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保姆想要当女主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0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秦岭以北三百里有个叫夹皮沟的山村,村里的人常年靠着打猎和采药,基本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只偶尔有几个药商人上山来收购些药材。

这年的冬天,山里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在夹皮沟的山口,一前一后地走来两个人,从行装打扮上看,像是两个进山收药的药商。

走在前头的男人,看上去四十来岁,戴着一顶大毡帽,背着一个皮质的大背囊,额前的头发遮住了大半边脸,走路的时候虽然深一脚浅一脚,但是速度奇快。

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女孩,皮肤白净长相可爱,可惜右脸上有块红色的胎记……

“爸,你慢一点,我,我都快跟不上了。”钟薇双手趁着膝盖,脸色有些苍白,说话的时候有些提不上气。

“叫你不要跟来,你偏要来,现在知道辛苦啦?”钟汉林停下脚步,脸上满是无奈,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山,眼中泛起了一丝焦虑。

“谁叫你每次一进山收药,就,就把我丢在家里,一走就是好几个月。”钟薇努力匀了匀气息,擦掉头发上就要结冰的雪花,起身跟了上去。

埋怨归埋怨,她也知道,这场大雪下得突然,如果不赶在天黑前进村,他们今晚都要冻死在外面。

两个人就这样紧赶慢赶地走了半个多时辰,终于赶在天黑的时候进了夹皮沟。

钟薇是第一次来这里,要说这地方也真是稀奇,凭白的一座大山,中间愣是劈开了一条道,往里走几百米,竟然就是一个村庄。

青一色的木头矮房子,紧紧地排在一起,就像一群挨着相互取暖的老头,暮色下几家灯火摇曳,是一副炊烟袅袅的景象。

“钟叔,您可真准时啊!每年冬天这个时候,您就来了。”接待父女两的是个叫鲁建川的年轻人,身体健壮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山里长大的孩子。

“是啊!不赶在这个时候来,好药材可就都被别人收走了。”进了一间小木屋,屋里的铁炉里正烧着热水,钟汉林放下行囊,拍了拍身上的雪,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哎,建川,怎么没见你爹啊?”

“他带人上山打猎去,估摸着也该回来了,你们先喝点热水暖暖身子。”鲁建川从进屋就开始忙活,不是收拾行李就是打理床铺,兴许是从没见过山外面的女人,眼睛总时不时地偷瞟钟薇。

注意到鲁建川的眼神,钟薇连忙把右脸侧向一边,将脸上那块胎记藏了起来,心中说不出的窘迫。

“钟老弟。”恰在这时,屋外响起了一道铜钟般的声音,伴随着“咚咚咚”的脚步声,来人很快就到了门口。

那是一个穿着兽皮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远远看着像座小山似的,肩上扛着一支双管猎枪,腰里还别着几只冻僵了的兔子。

“这么大的雪,我还以为你他妈的不来了呢!”他几步走到钟汉林近前,抬手就在钟汉林胸口捶了一拳。

钟薇就听得父亲的胸膛一声闷响,暗想这人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是不是跟她爹有仇?

“咳咳。”钟汉林捂着胸口倒退了两步,过了老半天才开口说话,“我,我就是不上山收药,也该来看看老哥不是?”

“哈哈,这句话我中听,咦,这女娃子……”这壮汉也是糙,唠了半天,才发觉钟薇的存在。

“这是我女儿。小薇,快叫鲁伯伯。”

“鲁伯伯。”钟薇手里捧着茶杯含糊了一声,心里猜测,这位肯定就是父亲常说的那个猎户鲁大春了。

“没想到你人这么丑,生的女儿倒是漂亮。”

钟薇正要喝水,扑哧一声,差点没被呛到。

她知道父亲并不是天生丑陋,只是早年间被火烧伤了脸,才落得如今这个样子,没想到这鲁大春居然直接揭人痛处……想到这里,她扭头偷看了一眼父亲的脸色,发现他非但不怒,满是伤疤的脸上竟然还露着笑意。

“没法子,这孩子像她娘。”

“那她娘呢?怎么不一同来,今天我打了很多兔子,正好一起炖熟咯。”

“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钟汉林说到这里,渐渐敛住了笑容。

“是嘛!那真是,可惜可惜。”想来,这鲁大春也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也不知道他是可惜那兔子,还是在可惜什么。

抓耳捞腮地站了好半天,终于一跺脚,“反正你们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多住几天,这雪还说不准什么时候能停呢!”说完,攥着腰里那几只兔子就“咚咚咚”地跑了出去。

“俺爹不会说话,你可别见怪。”鲁大春走后,鲁建川忙过来打圆场,这话可是说给钟薇听的。

钟薇点头尬尴一笑,继续坐着喝水,想这鲁大春五大三粗的,生的儿子倒是知书达理,模样也……不错,就是管不住自己那双眼睛。

“好了建川,你下去忙你的吧!这些我们自己来就好了。”钟汉林也看出这小子似乎从一见面就在打量自己的女儿,都是正值青春的年纪,这点弯弯道儿,他还是看得明白的。

“好的,钟叔,这地方小,就委屈您跟小薇挤一挤了。我们的木屋就在后头,等下吃饭的时候再叫您。”鲁建川在衣服上搓了搓手,临走前还回头看了一眼钟薇。

“这小子看上你了。”

“爸。”

钟薇的脸唰地一下满是通红,扭头看着那窗外的雪花,料想这场雪暂时是停不下来了……

谁也没曾想,这大雪竟然一下就是七天七夜,直到厚厚的积雪封锁了夹皮沟那条唯一的出路,也切断了这个村庄与外界的所有联系,怪事发生了……

最先出事的,是住在北村口的赵二黑一家,他们离村庄后头那片黑树林最近,一家五口人,就连刚学会走路的小孩也未能幸免,一夜之间全部被开膛破肚掏光了内脏,本就不大的木房子里,满地都是支离破碎的尸体。

钟薇跟着鲁建川一起过去的时候,赵二黑家的木房子外面已经挤满了人,父亲和鲁大春站在一起,好像正在商量着什么。

她躲在鲁建川身后偷偷瞄了一眼屋内,立刻就把脖子缩了回去,那种血腥的场面,差点没让她当场吐出来。

“村长来啦!”忽听得身后一声高喊,人群中自动分开了一条道,从后头走出来一个须发半白的枯瘦老人,身后还跟着几个彪形大汉。

“村长。”

“村长。”

村民们纷纷躬身,就连鲁大春这样的糙汉子也是恭恭敬敬的,想来这老村长在村里也是颇有威望。

“老村长。”钟汉林也微微欠身,额前的头发自动垂下,刚好遮住了眼睛。

“嗯。”老村长站定脚步,淡漠地看了他一眼,“你来了,怎么不到我那里去坐坐?”

“想要去,赶上这场雪,不太方便,这不刚要来,又出了这种事……”

“行了行了,大春,里头怎么回事?”老村长摆摆手,在看向钟薇的时候愣了一下,转而向鲁大春问起了话。

“下了七天的雪,怕是山上的野兽吃不到肉,窜到村里来吃人了,不过说来也奇怪,明明下过雪,这是这附近连个脚印都没有,好像这东西是从天上来的。”鲁大春是这个村里经验最老的猎户,他说的话自然有分量,围观的村民纷纷点头,交头接耳的议论声也是此起彼伏。

“好了好了。”老村长压了压手,现场顿时安静下来,“你明天带人上山看看,最好是把那个吃人的东西给抓回来。”

“那个……黑树林那边儿,也去吗?”鲁大春挠了挠后脑勺,脸上有些为难。

“去,为什么不去。”

“好,好吧!”鲁大春砸吧了一下嘴,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

“黑树林到底是个什么,怎么你爸那么怕?”回去的路上,钟薇拉着鲁建川小声问。

“黑树林是咱们村的禁地,就是有几十年经验的老猎人,都不敢往里头闯。”鲁建川双手合十望着天,好像是在跟他爹做祷告。

“里头真这么可怕吗?”钟薇倒是来了兴趣,想着都什么年代了,还有枪对付不了的东西?

“可怕得很,就前几年,有几个不怕死的猎户跑进去,结果没几天,全成了白森森的骨头,扔在了树林边上。”

“你说,这次吃掉赵二黑一家的,会不会也是黑树林里头的东西。”说话间,两个人的距离又近了些。

“这个……”鲁建川眨了眨眼睛,没有继续说下去。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二十多名猎户带着狗就上了山,钟薇本来是被父亲留在了木房子,最后还是鲁建川心软,把她带了过来。

就见整座大山里白雪皑皑,二十多名猎户自动分成一个包围圈,慢慢朝着山顶摸进,一路上别说是野兽了,连根兽毛都瞧不见。

“建川,你,你慢点儿,我,我……”钟薇其实从小就患有哮喘,平时走平路都要缓气,就别说爬山了。

“你再坚持一会儿,就要到黑树林了。”鲁建川伸出手,一把架住钟薇的胳膊,两个人身体紧贴着,近到都能感觉到彼此的温度。

鲁建川毕竟是山里长大的,没有考虑到男女之别,钟薇此时却是羞红了脸,她从小被父亲养大,从没被别的男人这样抱过。

这几天跟鲁建川相处下来,她也知道对方没有多想,可是……

“找到了。”远处,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所有的人都齐齐向那边聚拢,四处搜寻的狗也发出了狂吠。

等鲁建川架着钟薇走近一看,就见一棵倒塌的古松下,卧着一只硕大的老虎,可这老虎浑身上下都是骇人的伤口,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显然已经死亡多时。

“什么样的野兽,能把老虎伤成这个样子?”钟薇皱着眉头,只感觉一阵后怕。

“前面就是黑树林了,大家提高警惕。”领头的鲁大春看了一眼老虎的尸体,将背后的双管猎枪取下来上了膛。钟薇能够明显地看到,他握枪的手,有些发抖……

越深入黑树林,空气愈发的阴冷,参天的古树遮蔽了光线,眼前也越来越暗。一路上,钟薇看到不少动物的尸体,被撕得七零八落的,扔得到处都是。

刚开始队伍里的人还唏嘘不已,慢慢的,大家都不再说话,连狗也不叫了,整片树林里死气沉沉的,气氛异常的压抑。

“别怕,有我呢!”鲁建川从身后悄悄牵起钟薇的手,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微笑。

钟薇被这笑容晃得有些愣神,不禁想起出事前的那天晚上,鲁建川拉着她的手,一脸认真地说要娶她,只等明年的春天,他就下山跟她的父亲提亲。

当时她只觉得好笑,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上门提亲的说法,难道不是先谈个恋爱什么的吗?而且,也不先问问她愿不愿意。

要说不愿意嘛……其实鲁建川也挺好的,他不像山下的人,会嫌弃她脸上的胎记,反而总是夸她漂亮,对她又好……

“啊……”就在钟薇胡思乱想的时候,前头的队伍突然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就是枪声四起,猎狗惊慌乱窜,在这黑暗的森林里,恐惧迅速蔓延。

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钟薇已经被鲁建川死死地护在怀里,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不要慌,大家聚在一起。”鲁大春努力想要维持秩序,然而周遭的惨叫声远远盖过了他的声音,“什么东西?”

他眯着眼,发现远处一个穿着红衣,披着长发的女人一闪而过,提起猎枪刚要射,就听见儿子鲁建川大喊了一声:“爸,小心。”

紧接着一道黑风夹带着腥臭扑面而来,还没来得及做反应,胳膊上已经落下几道鲜血淋漓的伤口,疼得他只龇牙。

黑暗中,不知是谁绝望地喊了一句,“鬼,是女鬼……她,她回来找我们报仇了。”

之后再也没了声音……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宽敞的大厅内燃起一堆篝火,火光映着正在说话的人,他脸上的皱纹堆垒成怒意,花白的胡须也颤了几颤,正是夹皮沟的老村长。

再看大厅的四周,还站着一些人,他们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挂了点彩,个个垂头丧气的,完全没了早上出发前的那股气势。

“村长,本来好好的,可一进了黑树林……”

“我不想听你的屁话。我就问你,为什么出去二十几个人,回来只剩下十个。”

“这个……还是让沈三说吧!”鲁大春捂着受伤的胳膊,脸上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说着,几个猎户用床板抬上来一个人。这人看样子伤得不轻,鲜血都把盖在他身上的被褥染红了,嘴里却在一刻不停地喊着:“鬼,女鬼……红衣服,长头发的女鬼,小,小红回来了,她回来找我们报仇了。”

钟薇站在人群后头,听这声音有点熟悉,好像就是黑树林听到的那声惨叫,不知他口中所说的小红又是谁?

“胡说八道!”思绪间,猛听得老村长一声爆喝,把钟薇都吓了一跳,“人都已经死了十几年了,还能变成鬼?这个沈三已经疯了,你们把他抬下去,埋了!”

“埋了?”钟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正想上去阻止,却被一只手给拦了下来,回过头一看竟然是父亲钟汉林,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

钟汉林没有说话,只是冲她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多管闲事。

钟薇只能眼看着沈三被抬下去,之后整个大厅里又是死一般的沉寂……

以前她不明白天高皇帝远这个词,现在总算是领会到了,在这与世隔绝的山村里,村长的权威是凌驾于一切的。

即使老村长极力掩盖,可是女鬼复仇的消息还是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庄。

钟薇有好几次跟鲁建川问起小红的事,可是自始至终鲁建川都只字不提,只是一个劲地摇头叹息,这愈发激起了钟薇的好奇心。

直到几天后,事态已经朝着完全不可控的局面发展。

先是巡逻的猎户一个个惨死,接着是村庄里的人开始一户接着一户,一家接着一家的被灭门。

短短半个月,已经有十几户人被杀,可是活着的人,自始至终连那个女鬼的影子都没见过。

一切都发生在夜里,被害的人甚至连喊叫声都没有。到了早上,人们沿着地上的血迹推开被害者的家门,发现眼前又是一场惨不忍睹的屠杀。

整个村庄笼罩在恐怖的阴影中,恐惧,让他们逐渐失去了理智。

人们开始怀疑,这个女鬼就潜伏在村庄里,白天,她混迹在人群里跟正常人一样,可一旦到了晚上,就变成了吃人的怪物,有几个可疑的村民,甚至被村长给秘密处决掉了……

这天晚上,天空中难得的挂了一弯月亮,因为害怕的缘故,钟薇躺在床上不敢睡得太深。

半梦半醒的时候,忽然听到屋外传来一阵“嘎滋噶滋”的响动,那是什么东西踩碎冰雪发出来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现在的村民大多连白天都不敢出门,这么晚了还在外面走的,除了那个吃人的东西,还能是什么?

想到这里,钟薇裹紧了身上的旧毛毯,眼睛死死地盯着门口,大气都不敢出。

脚步声此时正慢悠悠地在木房子外徘徊着,绕了几圈后,居然在他们的门前停了下来。

一道黑色的影子透过缝隙,被月光投进了屋内,仿佛有只眼睛正在窥探着屋里的一切。

“爸…”钟薇终于忍不住,颤声喊了一句。

“嘘!”对面那张木床上,钟汉林圆睁着眼睛,朝她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不知道他是早就察觉到了,还是整晚都没合眼。

就见他慢慢起身,把挂在墙上的那把猎枪轻轻取了下来,然后躬身下床,一步一步摸到了门边。

风从山林间吹来,呜呜的响着,听来让人一阵毛骨悚然。

钟薇担心父亲一个人应付不来,想起鲁建川送给她的短柄猎枪还放在桌上,正要起身去拿,谁知因为紧张过度,踢到了地上的茶杯。

就听到“哐啷”一声,一切几乎都发生在一瞬间,木门破开了一个大洞,扬起了漫天的尘屑……

等鲁建川和鲁大春闻声,端着猎枪急冲冲地跑过来的时候,只看到傻在原地的钟薇。

钟汉林——不见了。

“建川,我爸没了。”钟薇披着两件毛毯,说话的时候,握着茶杯的手还在颤抖,“都这个样子了,你还不把真相告诉我吗?至少,让我死,也死个明白。”

“唉。”鲁建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呢?”

“这件事,就让我来说吧!”鲁大春瞧着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把随身携带的酒囊打开,狠狠地喝了一口,再说话的时候,眼前已经蒙了一层雾气……

“那年冬天,也是这样一场大雪,在夹皮沟的村口来了一个药商。小伙子长得精神,人也不错,一来就在咱们这住了大半个月。”鲁大春说着又喝了一口,微红的脸上渐渐泛起了回忆的笑容,“我那时候年纪跟你们差不多大小,就跟他做了兄弟。他是真的好啊!第二年来的时候都给我们带了礼物,尤其是小红。”

“小红到底是谁?”钟薇正要问,鲁建川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的说:“小红是村长的女儿。”

“小红最喜欢他送的那件红大衣,每天都把它穿在身上……那时候的她,可真漂亮。”几口酒下肚,鲁大春已经有些醉意,朦胧的眼睛里竟然起了泪光,“她错就错在,不该跟他在一起啊!”

“小红还是个黄花闺女,怎么能怀上孩子,这是犯了村规,是要一起被活埋的!”鲁大春说到这里,用力擦了擦眼泪。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逃进了山里,村长带着我们一路追,一直追到黑树林,男人的腿上本来就受了枪伤,跑不了多远就被打倒了……是我,是我亲手在他的心脏上扎了一刀,然后把他埋在了雪地里……”他说到这里,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竟然失声痛哭起来。

“那……小红呢?”钟薇追问道。

“小红跑了。”鲁建川看到父亲这个样子也于心不忍,想来,这件事一定在他的心里憋闷了太久。

“那天晚上的雪下得比以往都大,小红怀有身孕,又孤身一人进了黑树林,不被冻死,也该被野兽给吃了……总之,再也没有回来。”

“我要去黑树林找她,要报仇就找我,是我亲手杀了她的男人。”鲁大春突然情绪激动地站起来,端着猎枪夺门而出。

“爹。”鲁建川起身想要追出去,又放心不下钟薇一个人,正左右为难的时候,猛听得屋外一声惨叫,待跑出去一看,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就见鲁大春背靠着墙站着,拿着枪的右手已经齐刷刷的掉在了地上,伤口还在往外呼呼冒着血泡。

在他的面前,老村长手里拿着一把猎刀,正一脸狰狞地笑着。

“鲁大春,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当年要不是你到处放风,村里人能知道小红怀孕的事?我要是想息事宁人,又何必把自己的女儿往绝路上逼?你们这些人,表面上个个服从我,背地里却一个个想看我的笑话!”老村长说到这里,几乎是咬碎了牙齿,没想到这个村庄里,最先疯掉的却是他。

“这么说,村里的人,都是你杀的?”鲁大春捂着伤口,脸上已经是惨白一片。

“不,他们都是小红杀的,是我的小红来找你们报仇了,哈哈……”

“你这个疯子。”鲁大春一头撞在老村长的胸口上,两个人瞬间扭打在了一起。

到这时,天已经完全亮了,那些躲在屋子里不敢出门的村民,在弄清楚了情况之后,纷纷都围了过来。

鲁建川刚想要上前拉开缠斗的两人,忽听得头顶传来一声咆哮,这声音似虎啸般颤胆,又夹杂着狼的凄厉,直震得屋顶白雪簌簌的往下掉。

众人抬头一看,吓得再也不敢出声,连地上打斗的两人也停止了动作。

就见木屋的房顶上,此时正卧着一只浑身漆黑的野兽,像老虎,又比一般的老虎小,像狼,头又比一般的狼大一圈,爪似钢刀,獠牙森森,张着嘴的时候,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

“彪,这是一只彪。”鲁大春毕竟是见多识广,立刻从老村长的身上起来,也顾不得断手之痛,就要去摸地上那把猎枪。

“你最好不要乱动。”人群后,忽然想起一个声音,水烟的嗓子,听来让人有些难受。

“爸?”毕竟是自己的父亲,钟薇一下就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连忙从屋子里跑出来,趴在门口一看,不是自己的父亲钟汉林,还能是谁?

据说,老虎一胎最多生两个,而一旦生下三个,那么最小的那个一定会被母虎遗弃。

被遗弃的这只小虎,通常都活不下来,不是饿死,就是被其他的野兽吃掉。

可是,但凡这只被遗弃的小虎长大了,那便成了传说中极其威猛凶残的野兽“彪”。

因为“彪”为了活命,不得不与比自己大且凶残的野兽搏杀。它终于煎熬着长大了,征服了生命里种种危难恶劣,而它第一个袭击的目标,便是曾欲致它于死地的生母,紧接着则是被生母备加宠爱的两位手足……

“钟老弟,你没死?”鲁大春忍着剧痛,凑到钟汉林身前,见他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顿时放宽了心。

“什么钟老弟,你当真就不认得我了么?”钟汉林上前几步,慢慢敞开了胸前的衣服,露出心脏位置的一块刀疤,这刀疤虽然经年累月,可是那暗红色的肉瘤仍旧像蜘蛛一般丑陋不堪。

“……是你,你,没死?”见了这块伤疤,鲁大春连连退了好几步,像是见了鬼一般。

“我倒也希望我死在那片树林里,可惜我的心脏天生就跟别人不一样。”钟汉林用力捶着自己的胸口,只有这份痛处,才能让他清楚地明白,他费尽心思来这里复仇的意义。

当年,他满身是血的从雪地里爬出来,在那片冰冷的树林深处找到小红时,她已经冻得奄奄一息。

那时的小红什么都没说,只交给了他一把尖刀,然后摸了摸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

“爸,你说的都是真的?”钟薇胸口的憋闷感让她痛得呼吸不过来,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没错,你知道你脸上那块胎记怎么来的吗?就是你亲外公当年踹在你妈肚子上的那一脚,还有你的哮喘病,也是因为你生在雪地里。”

“怪不得。”老村长从地上坐起来,花白胡须的嘴角颤了一颤,跟着眼泪流了出来“怪不得,我总觉得她像,像一个人。”说完这句话,他像个木偶一般再也没了表情。

“呵,一个是口口声声的兄弟,却因为嫉妒告发了我,一个是爱女心切的父亲,却因为名声杀死了自己的女儿,还有一群迂腐不堪的侩子手,你,你们,都不配活着……”钟汉林的表情因为脸上的伤疤变得更加恐怖,他环视着四周那些惶恐不安的村民,讥笑了一声。

这场复仇他酝酿了十八年,不惜用火烧毁自己的脸和嗓子,也不惜每年离开自己的女儿,在黑树林里训养一只被遗弃的老虎,将它变成杀人的工具。

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

“轰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从夹皮沟的后山激起了万丈的雪花,雪崩伴随着地震,正要将这山沟里的村庄淹没,这是一场灭世的灾难,也是钟汉林计划中的最后一个环节。

黑树林里的红衣女鬼是他假扮的,为的是引起恐慌,晚上故意被彪掳走,也是为了腾出更多的时间,来铺设这些炸药……

“小薇,建川。”钟汉林将钟薇的手和鲁建川的手牵在了一起,随后一声唿哨,房顶上的彪一跃而下,将他们两个驼在了身上,然后用脑袋蹭了蹭钟汉林的手背后,从雪地里一越而起,头也不回地朝山口奔去。

“我们这辈子的恩怨已经清了,你们该怎样,就怎样吧!”漫天的雪花中,钟汉林和鲁建川站在一起,画面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个冬天。

“爸。”

“爹。”

两人一兽刚跑出没多久,就听到身后一声巨响,整个村庄都被冰雪淹没了……

雪崩过后万籁俱静,这场下了许久的雪竟然也停了,天空中露出了一片金色的阳光。

“俺爹刚说,他这辈子就现在,最痛快。”鲁建川站在山头,望着远处那片白雪皑皑的山沟,用力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他的父亲愧疚了一辈子,终于得到了他最想要的结果——死在自己的兄弟手下。

“你恨不恨我爸?”钟薇强忍着眼泪,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

“就像你爸说的,他们这辈子的恩怨已经清了,我们该怎样,就怎样吧!”说完,他牵着钟薇的手又紧了些。

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两个人的心里或许都已经有了答案,至于未来究竟是怎样,那都去交给命运吧!她们能做的,只有珍惜眼前。

那只彪将两人放下后,几个箭步飞上了山头,朝着夹皮沟的方向哀鸣了一声,扭身消失在了山林里……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保姆想要当女主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0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秦岭以北三百里有个叫夹皮沟的山村,村里的人常年靠着打猎和采药,基本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只偶尔有几个药商人上山来收购些药材。

    这年的冬天,山里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在夹皮沟的山口,一前一后地走来两个人,从行装打扮上看,像是两个进山收药的药商。

    走在前头的男人,看上去四十来岁,戴着一顶大毡帽,背着一个皮质的大背囊,额前的头发遮住了大半边脸,走路的时候虽然深一脚浅一脚,但是速度奇快。

    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女孩,皮肤白净长相可爱,可惜右脸上有块红色的胎记……

    “爸,你慢一点,我,我都快跟不上了。”钟薇双手趁着膝盖,脸色有些苍白,说话的时候有些提不上气。

    “叫你不要跟来,你偏要来,现在知道辛苦啦?”钟汉林停下脚步,脸上满是无奈,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山,眼中泛起了一丝焦虑。

    “谁叫你每次一进山收药,就,就把我丢在家里,一走就是好几个月。”钟薇努力匀了匀气息,擦掉头发上就要结冰的雪花,起身跟了上去。

    埋怨归埋怨,她也知道,这场大雪下得突然,如果不赶在天黑前进村,他们今晚都要冻死在外面。

    两个人就这样紧赶慢赶地走了半个多时辰,终于赶在天黑的时候进了夹皮沟。

    钟薇是第一次来这里,要说这地方也真是稀奇,凭白的一座大山,中间愣是劈开了一条道,往里走几百米,竟然就是一个村庄。

    青一色的木头矮房子,紧紧地排在一起,就像一群挨着相互取暖的老头,暮色下几家灯火摇曳,是一副炊烟袅袅的景象。

    “钟叔,您可真准时啊!每年冬天这个时候,您就来了。”接待父女两的是个叫鲁建川的年轻人,身体健壮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山里长大的孩子。

    “是啊!不赶在这个时候来,好药材可就都被别人收走了。”进了一间小木屋,屋里的铁炉里正烧着热水,钟汉林放下行囊,拍了拍身上的雪,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哎,建川,怎么没见你爹啊?”

    “他带人上山打猎去,估摸着也该回来了,你们先喝点热水暖暖身子。”鲁建川从进屋就开始忙活,不是收拾行李就是打理床铺,兴许是从没见过山外面的女人,眼睛总时不时地偷瞟钟薇。

    注意到鲁建川的眼神,钟薇连忙把右脸侧向一边,将脸上那块胎记藏了起来,心中说不出的窘迫。

    “钟老弟。”恰在这时,屋外响起了一道铜钟般的声音,伴随着“咚咚咚”的脚步声,来人很快就到了门口。

    那是一个穿着兽皮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远远看着像座小山似的,肩上扛着一支双管猎枪,腰里还别着几只冻僵了的兔子。

    “这么大的雪,我还以为你他妈的不来了呢!”他几步走到钟汉林近前,抬手就在钟汉林胸口捶了一拳。

    钟薇就听得父亲的胸膛一声闷响,暗想这人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是不是跟她爹有仇?

    “咳咳。”钟汉林捂着胸口倒退了两步,过了老半天才开口说话,“我,我就是不上山收药,也该来看看老哥不是?”

    “哈哈,这句话我中听,咦,这女娃子……”这壮汉也是糙,唠了半天,才发觉钟薇的存在。

    “这是我女儿。小薇,快叫鲁伯伯。”

    “鲁伯伯。”钟薇手里捧着茶杯含糊了一声,心里猜测,这位肯定就是父亲常说的那个猎户鲁大春了。

    “没想到你人这么丑,生的女儿倒是漂亮。”

    钟薇正要喝水,扑哧一声,差点没被呛到。

    她知道父亲并不是天生丑陋,只是早年间被火烧伤了脸,才落得如今这个样子,没想到这鲁大春居然直接揭人痛处……想到这里,她扭头偷看了一眼父亲的脸色,发现他非但不怒,满是伤疤的脸上竟然还露着笑意。

    “没法子,这孩子像她娘。”

    “那她娘呢?怎么不一同来,今天我打了很多兔子,正好一起炖熟咯。”

    “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钟汉林说到这里,渐渐敛住了笑容。

    “是嘛!那真是,可惜可惜。”想来,这鲁大春也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也不知道他是可惜那兔子,还是在可惜什么。

    抓耳捞腮地站了好半天,终于一跺脚,“反正你们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多住几天,这雪还说不准什么时候能停呢!”说完,攥着腰里那几只兔子就“咚咚咚”地跑了出去。

    “俺爹不会说话,你可别见怪。”鲁大春走后,鲁建川忙过来打圆场,这话可是说给钟薇听的。

    钟薇点头尬尴一笑,继续坐着喝水,想这鲁大春五大三粗的,生的儿子倒是知书达理,模样也……不错,就是管不住自己那双眼睛。

    “好了建川,你下去忙你的吧!这些我们自己来就好了。”钟汉林也看出这小子似乎从一见面就在打量自己的女儿,都是正值青春的年纪,这点弯弯道儿,他还是看得明白的。

    “好的,钟叔,这地方小,就委屈您跟小薇挤一挤了。我们的木屋就在后头,等下吃饭的时候再叫您。”鲁建川在衣服上搓了搓手,临走前还回头看了一眼钟薇。

    “这小子看上你了。”

    “爸。”

    钟薇的脸唰地一下满是通红,扭头看着那窗外的雪花,料想这场雪暂时是停不下来了……

    谁也没曾想,这大雪竟然一下就是七天七夜,直到厚厚的积雪封锁了夹皮沟那条唯一的出路,也切断了这个村庄与外界的所有联系,怪事发生了……

    最先出事的,是住在北村口的赵二黑一家,他们离村庄后头那片黑树林最近,一家五口人,就连刚学会走路的小孩也未能幸免,一夜之间全部被开膛破肚掏光了内脏,本就不大的木房子里,满地都是支离破碎的尸体。

    钟薇跟着鲁建川一起过去的时候,赵二黑家的木房子外面已经挤满了人,父亲和鲁大春站在一起,好像正在商量着什么。

    她躲在鲁建川身后偷偷瞄了一眼屋内,立刻就把脖子缩了回去,那种血腥的场面,差点没让她当场吐出来。

    “村长来啦!”忽听得身后一声高喊,人群中自动分开了一条道,从后头走出来一个须发半白的枯瘦老人,身后还跟着几个彪形大汉。

    “村长。”

    “村长。”

    村民们纷纷躬身,就连鲁大春这样的糙汉子也是恭恭敬敬的,想来这老村长在村里也是颇有威望。

    “老村长。”钟汉林也微微欠身,额前的头发自动垂下,刚好遮住了眼睛。

    “嗯。”老村长站定脚步,淡漠地看了他一眼,“你来了,怎么不到我那里去坐坐?”

    “想要去,赶上这场雪,不太方便,这不刚要来,又出了这种事……”

    “行了行了,大春,里头怎么回事?”老村长摆摆手,在看向钟薇的时候愣了一下,转而向鲁大春问起了话。

    “下了七天的雪,怕是山上的野兽吃不到肉,窜到村里来吃人了,不过说来也奇怪,明明下过雪,这是这附近连个脚印都没有,好像这东西是从天上来的。”鲁大春是这个村里经验最老的猎户,他说的话自然有分量,围观的村民纷纷点头,交头接耳的议论声也是此起彼伏。

    “好了好了。”老村长压了压手,现场顿时安静下来,“你明天带人上山看看,最好是把那个吃人的东西给抓回来。”

    “那个……黑树林那边儿,也去吗?”鲁大春挠了挠后脑勺,脸上有些为难。

    “去,为什么不去。”

    “好,好吧!”鲁大春砸吧了一下嘴,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

    “黑树林到底是个什么,怎么你爸那么怕?”回去的路上,钟薇拉着鲁建川小声问。

    “黑树林是咱们村的禁地,就是有几十年经验的老猎人,都不敢往里头闯。”鲁建川双手合十望着天,好像是在跟他爹做祷告。

    “里头真这么可怕吗?”钟薇倒是来了兴趣,想着都什么年代了,还有枪对付不了的东西?

    “可怕得很,就前几年,有几个不怕死的猎户跑进去,结果没几天,全成了白森森的骨头,扔在了树林边上。”

    “你说,这次吃掉赵二黑一家的,会不会也是黑树林里头的东西。”说话间,两个人的距离又近了些。

    “这个……”鲁建川眨了眨眼睛,没有继续说下去。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二十多名猎户带着狗就上了山,钟薇本来是被父亲留在了木房子,最后还是鲁建川心软,把她带了过来。

    就见整座大山里白雪皑皑,二十多名猎户自动分成一个包围圈,慢慢朝着山顶摸进,一路上别说是野兽了,连根兽毛都瞧不见。

    “建川,你,你慢点儿,我,我……”钟薇其实从小就患有哮喘,平时走平路都要缓气,就别说爬山了。

    “你再坚持一会儿,就要到黑树林了。”鲁建川伸出手,一把架住钟薇的胳膊,两个人身体紧贴着,近到都能感觉到彼此的温度。

    鲁建川毕竟是山里长大的,没有考虑到男女之别,钟薇此时却是羞红了脸,她从小被父亲养大,从没被别的男人这样抱过。

    这几天跟鲁建川相处下来,她也知道对方没有多想,可是……

    “找到了。”远处,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所有的人都齐齐向那边聚拢,四处搜寻的狗也发出了狂吠。

    等鲁建川架着钟薇走近一看,就见一棵倒塌的古松下,卧着一只硕大的老虎,可这老虎浑身上下都是骇人的伤口,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显然已经死亡多时。

    “什么样的野兽,能把老虎伤成这个样子?”钟薇皱着眉头,只感觉一阵后怕。

    “前面就是黑树林了,大家提高警惕。”领头的鲁大春看了一眼老虎的尸体,将背后的双管猎枪取下来上了膛。钟薇能够明显地看到,他握枪的手,有些发抖……

    越深入黑树林,空气愈发的阴冷,参天的古树遮蔽了光线,眼前也越来越暗。一路上,钟薇看到不少动物的尸体,被撕得七零八落的,扔得到处都是。

    刚开始队伍里的人还唏嘘不已,慢慢的,大家都不再说话,连狗也不叫了,整片树林里死气沉沉的,气氛异常的压抑。

    “别怕,有我呢!”鲁建川从身后悄悄牵起钟薇的手,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微笑。

    钟薇被这笑容晃得有些愣神,不禁想起出事前的那天晚上,鲁建川拉着她的手,一脸认真地说要娶她,只等明年的春天,他就下山跟她的父亲提亲。

    当时她只觉得好笑,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上门提亲的说法,难道不是先谈个恋爱什么的吗?而且,也不先问问她愿不愿意。

    要说不愿意嘛……其实鲁建川也挺好的,他不像山下的人,会嫌弃她脸上的胎记,反而总是夸她漂亮,对她又好……

    “啊……”就在钟薇胡思乱想的时候,前头的队伍突然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就是枪声四起,猎狗惊慌乱窜,在这黑暗的森林里,恐惧迅速蔓延。

    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钟薇已经被鲁建川死死地护在怀里,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不要慌,大家聚在一起。”鲁大春努力想要维持秩序,然而周遭的惨叫声远远盖过了他的声音,“什么东西?”

    他眯着眼,发现远处一个穿着红衣,披着长发的女人一闪而过,提起猎枪刚要射,就听见儿子鲁建川大喊了一声:“爸,小心。”

    紧接着一道黑风夹带着腥臭扑面而来,还没来得及做反应,胳膊上已经落下几道鲜血淋漓的伤口,疼得他只龇牙。

    黑暗中,不知是谁绝望地喊了一句,“鬼,是女鬼……她,她回来找我们报仇了。”

    之后再也没了声音……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宽敞的大厅内燃起一堆篝火,火光映着正在说话的人,他脸上的皱纹堆垒成怒意,花白的胡须也颤了几颤,正是夹皮沟的老村长。

    再看大厅的四周,还站着一些人,他们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挂了点彩,个个垂头丧气的,完全没了早上出发前的那股气势。

    “村长,本来好好的,可一进了黑树林……”

    “我不想听你的屁话。我就问你,为什么出去二十几个人,回来只剩下十个。”

    “这个……还是让沈三说吧!”鲁大春捂着受伤的胳膊,脸上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说着,几个猎户用床板抬上来一个人。这人看样子伤得不轻,鲜血都把盖在他身上的被褥染红了,嘴里却在一刻不停地喊着:“鬼,女鬼……红衣服,长头发的女鬼,小,小红回来了,她回来找我们报仇了。”

    钟薇站在人群后头,听这声音有点熟悉,好像就是黑树林听到的那声惨叫,不知他口中所说的小红又是谁?

    “胡说八道!”思绪间,猛听得老村长一声爆喝,把钟薇都吓了一跳,“人都已经死了十几年了,还能变成鬼?这个沈三已经疯了,你们把他抬下去,埋了!”

    “埋了?”钟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正想上去阻止,却被一只手给拦了下来,回过头一看竟然是父亲钟汉林,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

    钟汉林没有说话,只是冲她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多管闲事。

    钟薇只能眼看着沈三被抬下去,之后整个大厅里又是死一般的沉寂……

    以前她不明白天高皇帝远这个词,现在总算是领会到了,在这与世隔绝的山村里,村长的权威是凌驾于一切的。

    即使老村长极力掩盖,可是女鬼复仇的消息还是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庄。

    钟薇有好几次跟鲁建川问起小红的事,可是自始至终鲁建川都只字不提,只是一个劲地摇头叹息,这愈发激起了钟薇的好奇心。

    直到几天后,事态已经朝着完全不可控的局面发展。

    先是巡逻的猎户一个个惨死,接着是村庄里的人开始一户接着一户,一家接着一家的被灭门。

    短短半个月,已经有十几户人被杀,可是活着的人,自始至终连那个女鬼的影子都没见过。

    一切都发生在夜里,被害的人甚至连喊叫声都没有。到了早上,人们沿着地上的血迹推开被害者的家门,发现眼前又是一场惨不忍睹的屠杀。

    整个村庄笼罩在恐怖的阴影中,恐惧,让他们逐渐失去了理智。

    人们开始怀疑,这个女鬼就潜伏在村庄里,白天,她混迹在人群里跟正常人一样,可一旦到了晚上,就变成了吃人的怪物,有几个可疑的村民,甚至被村长给秘密处决掉了……

    这天晚上,天空中难得的挂了一弯月亮,因为害怕的缘故,钟薇躺在床上不敢睡得太深。

    半梦半醒的时候,忽然听到屋外传来一阵“嘎滋噶滋”的响动,那是什么东西踩碎冰雪发出来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现在的村民大多连白天都不敢出门,这么晚了还在外面走的,除了那个吃人的东西,还能是什么?

    想到这里,钟薇裹紧了身上的旧毛毯,眼睛死死地盯着门口,大气都不敢出。

    脚步声此时正慢悠悠地在木房子外徘徊着,绕了几圈后,居然在他们的门前停了下来。

    一道黑色的影子透过缝隙,被月光投进了屋内,仿佛有只眼睛正在窥探着屋里的一切。

    “爸…”钟薇终于忍不住,颤声喊了一句。

    “嘘!”对面那张木床上,钟汉林圆睁着眼睛,朝她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不知道他是早就察觉到了,还是整晚都没合眼。

    就见他慢慢起身,把挂在墙上的那把猎枪轻轻取了下来,然后躬身下床,一步一步摸到了门边。

    风从山林间吹来,呜呜的响着,听来让人一阵毛骨悚然。

    钟薇担心父亲一个人应付不来,想起鲁建川送给她的短柄猎枪还放在桌上,正要起身去拿,谁知因为紧张过度,踢到了地上的茶杯。

    就听到“哐啷”一声,一切几乎都发生在一瞬间,木门破开了一个大洞,扬起了漫天的尘屑……

    等鲁建川和鲁大春闻声,端着猎枪急冲冲地跑过来的时候,只看到傻在原地的钟薇。

    钟汉林——不见了。

    “建川,我爸没了。”钟薇披着两件毛毯,说话的时候,握着茶杯的手还在颤抖,“都这个样子了,你还不把真相告诉我吗?至少,让我死,也死个明白。”

    “唉。”鲁建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呢?”

    “这件事,就让我来说吧!”鲁大春瞧着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把随身携带的酒囊打开,狠狠地喝了一口,再说话的时候,眼前已经蒙了一层雾气……

    “那年冬天,也是这样一场大雪,在夹皮沟的村口来了一个药商。小伙子长得精神,人也不错,一来就在咱们这住了大半个月。”鲁大春说着又喝了一口,微红的脸上渐渐泛起了回忆的笑容,“我那时候年纪跟你们差不多大小,就跟他做了兄弟。他是真的好啊!第二年来的时候都给我们带了礼物,尤其是小红。”

    “小红到底是谁?”钟薇正要问,鲁建川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的说:“小红是村长的女儿。”

    “小红最喜欢他送的那件红大衣,每天都把它穿在身上……那时候的她,可真漂亮。”几口酒下肚,鲁大春已经有些醉意,朦胧的眼睛里竟然起了泪光,“她错就错在,不该跟他在一起啊!”

    “小红还是个黄花闺女,怎么能怀上孩子,这是犯了村规,是要一起被活埋的!”鲁大春说到这里,用力擦了擦眼泪。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逃进了山里,村长带着我们一路追,一直追到黑树林,男人的腿上本来就受了枪伤,跑不了多远就被打倒了……是我,是我亲手在他的心脏上扎了一刀,然后把他埋在了雪地里……”他说到这里,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竟然失声痛哭起来。

    “那……小红呢?”钟薇追问道。

    “小红跑了。”鲁建川看到父亲这个样子也于心不忍,想来,这件事一定在他的心里憋闷了太久。

    “那天晚上的雪下得比以往都大,小红怀有身孕,又孤身一人进了黑树林,不被冻死,也该被野兽给吃了……总之,再也没有回来。”

    “我要去黑树林找她,要报仇就找我,是我亲手杀了她的男人。”鲁大春突然情绪激动地站起来,端着猎枪夺门而出。

    “爹。”鲁建川起身想要追出去,又放心不下钟薇一个人,正左右为难的时候,猛听得屋外一声惨叫,待跑出去一看,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就见鲁大春背靠着墙站着,拿着枪的右手已经齐刷刷的掉在了地上,伤口还在往外呼呼冒着血泡。

    在他的面前,老村长手里拿着一把猎刀,正一脸狰狞地笑着。

    “鲁大春,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当年要不是你到处放风,村里人能知道小红怀孕的事?我要是想息事宁人,又何必把自己的女儿往绝路上逼?你们这些人,表面上个个服从我,背地里却一个个想看我的笑话!”老村长说到这里,几乎是咬碎了牙齿,没想到这个村庄里,最先疯掉的却是他。

    “这么说,村里的人,都是你杀的?”鲁大春捂着伤口,脸上已经是惨白一片。

    “不,他们都是小红杀的,是我的小红来找你们报仇了,哈哈……”

    “你这个疯子。”鲁大春一头撞在老村长的胸口上,两个人瞬间扭打在了一起。

    到这时,天已经完全亮了,那些躲在屋子里不敢出门的村民,在弄清楚了情况之后,纷纷都围了过来。

    鲁建川刚想要上前拉开缠斗的两人,忽听得头顶传来一声咆哮,这声音似虎啸般颤胆,又夹杂着狼的凄厉,直震得屋顶白雪簌簌的往下掉。

    众人抬头一看,吓得再也不敢出声,连地上打斗的两人也停止了动作。

    就见木屋的房顶上,此时正卧着一只浑身漆黑的野兽,像老虎,又比一般的老虎小,像狼,头又比一般的狼大一圈,爪似钢刀,獠牙森森,张着嘴的时候,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

    “彪,这是一只彪。”鲁大春毕竟是见多识广,立刻从老村长的身上起来,也顾不得断手之痛,就要去摸地上那把猎枪。

    “你最好不要乱动。”人群后,忽然想起一个声音,水烟的嗓子,听来让人有些难受。

    “爸?”毕竟是自己的父亲,钟薇一下就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连忙从屋子里跑出来,趴在门口一看,不是自己的父亲钟汉林,还能是谁?

    据说,老虎一胎最多生两个,而一旦生下三个,那么最小的那个一定会被母虎遗弃。

    被遗弃的这只小虎,通常都活不下来,不是饿死,就是被其他的野兽吃掉。

    可是,但凡这只被遗弃的小虎长大了,那便成了传说中极其威猛凶残的野兽“彪”。

    因为“彪”为了活命,不得不与比自己大且凶残的野兽搏杀。它终于煎熬着长大了,征服了生命里种种危难恶劣,而它第一个袭击的目标,便是曾欲致它于死地的生母,紧接着则是被生母备加宠爱的两位手足……

    “钟老弟,你没死?”鲁大春忍着剧痛,凑到钟汉林身前,见他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顿时放宽了心。

    “什么钟老弟,你当真就不认得我了么?”钟汉林上前几步,慢慢敞开了胸前的衣服,露出心脏位置的一块刀疤,这刀疤虽然经年累月,可是那暗红色的肉瘤仍旧像蜘蛛一般丑陋不堪。

    “……是你,你,没死?”见了这块伤疤,鲁大春连连退了好几步,像是见了鬼一般。

    “我倒也希望我死在那片树林里,可惜我的心脏天生就跟别人不一样。”钟汉林用力捶着自己的胸口,只有这份痛处,才能让他清楚地明白,他费尽心思来这里复仇的意义。

    当年,他满身是血的从雪地里爬出来,在那片冰冷的树林深处找到小红时,她已经冻得奄奄一息。

    那时的小红什么都没说,只交给了他一把尖刀,然后摸了摸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

    “爸,你说的都是真的?”钟薇胸口的憋闷感让她痛得呼吸不过来,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没错,你知道你脸上那块胎记怎么来的吗?就是你亲外公当年踹在你妈肚子上的那一脚,还有你的哮喘病,也是因为你生在雪地里。”

    “怪不得。”老村长从地上坐起来,花白胡须的嘴角颤了一颤,跟着眼泪流了出来“怪不得,我总觉得她像,像一个人。”说完这句话,他像个木偶一般再也没了表情。

    “呵,一个是口口声声的兄弟,却因为嫉妒告发了我,一个是爱女心切的父亲,却因为名声杀死了自己的女儿,还有一群迂腐不堪的侩子手,你,你们,都不配活着……”钟汉林的表情因为脸上的伤疤变得更加恐怖,他环视着四周那些惶恐不安的村民,讥笑了一声。

    这场复仇他酝酿了十八年,不惜用火烧毁自己的脸和嗓子,也不惜每年离开自己的女儿,在黑树林里训养一只被遗弃的老虎,将它变成杀人的工具。

    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

    “轰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从夹皮沟的后山激起了万丈的雪花,雪崩伴随着地震,正要将这山沟里的村庄淹没,这是一场灭世的灾难,也是钟汉林计划中的最后一个环节。

    黑树林里的红衣女鬼是他假扮的,为的是引起恐慌,晚上故意被彪掳走,也是为了腾出更多的时间,来铺设这些炸药……

    “小薇,建川。”钟汉林将钟薇的手和鲁建川的手牵在了一起,随后一声唿哨,房顶上的彪一跃而下,将他们两个驼在了身上,然后用脑袋蹭了蹭钟汉林的手背后,从雪地里一越而起,头也不回地朝山口奔去。

    “我们这辈子的恩怨已经清了,你们该怎样,就怎样吧!”漫天的雪花中,钟汉林和鲁建川站在一起,画面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个冬天。

    “爸。”

    “爹。”

    两人一兽刚跑出没多久,就听到身后一声巨响,整个村庄都被冰雪淹没了……

    雪崩过后万籁俱静,这场下了许久的雪竟然也停了,天空中露出了一片金色的阳光。

    “俺爹刚说,他这辈子就现在,最痛快。”鲁建川站在山头,望着远处那片白雪皑皑的山沟,用力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他的父亲愧疚了一辈子,终于得到了他最想要的结果——死在自己的兄弟手下。

    “你恨不恨我爸?”钟薇强忍着眼泪,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

    “就像你爸说的,他们这辈子的恩怨已经清了,我们该怎样,就怎样吧!”说完,他牵着钟薇的手又紧了些。

    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两个人的心里或许都已经有了答案,至于未来究竟是怎样,那都去交给命运吧!她们能做的,只有珍惜眼前。

    那只彪将两人放下后,几个箭步飞上了山头,朝着夹皮沟的方向哀鸣了一声,扭身消失在了山林里……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