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狗男女的勾当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偷..情..者的不义之财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16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吱呀”一声,笨重的大门应声而开。

莫琼雪低头跟着前面的妇人,小心翼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灰白色的石板路有些凹凸不平,沉闷的红木房带着一丝肃穆,整个宅子光线昏暗,只有几盏大红灯笼高高挂在屋梁上。

一路走来,莫琼雪没遇到几个人,偶尔经过的两三个,也都是像她一般,低着头沉默不语的走过,整个院子都透着一丝诡异。

“到了。”前面的妇人停下脚步,低沉喑哑的声音像经久不修的老木门,粗粝的可怕,她板着一张脸,毫无情绪的转过身看着莫琼雪,“从今往后,你就在这儿干活。”

莫琼雪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炊烟袅袅,阵阵饭香飘来,她连忙出声应下,满脸恭敬。

妇人斜眼看了她一下,然后挺直了背,微抬着下巴,神色倨傲的转身走了。

莫琼雪看着妇人离去的背影,纤细的眉微微皱起,半响后,她收回视线,直起身,进了厨房。

厨房里人不多,加上她总共四人,莫琼雪刚一进厨房,没有任何寒暄,就被指使去洗土豆,她拿起簸箕走到门口坐下,开始削土豆,心思微沉。

这个深宅大院,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阴森和诡异。

明明是大白天,但是整个宅子却昏暗不明,阴风阵阵,而且这里的人也奇怪,个个脸上都冷若冰霜,白着一张脸,仿佛毫无生气的死人。

莫琼雪心中升起一丝寒意,心中确信,这个宅子和姐姐的死一定有关系。

一想起姐姐,莫琼雪的心中就生出难言的悲伤。

她出身贫寒,家中一共有五口人,母亲早逝,她排行老二,上面是姐姐莫恬,下面有一个妹妹和弟弟,一家人生活困难。

姐姐莫恬只比她大一岁,但是成熟稳重,认真细心照顾一家人的生活,因为年龄相仿,性情相近,她们姐妹之间的感情很好。

莫琼雪本来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在今年月初的时候,姐姐突然对她说,父亲把她卖给平城张家做丫鬟了。

莫琼雪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就想去找父亲理论,但是被姐姐拦住,她满脸苦涩,只说没有用的。

其实,莫琼雪也明白,家里穷,父亲一个人根本养不起这么多人,而且父亲重男轻女,弟弟渐渐大了,以后还要娶妻生子,这样家里的开支就会更大,只靠田里的那点活,根本不够用。相反,女儿是赔钱货,反正大了,也是别人家的,还不如卖到别人家,赚点钱。

姐姐刚离开家的那段时间,还经常往家里寄信,但是差不多两个月后,莫琼雪就再也没收到过姐姐的信,她刚开始还以为是姐姐忙,没时间,但是没想到一个月后,她竟然收到姐姐去世的消息。

张家来信说,姐姐是在某天夜里突发疾病去世的,当时大夫诊断是患了某种传染病,为了避免传染,张家人就将她的尸体火化了,然后将她的骨灰和信一起寄了回来。

莫琼雪收到这个消息时,悲痛欲绝,她没想到,才离开不过几个月的姐姐,就这样去世了。

对于张家的说辞,莫琼雪感到怀疑,姐姐从小身体就很好,突发疾病这种事,是很小的几率。就算生病了,张家这么急着解决姐姐的尸体,也很奇怪。

况且,在这之前,姐姐一个多月都没有寄信回来,这其中一定有原因,姐姐在张家到底遇到了什么?

有太多的疑问堆在莫琼雪的心头,她决心要一个一个去解开。

张家是平城有名的大户人家,主要以制香闻名平城,他家的挽香阁是百年老店,到张毅龙手上,已经是第五代。

挽香阁的香不仅醇正且多样,无论你想要哪种味道的香,玫瑰香、木茶香、檀香……都能够在这里找到,而且你只需要在身上轻轻点上一滴,便会香气四溢,余味无穷,很多年轻女人都对此趋之若鹜,所以挽香阁的香常常一售而光。

如今挽香阁的当家人是张毅龙,说起他,也算是平城一奇。

以前张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张毅龙整日游手好闲,流连窑子和赌场,是众人眼中的败家子,本以为张家家产在他手中会败光,但是没想到张老爷子去世后,挽香阁在他手上却做的越来越好,完全超过往日光彩,众人虽然对此心生不满,但也只敢背后议论,毕竟张毅龙是平城一霸,无人敢惹。

但是也有人说,张毅龙能有今天,全凭他娶了一个好妻子。

张毅龙的夫人名叫王漾琳,年过四十,保养的却像十八岁少女,没人知道她的来历,好像她凭空就成了张毅龙的妻子,大家都说挽香阁真正的主人其实是王漾琳,但是事实是怎样,没人知道。

来张家也有段时间了,关于姐姐的消息,没有得到半分,但是她发现一件比较奇怪的事。

每隔一个星期,厨房管事便会将所有人赶出去,只留两个人在门口把守,然后偷偷关起门来煮东西,任何人都不准看。

那时厨房臭味熏天,恶心不已,让人只想作呕。

莫琼雪心中好奇,想要一窥真相,但是始终寻不得机会。

张家规矩甚多且严,莫琼雪行动处处受限,她每天被困在厨房这半大的地方,出不去半步,而且张家的奴仆疑心重,戒心强,莫琼雪每日干活都会被人盯着,当她尝试和那些人进一步接触时,他们会马上疏远,不愿和她交流半分。

莫琼雪一直在等待机会,她做低伏小,伪装自己,努力打消他们的疑虑,终于在一个月后,她寻得一个机会,进到内院。

那晚夜里,夫人身边的丫鬟静儿突然到厨房来,说夫人想要吃银耳羹,当时众人都睡了,只有莫琼雪还在厨房准备明早的素材。

当时静儿催的急,再加上莫琼雪心生私心,就故意没有去喊醒厨房其他人,而是自己动手做了一碗银耳羹。

莫琼雪端着银耳羹缓缓在黑夜中走着,天空很暗,没有一丝光亮,整个院子里寂静无声,只有风吹过树枝哗哗作响的声音,莫琼雪偷偷记住院子里的路。

忽然,她抬头看了一眼挂在房梁上的红灯笼,忽明忽暗的烛灯肆意摇曳,像一条灵巧的蛇,心里生出半分不安。

静儿看到莫琼雪跟在后面慢吞吞的,神色不耐:“快点!夫人等着吃呢!”莫琼雪连忙收回视线,端着银耳羹跟在她身后,穿过花园,走到内院,然后被领进一道门里。

刚一进去,莫琼雪就闻到一股异香,沁人心脾,丝丝入心,让人不自觉面红耳赤,心中生起一丝燥热。

“夫人,银耳羹来了。”静儿边说边给了她一个眼色,莫琼雪立刻摇摇头,将心里的那抹燥热散去。

她恭敬的往前移了两步,将手中的银耳羹抬高,并趁机偷偷瞄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

轻如蝉翼的纱帐微微扬起,隐约可见床上躺着一个妖娆纤细的身影,朦胧不清,随后,莫琼雪就听到富有磁性的女声,

“端进来。”

莫琼雪顺从的穿过纱帐,走到床边,那抹异香变得更加浓烈,莫琼雪额角微微浸出了汗,身子渐渐紧绷。

忽然,一只洁白修长的手伸到她面前,将她下巴微微抬起,莫琼雪看到一个穿着红色肚兜,风韵性感的女人站在她面前。

“你皮肤倒是不错。”女人眉眼一挑,嘴角微勾,随即俯身在她身上轻轻一嗅,“身上的味道也不错。”

莫琼雪低头轻声道:“夫人过奖了。”

王漾琳咧嘴一笑,鲜艳红唇似血般妖艳,她重新跌回到床上,直勾勾的看着她,“你倒是和个人,有几分相似。”

莫琼雪不敢搭话。

半响后,王漾琳开口道:“我要喝银耳羹。”

莫琼雪连忙端上,伺候王漾琳吃下,她刚吃了一口,眉头微蹙,“这不是我平时吃的那种。”

莫琼雪顿时吓得跪在地上,结结巴巴说道:“夫人恕罪,因为厨房其他人都已经睡了,奴婢就斗胆做了银耳羹,夫人若是不喜欢,我立刻回去重做。”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慢着。”王漾琳抬起鲜红的指甲,勾唇一笑,“我又没说不行,何必那么紧张。这银耳羹虽然和平日里的味道不同,但也别有一番滋味。”

莫琼雪的背被汗微微浸湿,低头不敢搭话。

王漾琳看她低头不语,顿时觉得无趣,脸上泛起困顿,摆了摆手,“出去吧,我累了。”

莫琼雪轻声应是,立刻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忽然门开了,走进一个中等身材,面色阴郁的男人,擦肩而过时,男人斜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淫(*)邪

门关上,男人收回视线,走到王漾琳身边,轻轻搂住她,“夫人,你可真美。”

“少来这套,”王漾琳用手指戳张毅龙的胸膛,“在你心中,我怎么比的上那些年轻貌美的女人。”

“夫人和她们相比不差毫分。”张毅龙虽然也已经快五十的人,但是保养的却也是很好,脸上只有微微细纹,皮肤比女人还要白上几分,人算长的不错,但是一双眼睛总是显得阴郁*淫(*)邪

“嘴这么甜,我看你是看上刚才那小丫头了吧?”王漾琳斜了他一眼。

“那怎么可能,我心中只有夫人。”

“油嘴滑舌。”王漾琳媚笑。

“那也是只对夫人你。”

张毅龙说完,两人滚作一团,颠鸾倒凤,快活一夜。

莫琼雪出了内院,紧绷的心弦,才稍微放松了一些,她边走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忽然听到一阵轻微的动静,她停下脚步,声音好像是从前面传来的。

莫琼雪看着那处阴暗的角落,心中生出一丝恐惧,她深吸一口气,将心中那些多余的想法压下去,她慢慢朝那处走去,夜风呼啸,带着一丝清冷,她停在一栋老旧的房子前。

因为光线太暗,莫琼雪看不清房子的全貌,但是那黑黝黝的窗户,像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无尽的罪恶沉淀其中。

莫琼雪翻过低矮的围墙,正准备开门进去时,忽然,背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莫琼雪浑身僵住,身上的汗毛不自觉竖起,她猛地转头回看,后面一片黑暗,没有任何人的影子。

正当她打算松一口气时,一道苍老沙哑的声音响起,

“谁叫你进来的?”

莫琼雪瞪大眼睛,一滴汗珠从额角流下。

莫琼雪背后凉凉,僵着脖子,往旁边看去,差点惊呼出声,捂着胸口往后退一步,“你,你…是谁?”

借着微弱的月光,莫琼雪大致看清了那人,她穿一件灰白衣衫,佝偻着身子,稀疏的头发被全部挽在脑后,左半边脸好像被火烧过,脸上的肉纠结在一起,像盘踞而卧的蛇,左边的眼睛好像也受过伤,斜斜看向一边,仿佛眼珠要掉出眼眶,模样丑陋可怕。

那人朝莫琼雪走了几步,右边那只完好的眼睛死死盯着她,“这里是张家废墟的房子,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她的声音低哑粗粝,好像被烟熏过。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好像听到声音。”莫琼雪说的断断续续,看着那人可怖的面容,心中害怕,她趁那人不注意,连忙转身就跑。

一路上,莫琼雪都不敢停下脚步,直到回寝房躺下,一颗心还在扑通乱跳。

这个夜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第二天清晨,大家起床开始干活,莫琼雪蹲在院子里洗菜,想着昨天的事,有些心不在焉。

“发什么呆?水都流了一地。”旁边月娥看了她一眼,小声提醒道。

莫琼雪连忙将龙头关上,看了一眼月娥,心念一动,想了想说:“月娥,你认识内院一个大约五十多岁,左半边脸被毁的老妇人吗?”

“你说她啊。”

“你认识?”

月娥点点头。

“那她叫什么?在张家干什么?”莫琼雪凑近一点问道。

“她真名我不知道,反正这里的人都叫她林妈,她是专门负责倒夜壶的。平常啊,她总是喜欢一个人来往,也不爱说话。不过她的样子那么可怕,也没几个人愿意接近她。”月娥嘟囔道。

莫琼雪没说话,陷入沉思,心想她一定要再去一次内院。

这个念头刚出,她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机会。

昨晚,她跑的急,忘记将碗带走,厨房管事要求她一定将那碗带回来,因为,那是夫人最喜欢的。

莫琼雪连忙应下,然后匆匆往内院跑去。

昨天,她已经将路线记熟了,所以很快就找到了那间落魄阴森的房子,在围栏外,一个青花瓷碗安静的待在那里,她没有拿起碗就走人,而是站在原地打量了一会儿。

昨夜的声音她听的真切,这房子里会有人吗?

正当莫琼雪沉思时,忽然感觉自己腰间被人一抱,她惊的马上转身,往后退,满脸警惕“你是谁?!”

“这个院子里的男主人,你说我是谁?”张毅龙用*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莫琼雪的身子,这身段、这娇嫩似雪的肌肤,看的张毅龙身上一热。

莫琼雪听他说完,一惊,连忙就要跪下,但是被张毅龙拦下,“哎,别动不动就跪的,像你这样漂亮的姑娘,我这么忍心。”说完,还装不经意的摸了一把她的手。

莫琼雪觉得不对,说了声告辞,想要离开,但是被张毅龙挡住,“别着急走啊,”他一步一步向莫琼雪靠近,凑近她的耳边说:“我最喜欢像你这样姑娘,真让人爱不释手。”说完,他一把抱住莫琼雪,嘴往她脸上拱。

莫琼雪反抗,左右躲避,但是力气不及,一时被他紧紧锢住,难以脱身。

正当她打算大声呼救时,张毅龙放开了她,莫琼雪看着他身后那人,一时愣住,没想到竟会是……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