说:“没事。”

李安杰看温珀眼中满是担忧和关心,心中的嫉妒爆发,他指着那个男人吼道:“温珀,你和他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就因为这男人,所以要和我分手?!”

温珀皱眉,心中厌恶顿生,她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试图平复心中的激动,“李安杰,你还是这样,永远怀疑出现在我身边的男人,认为我和他们都有一腿。我和你分手不是因为任何人,你不要看低我,也不要看低你自己。”

“温温,我,我只是太在乎你,对不起,对不起。”李安杰看到她脸上的冷漠,心中顿生害怕,他死死拉着温珀的手,甚至跪下来乞求。

“你起来,这么多人看着。”

“不,你不原谅我,我不起来。”

温珀看着周围的路人都在冲他们指指点点,只觉得尴尬,她见怎样都拉不起李安杰,就想甩手离开,任他一个人发疯,但是李安杰拽的紧,怎样都不放手,她又急又气。

“放开她。”一道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然后只见李安杰握着发疼的手腕,满脸怒容的瞪着她身后的男人。

“我和我女朋友说话,管你屁事,给我滚一边去。”李安杰边说边上前,准备狠狠给他一拳,却见男人一躲,反应迅速的给了李安杰两拳,将他打翻在地。

“第一下是还你刚刚打我的。”男人眼眸冰冷,满脸不屑,“另外一下,是要你记得,不要以这样的方式纠缠一个女人,这只会让人厌恶。”

李安杰倒在地上,鼻子流血,刚刚两拳的疼痛还深深留在身上,他自知不是对手,虚张声势的留下一句,“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之后,就连滚带爬的逃跑了。

温珀站在雨中,看着眼前的男人,心生暖意。

两人走进花店,温珀连忙拿了条干毛巾给他,看着他浑身淋得透湿,嘴角旁还有一块乌青,心里的愧疚就止不住的往外冒,温珀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

“我没事,一点小伤而已。”男人擦着湿漉漉的短发,云淡风轻的说。

“可是,我…”温珀本来还想表示心中的愧疚,却听到他说:“你这有药吗?”

温珀愣了一会儿,立马说:“有的,有的,你等等。”说完,她连忙从里面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药箱,然后从中拿出一个药瓶,“给你。”

他伸手接过,温珀本来以为他是要给自己上药,却不想,他拉过她的手,然后轻轻往上面抹药,温珀睁大眼睛,不敢呼吸的看着他,心跳的猛烈。

“疼吗?”他看着她手腕上的青紫问。

温珀摇摇头。

“刚刚那人是你前男友?”

“嗯。”温珀轻声应道。

说完后,两人没有再说话,温珀感受着他微凉的指尖,心微微颤动,过了一会儿,男人将药膏盖上递给她,“之后记得上药,我走了。”说罢,就打算离开。

温珀回过神来,连忙喊住他,指了指他的嘴角,“这药膏给你,你也记得擦一擦。”说完,温珀又从旁边拿出一大朵蓝玫瑰给他,“还有,对不起,这花给你,别拒绝,你收下我心里会好过些。”

男人无奈一笑,伸手接过,“谢谢。”

“应该是我说谢谢才对。”温珀看着他深邃的眼眸,心里涌上一丝冲动,“我能问,你的名字吗?”

“靳沉,你呢?”

“温珀。”她看着靳沉脸上的浅笑,心神微荡,没经过大脑说:“我能请你吃饭吗?”说完后,她才反应过来,面庞发烫,惊讶自己的大胆,“我,我,就是想向你道谢,我…”

“好。”靳沉干净利落的回答,让温珀愣了一会儿,随即笑逐颜开,立马说:“那就下个星期六晚上,可以嘛?”

靳沉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温珀看着他渐渐消失在雨中的身影,嘴角不自觉弯起。

星期六那天,温珀特意打扮了一番,差不多晚上七点的时候,靳沉穿着白衬衫和黑色西装裤出现在花店前,他浅浅一笑,声音低沉,“等很久了?”

“没有。”温珀略显害羞的摇摇头。

“那我们走吧。”

吃饭定在一家离花店不远处的西餐厅。

温珀其实并不很喜欢吃西餐,但是西餐厅却是一个不错的约会地点,略带昏黄的灯光笼罩着周身,轻扬优美的钢琴声缓缓流淌,温珀看着靳沉,心慢慢为他沉沦。

吃饭过程中,他们的谈话并不多,但是两人之间的气氛却恰到好处的和谐、美好。

吃完后,饭钱是温珀付的,本来靳沉准备付的,但是被温珀抢先一步,这顿饭本来就是她为了向靳沉道谢,没有要他付钱的道理。靳沉看她那样坚决,最后也就没有再坚持。

出了西餐厅,温珀准备回家,靳沉提出送她回去,两人走在夜幕中,微风轻拂,吹起她乌黑的发丝,昏暗的路灯,将他们两人的身影拉的修长……

“我到了,那…再见。”温珀停下脚步。

“嗯”

温珀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眸里藏着丝丝留恋,心中希望他提出挽留,但是到最后他也没有任何表示。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温珀心中泛起淡淡失落。

温珀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水,刚喝下一口,就听到敲门声,心中一喜,想着靳沉难道又来找她了。

但是开门的瞬间,温珀就后悔了,因为靳沉根本就不知道她家住几楼,她看着黑暗处的影子,身子慢慢僵硬……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