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11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从黑暗中渐渐现出一个人的身影,温珀看清来人,眉头紧皱,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李安杰,你还来找我干什么?我话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李安杰和平时有些不同,他脸色阴沉,眉眼间带着一丝戾气,温珀心中升起一丝害怕,准备关门,但是被李安杰用手扳住。

“你干什么?”温珀心慌的喊道。

“温温,你不是说和那个人没有关系吗?那为什么你们会一起回来?你还对他笑!”李安杰一步步逼近,脸色变得狰狞,额头的青筋微微凸起,仿佛在极力隐忍着情绪。

温珀害怕的往后退去,假装冷静的说:“安杰,你冷静点,我和他之间的确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是因为上次的事,我请客谢谢他。”

“你到现在还骗我!”李安杰一把打翻桌上的茶杯,大声吼道:“你就是因为和他好了,所以才要和我分手。温温,我那么爱你,在你生病的时候,对你不离不弃,世上哪还有男人能够像我对你这样。”

“安杰,够了,我很感激你在我生病的那段时间,为我付出的一切。但是感激并不是爱,我们两个之间真的不合适,你放手吧,不要搞的我们之间连朋友都没得做。”

“朋友?!我从来就没想过和你做朋友,温温,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李安杰眼底闪过狂热,他一步步靠近,将温珀逼到角落。

“安杰,你别乱来!”温珀心不受控制的乱跳,额角浸出薄汗,李安杰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锢住她的手,然后往后一推,将整个身子覆上去。

温珀拼命拍打,想要推开他,但是女人的力气始终比不上男人,李安杰轻轻松松用一只手便控制了她的力气,将她压在身下,“温温,别怕,我不会弄疼你的。”说完,李安杰伸手从裙底探去。

温珀惊的大叫,努力躲避他的触碰,但是没用,她感觉李安杰碰到自己的底裤,心中顿生悲哀,绝望的闭上眼睛,眼角滑出眼泪。

忽然,温珀感觉自己身上一轻,再睁眼时,发现李安杰已经倒地,冲进来的两个保安将他抓住。

“没事吧?”靳沉拿过一旁的薄毯给她盖上,轻声说。

温珀紧紧抓着身上的薄毯,摇了摇头,脸上的苍白和惊慌还未散去,靳沉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说:“没事了。”

李安杰被抓住后,明显激动,他冲温珀喊道:“温温,你快叫他们放开我,我是你男朋友,你快和他们说啊!你们放开我!”

“把他带到警察局,我们等会儿就来。”靳沉低声说。

“知道了。”

“警察局?!你算哪根葱,我和温温的事…”

“闭嘴吧。”两个保安粗暴的打断他的话,然后将他带出了房间。

房间一下子陷入沉静,温珀看着靳沉,“你怎么会上来?”

“我在外面一直等你上楼,看见你房间的灯亮了,正准备走,结果从窗帘里看到两道身影,心想可能不好,为了保险,所以我去喊了保安,幸好赶上了。”

“谢谢。”如果不是靳沉,温珀不敢相信今晚会发生怎样可怕的事。

靳沉眼眸幽深,流光波动,低声说:“不用那么客气。”

之后,靳沉陪她一起去了警察局,本来按照靳沉的意思,是要起诉李安杰的,但是温珀看着李安杰父母苦苦哀求的模样,又想到之前李安杰对自己的种种好,心一软,就放弃了起诉。

但是李安杰还是要被关在拘留所一段时间,作为惩罚,并且李安杰的父母保证,以后一定会严加监督儿子,绝对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

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夜风吹来,带来一丝凉意,温珀不自觉摸了摸胳膊,看着身旁的靳沉,觉得心暖,“今天晚上麻烦你了。”

“其实你不必那么客气,这种事换谁都不会坐视不管。”靳沉双手插兜,神色淡然,缓缓说道。

温珀看着他不语,心里暗自说道,可是救我的人终究不是别人,而是你。

两人走到她家楼下,靳沉说:“你上去吧,等你进屋我再走。”

温珀点点头,往楼上走去,进到房间后,她打开灯,然后走到窗户边,微微掀开窗帘的一角,看到站在路灯下的靳沉。

忽然,靳沉抬头,两人的视线不期而遇的撞到一起,温珀惊的连忙伸回手,过了一会儿,待她再拉起窗帘时,路灯下已经没了他的身影……

那天之后,李安杰果然没有再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日子平淡且忙碌的过着,她和靳沉之间好像回到了原点,他来买花的时候两人聊上几句,然后点到为止,再没有深交。

温珀很想和他进一步交往,但是靳沉身上好像藏着很多秘密,一种深深的疏离搁在他们之间,让温珀害怕踏出那一步,她怕说出心中的情意后,靳沉会离得远远的。

八月的一个星期六,靳沉没有出现在花店,温珀心中生出隐隐的焦虑,但是她安慰自己,或许他是因为什么事耽搁了,所以不能来。

但是之后的三个星期,他都没有来买花。

温珀心中被巨大的伤心和失落填充,她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要靳沉的联系方式,现在他不来花店,他们之间的联系就彻底断了,人海茫茫,她都不知道要去哪儿找靳沉。

那段时间,温珀心情低落,觉得往日看着喜欢的花朵,在她眼中都失了颜色。

八月底的一天,温珀正准备下班,忽然,门上的风铃响了起来,她转身去看,愣在原地。

“下班了?”靳沉脸上带着一丝疲倦,他浅浅一笑。

“没,没有,一朵蓝玫瑰,是吗?”温珀尽力压住心里的喜悦。

靳沉点点头。

温珀连忙将一朵蓝玫瑰递给他,在他准备拿钱的时候,她连忙说:“不用了,这朵我送给你,如果你拒绝我会伤心。”

靳沉无奈一笑,“好吧,那我收下了。”他拿过蓝玫瑰,准备转身离开,温珀在身后喊住他,“靳沉。”

靳沉转身,看着她。

温珀深吸了一口气,紧张的看着他,薄唇轻启,“我可以做你女朋友吗?”

温珀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嘴角不自觉上扬,脑海中不自觉浮现今天傍晚的事。

她说完那句话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温珀看他没说话,以为他不愿意,“没关系…你…不用觉得尴…”最后那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听到靳沉说:“你认真的?”

温珀连忙点头。

“那…我考虑考虑。”

虽然,靳沉只说会考虑,但是温珀还是开心的不行,本来一开始表白,她就没想他会马上答应,毕竟两人之间的交往并不多,现在他能给自己一个机会,没有马上拒绝她,就已经很好了。

温珀拿过手机,在按键上快速的按着,打打删删,不知道该发什么,最后就发了晚安过去。

大约十分钟后,温珀收到他发来的信息,“晚安,好梦”,简单的几个字,让温珀激动了很久,直到深夜才慢慢睡去。

之后的日子,温珀总是会经常和靳沉联系,两人会一起去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靳沉对她很好,无论她想要什么,他都会尽力满足,虽然两人现在没有确认恋人关系,但是在温珀看来,他们两个现在和恋人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和靳沉越是亲近,温珀越觉得他身上藏着一些秘密,以前,她以为靳沉性格如此,但是接触之后,她觉得他是在故意隐瞒一些东西。

温珀曾问他,没有来花店的那一段时间去哪儿了,他说是去出差,可是当温珀进一步问他在哪里工作、去哪里出差时,他就不愿再多说了。

而且,温珀问他为什么买蓝玫瑰,他说是为了装饰自己的房间,但是温珀有一次去他家,发现他家里根本没有蓝玫瑰,甚至连个能插花的瓶子都没有。

还有,靳沉每个星期六都会消失一整天,问他原因,他只说忙工作。

后来,温珀终于知道他这样做的原因,只是这个理由,她根本不能接受。

有天晚上吃饭的中途,靳沉去上厕所,手机落在桌上。

忽然,手机响起,温珀瞥了一眼手机屏幕,医院两个字赫然入目,当她准备接起的时候,电话挂断了。

靳沉回来后,看了一眼手机,然后走到外面打电话,温珀在远处看着他的脸色变得焦急、难看。

半响后,他进来,对温珀说:“温温,我有点事,要先走,对不起了。”

“有事你就先忙吧,我没关系。”温珀浅笑说道。

靳沉面露抱歉,然后转身走了。

温珀看着靳沉远去的身影,脸上的笑渐渐收起,然后迅速拿起包出门,拦下一辆出租车跟在靳沉的车后面。

靳沉车子行驶一段时间后,停在了盛和医院门口,然后只见靳沉匆匆下车,快速的往医院里走去,温珀悄悄跟在身后。

医院人很多,再加上靳沉心急,根本没有发现跟在他身后的温珀,最后温珀看到靳沉进了一间病房。

温珀悄悄躲在门口,往里探去,看到白色病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女人,她身上插着很多管子,看起来病的很严重,她的床头摆着一个花瓶,里面放着一朵快要枯萎的蓝玫瑰。

然后,温珀看到,靳沉坐在女人的床边,紧紧握着她的手,脸上满是担忧和紧张,这样的靳沉她从来没有见过,不知为何,她的心中升起一丝恐惧。

“温温!”忽然,一道苍老沙哑的女声响起,温珀往后望去。

一个头发半白,满脸皱纹的中年妇女出现在温珀面前,她神色激动,眼眶红润,温珀满脸疑惑的看着她,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女人。

突然,门开了,靳沉惊讶的看着温珀,“温温,你怎么来了?”

中年妇女看着靳沉,也吃惊道:“小靳,不是你带温温来的吗?”

温珀看看靳沉,又看看那个中年女人,只觉得脑子一片混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看着靳沉,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医院楼下的咖啡厅里,温珀看着眼前两个沉默不语的人,眉头紧皱,半响后,靳沉开口道:“我来说吧。”

温珀看着他,“温温,接下来,我说的一切,你可能很难接受,但是希望你能不要太激动。”靳沉顿了一下,“这位是你的亲生母亲,温月眉,刚刚你在病房里看到的那个女人,是你的妹妹,温晚。”

温珀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立刻坚决道:“不是!我没有妈,我一生下我妈就死了。”

温月眉眼眶湿润,两行清泪从眼角流出,哽咽道:“温温,对不起,妈对不起你……当初,妈识人不清,和一个坏男人在一起,几个月后,他把我甩了,之后我又发现自己怀了孕,我很害怕,不敢去流掉,十个月后,我生了你。当时我才18岁,根本没有能力养你,所以只能狠心将你扔在孤儿院门口。对不起,对不起…”说到最后,她满脸是泪。

温珀看着她,强忍着眼泪,小时候,她总是会想,到底是因为什么父母要将自己扔掉?看着别人一个个家庭幸福美满,只有她形单影只,她就觉得委屈、难过。后来,渐渐大了,她才慢慢放下这份委屈,但这件事始终像一根针一样扎在她的心里,只要碰一下,就会疼痛不已。

温珀假装冷静的说:“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现在来找我还有什么意义,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靳沉拍了拍温月眉的肩膀,小声安慰了两句,然后说道:“我们找你,是因为温晚。她现在是肾衰竭晚期,只有换肾才能活下去。而唯一能救她的人是你,只有你的肾和她匹配。所以,我求你,救救她。”

“所以…你…接近我,是为了温晚?”温珀一滴泪悄无声息落下,“她是你什么人?”虽然这个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但是温珀还是想要听他亲口说出。

“她是我未婚妻。”

温珀感觉自己脑子轰的一声,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四肢变得僵硬,嗓子眼好像被人扼住,说不出话。

过了许久,温珀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说?这样欺骗我,有意思吗?”

“不怪小靳,是我,没有胆量站在你面前,所以他才会…”

“我没问你。”温珀冷冷的打断,看着靳沉。

靳沉望着她的眼睛,眼底闪过一丝沉痛,“我本来是想说的,但是事情到最后,不受我控制,面对你,我始终说不出真相。”

她冷笑一声,眼里满是伤痛,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她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温珀看着眼前两人,心里一狠,也想让他们尝尝痛的滋味,“凭什么你们以为我会救她,她和我有什么关系!妹妹?别搞笑了,我没有爸妈,没有姐妹,我只有自己。所以,我干嘛要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白白失去我的一个肾!我不是圣人。”

“温温…”靳沉准备说话,但是被温珀打断。

“你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温珀红着眼睛盯着他,“你们不要白费力气了,我不会救她的,你们死了这条心吧!”说完,温珀拿起包冲出了咖啡店。

温月眉看着跑出去的温珀,泪流的更凶,“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温温…”

“阿姨,别自责了…”靳沉看着温珀远去的身影,眼眸渐渐深邃。

温珀跑出咖啡店后,外面瓢泼大雨,狂风大作,路上的行人都赶紧躲雨,只有她一个人在雨中走着,双眼无神,满脸凄楚。

温珀的心仿佛被狠狠撕裂般疼痛,疼的难以呼吸,她走在雨中大哭,路上的人像看疯子一样看她。

一切都是假的……她永远只是一个人……

忽然,她脑袋一疼,眼前一黑,神志不清的往地上倒去……

靳沉接到温珀同意做手术的消息时,激动不已,温母也是开心的不行。

靳沉疑惑温珀为什么突然改变决定,但是她不愿再与自己多说一句,靳沉也自知毫无立场,不敢再问。

手术很成功,两个人都安然无恙。

靳沉一直轮流照顾她们两人,然而在一个傍晚,温珀从医院消失了,无论他怎么找,都找不到她的身影。

一个多月后,温晚出院了,他和温母陪在她身侧,他们三人一起上车,当靳沉准备上车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一道视线看着他,他转头看去,但是谁也没发现,只怪自己多心。

当车渐渐开走后,从树后走出来一个人,是温珀。

她穿着病服,满脸憔悴,嘴角带着浅浅的笑,直到车从视线中消失,她才转身离开。

她脑子里有一个大血块,医生说可能是车祸留下来的后遗症,因为压迫了神经,所以动不了手术,只能靠药物延迟,保守估计她可能还有半年的时间。

温珀本来是不打算救温晚的,但是她违背不了自己的心,那是自己妹妹,即使她没和自己相处过一天,没喊过她一句姐姐,但她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这是她怎样都否定不了的。

况且,温珀和她之间总是要留下一个,既然自己已经没有救了,那还不如将生的机会给她。

温珀看着从树枝中投下的阳光,微微一笑,今天可真是个好天气。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11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从黑暗中渐渐现出一个人的身影,温珀看清来人,眉头紧皱,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李安杰,你还来找我干什么?我话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李安杰和平时有些不同,他脸色阴沉,眉眼间带着一丝戾气,温珀心中升起一丝害怕,准备关门,但是被李安杰用手扳住。

    “你干什么?”温珀心慌的喊道。

    “温温,你不是说和那个人没有关系吗?那为什么你们会一起回来?你还对他笑!”李安杰一步步逼近,脸色变得狰狞,额头的青筋微微凸起,仿佛在极力隐忍着情绪。

    温珀害怕的往后退去,假装冷静的说:“安杰,你冷静点,我和他之间的确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是因为上次的事,我请客谢谢他。”

    “你到现在还骗我!”李安杰一把打翻桌上的茶杯,大声吼道:“你就是因为和他好了,所以才要和我分手。温温,我那么爱你,在你生病的时候,对你不离不弃,世上哪还有男人能够像我对你这样。”

    “安杰,够了,我很感激你在我生病的那段时间,为我付出的一切。但是感激并不是爱,我们两个之间真的不合适,你放手吧,不要搞的我们之间连朋友都没得做。”

    “朋友?!我从来就没想过和你做朋友,温温,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李安杰眼底闪过狂热,他一步步靠近,将温珀逼到角落。

    “安杰,你别乱来!”温珀心不受控制的乱跳,额角浸出薄汗,李安杰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锢住她的手,然后往后一推,将整个身子覆上去。

    温珀拼命拍打,想要推开他,但是女人的力气始终比不上男人,李安杰轻轻松松用一只手便控制了她的力气,将她压在身下,“温温,别怕,我不会弄疼你的。”说完,李安杰伸手从裙底探去。

    温珀惊的大叫,努力躲避他的触碰,但是没用,她感觉李安杰碰到自己的底裤,心中顿生悲哀,绝望的闭上眼睛,眼角滑出眼泪。

    忽然,温珀感觉自己身上一轻,再睁眼时,发现李安杰已经倒地,冲进来的两个保安将他抓住。

    “没事吧?”靳沉拿过一旁的薄毯给她盖上,轻声说。

    温珀紧紧抓着身上的薄毯,摇了摇头,脸上的苍白和惊慌还未散去,靳沉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说:“没事了。”

    李安杰被抓住后,明显激动,他冲温珀喊道:“温温,你快叫他们放开我,我是你男朋友,你快和他们说啊!你们放开我!”

    “把他带到警察局,我们等会儿就来。”靳沉低声说。

    “知道了。”

    “警察局?!你算哪根葱,我和温温的事…”

    “闭嘴吧。”两个保安粗暴的打断他的话,然后将他带出了房间。

    房间一下子陷入沉静,温珀看着靳沉,“你怎么会上来?”

    “我在外面一直等你上楼,看见你房间的灯亮了,正准备走,结果从窗帘里看到两道身影,心想可能不好,为了保险,所以我去喊了保安,幸好赶上了。”

    “谢谢。”如果不是靳沉,温珀不敢相信今晚会发生怎样可怕的事。

    靳沉眼眸幽深,流光波动,低声说:“不用那么客气。”

    之后,靳沉陪她一起去了警察局,本来按照靳沉的意思,是要起诉李安杰的,但是温珀看着李安杰父母苦苦哀求的模样,又想到之前李安杰对自己的种种好,心一软,就放弃了起诉。

    但是李安杰还是要被关在拘留所一段时间,作为惩罚,并且李安杰的父母保证,以后一定会严加监督儿子,绝对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

    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夜风吹来,带来一丝凉意,温珀不自觉摸了摸胳膊,看着身旁的靳沉,觉得心暖,“今天晚上麻烦你了。”

    “其实你不必那么客气,这种事换谁都不会坐视不管。”靳沉双手插兜,神色淡然,缓缓说道。

    温珀看着他不语,心里暗自说道,可是救我的人终究不是别人,而是你。

    两人走到她家楼下,靳沉说:“你上去吧,等你进屋我再走。”

    温珀点点头,往楼上走去,进到房间后,她打开灯,然后走到窗户边,微微掀开窗帘的一角,看到站在路灯下的靳沉。

    忽然,靳沉抬头,两人的视线不期而遇的撞到一起,温珀惊的连忙伸回手,过了一会儿,待她再拉起窗帘时,路灯下已经没了他的身影……

    那天之后,李安杰果然没有再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日子平淡且忙碌的过着,她和靳沉之间好像回到了原点,他来买花的时候两人聊上几句,然后点到为止,再没有深交。

    温珀很想和他进一步交往,但是靳沉身上好像藏着很多秘密,一种深深的疏离搁在他们之间,让温珀害怕踏出那一步,她怕说出心中的情意后,靳沉会离得远远的。

    八月的一个星期六,靳沉没有出现在花店,温珀心中生出隐隐的焦虑,但是她安慰自己,或许他是因为什么事耽搁了,所以不能来。

    但是之后的三个星期,他都没有来买花。

    温珀心中被巨大的伤心和失落填充,她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要靳沉的联系方式,现在他不来花店,他们之间的联系就彻底断了,人海茫茫,她都不知道要去哪儿找靳沉。

    那段时间,温珀心情低落,觉得往日看着喜欢的花朵,在她眼中都失了颜色。

    八月底的一天,温珀正准备下班,忽然,门上的风铃响了起来,她转身去看,愣在原地。

    “下班了?”靳沉脸上带着一丝疲倦,他浅浅一笑。

    “没,没有,一朵蓝玫瑰,是吗?”温珀尽力压住心里的喜悦。

    靳沉点点头。

    温珀连忙将一朵蓝玫瑰递给他,在他准备拿钱的时候,她连忙说:“不用了,这朵我送给你,如果你拒绝我会伤心。”

    靳沉无奈一笑,“好吧,那我收下了。”他拿过蓝玫瑰,准备转身离开,温珀在身后喊住他,“靳沉。”

    靳沉转身,看着她。

    温珀深吸了一口气,紧张的看着他,薄唇轻启,“我可以做你女朋友吗?”

    温珀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嘴角不自觉上扬,脑海中不自觉浮现今天傍晚的事。

    她说完那句话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温珀看他没说话,以为他不愿意,“没关系…你…不用觉得尴…”最后那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听到靳沉说:“你认真的?”

    温珀连忙点头。

    “那…我考虑考虑。”

    虽然,靳沉只说会考虑,但是温珀还是开心的不行,本来一开始表白,她就没想他会马上答应,毕竟两人之间的交往并不多,现在他能给自己一个机会,没有马上拒绝她,就已经很好了。

    温珀拿过手机,在按键上快速的按着,打打删删,不知道该发什么,最后就发了晚安过去。

    大约十分钟后,温珀收到他发来的信息,“晚安,好梦”,简单的几个字,让温珀激动了很久,直到深夜才慢慢睡去。

    之后的日子,温珀总是会经常和靳沉联系,两人会一起去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靳沉对她很好,无论她想要什么,他都会尽力满足,虽然两人现在没有确认恋人关系,但是在温珀看来,他们两个现在和恋人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和靳沉越是亲近,温珀越觉得他身上藏着一些秘密,以前,她以为靳沉性格如此,但是接触之后,她觉得他是在故意隐瞒一些东西。

    温珀曾问他,没有来花店的那一段时间去哪儿了,他说是去出差,可是当温珀进一步问他在哪里工作、去哪里出差时,他就不愿再多说了。

    而且,温珀问他为什么买蓝玫瑰,他说是为了装饰自己的房间,但是温珀有一次去他家,发现他家里根本没有蓝玫瑰,甚至连个能插花的瓶子都没有。

    还有,靳沉每个星期六都会消失一整天,问他原因,他只说忙工作。

    后来,温珀终于知道他这样做的原因,只是这个理由,她根本不能接受。

    有天晚上吃饭的中途,靳沉去上厕所,手机落在桌上。

    忽然,手机响起,温珀瞥了一眼手机屏幕,医院两个字赫然入目,当她准备接起的时候,电话挂断了。

    靳沉回来后,看了一眼手机,然后走到外面打电话,温珀在远处看着他的脸色变得焦急、难看。

    半响后,他进来,对温珀说:“温温,我有点事,要先走,对不起了。”

    “有事你就先忙吧,我没关系。”温珀浅笑说道。

    靳沉面露抱歉,然后转身走了。

    温珀看着靳沉远去的身影,脸上的笑渐渐收起,然后迅速拿起包出门,拦下一辆出租车跟在靳沉的车后面。

    靳沉车子行驶一段时间后,停在了盛和医院门口,然后只见靳沉匆匆下车,快速的往医院里走去,温珀悄悄跟在身后。

    医院人很多,再加上靳沉心急,根本没有发现跟在他身后的温珀,最后温珀看到靳沉进了一间病房。

    温珀悄悄躲在门口,往里探去,看到白色病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女人,她身上插着很多管子,看起来病的很严重,她的床头摆着一个花瓶,里面放着一朵快要枯萎的蓝玫瑰。

    然后,温珀看到,靳沉坐在女人的床边,紧紧握着她的手,脸上满是担忧和紧张,这样的靳沉她从来没有见过,不知为何,她的心中升起一丝恐惧。

    “温温!”忽然,一道苍老沙哑的女声响起,温珀往后望去。

    一个头发半白,满脸皱纹的中年妇女出现在温珀面前,她神色激动,眼眶红润,温珀满脸疑惑的看着她,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女人。

    突然,门开了,靳沉惊讶的看着温珀,“温温,你怎么来了?”

    中年妇女看着靳沉,也吃惊道:“小靳,不是你带温温来的吗?”

    温珀看看靳沉,又看看那个中年女人,只觉得脑子一片混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看着靳沉,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医院楼下的咖啡厅里,温珀看着眼前两个沉默不语的人,眉头紧皱,半响后,靳沉开口道:“我来说吧。”

    温珀看着他,“温温,接下来,我说的一切,你可能很难接受,但是希望你能不要太激动。”靳沉顿了一下,“这位是你的亲生母亲,温月眉,刚刚你在病房里看到的那个女人,是你的妹妹,温晚。”

    温珀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立刻坚决道:“不是!我没有妈,我一生下我妈就死了。”

    温月眉眼眶湿润,两行清泪从眼角流出,哽咽道:“温温,对不起,妈对不起你……当初,妈识人不清,和一个坏男人在一起,几个月后,他把我甩了,之后我又发现自己怀了孕,我很害怕,不敢去流掉,十个月后,我生了你。当时我才18岁,根本没有能力养你,所以只能狠心将你扔在孤儿院门口。对不起,对不起…”说到最后,她满脸是泪。

    温珀看着她,强忍着眼泪,小时候,她总是会想,到底是因为什么父母要将自己扔掉?看着别人一个个家庭幸福美满,只有她形单影只,她就觉得委屈、难过。后来,渐渐大了,她才慢慢放下这份委屈,但这件事始终像一根针一样扎在她的心里,只要碰一下,就会疼痛不已。

    温珀假装冷静的说:“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现在来找我还有什么意义,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靳沉拍了拍温月眉的肩膀,小声安慰了两句,然后说道:“我们找你,是因为温晚。她现在是肾衰竭晚期,只有换肾才能活下去。而唯一能救她的人是你,只有你的肾和她匹配。所以,我求你,救救她。”

    “所以…你…接近我,是为了温晚?”温珀一滴泪悄无声息落下,“她是你什么人?”虽然这个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但是温珀还是想要听他亲口说出。

    “她是我未婚妻。”

    温珀感觉自己脑子轰的一声,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四肢变得僵硬,嗓子眼好像被人扼住,说不出话。

    过了许久,温珀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说?这样欺骗我,有意思吗?”

    “不怪小靳,是我,没有胆量站在你面前,所以他才会…”

    “我没问你。”温珀冷冷的打断,看着靳沉。

    靳沉望着她的眼睛,眼底闪过一丝沉痛,“我本来是想说的,但是事情到最后,不受我控制,面对你,我始终说不出真相。”

    她冷笑一声,眼里满是伤痛,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她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温珀看着眼前两人,心里一狠,也想让他们尝尝痛的滋味,“凭什么你们以为我会救她,她和我有什么关系!妹妹?别搞笑了,我没有爸妈,没有姐妹,我只有自己。所以,我干嘛要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白白失去我的一个肾!我不是圣人。”

    “温温…”靳沉准备说话,但是被温珀打断。

    “你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温珀红着眼睛盯着他,“你们不要白费力气了,我不会救她的,你们死了这条心吧!”说完,温珀拿起包冲出了咖啡店。

    温月眉看着跑出去的温珀,泪流的更凶,“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温温…”

    “阿姨,别自责了…”靳沉看着温珀远去的身影,眼眸渐渐深邃。

    温珀跑出咖啡店后,外面瓢泼大雨,狂风大作,路上的行人都赶紧躲雨,只有她一个人在雨中走着,双眼无神,满脸凄楚。

    温珀的心仿佛被狠狠撕裂般疼痛,疼的难以呼吸,她走在雨中大哭,路上的人像看疯子一样看她。

    一切都是假的……她永远只是一个人……

    忽然,她脑袋一疼,眼前一黑,神志不清的往地上倒去……

    靳沉接到温珀同意做手术的消息时,激动不已,温母也是开心的不行。

    靳沉疑惑温珀为什么突然改变决定,但是她不愿再与自己多说一句,靳沉也自知毫无立场,不敢再问。

    手术很成功,两个人都安然无恙。

    靳沉一直轮流照顾她们两人,然而在一个傍晚,温珀从医院消失了,无论他怎么找,都找不到她的身影。

    一个多月后,温晚出院了,他和温母陪在她身侧,他们三人一起上车,当靳沉准备上车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一道视线看着他,他转头看去,但是谁也没发现,只怪自己多心。

    当车渐渐开走后,从树后走出来一个人,是温珀。

    她穿着病服,满脸憔悴,嘴角带着浅浅的笑,直到车从视线中消失,她才转身离开。

    她脑子里有一个大血块,医生说可能是车祸留下来的后遗症,因为压迫了神经,所以动不了手术,只能靠药物延迟,保守估计她可能还有半年的时间。

    温珀本来是不打算救温晚的,但是她违背不了自己的心,那是自己妹妹,即使她没和自己相处过一天,没喊过她一句姐姐,但她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这是她怎样都否定不了的。

    况且,温珀和她之间总是要留下一个,既然自己已经没有救了,那还不如将生的机会给她。

    温珀看着从树枝中投下的阳光,微微一笑,今天可真是个好天气。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