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14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这是你姐写给我的啊!我就是因为这个才爱上她的。”

秦昊将日记本摊开,手指摩挲着上面每一个工整的字迹,有些地方的墨水已经淡化,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如果,我说这些都是我写的,你信吗?”许馨月捏着衣服的一角,嘴唇咬成了一条线,五年多以前,她丢了一本写了一年多的日记本,日记里都是她暗恋秦昊时写下的点点滴滴,甚至还有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为心上人作的诗。

“与君初识空余憾,再遇悬月已难眠……”她淡淡地念着,像是自言自语。

“春阳绿柳随风去,唯盼与君度华年。”秦昊紧跟着念出了下半句,这下换成他目瞪口呆了。

“这本日记,真的是你写的?”

“这本日记我虽然没有署名,但是在扉页的部分画了一枚月亮。”

“许馨月,月亮。”没错,秦昊不止一次地翻看过那本日记,在扉页的部分的确画了一个弯月,月亮里面还写着他的名字……

“我不知道我姐当年为什么要把这个日记本偷偷送给你,总之你误会了,这是我写的,不是她。”

“是么……”秦昊忽然低下头,“可惜,就算是你写的也无济于事了,我也许是因为日记爱上了一个人,但支撑我走过五年的不单单是一本日记,我爱许迎雪是真实的感受。或许五年前把这本日记送到我手里的人是你,我同样会爱上你,可是错了就是错了,时间不能倒退。”

说完,他将日记本轻轻地放到许馨月的手里,“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了,谢谢你。”

许馨月捧着这本日记,像是抱着自己的消失已久失而复得的孩子,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竟是如此……原来一切早在冥冥之中就已经错过了。秦昊因为她写的日记爱上了姐姐,可是,一直爱着秦昊的人,是她啊!是她许馨月啊……

视线在刹那间变得模糊,清润的液体滴落在书的封面上,许馨月的握着手里的物件,越发的用力,就连指尖都跟着发白。

她恨许迎雪盗取了她的日记,在明知道自己暗恋秦昊的情况下,还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将他从自己身边夺走。

可是秦昊呢?她是不是也该恨秦昊?他痴心不改,陷在一段挥之不去的感情之中无法自拔,就算得知了真相,也将她拒之了门外。

可最终,她却也只能转而恨自己,恨自己明明到了这个份上了,还在苦苦挣扎……这样的她跟秦昊又有什么区别?

人啊,总在爱情里迷失自己,想要通过不断地幻想来填补被爱的空缺,然而……

爱我的人为我痴心不悔,我却为我爱的人甘心一生伤悲……

转念半年过去,在这期间许馨月没有再去见过秦昊,倒是许迎雪时常向她问起他的情况。

“馨月,你该抽时间去看看他。”豪宅里,许迎雪说这句话的时候异常认真,听来更像是一种命令。

“你要是放心不下他,就自己去看他啊!既然放心不下,当初为什么又要抛弃他?”许馨月坐在沙发上,一提到秦昊神经立刻就紧绷起来。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当初把日记偷送给秦昊。”许迎雪深深叹了一口气,低垂的眼睫中透着一股无奈与悲伤。

许馨月握住冒着热气的茶杯,没有说话。

“你不说话,那就是还怪我了。”当年,许迎雪见妹妹苦恋秦昊却一直羞于表白,就私自把那本日记交给了秦昊。

不曾想,许馨月根本没有在日记里署上自己的姓名,等到秦昊捧着花请求许迎雪做他的女朋友时,许迎雪竟一时之间慌了神。

因为一来二往之间,她发现自己也已经喜欢上了这个阳光帅气的男生。在那个青葱岁月间,感情都是自私的,哪怕是亲姐妹。

“在这件事上,我的确对不起你。”许迎雪伸手从皮包中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许馨月的眼前。

“怎么,觉得亏欠我,所以用钱来赔偿我?许迎雪,你未免也太欺负人了吧!以为钱可以……”

“这些钱不是给你的。”许迎雪打断了她的情绪“我欠你的,一定会还给你,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你究竟什么意思?”从许迎雪的眼中,许馨月看出了一些端倪,心中立刻升腾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早在一年前,秦昊就被诊断出患有慢性白血病。”

“什么?”许馨月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将茶杯也打翻在了地上,脑袋里像是被灌入了一瓶开水,在阴暗的角落里沸腾,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根据当年医生的推断,他的病情到现在很有可能已经恶化了,如果再不及时做骨髓移植,很有可能……”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许迎雪的脸上。

“你明知道他有绝症,为什么还要在那个时候抛弃他?”许馨月握紧双拳,一想到秦昊孤身在那间阴冷的出租屋里苟延残喘,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洪水再也停不下来。

“我也不想,我也不想啊!”许迎雪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巴,好让自己哭得不太大声,“如果那个时候我不离开他,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是啊!以许迎雪和秦昊以前的条件,就算再加上许馨月,也无法应对高昂的医疗费用。

再深情的陪伴,也救不了深爱的人。

“这张卡里有30万,如果不够,我再想办法。”许迎雪抹干净脸上的泪水,右手拂着微微隆起的肚子。这些钱一部分是结婚时的彩礼钱,还有一部分是她怀孕之后丈夫奖励给她的。

“这些钱是你的,应该你给他。”许馨月低着头,打过许迎雪耳光的那只手掌传来一阵刺痛。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我已经回不去了,现在可以陪伴他,带他度过难关的人只能是你。”许迎雪将银行卡硬塞到许馨月手中,接着就把她往门口推去。

“姐,姐……”许馨月一步一回头,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你告诉他,我现在过得很好。我这辈子知足了,剩下的日子,你帮我照顾好他。”许迎雪说完将门用力地关上,隔着厚厚的门板还能听到她呜呜的饮泣声……

 陈旧的居民楼内,许馨月站在铁门前,连敲了好久的门,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把手伸进包里,摸出一片生锈的钥匙,那是半年前秦昊交给她的,幸好她一直保留到现在。

门锁的转动传来一阵嘈杂之声,随着铁门打开,视线之中落入了一副破败不堪的景象。

房间的窗户被厚实的窗帘遮盖,哪怕是白天也是漆黑一片,地上散乱着各种白色的药片,还有一些红色的纸巾。

“谁……”一个沙哑又虚弱到极致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将许馨月的心紧紧地攥成了一团。

灯打开,昏黄的光线印出消瘦的轮廓,才半年不见,原先那个挺拔的秦昊已经病得脱了相,从他深陷的眼窝里还能看到彻夜难眠的痕迹。

“馨月……是你吗?”秦昊搓着干瘪的手,生怕再一次认错人,惹得许馨月不高兴。

“秦昊。”许馨月再也顾不得其他,一把抱住了秦昊,泪水再一次决了堤。

“迎雪把我的事都告诉你了?”秦昊轻轻抚着许馨月的后背,“哭什么,我这不是还活着么?”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要一个人默默承受这些,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痛吗?”许馨月的拳头一下下地捶打在秦昊的胸口上,捶得他又一阵剧烈地咳嗽,才慌忙停了手。“走,我带你去医院。”

“不,不用了,我不想连累你。”秦昊推开许馨月的手,固执地回到床边 ,气氛顿时冷却了下来。

“这就是你一直拒绝我的原因吗?”许馨月站在房间里,丝毫没有退让的余地。

“迎雪当初离开我是对的,跟着我只会让她负债累累,最后还要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她都已经抛弃我了,我不想再把你往火坑里推。”

“你误会姐姐了,她离开你不是……”许馨月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许迎雪跟她说过,千万不能把真相告诉秦昊,不然他不会接受这笔钱……

“对,我姐确实是贪慕虚荣,但是我现在有钱救你了,你看。”许馨月说着,把那张银行卡递到了秦昊眼前,“这里有30万,只要找到跟你匹配的骨髓,你就有救啦!”

“你哪来那么多钱。”秦昊的眼中闪过一丝生的希望,转眼又表示怀疑。

“这是我姐给我的嫁妆,你也知道,我那姐夫特有钱……”

“他们的钱我不能要。”果然,哪怕是如此,秦昊都难以接受。

“你放心,这中间有一大部分都是我做项目赚的,我现在可会赚钱了。”许馨月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松。

“馨月,不要骗我了,这钱就是许迎雪给你的,为了救我。”秦昊靠着床头的,眼窝里淌出一行眼泪,在这一瞬间,他明白了所有。

“竟然你都知道了,就应该明白姐姐的一片苦心。”许馨月无力地垂下手,低头看着自己鞋尖上的泥土。“姐姐要我告诉你,她现在过得很好,谢谢你陪她的这五年,这辈子她已经知足了。”

“过去了……都过去了,只要她真心过得好,我也觉得没什么了。”秦昊摆了摆手,突然豁达地一笑,“走吧!带我去哪家医院?”

“你都想通了?”

“我在这个房间里一个人待了大半年,面对生死之后,还有什么是不能想通的。”秦昊轻轻咳嗽几声,从身后摸出一本厚厚的日记本递到许馨月的手中。

“这本日记我写了半年,算是给我写日记的那个女孩一个交代,本来想死后交给你,看来计划又赶不上变化了。”

许馨月接过日记本摊开,扉页上清晰地画着一枚弯月,像极了她微微勾起的嘴角……

几个月后,秦昊独自一人出了院,他刻意让护士隐瞒了自己的出院日期,他只想一个人远走高飞。

住院的几个月里,许馨月对自己的照顾无微不至,或许这个固执的小姑娘早已把自己心里那道伤口缝合了,可他无法面对她,他惭愧。

还有许迎雪,他何德何能,让这两姐妹都为自己倾尽所有,他苦了姐姐,让她嫁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更是耽误了妹妹,让她孤注一掷地守在自己身边,他无颜……

“喂,你想一个人偷溜呀?”正当他走出医院门口时,那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他右侧。

“你……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出院的?我不是让护士她们……”

“傻瓜,”许馨月双手环抱着,憋着笑容走到他身边,“我可不会再让你跑了。”说着她一把挽过了秦昊的臂弯。

“可我……我……我对不起你们……”秦昊紧皱着自己的眉头。

“你不必为姐姐感到可惜,她上次说,她老公对她很好,感情这种事,说不定慢慢磨就会有了,我看得出,她现在的日子,并没有开始那般煎熬了。”

秦昊松了一口气,许馨月的这番话让他十分欣慰:“我就怕……自己误了你们。”

“姐姐是不会耽误了,倒是我,”许馨月突然露出一脸坏笑,“你若再不想对我负责任,那你就是负心汉王八蛋。”

“我怎么了你?就要对你负责任?你可别乱说啊!”秦昊目光闪躲,瞬间红晕上了脸。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次,我趴在你床前睡着了你偷偷亲我的事!”

“哎呀,好了好了,走吧,这里太热了……”

“负责!”

“好好好……”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