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红颜也祸水?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18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丁家沟里的小煤窑又塌了。


十里八村的小煤窑每隔三两个月就要出点事故。死伤者少则一个两个,多则五个八个,多是附近的乡民,偶尔也有外来的打工仔。


从窑坑里抬人出来已是件见惯不怪的事情。这种事情甚至不会被地方的电视台播报,顶多为这些穷乡僻壤的人们添些茶余饭后的谈资。


“听说丁家沟的黑口子昨天塌了!一共埋了三个,抬出来时还有两个有气。”


“死的那个是谁啊?”


“好像是丁家沟的,叫什么……丁忠汉。听说被砸得开了瓢,抬出来时脑浆子流得跟豆腐脑似的,当时就看吐了好几个。”


“我就说丁家沟那儿的口子去不得。你知道丁家沟以前叫啥么?丁家坟沟!躺死人的地方,在那儿下井还不都得埋了!”


“那丁忠汉儿子才四岁,媳妇儿还瘸了一条腿,你说这孤儿寡母的日子该怎么过……”


“要不你就收了呗。过了门直接抱儿子,多省事儿……”


“我去你(..*..)妈(..*..)的——”


而此时,远在几十里外的丁家沟。


几辆阔气的越野车停在了村里的一间院外,院里挤满了全村看热闹的男女老少。


“发生这种事情我也很心痛。老丁是矿上最好的伙计,就这么走了……”煤窑老板满脸歉疚地握着丁忠汉媳妇儿的手,塞给了她一个牛皮纸袋,“这是矿上的一点意思,嫂子请节哀。”


一边还有不少伙计将大包小包的米面油肉蛋奶抬进不大的土坯房。


围观的乡民纷纷称赞煤老板的慷慨和阔绰,却忘了这个家庭才刚刚失去了它的男主人。


不过像这样能来亲自探望矿难死者家属的煤老板的确不多,何况还带来了这么多的慰问品。通常大部分的情况都是矿上的工头代发一笔抚恤金。


至于老板本人,是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种穷山恶水鸟不拉屎的地方的,他们只需要安稳地躺在镇上或是县城的小洋楼里数钱就行了。


矿上出一吨煤的成本不到五十元,运到县城里就能卖到三百多,就算质量差些,也能值个二百五六十块钱,简直是笔一本万利的买卖。


除去各种手续的办理和疏通关节的人情费,再加上安抚乡民的抚恤金,一口矿井每年的净收入都在两三百万上下。


尤其是近两年煤价飞涨,许多老板都靠着“黑金子”发了财。豪车豪宅自然不必多言,“金屋藏娇”才是头等快活的风流之事。


不过几家欢喜,自然就有几家愁苦。送走了屋里屋外满院子的人,失去了丈夫的妻子被抽空了灵魂一般瘫坐在地,眼眶里又淌出了泪水。


“妈妈,别哭了。妈妈……”


四岁的小孩子还不懂得什么叫生离死别。一双小手胡乱地抹着,想要擦去母亲脸上的泪水,却无济于事。


他又从堆积如山的慰问品中拆出了一盒牛奶,插上吸管送到了母亲嘴边。


“妈妈不哭,你喝这个。”


“小虎喝,妈妈不喝。”母亲揩净脸上的泪痕,伸手抱住了儿子,“这都是你爸爸用命换来的。你将来一定要好好上学,多读书赚大钱。”


“好。”


小虎用力地点了点头。


整个丁家村的人为丁忠汉办了一场风风光光热热闹闹的葬礼,这是他生前从未有过的荣耀。


山脚下多了一堆新坟,矿场上也多了一道身影。工头看这对孤儿寡母没有收入,实在可怜,便和老板申请,让她在矿上支了个摊子。


丁忠汉媳妇儿名叫田芸,矿上的工人都亲切地唤她“芸嫂”。


芸嫂的手艺极好,味美量足,价钱公道。工人们都愿意在她这吃上一口热乎乎的饭菜,然后下矿完成一天的活计后,再上来继续吃她做的饭。


日子平淡而又充实地过着。原本应有的丧偶之痛似乎被慢慢冲散,小虎也在矿上一天天长大。


直到小虎长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平静的生活终于被打破。


工头找到了她:“芸嫂,你这生意不能在这做了?”


芸嫂择菜的动作僵住:“为什么?”


工头面露无奈:“矿上换了老板,以后工人的伙食都由他家亲戚承包了。”


“……嗯。”


芸嫂的面色可见地苍白了许多。她端起菜盆一瘸一拐地走进房间,只留下站在原地的工头。


“芸嫂!芸——”


她最后还是留在了工地上。不过之前是自己支摊子做生意,现在却要为老板的亲戚打工。


老板的亲戚本也不想收留这个瘸女人,只是矿上的工人都说很喜欢吃芸嫂做的饭,这才勉为其难地让她来掌勺。


留下来的芸嫂几乎包揽了所有她能做的活计,可即便如此,老板的亲戚仍旧不知餍足,总想要找个机会把她赶走。


谁知人还没赶走,矿上就先出了事。


那天早上,两个工人吃过饭刚下矿不久,窑口就开始冒着黑烟。


井下发生了瓦斯爆炸,坑道直接被炸塌。上次芸嫂丈夫意外身亡时,还有两个伤者被抬出,这次两个工人一个都没活下来。


“我昨晚还说他摔了饭碗,今天不该下井!”年长的工人抹了把脸,浑浊的眼中似有泪水,“年轻人就是不信邪!现在好了,家里剩个瘫在床上的老娘,媳妇都还没娶过门!”


“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吧。”矿上的工头放下手机,“老板答应赔钱了,一人十万。”


人群中传来了质疑的声音:“十万?怎么才这么点?”


“上个月赵家峪死了五个人,每人赔了二十万呢。”


“好了好了。”工头的声音抬高了几分,“老板在外地出差,要过几天才能回来。到时候有什么问题去找他吧。”


众人也都知道工头不过是个传话跑腿的,所以也不再争辩,各自发发牢骚便作鸟兽散。


而在百里之外的县城,一辆崭新的路虎揽胜里,煤窑老板狠狠地将手机甩在了仪表盘上。


“真他(..*..)(..*..)晦气!又砸死了两个!”


驾驶位上的司机赶忙出言劝解:“大哥,消消气。”


“他(..*..)(..*..)的二十万啊!老子怎么高兴!”


“不就是您矿上几天的收成么。您这家大业大的,不在乎这点小钱。”司机依旧满脸堆笑,“今天我请,肯定给您伺候高兴!”


“他(..*..)(..*..)的真是倒了霉了——”


矿上出人命在这十里八村本不是什么稀罕事。可偏是这次,煤老板赔的这点少得可怜的钱,让乡民们生出了不少的非议。


“凭什么只给我们这么点钱?拿我们这些干苦力的不当人吗?”


“这可是两条人命,这么轻易就想打发我们?”


死者的亲戚们群情激奋。不知是谁牵头,说要去县城里找煤老板讨个说法,霎时间一呼百应。只不过这架势看起来不像是去讨说法,反倒更像是冲着钱去的。


乡民们找到了矿上的工头。


工头似有些惊讶:“你们要去找老板?听我句劝,你们还是别——”


乡民们哪里肯听:“少废话!赶紧把地址告诉我们!”


“那你们去了可别后悔。”工头脸上满是无奈,“老板的公司就在县城招待所对面的写字楼里,18层,别找错了。”


一行十几号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县城。不会坐电梯,愣是爬到了十八楼。


“我们找你们老板。”


公司前台的小姑娘哪里见过这种场面,顿时便慌了神:“你们之前没预约过吧。老板他不在……”


“甭来这套,我知道他肯定在里面喝茶呢。”


说着一群人悍然地闯进了办公室。公司里大多是些女员工,也都没人敢站出来。


“你们不能进去……”


前台的姑娘仍想伸手阻拦,却完全无济于事。眼见一群人推开老总办公室的门,径直走了进去。


煤老板果然在里面不紧不慢地喝着茶。


“要钱是吧?”煤老板放下茶杯,似是和蔼地笑了笑,“各位先坐一下,我打电话叫财务把钱送过来。”


说着煤老板拨通了手机。不过他打的却不是财务的电话,而是保安的。


与其说是保安,倒不如说是煤老板豢养的一群打手。


声势浩大的乡民们本以为事情顺利,正满心欢喜地等着领钱,却没想到等来的是一顿毒打。


“还他(..*..)妈(..*..)想要钱,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煤老板依旧不紧不慢地重新端起茶杯,“撒野撒到我的地盘上来了?”


一群人逃难一般又从十八楼一路爬到了一楼。直到跑出写字楼好远,后面还有打手在追。


他们大老远赶到县城,讨来的就是这么个“说法”。离开村子时多么大张旗鼓,回来时就多么偃旗息鼓。


“我就说不让你们去。”工头长叹了一声,“那向来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这些年在县城和人火并,身上不知背了几条人命,你以为你们斗得过他?”


当初牵头的人似仍有些不服:“那我这大侄子就白死了?我家大姐还躺在床上等着治病……”


“我找机会和老板谈谈吧。毕竟还要靠咱乡亲们给他干活,总不能闹得太僵。”


工头说着又是一声长叹,仿佛他的口中只剩下了叹息。


而自始至终,芸嫂都一直站在人群的不远处,紧抿嘴唇,默默望着这一切。


“妈妈,这些叔叔是打不过煤老板吗?”小虎攥紧了小小的拳头,“等我以后长大了,一定要替他们报仇,狠狠打那个煤老板一顿!”


芸嫂轻轻抚着小虎的额头:“傻孩子,你要替叔叔们报仇,可不是打人那么简单。而是要让更多的人知道煤老板是坏人,到时候自然会有警察叔叔惩治他们。”


小虎仍有些懵懂:那现在为什么没有警察叔叔来惩罚坏人?


许是工头的话起了作用,煤老板最后还是破财消灾,给乡民们赔了些医药费,也总算有了个交代。


而见识到煤老板狠辣的乡民们,同样不敢再去生什么事端。


一来二去,这件事情也慢慢被人们淡忘了。县城的煤老板依旧花天酒地,矿上的工人们也依旧辛勤劳作。


芸嫂自然也日复一日地为工人们做着饭,只是矿上却不见了小虎的身影。


上了学的小虎很听妈妈的话。每天哪也不去,写完作业后就只窝在家里看书。


芸嫂见状同样非常欣慰,每次村里有人去县城,她总会托人帮忙带几本书回来。经年累月下来,家中竟也堆了不少的图书。


日子就这样平静而又充实地匆匆过去。


直到某天,矿上又出了事情……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