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14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你不爱他,为什么还要跟他结婚?”

清晨,奢华的豪宅大厅内,许馨月端坐在沙发上,眼睛直视着姐姐许迎雪,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直直地垂在腰间。

两人曾经立下誓言,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爱情,可如今许迎雪却抛弃相恋五年的男友,选择嫁给了一个富商,以那老头子的年纪都可以当他们的父亲了。

“要是爸还在世的话,肯定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爸只要我们幸福就好了。”许迎雪在主沙发上靠着,姿态优雅地撩了撩秀发,眉目间具是万般风情,与妹妹许馨月的黑长直不同,她留了一头火红色的大波浪。

“你觉得你现在幸福吗?”

“幸福?当然幸福了。”许迎雪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眼睛盯着天花板上那顶水晶琉璃灯,“以前我吃顿饭都要掂量一下钱包,现在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连眼睛都不用眨一下。”

“那秦昊怎么办?”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后许馨月又有些后悔地暗暗捏了一下自己的手心。

“让给你好了,你不是一直都喜欢他吗?都这么多年了,你看他的眼神还是那个样子,别以为我这个做姐的什么都不知道。”

让给我?许馨月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喉头甚至还能感觉到一丝血腥味。

她和许迎雪虽然以姐妹相称,但是实际上她只比许迎雪晚出生十几分钟。上大学的时候,许馨月暗恋学长秦昊,却被姐姐许迎雪横刀夺爱。感情上向来没有先来后到,只是性格内敛的许馨月羞于表白罢了,没想到就这样错失了自己的初恋。

这些年,每每看到姐姐跟自己喜欢的人出双入对,许馨月的心都像是被蚂蚁啃噬,她想过移情别恋,却发现始终放不下这段感情,这其中的偏执连她自己都难以理解。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千万别后悔。”许馨月说完这句起身就要走,脚步挪到门口又停了下来——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秦昊苦苦哀求时的样子。

是的,她今天是应了秦昊的请求,过来劝许迎雪回心转意的。可是眼前这个被金钱迷惑了双眼的许迎雪还回得去吗?这样的许迎雪,还有可能心甘情愿再回去陪秦昊过苦日子吗?

不能!况且,她也不是真心希望他们再复合吧!想到这里,许馨月咬紧了嘴唇。

“还有什么事吗?”许迎雪的声音懒洋洋地从大厅飘来。

“没事,婚礼的日期订好了发个微信给我。”她将手搭在冰冷的门把上,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市区,经过一片嘈杂的农贸市场,穿过一条狭窄的旧巷,许馨月站在了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前。

犹豫了许久,她最终还是踏上了那条潮湿的楼梯,于四楼的拐角处掏出钥匙,打开了那道紧闭的铁门。

随着吱呀呀的响声,一番零乱的景象呈现在了眼前,酒精夹杂着烟味充斥着整个房间,许馨月皱了皱眉,弯腰捡起了脚下的一件灰外套。

桌上的快餐盒,烟灰缸的烟头,喝剩下的半瓶白酒,正忙碌收拾的时候,一双手突然从身后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吓得她浑身一颤,险些叫出声来。

“你……在家啊!我还以为……你出去了。”许馨月侧了侧脸,扑面而来的热气带着浓郁的酒味,她的俏脸微红,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现在的秦昊满脸的胡渣,头发乱糟糟的,看上去比市场见到的那些流浪汉还要颓废,可在许馨月的眼里还是那般英俊不凡。

“迎雪,你终于回来了……”秦昊满身酒气,醉眼迷离地开口,脸上还有未曾干透的泪痕。

只一句话,便将许馨月刚燃起的一丝温暖在顷刻间化成冰点。

“她不会回来了,你死心吧!”许馨月转过脸,对上了秦昊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

“馨月?”腰间的手像是触电般迅速抽离,这个动作让她的心又冷了几分。

“对不起,你们太像了,我……”秦昊无力地垂下双肩,背靠着墙壁点燃了一根香烟,烟雾弥漫处透着一股子凄凉。

对不起?许馨月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三个月了,她几乎每天都来这里陪他,试图带他走出这个感情的泥潭,可是到头来,越陷越深的却是她自己。

三个月的时间,就算她付出再多,也未曾在他的心里留下哪怕半寸的位置,他爱着的,记挂着的,永远都是曾经抛弃过他的那个女人。

“中午想吃什么?”许馨月强打精神,将脏衣服丢到桶里一件件地仔细清洗着,就连许迎雪也未曾这样贤惠过。

“随便,要不还是点外卖吧!”

“怎么,我做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吗?”

“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不想麻烦你。”语气平缓,客气得像是一对……陌生人。

“那你叫外卖吧!”许馨月把洗了一半的衣服扔回桶里,转身就往门外走,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我再也不想管你了,你要怎样都随你的便。”

“馨月……”秦昊上前拉住她的手腕,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表情。

“你到底还要消沉到什么时候,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许馨月回头,泪水再也禁不住,夺眶而出。

冰冷的房间里,两个人僵持了许久,相对无言。

秦昊一只手拉着许馨月,另一只手紧紧握成拳头,有几次想要开口说话,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让我走吧!”许馨月轻轻拨离手腕上那几根修长的手指,在肌肤短暂接触的那会儿,心里多想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紧紧拥入怀中,哪怕是一声挽留也好,她都愿意放下女人的矜持死皮赖脸地选择留下来。

可惜,直到她的脚步踏出房间,房里的男人也没有再说半句话。

“是我不够好么?还是我没有她漂亮。”许馨月站在门口,还是不甘心地回头问了一句。

秦昊呆立着,默默地摇了摇头。

“许迎雪都看出来我喜欢你,你也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秦昊点了点头。

“五年了,呵,我都不知道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许馨月将铁门慢慢关闭,吃力的样子像是在关上一道心门。

她要逃离这里,离开这个她幻想了无数次,也刺痛了无数次的地方。

五年的时间,她爱的人还是不爱她,而她也无法再爱上别人。

一遇杨过误终身么?她突然想起这句话,竟是泪流满面地笑起来。

据说,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一辈子只会真正爱一次,痛彻心扉地爱过之后,心里就会结成一片贫瘠的盐碱地,再难在上面生长出别的东西。

许馨月在最好的年纪遇到秦昊,她心动过,爱过,却只能恨自己明白得太晚,恍惚间就已经成了这爱情的第三者。

我这辈子怕是再难爱上任何人了吧!

她怅然若失地站在楼梯口,之前还艳阳高照的天,忽然下起了大雨,路上的行人,有人神色慌张地奔跑,有人站在屋檐下懊恼地抬头望天,也有人从包里拿出雨伞,脸上挂着料事如神的微笑。

她本可以选择退回到那个小小的房间,可惜那个地方终究不属于她,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向前,头也不回的那种。

“正好,很久没有淋过雨了。”白色的长裙随风而动,孤身倩影落入雨景中,她走得很慢,既没有举伞也没有躲雨,跟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

奔跑的人放慢了脚步,屋檐下的人目送着她,举伞的人纷纷让开了一条道,全世界都在看着这个失魂落魄的女人……

两个月后,许迎雪的婚礼如期举行,在偌大的婚礼现场唯独没有看到秦昊的身影。

想来也是,他自尊心这么强,怎么可能来参加前女友的结婚典礼。

看着奢华的排场和许迎雪脸上洋溢着的笑容,许馨月的心里多少也有些理解姐姐当初的想法。

自从父母意外离世之后,他们两姐妹确实吃了太多的苦,尤其是许迎雪,作为姐姐,她已经独自承受了太多太多。其实说起来,她不过比自己大十几分钟罢了。

“许迎雪,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司仪问。

“我……愿意。”许迎雪握着话筒,眼睛里闪烁着泪花,是激动,是高兴,还是其他的什么,没有人知道。

“你们是否愿意为他们的结婚誓词作证?”司仪又朝着现场的观众问道。

“愿意。”众人齐声呐喊,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我反对!”一个声音从礼堂的大门口传来,众人纷纷回头。

秦昊西装笔挺地出现在红毯上,刚要纵身往前闯,然而这个时候,现场突然涌出来一群穿着制服的保安。

许馨月愣了神,回过头时,却发现许迎雪的脸上一片淡然,似乎早已经料到了这个意外,所以早早的做好了准备。

秦昊被高大的保安按了回去,身上还挨了重重的几拳,许馨月眼看不妙,连忙拨开人群将秦昊从地上拉起来,牵着他的手就往外跑。

许馨月眼看不妙,连忙拨开人群将秦昊从地上拉起来,牵着他的手就往外跑。

“怎么抢婚的情况跟我在电视上看的不一样?”秦昊仰着鼻青脸肿的头,一套西装被撕得乱七八糟,竟然一边跑还一边冲着许馨月傻笑。

“没抢成还这么高兴的我也是头一次见。”许馨月的耳边满是呼呼的风声,看着秦昊现在的样子,也露出了笑容。

“我本来,就没打算,真的抢婚,我也知道,她不会跟我走。”拐角处,秦昊拉着许馨月靠在墙壁上呼呼喘着粗气。

“那你还来?”

“我就是想告诉那个老头子,还是有人愿意为她奋不顾身的……要好好珍惜她。”秦昊说到这里咳嗽了一阵,脸色也苍白了许多,他把手伸进怀中,从破烂的西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精美的物件。

“怪不得你刚才一直死死地护着胸口,原来是为了这……”许馨月话说到一半,愣在了当场。

“你说得对,我不该再消沉下去。本来想把这个东西当场还给她,看来是没机会了,不如你替我交给她吧!”秦昊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却见许馨月像是丢了魂似的杵在原地,脸上的表情惊诧到无以复加。

“你怎么了,中邪了?”秦昊晃了晃手。

“这,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在你的手里?”许馨月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秦昊手里的那本日记。

她似乎明白了一切……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