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男女的勾当(下)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偷..情..者的不义之财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16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张毅龙拍了拍裤脚,满脸厌恶,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佝偻妇人,语气凶狠,“你眼瞎啊,没看到这里有人,还一头往这里撞!”

“对不起,老爷,我不是故意的。”林妈哑着嗓子说,打算伸手去擦张毅龙身上的污秽,但是被他一脚踢在地上,“滚一边去,看到你就烦。”说完,他抖了抖衣服,一脸不爽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莫琼雪愣愣的站在一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林妈若无其事的从地上站起,然后拿起倒在地上的夜壶,抬头看了一眼莫琼雪,冷冷道:“还不快走。”

“谢谢你。”莫琼雪回过神来后,立刻说道。

林妈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她,右眼的黑眼珠僵硬的动了动,“以后不要再来内院了,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

莫琼雪看着她佝偻的背影,若有所思。

莫琼雪回到厨房将碗放回原位,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心中一阵后怕。

她虽然早就听说张毅龙作风不好,为人下(..*..)流,但是她没想到张毅龙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这般嚣张,看来他以前也干过不少这种事情,难道姐姐也是因为如此?

幸好刚刚林妈突然出现救了自己,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她为什么要救自己?而且她最后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内院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莫琼雪本来以为她会一直呆在厨房,但是没想到有天,夫人身边的静儿突然告诉她,要她去夫人身边伺候。

莫琼雪离开的那天,厨房的其他人,脸上都是羡慕嫉妒的表情,莫琼雪就这样怀着忐忑的心进了内院,成了王漾琳身边的一个丫鬟。

虽说是贴身丫鬟,但莫琼雪每日的工作是在庭院修剪花草,地位相当于之前也并没有高上几分。

莫琼雪曾经问过静儿,夫人为什么会将她留在身边,静儿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要她少废话。

之后,莫琼雪就没有再多嘴,安心做自己的工作。

除此之外,莫琼雪虽然在内院干活,但是见到张毅龙的次数却少之又少,他仅有几次来后院的时候,莫琼雪又正好在偏厅干活,每次都错过。

莫琼雪对于能不见到张毅龙,自然是好的,毕竟张毅龙对她图谋不轨,但是,莫琼雪怀疑姐姐的死,和他有关。

可是自己整天被困在内院,要怎样才能收集到证据?

有天夜里,莫琼雪睡不着,起身在外面走动。

来张家也有段时间了,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姐姐的下落,心中不免沮丧、难过。

莫琼雪边走边想,忽然闻到一股腥臭,味道刺鼻,似曾相识。

她停下脚步,抬头望去,是从夫人房间里传来的。

莫琼雪小心翼翼躲在角落里,打开一点点门缝,那股刺鼻的腥臭更加强烈了,她不自觉皱起眉头,屏住呼吸。

里面的灯光很昏暗,红色的纱帐轻轻扬动,影影绰绰,有些不真切,但莫琼雪还是将坐在床上的王漾琳看的清楚,她姿态端正,脸上带着丝丝享受,仿佛根本没有闻到那令人作呕的恶臭。

王漾琳身旁摆着一个青瓷大碗,因为角度的问题,莫琼雪看不清那碗里放着什么,陡然,莫琼雪记起这股味道在哪里闻过,每个星期,厨房的管事都会煮的神秘东西,和这味道一模一样。

就在她思虑间,王漾琳将碗端了起来,拿起汤匙舀了一下,莫琼雪顿时睁大眼睛,下意识就要喊出声,但是突然被一只满是皱纹的手捂住嘴巴,接着被往后拖。

莫琼雪惊恐,马上准备反抗,突然听到一声苍老低哑的声音,“别说话,跟我来。”

莫琼雪安静了下来。

一处偏僻的角落,莫琼雪警惕的看着眼前的林妈,“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你又是什么人?”她冷冷的看着莫琼雪,“半夜偷偷在夫人房门外,你有什么目的?”

“关你什么事。”

“你不说我也知道。”林妈幽幽的盯着她,眼睛散发奇异的光芒,“你是来找人,对吗?”

莫琼雪瞪着眼睛,一时说不出话。

“你放心,我不会害你,若是想害你,便不会救你了,说吧,你进张家的目的是什么?”

莫琼雪打量着眼前这人,的确如她所说,如果她是个坏人,不会三番两次的救自己,而且她在这里的时间长,或许知道姐姐死的原因,这样想着,莫琼雪心中的戒备慢慢放下,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说了出来。

莫琼雪说完后,林妈看了她一眼,说“你姐姐应该是死了。”

“为什么?”

“刚才你应该看见王漾琳在吃什么了吧?”她冷不丁的一句话,将莫琼雪的记忆勾起,她不自觉打了冷颤,寒意莫名而来。

“张家表面是张毅龙做主,他和王漾琳关系看起来好,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张家是王漾琳一手操控,你以为她年近四十,看上去却不过二十,是怎么保养的,还不是靠吃未成形的婴儿为食,民间有土方,吃未成形的婴儿能够保持肌肤润滑,雪白甚至还能壮(..*..)阳,所以王漾琳和张毅龙才每个星期必须要吃一次,维持他们那副虚假的皮囊。”

莫琼雪想起刚才看到的黑眼珠,胃里一阵翻滚。

她顿了一下,右眼珠转了一圈,“张毅龙是好色,可他的好色也是有目的的,就是Q(..*..)J那些女人,让她们怀孕,等到胎儿长到七八个月大时,就让她们流产,不从的甚至直接开膛破肚的取出来,这样,他们就有了食材……而那些女人,身体好的会被再次利用,体质差的,可能一次就死了,我看你姐姐,估计是凶多吉少……”

林妈说着说着,喉咙梗塞了起来,她自然也是无法理解这种黑心的勾当。

而听着这惊悚故事的莫琼雪心中大骇,她瞪大了眼睛捂着自己的嘴巴,迟迟没有反应过来。

林妈摸了一把泪,咬着牙跺了两下脚:“这些杀千刀的,残忍至极,尤其是张毅龙,这个杂碎居然连自己的亲骨肉都吃,不是人啊,不是人……”

“那……你报警啊,你为什么不报警?”

“我曾经偷偷将这个消息告诉过巡捕房,但是,当他们带人来查时,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如果我们不找出藏匿那些少女的地方,这两个人,将永远逍遥法外。”

“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多?”莫琼雪看着眼前这个人,心中满是疑问。

“因为我和一样,都是为了寻找失去的亲人。”她眼底露出悲伤,那一刻,莫琼雪觉得她好像没有之前那般可怖。

“我原名林秀香,之前一直住在城东,我相公走的早,就只剩下我和女儿柳儿两人相依为命,女儿听话懂事,一直很让我省心。去年年底的时候,我生日过寿,女儿说要到挽香阁给我买香,但是那天,直到半夜我都不见她的身影,第二天一早,我四处打听,都没发现她的消息,最后有人说看到她进了挽香阁,之后就再没见到她了。”

林秀香顿了一下,眼眶红润,“我到挽香阁闹,之后还去报警,但是张家家大业大,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我不甘心,想着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因为张家人看过我的脸,所以我将自己的脸毁了,然后混入了张家。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我在这里这么久搜集来的,尤其是厨房管事,有次我把他灌醉,他基本上把他知道的都说了……”

莫琼雪看着她,没想到她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心生恻隐,“别太伤心了。”她刚说完这句话,林秀香一把抓住了她,死盯着她,“既然,我们之间目的相同,不如我们一起联手,怎么样?”

莫琼雪没有马上答话,沉吟一会儿,她开口道:“我该怎么做?”

林秀香告诉她,事情的突破口在张毅龙身上,上次张毅龙明显表现出对自己的兴趣,所以她要将计就计接近他,然后将手中这包能够让人吐露真话的药下到张毅龙的碗中,乘机套话,就能知道那些女人被关在了哪里。

刚听完后,莫琼雪是心生怀疑,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岂不是将自己赔了进去?

林秀香将她的担心看在眼里,立刻说道:“你放心,我会在外面接应你,一有什么问题,我会立刻进去救你,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不会骗你。”

莫琼雪看着她的眼睛,她心想不管姐姐是死是活,这个仇,肯定是要报。她咬了咬牙,点头同意了。

第二日,莫琼雪握紧手中的药,站在角落里张望,心扑通扑通直跳。

林秀香对她说过,张毅龙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出现在这里,她紧张的等待着,终于,她看到一抹深蓝色的身影,深吸一口气,低头往前撞去。

“哎呀。”莫琼雪假意被撞到在地。

张毅龙本来心生气愤,想要大声斥责撞到他的人,但是待他看清来人后,脸上顿时变了个样,亲切的蹲下身,将她扶起,“你没事吧?我撞疼你了。”

“老爷,我没事。”莫琼雪摇摇头,打算转身就走,但是被张毅龙拦住,“干嘛那么急啊?老爷我话还没说完呢。”

莫琼雪低头咬唇,一脸委屈,看的张毅龙心痒痒,“老爷我就喜欢你这细皮嫩肉的小姑娘。”说着将她揽入怀中,但是被莫琼雪用手挡住,她小声说:“老爷,这有人,不然,我们换个地方,行吗?”

“都依你。”张毅龙一脸..*..(..*..)笑。

张毅龙将她带到自己的房间,一进房门,莫琼雪就闻到一股异香,沁人心脾,她小心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忽然,张毅龙将她一把抱住,就要往上亲,但是莫琼雪连忙用手挡住,“等等,老爷,我有点紧张,不如,我们喝点酒吧。”

“喝酒?是个不错的提议。”张毅龙放开她,“那你去倒吧。”说完,然后坐在床上,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莫琼雪连忙到桌边去倒酒,然后小心将林秀香给她的药放了进去,完成后,她将那杯下了药的酒送到他面前,假装娇羞一笑,“老爷。”

张毅龙伸手接过,然后酒杯轻轻相碰,莫琼雪就见他一饮而尽,莫琼雪心中一安,随即将酒喝下。

“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张毅龙边说边倾上前来,要将她压在身下,莫琼雪往旁边一躲,讶异于药为什么还没有效果.

忽然,她只觉得脑子一晕,眼前一黑,就这样径直倒了下去,闭眼前,她看到张毅龙诡异的笑……

莫琼雪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阴暗的地下室里,跟她关在一起的还有几个跟她年纪相近的女人,看来都是被张毅龙囚禁起来的。

当她的眼神触及到角落里,那个披头散发、满脸污渍的女人身上,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

“姐姐!”莫琼雪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挪到了姐姐面前,抓着她的手喊道,但是姐姐好像根本听不到她说话,迷离的望着地上。

莫琼雪心中一疼,忽然,她听到一阵脚步声,抬头望去,只见王漾琳和张毅龙站在她面前,莫琼雪心中一震。

王漾琳身着一袭红裙,嘴角挂着冷笑,“很意外吗?”

莫琼雪被眼前一切弄得糊涂,说不出话。

“每个进张家的人,都会进过详细的调查,像你这种,我们自是了解你进张家的目的。”

王漾琳拂了拂耳边的发,眼神冰冷,“本来不打算将你如何,但是你不识抬举,自作聪明,那我们就不能留你了,毅龙,你说是吗?”

张毅龙拉住她的手,一脸宠溺,“夫人说的怎么会错,我本来也只是想和这小丫头玩玩,谁知道她这么不懂事,竟然还想对我下药,幸好,我抢先一步在房中布下迷药。”

莫琼雪满脸震惊,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看着他们,莫琼雪一颗心越坠越低,绝望袭上心头。

忽然,外面一阵吵闹,王漾琳和张毅龙脸上生出一丝慌张。

“毅龙,你去看看。”王漾琳皱着眉说道,张毅龙点点头。

他刚走到外面,就听到他的呼叫声,王漾琳脸上一变,准备从另一条小道逃跑,但是被突然闯进来的警卫抓住。

“你们放开我,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抓我!小心,我让你们统统去死!”王漾琳的脸变得狰狞,她大吼道。

但是押住她的警卫,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冷冷说:“要我们去死,你还是先看看你自己吧,关押、虐(..*..)待、Q(..*..)J 少女,够你将牢底坐穿了。”说完,将她押了出去。

莫琼雪抱着姐姐缩着角落里,看着眼前的突变,一时反应不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警卫扶着姐姐在前面走着,莫琼雪跟在身后,阳光投在她身上,有一丝刺眼。

“你没事吧?”莫琼雪闻声看去,林秀香站在她身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琼雪迫不及待问道。

“我给你的药只是普通的迷魂药,而且是我将你要下药的事告诉张毅龙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莫琼雪满脸怒容。

“为了找到他们关押少女的地方,我知道,他们不会放过你,一定会先将你关起来。”

“你可以告诉我的?!”

林秀香瞥了她一眼,神色淡定,“人多眼杂,我怕提前告诉你真相,事情会败露,而且我不这样做,怎么取的他们的信任呢?”

“你就不怕我也被Q(..*..)J么?”

“你现在不也好好的么,其实我都算好了,你们在房间时我就一直盯着,他直接把你带到地下室,并没来得及对你做什么,为了这一天,我已经准备了很久……”

莫琼雪看着她,不语,心情复杂。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

王漾琳和张毅龙两人,因为犯了关押、虐(..*..)待、杀害、Q(..*..)J 少女等一系列罪,而被判枪决

姐姐也平安回到家中,虽然经历了那段黑暗的时光,但是她的精神正在慢慢恢复,看到姐姐慢慢好转,莫琼雪心中安慰。

至于林秀香,那日在张家大院分别后,就再也没见过。

后来,莫琼雪曾问过警察林秀香的情况,他们说,林秀香的女儿没有那么好运,生下一个孩子后,因为身体虚弱,被张毅龙杀死,然后埋在后院的桃花树下。

他们说,林秀香看到女儿的尸体时,当场就疯了,大吵大闹,然后抱着女儿的尸体,痴痴颠颠的回去了……

对于林秀香,她心里说不出滋味,她同情她,但也恨她把自己当做赌注去冒险,幸好自己福大命大……

只希望这场噩梦,姐姐能够尽快走出来。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狗男女的勾当(下)

    狗男女的勾当(下)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偷..情..者的不义之财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16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张毅龙拍了拍裤脚,满脸厌恶,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佝偻妇人,语气凶狠,“你眼瞎啊,没看到这里有人,还一头往这里撞!”

    “对不起,老爷,我不是故意的。”林妈哑着嗓子说,打算伸手去擦张毅龙身上的污秽,但是被他一脚踢在地上,“滚一边去,看到你就烦。”说完,他抖了抖衣服,一脸不爽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莫琼雪愣愣的站在一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林妈若无其事的从地上站起,然后拿起倒在地上的夜壶,抬头看了一眼莫琼雪,冷冷道:“还不快走。”

    “谢谢你。”莫琼雪回过神来后,立刻说道。

    林妈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她,右眼的黑眼珠僵硬的动了动,“以后不要再来内院了,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

    莫琼雪看着她佝偻的背影,若有所思。

    莫琼雪回到厨房将碗放回原位,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心中一阵后怕。

    她虽然早就听说张毅龙作风不好,为人下(..*..)流,但是她没想到张毅龙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这般嚣张,看来他以前也干过不少这种事情,难道姐姐也是因为如此?

    幸好刚刚林妈突然出现救了自己,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她为什么要救自己?而且她最后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内院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莫琼雪本来以为她会一直呆在厨房,但是没想到有天,夫人身边的静儿突然告诉她,要她去夫人身边伺候。

    莫琼雪离开的那天,厨房的其他人,脸上都是羡慕嫉妒的表情,莫琼雪就这样怀着忐忑的心进了内院,成了王漾琳身边的一个丫鬟。

    虽说是贴身丫鬟,但莫琼雪每日的工作是在庭院修剪花草,地位相当于之前也并没有高上几分。

    莫琼雪曾经问过静儿,夫人为什么会将她留在身边,静儿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要她少废话。

    之后,莫琼雪就没有再多嘴,安心做自己的工作。

    除此之外,莫琼雪虽然在内院干活,但是见到张毅龙的次数却少之又少,他仅有几次来后院的时候,莫琼雪又正好在偏厅干活,每次都错过。

    莫琼雪对于能不见到张毅龙,自然是好的,毕竟张毅龙对她图谋不轨,但是,莫琼雪怀疑姐姐的死,和他有关。

    可是自己整天被困在内院,要怎样才能收集到证据?

    有天夜里,莫琼雪睡不着,起身在外面走动。

    来张家也有段时间了,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姐姐的下落,心中不免沮丧、难过。

    莫琼雪边走边想,忽然闻到一股腥臭,味道刺鼻,似曾相识。

    她停下脚步,抬头望去,是从夫人房间里传来的。

    莫琼雪小心翼翼躲在角落里,打开一点点门缝,那股刺鼻的腥臭更加强烈了,她不自觉皱起眉头,屏住呼吸。

    里面的灯光很昏暗,红色的纱帐轻轻扬动,影影绰绰,有些不真切,但莫琼雪还是将坐在床上的王漾琳看的清楚,她姿态端正,脸上带着丝丝享受,仿佛根本没有闻到那令人作呕的恶臭。

    王漾琳身旁摆着一个青瓷大碗,因为角度的问题,莫琼雪看不清那碗里放着什么,陡然,莫琼雪记起这股味道在哪里闻过,每个星期,厨房的管事都会煮的神秘东西,和这味道一模一样。

    就在她思虑间,王漾琳将碗端了起来,拿起汤匙舀了一下,莫琼雪顿时睁大眼睛,下意识就要喊出声,但是突然被一只满是皱纹的手捂住嘴巴,接着被往后拖。

    莫琼雪惊恐,马上准备反抗,突然听到一声苍老低哑的声音,“别说话,跟我来。”

    莫琼雪安静了下来。

    一处偏僻的角落,莫琼雪警惕的看着眼前的林妈,“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你又是什么人?”她冷冷的看着莫琼雪,“半夜偷偷在夫人房门外,你有什么目的?”

    “关你什么事。”

    “你不说我也知道。”林妈幽幽的盯着她,眼睛散发奇异的光芒,“你是来找人,对吗?”

    莫琼雪瞪着眼睛,一时说不出话。

    “你放心,我不会害你,若是想害你,便不会救你了,说吧,你进张家的目的是什么?”

    莫琼雪打量着眼前这人,的确如她所说,如果她是个坏人,不会三番两次的救自己,而且她在这里的时间长,或许知道姐姐死的原因,这样想着,莫琼雪心中的戒备慢慢放下,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说了出来。

    莫琼雪说完后,林妈看了她一眼,说“你姐姐应该是死了。”

    “为什么?”

    “刚才你应该看见王漾琳在吃什么了吧?”她冷不丁的一句话,将莫琼雪的记忆勾起,她不自觉打了冷颤,寒意莫名而来。

    “张家表面是张毅龙做主,他和王漾琳关系看起来好,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张家是王漾琳一手操控,你以为她年近四十,看上去却不过二十,是怎么保养的,还不是靠吃未成形的婴儿为食,民间有土方,吃未成形的婴儿能够保持肌肤润滑,雪白甚至还能壮(..*..)阳,所以王漾琳和张毅龙才每个星期必须要吃一次,维持他们那副虚假的皮囊。”

    莫琼雪想起刚才看到的黑眼珠,胃里一阵翻滚。

    她顿了一下,右眼珠转了一圈,“张毅龙是好色,可他的好色也是有目的的,就是Q(..*..)J那些女人,让她们怀孕,等到胎儿长到七八个月大时,就让她们流产,不从的甚至直接开膛破肚的取出来,这样,他们就有了食材……而那些女人,身体好的会被再次利用,体质差的,可能一次就死了,我看你姐姐,估计是凶多吉少……”

    林妈说着说着,喉咙梗塞了起来,她自然也是无法理解这种黑心的勾当。

    而听着这惊悚故事的莫琼雪心中大骇,她瞪大了眼睛捂着自己的嘴巴,迟迟没有反应过来。

    林妈摸了一把泪,咬着牙跺了两下脚:“这些杀千刀的,残忍至极,尤其是张毅龙,这个杂碎居然连自己的亲骨肉都吃,不是人啊,不是人……”

    “那……你报警啊,你为什么不报警?”

    “我曾经偷偷将这个消息告诉过巡捕房,但是,当他们带人来查时,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如果我们不找出藏匿那些少女的地方,这两个人,将永远逍遥法外。”

    “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多?”莫琼雪看着眼前这个人,心中满是疑问。

    “因为我和一样,都是为了寻找失去的亲人。”她眼底露出悲伤,那一刻,莫琼雪觉得她好像没有之前那般可怖。

    “我原名林秀香,之前一直住在城东,我相公走的早,就只剩下我和女儿柳儿两人相依为命,女儿听话懂事,一直很让我省心。去年年底的时候,我生日过寿,女儿说要到挽香阁给我买香,但是那天,直到半夜我都不见她的身影,第二天一早,我四处打听,都没发现她的消息,最后有人说看到她进了挽香阁,之后就再没见到她了。”

    林秀香顿了一下,眼眶红润,“我到挽香阁闹,之后还去报警,但是张家家大业大,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我不甘心,想着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因为张家人看过我的脸,所以我将自己的脸毁了,然后混入了张家。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我在这里这么久搜集来的,尤其是厨房管事,有次我把他灌醉,他基本上把他知道的都说了……”

    莫琼雪看着她,没想到她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心生恻隐,“别太伤心了。”她刚说完这句话,林秀香一把抓住了她,死盯着她,“既然,我们之间目的相同,不如我们一起联手,怎么样?”

    莫琼雪没有马上答话,沉吟一会儿,她开口道:“我该怎么做?”

    林秀香告诉她,事情的突破口在张毅龙身上,上次张毅龙明显表现出对自己的兴趣,所以她要将计就计接近他,然后将手中这包能够让人吐露真话的药下到张毅龙的碗中,乘机套话,就能知道那些女人被关在了哪里。

    刚听完后,莫琼雪是心生怀疑,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岂不是将自己赔了进去?

    林秀香将她的担心看在眼里,立刻说道:“你放心,我会在外面接应你,一有什么问题,我会立刻进去救你,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不会骗你。”

    莫琼雪看着她的眼睛,她心想不管姐姐是死是活,这个仇,肯定是要报。她咬了咬牙,点头同意了。

    第二日,莫琼雪握紧手中的药,站在角落里张望,心扑通扑通直跳。

    林秀香对她说过,张毅龙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出现在这里,她紧张的等待着,终于,她看到一抹深蓝色的身影,深吸一口气,低头往前撞去。

    “哎呀。”莫琼雪假意被撞到在地。

    张毅龙本来心生气愤,想要大声斥责撞到他的人,但是待他看清来人后,脸上顿时变了个样,亲切的蹲下身,将她扶起,“你没事吧?我撞疼你了。”

    “老爷,我没事。”莫琼雪摇摇头,打算转身就走,但是被张毅龙拦住,“干嘛那么急啊?老爷我话还没说完呢。”

    莫琼雪低头咬唇,一脸委屈,看的张毅龙心痒痒,“老爷我就喜欢你这细皮嫩肉的小姑娘。”说着将她揽入怀中,但是被莫琼雪用手挡住,她小声说:“老爷,这有人,不然,我们换个地方,行吗?”

    “都依你。”张毅龙一脸..*..(..*..)笑。

    张毅龙将她带到自己的房间,一进房门,莫琼雪就闻到一股异香,沁人心脾,她小心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忽然,张毅龙将她一把抱住,就要往上亲,但是莫琼雪连忙用手挡住,“等等,老爷,我有点紧张,不如,我们喝点酒吧。”

    “喝酒?是个不错的提议。”张毅龙放开她,“那你去倒吧。”说完,然后坐在床上,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莫琼雪连忙到桌边去倒酒,然后小心将林秀香给她的药放了进去,完成后,她将那杯下了药的酒送到他面前,假装娇羞一笑,“老爷。”

    张毅龙伸手接过,然后酒杯轻轻相碰,莫琼雪就见他一饮而尽,莫琼雪心中一安,随即将酒喝下。

    “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张毅龙边说边倾上前来,要将她压在身下,莫琼雪往旁边一躲,讶异于药为什么还没有效果.

    忽然,她只觉得脑子一晕,眼前一黑,就这样径直倒了下去,闭眼前,她看到张毅龙诡异的笑……

    莫琼雪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阴暗的地下室里,跟她关在一起的还有几个跟她年纪相近的女人,看来都是被张毅龙囚禁起来的。

    当她的眼神触及到角落里,那个披头散发、满脸污渍的女人身上,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

    “姐姐!”莫琼雪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挪到了姐姐面前,抓着她的手喊道,但是姐姐好像根本听不到她说话,迷离的望着地上。

    莫琼雪心中一疼,忽然,她听到一阵脚步声,抬头望去,只见王漾琳和张毅龙站在她面前,莫琼雪心中一震。

    王漾琳身着一袭红裙,嘴角挂着冷笑,“很意外吗?”

    莫琼雪被眼前一切弄得糊涂,说不出话。

    “每个进张家的人,都会进过详细的调查,像你这种,我们自是了解你进张家的目的。”

    王漾琳拂了拂耳边的发,眼神冰冷,“本来不打算将你如何,但是你不识抬举,自作聪明,那我们就不能留你了,毅龙,你说是吗?”

    张毅龙拉住她的手,一脸宠溺,“夫人说的怎么会错,我本来也只是想和这小丫头玩玩,谁知道她这么不懂事,竟然还想对我下药,幸好,我抢先一步在房中布下迷药。”

    莫琼雪满脸震惊,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看着他们,莫琼雪一颗心越坠越低,绝望袭上心头。

    忽然,外面一阵吵闹,王漾琳和张毅龙脸上生出一丝慌张。

    “毅龙,你去看看。”王漾琳皱着眉说道,张毅龙点点头。

    他刚走到外面,就听到他的呼叫声,王漾琳脸上一变,准备从另一条小道逃跑,但是被突然闯进来的警卫抓住。

    “你们放开我,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抓我!小心,我让你们统统去死!”王漾琳的脸变得狰狞,她大吼道。

    但是押住她的警卫,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冷冷说:“要我们去死,你还是先看看你自己吧,关押、虐(..*..)待、Q(..*..)J 少女,够你将牢底坐穿了。”说完,将她押了出去。

    莫琼雪抱着姐姐缩着角落里,看着眼前的突变,一时反应不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警卫扶着姐姐在前面走着,莫琼雪跟在身后,阳光投在她身上,有一丝刺眼。

    “你没事吧?”莫琼雪闻声看去,林秀香站在她身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琼雪迫不及待问道。

    “我给你的药只是普通的迷魂药,而且是我将你要下药的事告诉张毅龙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莫琼雪满脸怒容。

    “为了找到他们关押少女的地方,我知道,他们不会放过你,一定会先将你关起来。”

    “你可以告诉我的?!”

    林秀香瞥了她一眼,神色淡定,“人多眼杂,我怕提前告诉你真相,事情会败露,而且我不这样做,怎么取的他们的信任呢?”

    “你就不怕我也被Q(..*..)J么?”

    “你现在不也好好的么,其实我都算好了,你们在房间时我就一直盯着,他直接把你带到地下室,并没来得及对你做什么,为了这一天,我已经准备了很久……”

    莫琼雪看着她,不语,心情复杂。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

    王漾琳和张毅龙两人,因为犯了关押、虐(..*..)待、杀害、Q(..*..)J 少女等一系列罪,而被判枪决

    姐姐也平安回到家中,虽然经历了那段黑暗的时光,但是她的精神正在慢慢恢复,看到姐姐慢慢好转,莫琼雪心中安慰。

    至于林秀香,那日在张家大院分别后,就再也没见过。

    后来,莫琼雪曾问过警察林秀香的情况,他们说,林秀香的女儿没有那么好运,生下一个孩子后,因为身体虚弱,被张毅龙杀死,然后埋在后院的桃花树下。

    他们说,林秀香看到女儿的尸体时,当场就疯了,大吵大闹,然后抱着女儿的尸体,痴痴颠颠的回去了……

    对于林秀香,她心里说不出滋味,她同情她,但也恨她把自己当做赌注去冒险,幸好自己福大命大……

    只希望这场噩梦,姐姐能够尽快走出来。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上集剧情请戳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